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警校男生的故事,我和他的日子(6)

2019-05-27 14:01:42 作者: 阅读:

切片结果需要一段时间,取完标本的时候都下午一点多了,我和M打了个招呼,说出了结果直接给我打电话。

我和伯母都没有吃早饭,似乎现在没什么心情吃饭。我在考虑如何和鹏说,良性的还好说,要是恶性的我该如何呢,算了,乐观一点,出了结果再说。看伯母的神情,肯定也在猜想着她得了什么病。

我提议带伯母去饭店吃午饭,伯母没有同意,说她昨天买了一些菜,回去做饭给我吃。我看了看伯母,没有阻拦。因为我怕结果是恶性的,而那也意味着后边更大的麻烦……

帮伯母择菜的时候,她和我聊了好多,她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而我,等待着我的手机响起,择菜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聊几句。伯母其实是一个健谈的人,我们的话题很多,先是做菜,然后是工作,后来是家人,当然也少不了谈论鹏。

鹏对我和伯母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关于我和鹏,伯母只是知道我俩关系非常好,像兄弟。我想用大致对话的形式来写。

伯母:下午出了结果,先告诉我,不要先告诉鹏(伯母叫鹏的名字,我用鹏来代替)。等他下班回来再说。

我:嗯,阿姨,放心吧,不会有事情的。咱们就安心在这等着,出了结果,我那哥们儿会打电话的。

伯母:其实吧,我这路上也想了一些东西。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我:阿姨,别这样,咱等医生的诊断出来再打算好吗。

伯母:你直接告诉我吧,初步诊断结果是什么?

我:您就别问了,我……

伯母:告诉我。

我看着伯母的眼神,无法拒绝:阿姨,我说了您别激动……

伯母怔了一下,说:嗯,我有心理准备。

我:初步诊断您得了卵巢瘤。所以要作进一步检查。

伯母停了一会儿,说:哦,这样啊。

我:阿姨,您没事吧,病理切片还没出来的,我想是良性的。

伯母:嗯,不说这个了,出结果再说。你和鹏说了这些了吗?

我:还没有,我不知道怎么说,他现在还在单位忙。

伯母:嗯,好。先别对她说了。鹏,这孩子,挺孝顺的,要是知道了我现在这样肯定会赶回来的。

我:是啊。其实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开口,怕他很激动。

伯母:鹏小时候很淘气的……

那个下午我们聊了好多,好多,我更多地了解了鹏,呵呵,也更多的认识了他的家人……

M打电话给我,病理切片良性。

生活还不至于太糟。挂掉M的电话,我觉得这一天过得好漫长。我望着坐在旁边休息的阿姨,对她说,阿姨,没事了,是良性的,做个手术就好了。伯母看着我,我感觉她的眼睛湿润了。不过她平静了一下,和我说,等鹏下班回来再告诉他。我点点头。

巧合的是,没一会儿鹏打电话来了,问我去医院检查的情况,我告诉他没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详细说。就这样,我陪阿姨去买菜,准备晚饭。像往常一样,鹏回来的挺晚了。我和伯母一直等着他,吃过晚饭,我同伯母告别,因为我要回我的住处了。鹏出来送我去公车站。

下楼后,鹏问我,说吧,我妈今天检查什么情况阿。我看着他,蹦出三个字,卵巢瘤。鹏一下子呆了……我接着说,幸好是良性的,不过还是需要手术。鹏,好一会儿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这不是什么噩耗,不过还是让人心情低落。毕竟手术是有风险的,而且术后什么样谁也不能保证。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鹏的神情让人心痛。我用手揽着他肩膀,拍了拍他。他眼泪要出来了,我感觉得出来。他趴在我的腿上哭了出来,没有很大声,但身体颤动的厉害。这一刻,我只能安静得陪着他。

坐了好长时间,鹏平静了许多。我抱着他,对他说,放心吧,没事的,是良性的,我咨询了,术后问题也不会太大的。

就这样,第二天,鹏去医院联系手术安排了。

我想我能理解鹏的心情和他得知病情后的反应,那不是别人,是我们的母亲。生活差一点因为那检查结果让我们几近绝望。

我是爱鹏的,因此我关注起来这个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多亏了M的帮忙,手术从安排到进行都挺顺利,其实就像许多朋友说的一样,良性的卵巢瘤不是很大的手术。手术当天,我和鹏都去了。我和他把能请得假都请了。鹏的父亲工作脱不开身,手术结束后才赶过来。

在进手术室之前的病房里,阿姨握着我俩的手,对我说谢谢,对鹏没有说什么。我知道鹏心理也很急,阿姨也许有什么要说的。我推开门在门外等着。一会儿术前准备的医务人员来了。阿姨躺在病床上出来,微笑着。不知道为什么,阿姨病了之后,我总在想,要是换作我妈躺在这里,我会什么反应呢。送到电梯口,我们没有跟着上去,阿姨让我们在病房等着。

电梯门慢慢的关了。我看着鹏,他盯着电梯门。我拍了一下他,说,没事的,这手术不大,M说没什么问题。鹏愣过神来,冲我笑了一下,嗯,是,没什么大问题。

我们俩静静的在病房里等着,终于手术结束了。阿姨情况良好,手术很顺利,一段时间拆线后就可以出院了……我和鹏对视了一下,似乎都松了一口气。有惊无险。

阿姨常年锻炼,身体素质本来就不错, 术后恢复的也很快。那一段时间,我和鹏,轮流去照看她。其实数天之后,阿姨完全能够自理了。我们晚上或者中午的时候,去给她买些补品,汤之类的。

手术结束的那晚,我们在医院陪了好长时间才回来。麻醉过后,伤口是很痛的,我也做过手术,深有体会。鹏让我晚上陪他,第二天一起上班去,我和他制服都在单位里,这样也方便。

医院离鹏的住处不是很远,我们步行,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洗了澡,两个人都累坏了,倒在了床上。各自躺着,望着天花板,还是寂静。我把台灯关了。和他说了一句,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鹏突然钻到我怀里,靠着我,轻轻地和我说,我今天真的很紧张,很担心,好累。我摸着他的头发,没说什么。有人说男人心里总有一个孩子,其实应该是人都会有脆弱的一面。鹏把他脆弱的一面展现给了我,我很欣慰。就这样,一夜。

手术后的第一天,阿姨的早饭是医院安排的。我俩上班前,顺道去看了下。也许阿姨很疲劳,还没有睡醒,我俩就在门外静静的看了下,各自上班去了。

中午,鹏说买了些鸽子汤,他又脱不开身(唉,千万别当警察)。本想中午好好睡一会儿,我不习惯别人靠着我睡觉,额,那也只有我去了。

到了医院,阿姨精神看起来很不错。她一见我,说,又麻烦你了,鹏真不懂事。我笑了,没事的,我中午也没什么事情,鹏脱不开身,阿姨,警察这一行就这样,呵呵。

看着阿姨吃完,聊天。刚回房的病友,笑着对阿姨说,这是您儿子吧,真孝顺。阿姨大笑,我可没那么大福气,这是我儿子的一个好朋友,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哥们儿……

就这样,我午饭时光。不过感觉挺好。

断断续续的,我去了不少次。直到阿姨出院,回家休养。阿姨挺喜欢我的,我们开始互相了解,而同时我也更多的了解了鹏。日子像往常一样,流淌着……

国庆节,我休7天,鹏休了3天。越是节假日,越是需要人。

这三天,够他回家的探亲的了,而我俩的所谓二人世界,以后长着呢。呵呵。

我的七天,没有旅游,没有吃喝,安静窝着,陪鹏值班……挺好的。

和阿姨聊天的时候,她也提起过,很想让鹏找个女朋友,过上几年结婚,她的心愿也就了了。我当时的反应,连连赞同,还说好多女孩子追鹏。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和我情况一样,相亲相好几个了,有亲戚朋友介绍的,有单位的人介绍的,有几个个方面条件都很好。不过我和鹏都没有同意。这样多少会弄得别人觉得我和鹏俩人择偶要求太高。实情大家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好处理。

我很难在有鹏的时候,开始另一段感情,人家女孩子也是人,需要尊重。可又不能这么耗着,唉。昨天,单位一特和蔼的阿姨,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说是她远房亲戚,让我有空见见。人家是好意,我就应了下来,见面也就吃吃饭,又不会有什么,这点风度还是要有的。

我知道鹏不愿意看到我相亲的,他会吃醋。其实换成我,我也一样,我似乎早已习惯了鹏,他去相亲的时候我也有些酸,而且老给他发短信捣乱。每次相亲回来都是交流一下感受,呵呵,虽然背后评论别人不好。

我也发现现在写的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以前更轻松,看起来挺开心。人总要长大,慢慢的事情越来越多。不得不去面对,相亲只是很小的一件。结婚,对我和鹏来说都是必然。可以这么说,我不想弄得天翻地覆,两家人为了我们两个人酸甜苦辣的付出。

鹏不在的这几天,我出去逛了逛,买了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安静的坐着,看着路人。平时这样的机会太少了。

国庆节,一个人坐在广场,别人放的孔明灯缓缓飞上了天,孩子们嬉闹着。突然好想回到外婆家那个小小的村庄,那里有我的童年最纯真的时光。有我的河边,有我在河岸上垒起的水坝,有我摸鱼时丢失的鞋子,有外婆的呼唤声……太多太多。长大了,时间似乎很少了,周末可能加班,再加上个应酬,完全没有了自己。

一直想回去,那个村子,也不仅仅是时间的原因。有时候特想和鹏一起到我的河边,与外界断掉一切联系。抱着,坐着,不去想一些事情……我喜欢忙碌的工作,那样可以转移注意力,让我不去想一些事情。我害怕了,我怕思考,很累,很累,有时候过多的思考赶不上一个实际的决定,哪怕这个决定是错误的。我渴望改变,也怕改变。

面对现实,我不知道我如何选择才是正确的,感觉自己像一个心外科医生,手术对象竟是我的生活,生怕一不慎,就会崩塌……我时候做好了应急的准备了呢,我不知道。

弗洛伊德是可怕的,我没有继续看那本书。

最近鹏的心情好了许多,呵呵,伯母的病好多了。一般的家务都可以做了。

对于我在伯母住院期间所做的,鹏是感激我的,看得出来。那天下班前,约我吃饭。好久单独一起吃饭了,都忙傻了。工作,家人,OMG,完全没了自己的时间。

吃饭对于我来说也够头痛的,鹏每次都是让我选地方,他总觉得是对我的尊重。呵呵,其实我想你要打算请客吃饭,就该有个计划。不过也没关系,可以先逛着街,慢慢考虑,顺便可以买些小吃什么的。和鹏一起逛街,总像小时候和父母一起,看到好吃的东西,就回头看他,那眼神,就是,我要吃这个,速度来交钱!

我这人,吃饭不规律,一天吃四顿,少吃了一顿心里就难受。呵呵,办公室里,电脑旁边,常少不了吃的。有一次,一个孕妇姐们儿,跑我办公桌前,说,来点吃的。我当时那个汗,俺领导最恨别人在他面前吃零食了。我迅速把所有吃的转移到姐们儿身上……搞定。她当了一段时间我的仓库。哈哈,孕妇无罪……

鹏总是说我,吃饭不规律,会影响身体,而且吃零食没什么好处。尽管这样,他还是经常给我买蛋黄派什么的。我很喜欢鱿鱼圈,每次都会买一堆,鹏笑我是个小朋友。

回到一起吃饭的情景。和鹏闲逛了一圈,也累了,看到旁边一个自助,就进去了。其实我老觉得自助没意思,一大型哺乳动物拿着盘子寻找食物,并不是发出吼叫。

进去之后发现,人是如此之多。我还没愣过神,鹏不见了。人太多了,我根本看不清,手机振动了,是鹏,这厮,原来跑去占位子去了,还别说,他眼神还挺好。我拿着手机,四处张望,看到那张得意地脸。

我跑过去,呵呵,两个人的位子,正合适。我说,行啊你,人民警察,干得不错。鹏,白了我一眼,说,你就讽刺我吧,不过你还是应该为了有我这么一个好老公而自豪。我,瞪了一下他,你丫的小点声,还混不混了。鹏阴笑。我温柔的说,商量个事吧,行吗。鹏,看了我一下,说,得,就知道又是我去拿东西,在这等着啊,别让人占了位子。我像招财猫一样,点点头! 爽,哈哈,突然有一丝同情,同样作为男人,鹏和我在单位都要伺候领导,而下了班呢,他还要伺候我,哈哈,男人真累。

一会儿,我和鹏几个来回,烤鸭,寿司,蛋糕,水果沙拉,鸡肉,虾上桌了……开吃……

还是想起那句话,这吃饭啊,有时候和谁一起吃有时候才是关键。

伴随着时间,两个陌生的个体交汇,他们的生活也就融合在了一起。

时间让他们慢慢的长大。

朋友和我说过一个故事。恋爱的时候,结伴郊游,她走得稍微慢了一点,他问,累了吗,歇会儿要不我背你。她心里美滋滋的。婚后,一同散步,她走得稍微慢了点,他回头看了一下,说,怎么样,累了吧,活该,再让你拉着我跑这么远的地方。她面露愠色,幸福依旧存在。

不同时间,不同的心态,同样的幸福。

哈哈。最近朋友留言说我沉重了。我竟自己没有发觉。

我和鹏的生活,依旧是工作,琐事,睡觉,吃饭。最近没有出去吃饭,喜欢在他那厨房做,反正也不用我洗碗。不过我的这双手啊,算是搭进去了,太敏感了,很粗糙了。天生一双外科手术模型手,可惜了,入错行。那天早晨起床,鹏问我吃什么,我说我吃什么云云,鹏笑我,说我嗓子成公鸭嗓子了。NND,我白了他一眼,喊,还笑我,还不是因为给你做饭。鹏,无视我,扔下一句,这是你该尽的义务,再不保护好自己嗓子,我就不要你了。我怒目坐起,顺势拿起一靠枕,以迅雷下载最大速度,扔过去,操,老子不伺候了。某人早闪了……

生活本来就不是平静的,总有一些事情找上我们。

先说我吧,前些天,开着一个朋友的车,在夜色中与一辆车发生刮擦。刮擦是个小事情,可毕竟不是我自己的车,而且朋友的车是新车。打电话通知车主,这哥们也不好说什么,我也挺无奈的。那晚本来我是要去参加一个生日宴会的,最后宴会没去成不说,弄得一家人都不爽。出了事情,给鹏打电话。他放下电话,最快的速度开着车就来了。他没穿制服。见了我,先跑过来扶着我肩膀,问我有没有受伤。我说没有。接着他和事故另一方的司机谈了起来,双方没有私了。按照惯例,报案,交警处理。我贴了人家车P股上了,这事我全责。我那朋友也来了,处理妥当了,已经早过了饭点了。鹏,瞪着我,说,就你那两把刷子还开车,不是很能耐吗,看你现在这个熊样。我看着他,没敢说话,后来我们三个一起吃得饭,当然是我请客,我相当之无奈。老觉得不好意思,把人家新车刮了,不过幸好不是大事,就掉了点漆。第二天一起去了理赔服务点,终于解决了。

再说鹏。他最近一直很忙,这里那里的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有时候到外地去,好几天见不到。工作,也没办法。我呢,工作也是一锅粥,整天搅和。有一次,手机停机了,我怎么也联系不到他。急坏我了,我胡思乱想了一晚上,怕他出事。后来他用同事的手机和我联系了,要不我非疯了不可。天有不测风云,前天刚回来的时候,家里给他电话,她老妈又病了。似乎这一次很厉害,说是早年的心脏问题,我也不太清楚。鹏请假回家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好,鹏的声音听起来很憔悴。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也许我最好的做法就是,给他时间,在他需要我的时候给他坚定的眼神。在医院陪床,估计过几天才能回来了。

这一阵子,事情不断,心情也不是特别好,不过事在人为,我想我们能处理好这些。让我欣慰的是,不是一个人在面对,而是两个人携手解决。这是经历,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换一个角度,这些事情让我们成长,也让我们的感情更加丰厚。

鹏回来了,他的工作性质不允许请太长时间假。他老妈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不过得吃药保养。

那天他是做了末班车回来的,到了家都已经21。00多了。很憔悴的样子,这陪床可不是个轻差事。我知道他回来,所以在他的住处看着电视等他。买了些吃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吃过东西。我收拾好餐桌,洗过碗。鹏躺沙发上都要睡着了,电视无聊的节目瞎吵着。我关了电视,拍了拍他,叫他洗澡,好好睡一觉。周末修养一下,准备上班。

也许太累了,他一动也不想动,我像哄孩子一样把他弄起来,让他洗完澡到床上睡。等我洗完澡,卧室里的鹏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把整张床都要占了,这霸道的家伙。我轻轻的躺下,他忽然一把把我抱住,一个劲的亲我,弄得我差点憋死。我轻轻的推开他,说,你怎么了。他看着我,没什么,媳妇,我最近好累。说完,把头放在我怀里。我摸着他的头。看着他的脸,我突然想哭,因为我心疼。

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庆幸的是我们不孤单。

写些轻松的。

那天我刚洗完澡半围着浴巾出来。

鹏盯着我看。

我怒目相对: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穿衣服。

鹏:我才不稀罕,我是给你找缺点呢。

我:还挺会说,难不成在你眼里我本来零缺点?

鹏:别臭美了,我是想说,你怎么有些驼背呢。

我:(NND,镇定)还不是看你这样的比我矮的看的。

鹏:晕,我比你高好吧。

我:是啊,平时你比我高,可在床上呢。

鹏:……

我:因此,以后啊少闹猫一样的缠着我,还得那种姿势(呵呵,说漏嘴了,俺俩已经那什么了),我老往下看你能不驼背吗。色,不是你的错,弄得我驼背就是你的错!

鹏:靠,当我没说。

我:(偷笑)。

有次,我从家里回来。

刚下车,给鹏打电话。

鹏:累不累啊,领导。

我:累啊,还带了一些东西。

鹏:没事,晚上我给你放松放松。

我:得了吧,是我给你放松还差不多。

鹏:互相放松。哈哈,给我的带的什么好吃的。

我:有茄子,黄瓜,香肠,甘蔗,香蕉……

鹏:怎么都是柱状的。

我:废话,你不就喜欢柱状食品吗?

鹏:哈哈,你这人。

我:下一步我还要养条狗,整天喂它柱状食品,你要是欺负我,我就把它饿上三天然后把你俩关一起。

鹏:晕,又开始神经了,得了,先去我那吧,等我下班来陪你。

前天下了班,和鹏去了附近的商业区,好久没有这么样随意的走走了。感觉很好,天气很好,夕阳西下。

去了专卖店,给我和他买了几件衣服,花了不少银子,心痛。呵呵,他非要用他的信用卡,说是积分,其实我知道,他还是想给我买东西,这傻子。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工作那么辛苦,还要忍气吞声。

那天我们都很高兴,又像回到学生时代。路上,他争我的糖葫芦吃,又给我买了爆米花。呵呵,两个男人在街上,吃爆米花,哈哈,确实有点那什么,不过想了想,怕什么,又不违法。哈,不要活那么累。

后来又去吃晚饭,那天吃了好多,两个人决定散步回家。路上人很少了,我又遇到了电视剧里的镜头,鹏把外套给我了。我的外套洗了没干,他提着买的一堆东西。我真怕他感冒,他老说没事,提着东西走一会儿就热了。这笨人。呵呵。

到了家都累坏了。一起倒在沙发上。我问他,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啊,又是买东西,又是给我外套的。他笑了笑,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这段时间也没什么空陪你,不过我是有企图的。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我抱到卧室去了……

这样的日子,我知足了。活在当下,珍惜眼前。

我实在不想些什么激情的东西,我和鹏确实有过关系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描述,也描述不清楚。呵呵,既然说了为人民服务,人民有这个要求,我就简单说下。

记不清哪天了,似乎是酒后。倒是没喝醉,很是朦胧。我俩都挺累的,换了衣服躺床上。他拉我,说是要去一起洗澡。拗不过他,说实话我不习惯两个人一起洗澡,还有两个人同时在卫生间。其实也没什么,坦诚相见了。呵呵。抹上沐浴液的手,在身上游走,总是很暧昧。莲蓬水下,对视,接吻,无所不至。洗完澡,鹏习惯抱着我,然后到了床上。也许是借着酒劲,干柴烈火,便水到渠成了。事后,才知鹏早有准备。说起感受,很不适应,也有些别扭,不过总体感觉良好。呵呵,就这样,上了贼船。

说到痛,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痛。我浑身是汗,紧张得要命。鹏也很心疼,也很害怕出问题,第二天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问这问那。呵呵,就这样。我没出什么问题。

有些东西是自然而然的,也许我们会遇到困难,还是那句话,只要不是孤军奋战,我就有信心。

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鹏,也在想,幸福会一直在左右吗。我这个疑问,并不是因为我俩性别相同,而是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真不少,亲人的,朋友的,同学的,一件接一件。

太多的事情总让人觉得无奈,疲惫。其实想来,也好,是人生经历,也是年迈时的谈资。

周末,鹏回家看他老妈了,周日晚上回来的。本想一起去的,可最近我腰部的一个骨头经常痛,不能坐时间太长,改天去检查一下。应该是平时坐坐的姿势不对,导致劳损,最近又没怎么活动。

那天,老妈打电话来,告诉我她舅舅去世了,对我姥姥打击很大。我的姥姥,对我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甚至比父母,比爱人都要重。我的脾气性格,待人做事,好多都有她老人家的影子。于是,我急匆匆地打了电话,安慰老太太,她情绪很低落,我知道她在担忧自己的年迈。我曾想,她老人家百年之后,我如何承受这个打击。

我很担心她,想请假回家探望。老太太没同意。我心情不好,一个劲的担心,鹏走之前叫我不要乱想了,老人家经历过太多,这点事情不会那么容易打倒她的。我不敢想,父母,有一天,他们也会离我们而去。

面对这些,我想我能做的只有做好自己。

我想,可怕的不是我们剖析自己时都能发现硬伤,而是揭开硬伤时的痛楚和无奈。

这几天天气不错,不冷不热地,心情也很好。

今天下午偷了个空,出去小逛了一圈。呵呵,去了书店。好陌生啊,呵呵,工作后很少到书店来了。记得高中之前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书店看书。那会儿不像现在,还都是柜台式的,不能自由看。幸好我二伯在新华书店当差,我也就溜了进去,蹲在柜台旁边蹭书看。记得我最喜欢看的就是西游记,封神演义之类的鬼神题材的小说,三国演义也看过,那红楼梦实在是惹不起我的兴趣来。曾打算看主席批的资治通鉴,后来放弃了……读史是有好处的,我错过了。

老爸有糖尿病,幸好不严重。不过很容易劳累,这病七分治三分养。老妈打电话说家里的那本糖尿病病人食谱弄丢了,让我给买一本,也就有了今天这遭。密斯特黄说,中里巴人的求医不如求己不错,我也看了下,确实很好。于是决定收入囊中,哈哈。好久没有买书了,老觉得书贵,其实还是感觉纸质的书籍实在,给人一种安静的氛围。

拎着书,又去商场逛了逛,没穿制服,所以也很自在,看了看自己喜欢的手表,瞄了眼秋冬装是不是有新款。呵呵,这日子,很美。不过到了下班的点,要赶回去。鹏要出去和同事吃饭,我不是很想去,下了班就自己回去了,不是去鹏那里,而是我自己的地方。呵呵,还分开住,我们没有完全搬到一起。老赵也说了,距离产生美,哈。

平静中的幸福耐得住回味。

按部就班的上下班,按照既定的办事流程为人民服务,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清闲的时候不知如何是好,忙起来又焦头烂额的。生活所迫啊,哈哈,总得吃饭。

鹏昨天的饭局散的早,一群人吃了饭就各回各家了。鹏给我电话,说在来我这里的路上。呵呵,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和我习惯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个人了。他睡觉很不老实,不是对我动手动脚,而是一晚上不知道要换多少睡姿,有时候胳膊压得我难受,有时候把那条大象腿压我腿上,有时候莫名的手钻我脖子底下,一把搂着我。哈,他睡觉的时候就像个孩子。

这家伙还不傻,没开车,要不被查了又得欠别人人情。我开了门,扑面一身酒气,他倒好,话都没说就凑过嘴来,满嘴烟味,被我推开了,傻笑一阵。幸好喝得不是很多,这人连鞋都没换就倒客厅沙发上了。开始耍大牌,要我给他捶背。看着那样子,我哭笑不得,给他弄了杯茶。捶背……当然了,老大开口了,岂敢不从。呵呵。

看了会儿电视,鹏枕在我腿上,睡着了。我很喜欢他睡着的样子,平时那么强势的一个人,变得可爱。突然感觉湿湿的,靠,这家伙流口水了……都多大了,哈哈。

又要周末了,呵呵,可以好好玩玩了。天气不错的话,去公园玩玩,好久没去了。

终于结束了一周的工作。鹏上午打电话给我,说是明天值班,今晚出去吃饭,不能陪我了。想想也正好,可以来写文了。

天很蓝,不过寒意倍增。挺喜欢下雪的。一起拍照,堆雪人,哈哈,我真是童心未泯。自恋一下。

查看更多警校男生警校生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