高中校园同志小说《靖成中学》

2019-05-31 14:27:43 作者: 阅读:

第一章 靖成中学

靖成中学是一所有名的奇葩学校。

在包谷地区,它曾经是升学率第一的高中,有双语教学特色的初中部更是各路家长打破头也要争取入学名额的好初中。

可是不知哪届开始,一批不良学生混入了靖成中学,使它的风气变得越来越坏。一年又一年,靖成中学终于成了附近最著名的流氓学校,每个年级十来个班的规模逐年缩水,几乎要招不到新生了。

终于有一年,靖成中学玩脱了。

起因是一名朝气蓬勃的青年男体育教师就近到学生厕所撒尿。由于没空位,他站到了一个小个子男生身后等着。那小个子男生解决完一边拉拉链一边转身,没料到身后有个高个子男老师。他下意识地打招呼道:“王哥。”

体育男老师是姓王,可没打算和这帮屁孩子称兄道弟。他初来乍到,还想立一立师威,于是小个子这句油腔滑调的“哥”被他认为是不尊重。王老师二话没说,抬手在小个子脑门上拍了一掌,顺便还骂了一句脏话。

他这一掌,原本是没什么,可小个子男生畏惧他掌风,幅度很大地甩脑袋躲。这一躲,加王老师的一拂,男生的眼镜就此飞出去,不偏不倚地落进了尿池中。

王老师太年轻,第一反应是撇清自己的关系。于是,他的下场很凄惨,被七八个男生围在厕所一顿狂踩,最后被踩进了医院。

此事影响非常恶劣,因为学生居然已经猖狂到打老师的地步,打的还是体校毕业的男体育老师,实在太令人发指。

事件的处理结果,是参与动手的学生统统被送进工读学校,校长撤职。

新来的校长是个年轻有改革精神的。在他的任内,学校最优秀的师资力量被统一安排给了每个年级的一班,一班不限人数,由老师们推选尚有学习心的同学。一些资深老教师因为靖成中学失落的荣誉倍感痛心,所以在一班教课特别用力。升上高三,一班的同学分成了文一和理一,文一的同学拿下了市里的文科探花,理一的同学则摘掉了区里理科的桂冠。

那一届是靖成中一班辉煌的开始。历年来,尽管一班的均分并不显眼,但若干尖子生总是特别拔尖。靖成中的一班渐渐也成了传奇。

这位校长因教学成绩突出,进一步高升,再来的一位校长是个临近退休的老伯。对于事业,他已经没有野望,最喜欢和学生推心置腹。他每学期初和末的讲话,来来去去都是这两个中心意思:一、你们让我太太平平地退休。二、一班要拿出好成绩。

林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了靖成中学。

他的成绩从小就好,只是中考前突发不适带病上阵,结果与自己的一志愿擦肩而过,经调剂到了靖成中学。

林籁并不介意学校的风气。相反重点中学定时定刻的严谨氛围会压抑到他。所以尽管父母要求他复读一年,但林籁还是坚持要进高中。他很好奇大名鼎鼎的靖成中学一班究竟是怎样的,风气极差的泥沼里要如何长出品学兼优的白莲花?

第二章 美人

开学前一天,林籁去学校报到,在校园里看到了一个美人的背影。那姑娘个子高挑,目测有一米七,青丝如瀑及腰,双耳后各挑一束长发扎于头顶,是个女生常见的公主头发型。圆领白色短袖衬衫,浅蓝色长及脚踝的波西米亚牛仔长裙,脚上是一双白凉鞋。

与姑娘走在一起的是个大长人,无袖背心,民工一样不加修饰的麻色棉布短裤,裤筒直拖到膝盖上方。男生一头狮鬃一样的乱发,零零碎碎地披到了肩上。

林籁插着裤兜不远不近地跟在那对之后,心里下着评价:配不上,真配不上。只看背影,一个文静整洁,另一个散漫凌乱,哪怕一回头,女生是个恐龙脸,男生帅得惊动党中央,林籁也不会改变看法。他是气质论者,不是外貌协会会员。但凭心而论,林籁并不认为那女生正面会如何周正,因为真正的美女会走时尚路线,而非打扮成一个淑女。所以林籁也没有多期待那少女回眸。

路过小卖部时,林籁停下来买了一支圆珠笔。他今天忘记带笔,所以买了以防不时之需。等他买完笔,前面两人已走远了。

林籁晃悠进了自己的教室,高一(1)班。

本该因彼此陌生而安静的教室此刻却热闹得如同菜市场。林籁下意识皱起了眉。仅在教室里待了几十秒,他就意识到一个事实:班级里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同学来自初中部直升,他们彼此是认识的,不是老同学也是老熟脸。

这种被排斥在外的不公平感让林籁深恶痛绝。

他在讲台上张贴的座位表上找到了自己的姓名和学号,然后根据图示位置找到了自己的位子。

让他稍微舒心的是,他的同桌显然也是个外校人,正低着头孤独地翻一本书。

感觉有人过来,同桌抬起头,和林籁对视了。那是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但看长相就并不是个聪明活泼的性格。在林籁肆无忌惮的注视下,少年仓皇笑了一下就败下阵来,把目光移回了书本。

林籁大喇喇地坐下,手指敲了敲桌面:“借张纸。”

少年反应过来是与自己说话,白脸立刻涨红了。他从书包里翻出了新笔记本撕下一页递给林籁,然后又把笔记本塞了回去。

偷偷瞄了自己的新同桌一眼,少年惊讶地发现对方今日报道两手空空,似乎只带了一支笔。

他从讲台上的座位表上得知这位同桌名叫林籁。他很喜欢这个名字,先前也暗暗猜测名字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有了答案,是个干净、整齐,但带着桀骜和不屑气质的帅哥,这令他一下就喜爱了对方。是的,王乐乐知道自己的性向与其他人不一样。

林籁也知道同桌叫王乐乐,但暂时没兴趣去与他搭讪。既然是同桌,不着急现在认识。

林籁发现班里那些初中部直升的家伙们正热烈地讨论着某个话题,“福利”、“超美”、“Lisa”、“带感”这些关键词频繁出现,勾起了林籁的好奇心。

忍无可忍地拍了拍前座唾沫横飞的箭猪头男生,林籁问:“你们在说什么?”

男生转过头,热烈的情绪戛然而止,他礼貌而跃跃欲试地向林籁布道。布道方式及其简单,他把自己的手机举到林籁面前,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半身照。林籁定睛一看,认出了照片上的人正是方才走在自己前面的少女。不同于背影,这次少女露了脸,居然真是个杏眼红唇的大美人。林籁被闪瞎了眼,一时在记忆中没有搜索到比这更美的女人。

而前座的男生一边观察林籁的反应,一边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男的。”

林籁将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到前座脸上:“啊?”

前座点点头,继续说:“男的。”

林籁顿时大叫:“我操!真的假的!”

前座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拍着桌对周围人宣布道:“又是个不相信的!”

前座的同桌是个女生,她对着抢过手机猛看的林籁道:“真的是男的,以前五班的。他每学年开学报到都会穿女装的。”

林籁心里一声接一声地喊我操,无论如何不能从照片上找到少女与自己同性的证据。最后他抬起头:“那头发也是假的?”

女生道:“头发是真的,他头发就这么长。”

林籁道:“不可能,男生怎么会允许留这么长头发。”

女生道:“真的,没有人管他。”

第三章 行家出手

王乐乐觉得林籁尽管有着酷酷的外表,但本质上是个温柔和平的好人。但短短一周后,林籁就颠覆了他的看法。

这天林籁跟着一群男生去校外吃中饭,临走时问了王乐乐一句:“一起么?”王乐乐受宠若惊,立刻变成了林籁的一条小尾巴。

和林籁一起去吃饭的这群男生里,坐在他前座那个箭猪头发型的男生就是活跃分子。开学这段时间以来,林籁凭借座位优势已经打进了他的圈子。

他们进了饺子店,在闷热没有空调只有风扇的二楼小阁楼里胡吃海喝了一顿饺子宴,然后抹抹嘴巴,一行五人往回学校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突然前方有人打架,具体来说是六个人在围殴两个人。箭猪头眯起眼睛看了几秒钟,突然说:“操!是汪荣和孙宏杰!”然后他看了同伴一眼,就朝打架的地方狂奔过去。

同行的另两个男生立刻跟了过去,六打二立刻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六对五。

林籁不认得什么汪荣和孙宏杰,但是这个年纪的男生,最容易被义气冲昏头脑。何况自己这边那三人冲上去,还是少一人的弱势。自己又不是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流,这形式不是逼他上吗?

就在林籁即将起步过去增援的时候,王乐乐拉住了他:“不要打架。”

林籁犹豫了,刚开学就打架的确不太好,何况他现在还是班长。但前面的混战勾着他的好胜心,于是他对王乐乐说:“过去看看。”

拳脚不长眼,王乐乐很怕自己被卷入战争。离得远远地走过打架的人群,他和林籁同时看见一个从人群中飞出来的敌方小个子,在路边捡了块板砖就要往人群里冲。

板砖上手了还得了?谁家后脑勺能经这一下?

因为林籁久不出手,小个子把他当成了路人,径直从他身边冲了过去。而林籁热血上头,在小个子擦身而过的瞬间出拳了。他一拳砸在小个子的侧脸颊上,巨大的拳力把小个子整个人砸出了好几米。

王乐乐惊讶地合不拢嘴,在林籁还愣着时跑过来猛一打他:“跑!”

林籁回过神来,撒开脚丫子和王乐乐两个人跑得无影无踪。

下午的课都开始了,箭猪头几个却一直没回来。课上了二十分钟,年级主任突然冲进来,打断了正在上课的副科老师:“我就问一句,今天中午和冯剑鸣他们一起打架的另一个是谁?给我站出来!”

王乐乐紧张得呼吸都停了,眼睛僵硬地望着年级主任,不敢去看林籁。林籁之前似乎是打到了那小个子的牙床,现在整只手疼痛难忍的红肿了起来,恐怕是伤了骨头。

班里没人承认,年级主任刀似的目光一一从同学们脸上削过,最后留下一句话:“先上课,你们给我等着!”

下课的时候王乐乐看着林籁的手,着急得快要哭出来。

林籁把手放进桌肚里,一脸轻松:“看来冯剑鸣他们够义气,没把我说出来。”

王乐乐说:“要是他们有人看见你的脸了怎么办?”

林籁并不担心:“没人看见,那小子被我一拳就揍飞了,肯定没看见我的脸。”

王乐乐一咧嘴:“那你手怎么办呀?去卫生室看看吧。”

林籁觉得王乐乐很愚蠢:“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王乐乐一想也对,可林籁的手也不能放着不管呀。他沉痛得仿佛是自己手受了伤:“要不你去医院看看吧。”

林籁手都给疼麻了,然而依旧硬挺着:“再说再说。”

下一节课,王乐乐做了件让林籁吃惊的事。

一直很老实的王乐乐突然趴在桌子上装死,因为装得太明显,所以任课老师走过来关怀他:“你怎么了?”

王乐乐虚弱地抬起头:“老师我肚子痛。”

老师问:“很厉害吗?”

王乐乐说不出话来,捧着肚子直点头。

于是老师对林籁说:“你带他去医务室。”

王乐乐疼得就差满地滚:“老师我想回家。”

老师生怕王乐乐在课堂上出个好歹,对林籁说:“你送他回家。”

林籁和王乐乐进了医院,挂号交钱一阵忙碌,林籁的手拍了X光,是挺严重的骨裂。于是两个人都傻了眼。

医生帮林籁打了石膏,告诉他视情况可能要做手术,吓得林籁赶紧跑出了医院。

两个人走在人行道上,王乐乐高人一等地踩在花坛边沿犯了难:“你这手怎么和学校解释啊。”

林籁也愁这个。

王乐乐说:“要不就说你在我家小区门口被车撞了好啦。”

林籁感觉不是很靠谱,但一时也想不出更高的招。

第二天,年级主任果然就把林籁叫去了办公室:“听说你手骨折了?”

林籁很镇定:“对,昨天送王乐乐回家时在他家小区被车撞了。”

“昨天中午你和冯剑鸣在一起吗?”

“一起吃的饭,然后我去旁边书店逛了一圈,他们直接回学校。”

“你知道他们昨天打架的事吗?”

“不知道,昨天他们一直没回来,后来我就送王乐乐回家了。”

“他们昨天打架,还有一个人,一拳思源中学一个男生的两颗槽牙打掉了。真的不是你?”

林籁做无知状。

他的班主任像只小母鸡似的在一边说话了:“范老师,林籁不会打架的,我相信他。他昨天确实送王乐乐回家了,走的时候手还是好的。”

因为没有证据,所以年级主任只能放林籁回去。

打架,在靖成中学不是问题,要一个个去抓也抓不过来。但一班的人打架,就是很大的问题。范主任知道这几届初中部的风气十分糟糕,但既然升到了一班,应该有这个自觉。而如果班长带头打架,那就更可怕了。

冯剑鸣昨天家长被叫到学校解决问题,回家就挨了一顿暴揍。揍人与被揍相统一,第二天来学校颇有点鼻青脸肿之势。林籁感谢他保密,他也感谢林籁友情助拳,更没有想到林籁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且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