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警校男生的故事,我和他的日子(8)

2019-05-27 14:01:42 作者: 阅读:

也许是喝酒的原因,他感觉很热,不想盖被子,自己把内衣脱了。写到这里,大家不要乱想我看到涛身体的感受。这家伙的身材我早见识过了,刚住这得时候,他洗完澡直接在我面前换衣服,我也不在意,以前学校浴室都这样,一群白花花的光P股男人。我给他盖上被子,躺他旁边,这家伙很快就睡着了,而且很安静,没有鼾声。都零点多了,我也困了,迷迷糊糊的。一会儿他说要喝水,我困的要命,还是起来给他弄了水。他似乎清醒了许多,不过很不舒服的样子。那么冷,不想回屋了。

伺候完他,我继续睡。困的要命,突然涛侧身抱着我。我被碰醒了,抱就抱吧,心想,老子都让你白抱了多少次了。崩溃的事情发生了,他突然起身吻了我一下,我呆了。难道是梦?我睁开眼看他,他也在看我,显然不是梦。我刚要说话,他又凑过来,堵住了我的嘴,我推他,他却愈发猛烈。除了接吻什么也没再有,平静下来,我起身回屋。又失眠了。我无语了。

觉得生活很好笑,总是给我那么多不经意。

今天早晨,我早早的出门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我想他也许是喝醉了,迷糊了,可似乎不是。他是喜欢我的,我不是个木头人,这些日子我感觉的出来,我,他和鹏是都是哥们。我不想再弄乱了。

涛一天到现在没联系我。不知道下班后如何面对。也许他也尴尬。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涛对我,我对涛,鹏对我,我对鹏,涛和鹏。

下班回来,涛和没事人一样,或许真是个假象。我没说什么,和往常一样,他做饭,我洗碗。一起看电视,他还是有说有笑,倒是我做不下去了,回屋上网。他在外边看电视剧,一会儿傻笑,一会儿跑过叫我吃水果。

汗,昨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纯粹醉酒行为?看样子应该不是阿。不管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不想猜测,顺其自然好了。关于向左向右,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感情的事,真的是说不好。

我也疲惫于思考感情,我想安静。

我感觉我被调戏了。

涛醉酒后的事情,我俩都没有提过。就当没发生好了。呵呵,也许仅仅是错乱一下。

周六和涛出去逛了一会儿,买了些生活必需品。这几天也没有关于鹏的消息。心情比较平静。

逛的时候顺便买了个礼物,周日有哥们过生日。周六晚,和涛在家吃的,做了好多吃的。从超市回来,面包,牛奶,雪饼,肉肠,方便面,排骨,鸡翅,好多好多。爽。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吃着水果看电视。那叫一个美,这日子,舒坦。

周日晚我去了生日宴的饭店,还没进门,突然发现忘带礼物了。天呢,这记性。打电话给涛,我说涛哥,帮我把生日礼物送过来吧,我出门太匆忙,落下了。涛听了之后,哈,求到我了吧,叫哥哥。我说,我不是叫了吗,涛哥涛哥涛哥。涛极度厚脸皮的说道,不行,你得说,亲爱的涛哥哥,求求你把东西给我送过来吧。我一听,奶奶的,趁人之危啊,一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晚了不好。于是,就按某人的话咬着牙说了一遍,我自己都觉得麻……刚说完,涛在大笑,我补上了一句,×涛,别得瑟,你要是不在十分钟内送来,我跟你没完……周日晚上喝了不少,不过幸好自己还能坐公交车回家,呵呵,这度量。新的一周又开始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继续长大。

如果说我原来是所谓的直男,那么我现在弯了,而且我也回不去了。这不是TOP和BOTTOM的问题,而是对于男人,我有一种确定的喜欢了。其实,如果心里没有一点对同性的期许,我感觉是不可能弯的。总而言之,我现在喜欢男人和一些女人。我应该不是BIO,感觉喜欢男的多一些,也许是习惯了。

是鹏把我拉进来的,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怨恨,或者找原因。事实上我要感谢鹏,让我知道什么叫Z爱情,让我知道什么叫做幸福。现在的状况,不是我们能预料到的。幸好是我们能承受的。

说实话,涛对我表白了。但是我们没有发生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我和涛开始会怎样,鹏会怎样看,这里的朋友会怎样看,我不能不顾及你们对我的看法,因为我在乎你们。

涛表明心迹,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以前交的都是女友,而现在一口认定喜欢我。表白的经过是这样的。前天晚上,在家,两人一起吃饭,喝了点酒。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涛突然盯着我看,我白了他一眼,说,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啊。涛笑了笑,就喜欢看你。我无语。涛凑了过来,把手放我肩膀上,看着我说,其实我喜欢你。我刚喝的水,差点没吐出来。我知道涛喜欢我,我感觉的出来,超过了兄弟之情,可我没想到是这个时间对我表明心迹。我看了看他,故作镇定,我说,你喝多了。

涛很严肃的说,没有,我是认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反正就担心你,想得到你,照顾你,保护你,想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对你好一点,我在家很少做饭,以前和女友在一块,几乎不做,可是现在我每天都想做饭给你吃,看着你吃的样子我就想笑,他们都说这是爱情来临的征兆,对你我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和鹏是哥们,我这么说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要杀了我。

我差点听傻了,够直白的。我不敢直视他了。喝了口水起身去卧室了,涛没有继续说什么。我想那晚失眠的不止我一个人吧。

昨天,涛像往常一样对我嬉皮笑脸的,他的工作基本算是确定了,过段时间就要上班了。他问我,昨晚我对你说的话,你怎么想的。我很认真地回答他,我知道我不想和他暧昧,对他对我都不好,不过我不讨厌涛,他算得上一个好男人,可我心里边鹏还在占据着大部分。我对他说,我一段感情刚结束,我还没有完全走出来,关于我和你,至少你是我最好的哥们,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的,我不会刻意排斥你,顺其自然吧。涛冲我笑了笑,说,嗯,好,起码我是有希望的。

当一个人身不由己离你而去,另一个人对你倾心爱护,同样的真心,我可如何是好。

同意和涛,我觉得自己没有完全忘记鹏,不同意涛,可心里边还是有些喜欢涛的。

顺其自然也许是目前对于我们三个最好的妥协。

八十四)生活的变化,让人那么诧异,痛苦的原因是我们无法掌控。

今天涛去参加了一个婚礼,新郎是我们三个都认识,我因为脱不开身,没去。涛回来的时候,我问了一堆关于婚礼的问题,我知道鹏应该会去的,涛说了半天,看了我一下,说,鹏没去。我问了一句,怎么会,关系都不错,他也脱不开身吗。涛看了看我说,我本来没想和你说的,我怕你情绪又波动的厉害。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急促的想知道到底怎么了,这时我发现我自己对于鹏的一切都是那么敏感。

涛和我说,鹏回家了。我听了,第一念头是,他出事了。我看着涛,急切地问,出什么事了,快说。涛仍旧看着我说,鹏的老妈,昨天做手术了,没有出手术室。我惊呆了,怎么这么快,鹏还好吗,我该怎么办……我的世界乱了。我说,鹏怎么样了,你打电话了吗。涛说,鹏很不好,他老爸心脏不好,这件事情打击很大,鹏爸在医院被下了两次病危……

我乱了,全乱了,我好心疼鹏,他现在的处境,让我好难过……好难过……

我脑子里什么没有,只有鹏,他憔悴的脸,泪痕的脸,不得不坚强面对的痛苦。

母亲去世,父亲病危,全在一个时刻发生。我无语,我想去看他,想去帮他,可我还在犹豫,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我该做些什么,我魂不守舍,我心乱如麻,我……不知道我……

我害怕了,我无奈了,我怕那么多的变数发生在我的生活里,发生我的在乎里,发生在我爱的人身上。

面对这种命运捉弄,我在抗争。

今天下午回来了,用俩字形容,身心疲惫。

我和涛以鹏好朋友的名义,先去鹏家里,一片悲痛场景,我从人群中找鹏,我们眼神交汇的一瞬间,我才知道,电影电视剧真的是来源于生活,这一瞬间,对视数秒,我看得出,他是那么的痛,那么需要关爱,安慰,拥抱,那么压抑着坚强支撑。我们没有说话,涛上去和他说了几句,昨天是葬礼最后一天,好多事情要忙,鹏要我俩在家等他处理好葬礼回来。

看着这个家,我好心痛,我想起我上次来的场景,这一瞬间,世事无常这四个字深深地篆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想想鹏,那憔悴的神情,满身疲惫的样子,一边是母亲葬礼,还要担心在医院的父亲。鹏的父亲身体原因,不能参加葬礼,也避免再受刺激。我和涛,去医院看了看鹏爸。在病房里,鹏的爸爸苍老了好多,我俩过去打了招呼。伯父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这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是一个人该悲伤的时候就不要刻意安慰,毕竟我们局外人体会不到那种感受。

在鹏家里,昨晚,伯父暂时没什么大碍,鹏没有去医院陪床,他真的需要休息了。葬礼结束,亲朋好友,都回家了。家里就只有我们三个,歪倒在沙发上,三支烟……就这样,到了好晚。

涛似乎意识到什么,有意让我和鹏单独呆了一会儿。我看着他,他回避我,我转过他的脸,吻了他一下。我们拥抱,哭泣,释放了,鹏哭的一塌糊涂,我的心乱如麻。那夜,我们三个坐了一夜。忘却了一切,互相靠着坐着。

今天,我们三个去医院看鹏爸。到了中午,我们三个吃了顿饭。我和鹏,没有谈什么关于我们的事情,这不是时候。涛和我在下午先行回来了。

事情大概就这样,心情也挺乱的。鹏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的。

这两天我们三个的日子不是很好过,鹏请了假,陪在他爸身边。我上班,担心鹏,思念鹏。涛是一个好人,他没有刻意隐瞒我什么。我想我们三都知道,现在不是讨论感情的时候。都很难过,没想到这么突然。

我给鹏打电话,都是询问他父亲的情况,鹏也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

这个季节好多病人容易发病,尤其是心脏病人,身边离不了人。鹏每天都这么陪床也够累的,他电话和我说每天都睡不好,老做梦,很早就醒了。我心疼。

那个要和鹏结婚的女友,在国外还没有回来,估计得年底吧。谁知道呢,当务之急,是大家慢慢恢复平静。我们三个,恢复平静,这不是说和好的事情。还有鹏的父亲尽快度过危险期。

鹏的父亲每天都得吸氧,不是很乐观。

我其实想过,面对涛,面对鹏,如果同时在,我会如何选择。也许这里的朋友们会告诉我,这不是选择,可对我来说,是一个选择。涛一直对我那么好,鹏呢,我想他会遵守约定尽快完婚。这段时间我不想老呆在他身边,我就是不愿意老考虑这些。毕竟我和鹏的关系,和涛与鹏的关系不一样。

我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

这两天上班,吃饭,睡觉,走路,都没精神。鹏妈的葬礼程序基本结束了,这段时间把他累坏了。涛去鹏那里了,我也想去,可我怕见到鹏,又得重新下定决心。没有新的开始,就没有新的结束。也许我这是懦弱了。有人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无言以对。我知道的一点,不想再次让我们陷入某种境地。

我很想知道鹏关于婚事的看法,可我又不想知道,如果守约,我突增伤感,如果另作打算,让我重燃希望,可我看未来的时候,仍旧那么迷茫。一个情字,真他妈压死个人,以前看那些电视剧,觉得没劲,整天情啊爱啊的,可现在我真切的感受到,这次第,怎一个情字了得。

涛会不间断地和我联系,告诉我那里的情况。我们三个现在就是好朋友,从来未有过的纯粹。这很难得,当我们面对某些突变的时候,都能看到大局,这是一种珍惜。

鹏爸的情况很不好,医生说相当不乐观。期间病危一次,插管了。后来缓过来了,鹏提心吊胆的。打算春节后,天气舒适些了,做手术。其实我挺怕,怕鹏爸出事,这是最坏的情况。我不认为父母是两个男人的牵绊。我担心鹏,我同情,我爱怜,他这么年轻,已经没了母亲,要是再没了父亲,他失去的也太多了。

那种情况,也许会导致他一生的改变。我怕,鹏也怕,涛也在担心。

像是三人行,走在路上,各自想着什么。

鹏的父亲去世了。命运狠狠的把我们捉弄了一把。

写下这些的时候,好痛苦。我在想,自己的事情像是一部小说,而现在似乎到了最后一页。不知道如何说我所面对的情形。

对于鹏,我了解他,他会信守婚约的。他会继续坚守他的选择,坚守他做的决定,因为他觉得他不能伤害我,一点也不能,也许他在我和他的感情上是追求完美的,不想因为结婚后的任何一点身不由己而带来任何瑕疵。他是一个男人,好男人,可我他却太傻,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他就是这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对于我,我更知道我自己。鹏的父母相继去世,这么短的时间。本来平静的我,似乎从这些变故上看到希望,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是个转机吧,可我会依然尊重鹏的决定。我当初做的努力,鹏让我也伤了心,他知道如果和我重归于好该怎么做。我给他录了一段音频,录到第十分钟,我哽咽了,都没有知觉的地,眼泪自己滑落。我的态度,我的想法,我对鹏说的很清楚了。我有些失望,觉得鹏让我们各自面对生活中的困难。生活的这么多变故,告诉我,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可鹏还是那么肯定。我无语,只能接受不能改变的。

对于涛,其实这段时间,多亏了涛。他是个好人,也是个好男人。我和鹏都陷入深深的痛苦,幸好还有他帮我们处理这些事情,鹏父母的后事,也多亏了他帮忙。关于我和涛,他帮我慢慢平静心情,缓和心态,重拾笑容。我感激他。我承认,如果没有鹏,我会喜欢他的。一个人一天对你好,可能有假,可始终如一,我不得不信。涛是喜欢我的,尽管从未表白过。还有那个吻,也许并不代表什么。

我在想,还会发生什么,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一年就要结束了,我要到新的岗位上了。

鹏已有悔意,我想这些事情深刻的告诉了他,未来是多么的不确定。不要蒙蔽自己真实的想法,不要自欺欺人。鹏回家处理一些后续事宜了。我通过涛表达了,我的意愿,只要他回来找我,我想我能接受,其实我心里从未放下过那种爱的感觉。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会来找我,他还会顾虑吗,还会继续举棋不定吗,还会犹豫的让我心痛,以至于让我没了信心。

昨晚我几乎没睡着。很晚上了床,满脑子都是我们,满脑子都是以前,眼泪涌出来,呵呵。头莫名其妙的痛,睡不着。也许太累了,迷糊了一阵子,又醒了,觉得该天亮了,看一下手表,才三点。冬天的夜,就是这么长。蜷缩着,好久没有这样了,我总觉得这睡觉姿势显得太软弱,我好久没有和鹏一起睡过了。我可以没有性,但我不可以没有爱。我现在认识到这一点的深刻。

涛和我说,其实鹏后悔了。这句话,让我心潮澎湃,我想了好多,更多的是希望。这也是我失眠的原因。我感情还是没有释放出来,我一直憋着一股劲,我在等,等鹏,来找我。呵呵,就像一个怨妇一样,期待着爱人回来,这不像本来的我。我变了。我期待着拥着鹏,告诉他我最真实的感受,告诉他我有多难,让我们互相给予温暖。

鹏失去的太多了,我想给予他一份爱。让他感觉到温暖,而不是形单影只。我有太多太多想要对鹏说。

也许这就是转机。希望我们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希望鹏问问自己的心,最真实的想法,不要自欺欺人。都是一辈子,可是为什么不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作出发自内心的努力呢。鹏,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事情到了这一步,谁也不好说。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我知道我是不甘心。

九十)这几天晚上都会和鹏聊天,也许好多朋友都不理解,为什么没有见面,没有通电话。我想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早经历失去双亲之痛的,即便是我,那么了解他,绝对的感同身受,是不可能的。

鹏这段时间很敏感,开始一直对我道歉,自责,负罪。朋友们也许会说,那就在一起,以后他对我更好一点来补偿我多好。可是,鹏就是在这么一个敏感期。

就像一台计算机,很乱,不知从何整理起,重启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用他的话就是说,重装,慢慢一点一点点拾起,也拾起他的生活的信心和希望。

所以我不会催他,不会问他,不会讨论那些痛苦的选择。我们要活在未来。

我们都需要时间,呵呵。我不愿意给他压力。

我在河对岸,对他说,来吧,他没有犹豫,而是鼓起勇气,在努力,找回自己。我很欣慰。

鹏昨天和我聊天了,呵。虽然只是几分钟,可那是他好不容易抽出的时间。我很知足了。

短暂的几分钟,可是进展好多。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用我们以前约定的私密昵称叫我,还说了那三个字。呵呵,当时我心情是多么激动。想象一下,一个战士,在战壕里,战斗休整时间,心里还记得给一个人报平安,我想受者免不了感动吧。

他那边出了一些问题,他很着急,急得上火,牙肿了。呵呵,还挺担心的,或者说是心疼。

他对我抱歉,让我等了那么久,让我谅解。其实,我很平静,我一点也不着急,我很了解他,只要他心里有我,一定会找我来的。我要是催他,发而适得其反。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还有,他说有时间给我发短信。呵呵,虽然不是打电话,可也算是一个进展啊。对一个恢复期的受伤男人,不要太为难了。等他完全恢复了,再收拾他。

周六,起的很晚。睡得迷迷糊糊的,躺床上不想起,呵呵,对着天花板,想我的美事。

外边天气不错,阳光很足。鹏昨天没有和我联系,应该是很忙。这家伙很会掌握分寸,非特殊任务,我俩失去联系不会超过三天。事不过三,就是这么个道理吧,呵呵。

记得原来他有时候惹到我了,我不说话,他一般都是看我一下,然后也不说话。自己忙自己的。过了一会儿,估计我气焰没那么高了,笑眯眯的讨好我。那小软话说的,再来点肢体语言,不原谅他都觉得过意不去。呵呵,可要是他在吵架的焦点上更合情合理,他就是一头犟驴,死活不会服软。

我有时候说他,和他相处就像用旧社会拉磨的驴,捋顺了毛,还真不错,挺好使,可要是犟起来,真是没招。说这个玩笑话的时候,鹏笑我,我莫名其妙问他笑什么,他说,因为驴的某个部位很大,所以把他比喻成拉磨驴。我无语。

现在要做的是,静静的等待了。也没问他具体什么时候回来,希望春节假期来之前和他见一面。

东北话:贼拉想他了。

突然发现,好久没有写东西了。呵呵,有些手生了,不知道写什么好,流水账开始。

我的近况也在上边说了。最近在考虑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面临选择的时候,该如何决定。

对于我个人来讲,我生平最怕的是后悔,因此我选择内心最真实的冲动。于是,我选择和鹏继续。朋友们对我的选择评价不一,毕竟每个人的背景、立场、观点是不一样的,路是人走出来的。

如果两个人努力了,没有成功,可能会被说为折腾,要是成功了,也许就是些溢美之词了。至少,我对我的选择不后悔。

鹏下个周就要回来了,可早可晚,最近这一阵子够他忙的了,他计划到外地过春节。由他去吧。

心中的期盼真的是没有停止,越是临近,越是不安,我怕,怕再出什么差错。朋友们安慰我,说你俩经历了那么多,还有什么更大的事情能阻挡呢。

天气阴了下来,这样的季节总是让人有些不爽,一切仿佛都缩了起来,干燥的气候让人有些烦躁。

我是喜欢冬天的。寒风吹过的场景,与家中安逸的温暖对比,感觉很幸福了。喜欢冬天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两个懒虫在冬天都是赖床的人,静静的躺着。饿的睡不着了,便起床,就这样,面包,牛奶,靠背,电视剧,打发掉一个上午。仔细想来,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奢侈吧。

每次上来都想和大伙说说我俩的近况,他尽快处理事情早点回来,而我则按部就班等待某人。有时候想来,鹏给我的幸福感更多的是来自于生活的细节,无论他忙什么事情,无论多忙,怎么也会抽空联系我,因为他知道有人挂念着他,对他喜怒哀乐感同身受,也因为他喜欢着一个人,所以急切地联系我。他和我说,他在最难过的时刻,总是会想到我,想到我的支持和鼓励,想到我们的曾经。

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面对未来,呵呵。谁也不知道未来怎么样,能做的就是满怀信心和希望,去争取幸福。生活不是一部拍好的电视剧,更像是剧本和拍摄同时进行的季播系列剧。

等待不难,日子总是不长不短。

鹏给我消息说,15号左右回来。总算有个具体时间表了。记得小时候老是盼着过生日,父母会给我买一些礼物还有满足我的小愿望,那种离生日越来越近的感觉现在变得那么熟悉,生日是美好的,而我现在是期待一个美好的人罢了。

今天去几个朋友去唱歌了,好久没有动弹了,胳膊腿的,还有这嗓子,都要锈掉了。幸好咱有底子撑着,还不至于太滥,哈。还是那些老歌,熟悉的调调,烂熟的歌词,只是心境不一样了,唱出的味道更多了。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个盲人歌手,安德鲁·波切利,伟大的盲人美声歌唱家,能透射人心的歌声让我第一次听到就难以铭记于心。说实在的,本人虽然会唱些民歌,可对于西洋歌剧没什么兴趣,可安德鲁的声音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就像是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中庄严的快板一样,让人敬仰以至难以言喻。

最近抽烟比较厉害,可能是比较累的原因吧,嗓子感觉出不舒服来了,早晨起床口干舌燥,朋友让我吃些六味地黄丸,我买了两瓶同仁堂出的浓缩,放柜子里一直没动。这段时间,单位的事情不是很忙,新来乍到,就是个熟悉的过程。可能好久没有运动了,体力下降了。别人不运动就胖,而我相反,这段时间瘦了。鹏逗我,让我多吃点饭,要是再瘦了,就休了我。呵呵,谁休谁还不一定呢。这家伙,嘴还是那么贫。

这段时间他在外地也挺累的,我给发消息关心他,他回答:不累,有你呢。瞧人家这话说的,我这心还能不在这贼船上吗。鹏这家伙说话在我看来很有技巧,一点没有刻意,总是把对方放在一个让人很舒服很愉悦的位置,这也算一个优点吧。

乱七八糟说了一堆,这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等吧……

(全文完)

查看更多警校男生警校生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