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警校男生的故事,我和他的日子(4)

2019-05-27 14:01:42 作者: 阅读:

真喜欢那时的感觉,昏黄的钠灯,两个身影,黄叶满地的街道,一辆自行车(感谢扎胎的人)……

我们就这样慢慢走回家……

烧水,看电视,洗澡,宵夜……这季节不错,不冷不热,惬意……

鹏这家伙,早跑我屋里玩电脑去了……唉,现在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喂,还真要和我一床啊……(我似乎有点凶)(某人竟然无视我,看动漫……)和你说话呢。(我用丹田之气,飙出HIGH C )靠,你想吵死人阿,这么大声音,不就会两句美声,显摆什么啊……

呵呵,再让你装,我要睡觉去,你去另外一个房间……

不是说好了吗,我推车,你和我一张床的,主要是我怕黑……在你家人生地不熟的……再说了,又不是没一张床过,靠,你大姑娘啊,切,别想着我会非礼你……

(我竟然对不上来了,难道我当时心里也有鬼?哈哈)我没有理他,我先躺床上了,确实好累……

喂,(不知道为啥,对他说话有时候就是有点横),睡觉吧,不早了,别给我家浪费电了……

嗯,知道了。

他关了电脑,去洗了手然后也躺下了……

你家这里挺好的……小区晚上好安静那是当然了,你也不想想是谁家……

哎,我说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冲啊,老是感觉有点防着我……

我有吗,有的话,也就是职业病似乎我和你一个职业……我咋没有你不敬业……(我堵得还挺快……)鹏:今天累死我了,陪你逛了那么久,还骑了那么远自行车,又走回来了……

我:老大,似乎是我陪你逛,你说要看风土人情的啊……再说,自行车我也不想坏……嘿嘿行了,就你有理……唉,来你家受你气,有你这么待客的吗,还是叔叔阿姨好……

得了,睡觉吧……我也累了,明天还得回去……

等会儿。

干嘛?

我能不能给我按一下腿啊,真的挺酸……(确实骑那段自行车不容易……呵呵)好吧,看在你以前照顾我的份上,少爷我今天就破例一次……(于是给他放松小腿肌肉)我:哎,你还记得以前在宿舍吗,那次咱们宿舍喝酒被抓,后来被罚跑步,回来互相放松肌肉……

鹏:记得啊,我还夸你技术好呢,哈哈我:呵呵,时间过得好快啊……

鹏:嗯,哥几个凑齐再吃一顿,难了……

我:呵呵,有时候挺怀念那一阵子,那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我身上。

什么事情?

毕业前那次在操场,我喝多了,叫你去找我那次……

(我脑子迅速搜索到,吻这个字……)当然记的,当时你喝的那么多,害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弄回去的。

鹏:其实那天晚上我没喝醉,我对你做的事情不是无意识的。

我:(手一下停住,然后继续捏……)哦……

鹏:其实我……

我:(再次打断之)捏的我都累了,睡觉吧,也不早了……

鹏欲言又止。

我关掉了台灯……

不知怎么了,我静静的躺在床上,睡不着,心噗嗵噗嗵跳,自己也搞不清楚。透过窗帘缝隙看着月亮,好美,不管怎样起码我不孤独……

我知道鹏也没睡着,一个人睡着了之的呼吸声不是那么没规律的……现在想来,气氛太暧昧了……

毕业后,波波折折,又走到了一个地方,他的心思其实我多少也知道,可是我自己总是犹豫不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正想着,鹏凑了过了,故意发出假鼾声,然后把手搭在了我身上。我没有动,有人说每个人心里都有座断背山,虽然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被掰弯的,但这个瞬间,我肯定我心中的断背山开始活动了……

我侧过脸看着他,尽管是装睡(我不想描绘多好看了,因为每个人的审美也不一样,而且我俩都只是互相喜欢的凡人而已),在我看来,显得很可爱,像个小孩那么安详……也让我想起了,他给过我的踏实感……我不自觉地往他身边靠了靠……

这时候鹏一下把我搂住了,我有些吃惊,但我没有拒绝……他把我头放在他的肩膀上,静静的搂着我……我感觉的到,我俩的心跳得好快……

我:老大(在学校我经常这么叫他),你在想什么……

鹏:没什么,想起以前学校的时候,很美好。

我:哦……

鹏:其实我很怀念以前,那会儿和你整天形影不离……

我:哦……

鹏:每天都快快乐乐的,现在工作了,时间更少了,每天自己感觉有些孤单……

我有些无言以对……

鹏转过头看我,那眼神好温柔和暧昧,充满期待的样子……这眼神我只是从我女朋友哪里体会过……我也看着他,仿佛要给我们曾经的四年做一个总结一样……

他轻轻的吻住了我,慢慢的压到我的身上。他接吻的技巧真是不错,呵呵,让人很舒服,慢慢的他吻我的额头,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到我脖子的时候,我用手抱住了他的头……不要这样……

他抬头温柔的望着我的眼睛,轻轻的把我的手拿开,继续吻我……我竟反抗不起来了……我也觉察到了他的反应……

他开始抚摸我,我也迎合着……就在他摸到我那里的时候,我把他手握住了……然后推开了他……

我推开他之后,他又凑过来,我冷静的看着他,不要这样好吗,我不想这样……

鹏:你觉得我心理不健康吗我:不是,只是我觉得现在咱俩关系已经很好,也许那么做是错的。

鹏没有再说话,回躺了过去……

我:其实我些许知道你的心意,在桥上的时候我知道你想说一些话,可是我好怕,怕我突然接受不了,跑了……

鹏:哦。没事的,是我有些冲动。只要你还把我当兄弟就好。

我:嗯,放心吧,咱俩永远是好兄弟。

鹏:嗯……睡觉吧我:嗯,晚安感觉的出来,气氛挺压抑。我好乱,我想他也很乱吧。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都睡不着……这该死的夜,静的几乎能听出心跳声……

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摸我那里……(有些舒服的说,我毕竟也是个凡人啊,嘎嘎)……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反应越来越强烈……他在吻我的脖子,紧紧地环抱着我,上下抚摸着那里……清醒了一些,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喜欢你(在我看来,非清醒状态下的话,不算表白,嘎嘎),呼吸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好刺激……

这种状态真是太模糊了,像是朦胧的月色或是久经风霜的石刻,让人好奇的窒息……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我有查过一些资料,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我其实也醒的差不多了,不过没有说话。他继续抚摸我,又缓缓地到了我的身上……

慢慢的,他脱掉了衣服,包括我的,就这么着两人赤条相见……静谧的夜色,热烈的吻,急促的呼吸声,在偷偷照进来的月光下,两颗心第一次那么紧地碰到了一起。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他的宽阔的肩膀,有力的双臂,(压在我身上,确实好重……NND)……

就这样,我们没有进一步做什么,最后互相打了飞机……(以前在宿舍集体比赛过打飞机,看谁的量大,嘎嘎,不CJ的说……嘿嘿)……

收拾战场,然后洗澡,这么亲密的打飞机,还是第一次……汗,所以两人看起来都有些尴尬……我看得出,他脸也有些红,我也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洗完澡就静静的睡了,不过是他从后面抱着我睡得……那一夜睡得也很美,嘎嘎……

第二天,我俩起的挺晚的,互相都没有提昨晚的事情,而且看起来很自然,呵呵,有些梦的感觉……

那天起床后,我俩吃了点东西,到了中午的时候爸妈回来了。老爸请我和鹏出去撮了一顿。由于天气不好,吃过饭,爸就把我俩送到车站了。老妈像往常一样,给我买了好多东西,大包小包的一堆让我拿着。呵呵,做父母的就是这个样子,总是放心不下。就像我和鹏之间的互相牵挂,他答应得再好,我也不放心他,老怕他照顾不好自己,这也许就是爱吧。

父亲硬要给我俩买票,我们也没好再拒绝。母亲的叮嘱,父亲的鼓励,呵呵,真好。老妈对鹏说,以后常来玩,让我俩以后多多互相照顾,在外头工作不比家里,有什么麻烦尽管和家里开口。鹏说,阿姨,放心吧,有空来A市吧,我俩带你好好逛逛……(据鹏后来说,他当时心里觉得我妈把他当自己家里人了,就像因为我成为我家里人那种感觉……说得够委婉的,呵呵)。

就这样,我们上了车,我还是坐里边。他没再玩游戏,我也没看风景,两个人静静的,似乎都在想昨晚的事情,尽管都装做若无其事。也许是累了吧,他稍微调整了一下椅被,就迷迷糊糊的睡了。我找了份报纸看,鹏睡着睡着就靠到我肩上,有些重的说。呵呵,我没有叫醒他,他睡觉的样子很好看。嘎嘎,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担心他会不会流口水,哈哈哈哈。

其实有时候幸福就是这样的吧,想象一下,下雨天,舒服的大床,两个人慵懒的拥在一起,轻声细语。没有激情洋溢,但是那么绵长……让人回味。

路况有些不好,到站时间比往常迟了很多。鹏这家伙还真能睡,一路上苦了我的肩膀了。车停的时候,把他给摇醒了,睁眼第一句,到了啊。我说,嗯。

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就打车先去了我家。

到了我的住处,天色稍微好了点。下车上楼……好累。两个人傻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郁闷,家里冰箱空空了,我要鹏和我一起去超市,他不去,说太累,那我就下逐客令了,他无奈,哈哈,就陪我去超市了。

我这人喜欢做饭,因为觉得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做法,任意妄为,也许是一种发泄吧。哈哈,现在说来,为自己喜欢的人做饭也是一种幸福。

买了好多东西,记得有薯片,明虾,奶白菜,啤酒……记得是鹏付的钱。

我亲自下厨,鹏看电视,倒在沙发上像个柿子。就这样,一个明虾烧白菜,一个红烧茄子,微波炉米饭,晚饭搞定。

吃过饭,他就回家了。路上发短信和我说,昨晚的事情,请我原谅。我和他说,没关系啊,弟兄们之间不要这么小心眼。

记得那夜我又想了好多,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反正一些东西一古脑的在脑子里转悠。

接下来的两天,他时不时给我电话,或者短信。似乎那天在我家的事情,让我和他关系更近了一步。

当时的我,心里很矛盾,上网查了一下,知道一些事情。可是我似乎心里有些排斥,我总觉得那样做可能不对。觉得鹏也不应该这样,毕竟主流社会不赞同的。而且我们的职业绝不容许有这样的偏差的。汗。

这几天没写,是因为我有些不想说这一段。呵呵。有些是以前写的没提到的。

我困惑的是,老天非得在我犹豫的时候安排一个女人出现。我想简要说下我和她的事情,也许大家不感兴趣。

她是我大学同学,我们系女生不多,她格外扎眼的原因是,有些姿色,而且身高个方面都还好。我人缘还可以,不过我不明白的是,这个女生为什么会对我一直暗怀情愫。也许那时我还是有些魅力的,呵呵,自恋一下。以下用B来代表这个女生。

在我认识我那个女朋友之前,似乎那是大学一年级,我多多少少感觉出来B对我有意思,by the way,B是我的初恋。同学也大都知道,我和B的关系有些可发展性,那时我也觉得生活无聊,就对B表示追求她的意愿,她接受了。可是一个星期之后,我和她提出分手,原因是,我不习惯被人束缚住。她很受伤,一直要问我原因。我一直回避。就这样悬着,直到后来我有了女朋友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我和B接触的极少。

我和女友分开后,她也一直打听我有没有再找。我也知道她没再找。工作后,联系不是很多。春节前,老妈说到找个女朋友的问题。我当时想来想去,找个也挺好,唉,就在假期几天去找她。她很惊讶,我对她说了好多,总体意思就是愿意重新开始。她说要考虑,我答应了。就这样,过了几天,告诉我她不打算接受我,怕再受伤。由此,我想我和她该划个句号了。

可是今年春节后的一天,似乎是在3月份,她电话给我说,具体来说,应该算是表白,就说这段时间考虑了好多,觉得是喜欢我的。想要和我开始。我有些不情愿,觉得你拒绝我之后,现在又说要开始,主动权全在你手里啊,以后少爷我怎么混。不过,我接受了她尝试交往的要求。

似乎,感觉还不错。她是喜欢我的,我感觉得出来,我对她感觉也挺好,出个门什么的,挺有面子。就在这时,鹏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鹏知知道我和B的事情以后,他首先选择按兵不动,我竟然没怎么察觉出来他的异常,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他约我出来的频率高了不少。当时没在意主要是我俩太熟了,没什么人情世故在里边,所以也就很不在乎一些细节。嘎嘎……不过我知道,他是想从我这里确定一下我和B的事情的真实性。

有一次,他约我,我说有事,其实是陪B。于是他顺口约我次日见面。记得好像是个周末,见面后一起吃饭,说实在的这个城市比较好的饭店我俩多多少少都吃过了。于是,他请我吃小吃去,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走,吃的还挺爽。

就这么着填饱了肚子。吃过饭还能做些什么呢,瞎逛。他去便利店买了两听啤酒,我俩就找了个路边的凳子坐了下来。开聊…… 我把手机放桌子上,他趁我没注意,拿着看了一下,然后笑着冲我说,难怪昨天没空,是陪美女去了啊。我愣过神来,B给我的短信忘记删除了,但我故作镇定地骂道,NND,你这警察怎么这样,偷看别人手机。鹏只是坏笑,说了句,重色轻友。我没说什么,白了他一眼,把手机收起来继续喝酒。

鹏:哎,你俩怎么样了啊,什么时候勾搭上的?(狐狸露出尾巴来了,嘎嘎)我: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啊,什么叫勾搭啊……靠(嘎嘎,突然一想要保持冷静,于是就说)我俩还成,一天不见就难受,就差上床了,这样回答够全面了吧。丫的,你一个警察这么八卦。

鹏:(似乎有些不爽)我这是关心你啊,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关心?额,是,谢谢您了,哥。

鹏:哎,你这人也够呛啊,我关心一下,你说话这么冲,找揍啊。

我:(想了一下,其实自己有些乱了,也就没说什么,冲他无奈的笑了一下)就这样,他知道了我和B之间确实是有事情的,而且正在发展当中。

后来的一天,B给我打电话,说我女朋友给她打电话了,然后B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头雾水,满脑子搜索了好几遍就找到一个前女友。汗了。B这个人,有时候太钻牛角尖了,有时候草木皆兵。她让我必须解释清楚。可我实在是不知道是那个电话号码,当时根本没想到鹏出这一招。而我和B之间的信任也太可悲了,经受不了这么一点考验。其实本来我想查一下电话是谁的,这不难。可B和我这么一闹,我觉得没必要了。这次解决了,我想以后她还会再这样的。于是,我坚决分开了。

我一致认为在自己和B之间所作的决定是正确的,即便是我没有喜欢上鹏的可能性的话。越来越感觉,人要看的开一点。不要放不下,要实际一点。两个人在一起,具体说是两个不可能相同的个体之间都会有摩擦矛盾。有些性格上的问题,是很难改变的。再说,改变一个人是很痛苦的。这不是说性格好坏,我个人认为,恋人之间性格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合不合适。不合适,就不要强求,有时候短暂的美好容易麻痹自己。让自己对未来有些奢望,尽管大家都明白理想和现实之间注定的差距。想得到得越多也就越痛苦吧。这些观点不是消极,而是为了找到积极的方向。在这个社会里,要学会调整自己。调整也就意味着或多或少的改变,可是最终我们很好的生存了下来。即便有人谈论这些的时候会引用行尸走肉这个词,可是明眼人都知道,没有生存其它的精神生活也就无从谈起。

说了这么多,就想说一句话,人都不得不为自己作出的任何选择负责。话题扯远了,言归正传,嘎嘎。

和B分开后,我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这里面也包括和鹏之间的关系。鹏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对我还往常一样,没有安慰我,也没有评论,就像我和B之间根本没发生什么一样。我还会想起那个号码,已经记下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查到底是谁。也许对B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吧。

接下来那段时间里,鹏时常叫我出来,吃饭,逛街,喝酒,唱歌。当然了,我们也就周末时间多。平时工作忙的时候焦头烂额,闲得时候就不知道干些什么好。周末就放风了,换下制服,穿上所谓的休闲装(我最爱的夏装搭配:短裤,运动休闲T,板鞋/网球/慢跑,额,就是运动系列,嘎嘎,再来点纪梵希),嘎嘎,警察也是人,也有爱美之心,自己穿着爽就好。很多时候,生活的乐趣要自己去把握发现吧。哈哈。

有时候工作上会很不顺心,工作不长时间,说话做事都得量力而行。工作能力只是一个方面,人际关系的比重有时候更重一些。对于我这毛头小子,比起那些老油条们(阿弥陀佛,有些不敬了,嘎嘎),差远了。不如意,甚至吃亏也很正常,说实在的也没那么险恶,毕竟心善的人多。我和鹏经常会在一起谈各自单位的事情,和同事吃个饭什么的也会叫上对方,enrich 交际圈子。多个朋友多一条路,多认识几个人没坏处,合得来就多交往,话不对路点头之交也不错。

每天到了单位,对着警容镜的时候,我都会鼓励自己,不要那么快就失去年轻人的朝气,要对人和善一点,培养自己对工作的兴趣。从工作到现在,保持的还不错。都是一天一天的过,为什么不快乐一点?这话说得一点也没错。

有个周,我和鹏周五都请了个假,一起去北京找以前的一个哥们玩。

那个哥们,用C来表示吧。我和鹏与C都很铁,几乎无话不谈,以前经常在一起东扯西扯。

C在车站接我们,这小子也够搞的,还记得C见到我俩第一句话,“吆,这小两口还这么帅”。我正要说他,鹏一下揽住我,冲我一笑,对C说,那是啊,还在蜜月期呢。

C:得,您还是省省吧。断背山,太前卫了,我受不了。

鹏冒出一句,你没听人说阿,每个人心里都有座断背山。

C:嗯,看出来了,你心里那个海拔还不低。哈哈(后来C知道了我和鹏的事情,他有些惊讶,紧接着就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早发现我俩眼神有些不对。汗,还挺能捕风捉影)。

见面就掐,鹏和他到现在还这样,呵呵。

C给我俩安排了一个住处,条件还不错。像我这皮糙肉厚的也就无所谓了,能吃饱有个地方住就成。相对别人来说,我俩都不是太讲究生活的人。当然了,他比我懒,什么衣服都是扔到洗衣机,不爱收拾房间。我还算是比较勤劳的人,看到地板脏了,不擦干净就难受。不过,我对厨房的热情减少了好多,油乎乎的东西,不想弄。

经常想象一幅场景,周末和自己喜欢的人窝在家里,一起睡到自然醒,哪儿也不去,看电视,收拾房间,做喜欢吃的菜。额,不过像那种一起看雨的浪漫画面出现在我身上的可能性比较小。

在北京的那几天,我们仨逛了好多地方。第一天百盛,君太之类的(可能是这名字),他俩都是相信我眼光的人。我很诚恳地对这俩小伙子说,只要肯出血,买衣服应该不难吧。他们无语。逛了一上午最后买了几件衣服,累得我不行,自己还空手而归。吃了午饭,到天安门广场,前门。晚上,去了王府井。三个人在路上瞎闹,在小吃街狂吃,嘎嘎,仿佛又回到学生时代。

其实后来C知道我和鹏的事情以后,并没有觉得异样,甚至尴尬。我问过他原因,他说可能是我俩和他都很熟所以就觉不出什么来,毕竟相处的时候没看出我俩有太多“异常”举动。我和鹏也很庆幸有这个一个哥们。现在C有了女朋友,祝他幸福。顺便说一句,她女朋友也是我们以前的同学,哈哈,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四个是很好的朋友,有时候想想感觉真不错。呵呵,这应该就是真正的友谊吧,我想,性倾向可以类比为shopping,你喜欢高露洁,你的好朋友可能喜欢佳洁士,who cares!

从北京回来之后,日子仍然像水一样往前流着。工作以后,觉得日子一天一天的赶着像机器一样的我每天转着。单位家单位。这样循环着。所以我喜欢旅游,喜欢不忙的时候出去玩玩,哪怕是去一些公园。唉,不过心情大不一样了。每次在公园里或者街上看到四处玩耍的孩子,就特别惆怅,再过十来年,我们这一代就是社会的中流砥柱,而这也意味着我们在老去,最可怕的是心态。纷繁雾绕的社会,让我早已记不清我孩提时的梦想了。

言归正传。这是北京旅游之后的事情。

记得是周末,我去鹏那里玩,那会儿是冬天而且是春节前夕了。他叫上我去他那里吃火锅,于是约定好了地点见面,然后一起去超市买料,还买了些啤酒。

坐公交去他家里,准备吃饭。突然发现没有辣椒酱了,鹏去小区便利店买。我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屋里暖气有些热。正看着,鹏手机响了,这家伙,竟然忘了带手机。手机一个劲的响,我突发好奇之心,拿起来看了一下,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那个号码,我印象深刻的号码,出现了,一个劲的在屏幕上闪动着。我第一个感觉也许是个巧合吧,可是怎么那么巧。没有显示名字,说明鹏手机里没有存,可一个劲的响,也不像是骚扰。我就接了一下,对方是个女的,听起来声音好熟悉,可一时半会又记不起她是谁,我说我是鹏同事,说鹏出去买东西了,对方似乎听出我是谁,然后就挂了。

一瞬间的直觉告诉我,打给B的那个电话,是鹏安排的。可我又怕自己记错了,再说一个电话又不能说明什么,也没有证据让我那么肯定,不过我心里有些慌乱了。我想鹏也要回来了,要是对别人,我会直接问,可是对于鹏,我怕真是他干的,因为我感觉鹏不是那样的人,在我看来这有些不择手段,也正是这些让我追问之后怕一下子尴尬,或者让我有些鲁莽的举动。

于是我记下这个号码并把这条来电记录给删除了,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这样,要是那个号码再打给鹏,那人肯定会提到这件事情,鹏也就会意识到是我接的。我没有直接问,相信鹏肯定明白我是在等,因为我不那么肯定。其实我也想到过,按照鹏的做法,他还是会不露声色。不过,我已经掌握了主动了,毕竟他心虚。

一会儿鹏回来了,我还是平静的和他吃了顿饭,不过我没怎么说话,鹏问我怎么了,我说最近加了几次班,挺累。吃过饭,我觉得不想多呆。鹏送我到公交站,我坐车回住处。

靠在公车窗户上,看着外面,我想了好多。鹏真会那样做吗,如果是他安排的,他这么做的目的我也明白,不过我有些不能接受他的这种做法,我不想把不择手段用在他身上,毕竟我们是,知己,哥们,我爸妈也很喜欢他,春节我爸妈还邀请他去我家玩。我好慌乱,想回家看下我以前记下的那个号码,到底是不是和这个号码吻合。我特想公交车跑快点,又特想公交车慢点。

到了家,我找到了以前的记录,是的,这俩号码是一样的。B和我说的那电话是个女的打的,那么就不是鹏亲自做的,这个号码最少说明了鹏是和这个号码的拥有人,也就是给B打电话的那个女的有联系,也就是认识她。换句话说,鹏脱不了干系。

我查了下这个号码,结果是那种从小区便利店买的卡。我依旧按兵不动,只是故意疏远鹏了,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没主动联系他。他给我打电话,我只是说年底了单位工作比较忙。

就这样又到了周末,他憋不住了。也就是这个时候,“案”发了……

他电话给我,还原一下,大概是这么说的。

鹏: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啊,这几天感觉你躲着我,我没欠你钱吧。

我:没有啊,我没躲着你啊。

鹏:真没有?我认识你不止一年了吧,别装了。

我:真没有,不过我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了。

鹏:什么事?

我:那天在你家吃火锅,你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手机一直响,我怕有什么急事,就替你接了,是个女的。

鹏:哦?是我一个同事而已,她和你说什么了?

我:没有说什么啊,和我还能说什么。

鹏:哦,这是你回避我的原因啊。

我:算不上原因吧,不过那个号码挺熟的,从哪里见过。

鹏:咳,相近的电话多了。

我:那个号码给B也打过电话。

鹏:B?

我:是啊。

鹏:怎么可能。

我:这么和你说吧,有个女的冒充我女朋友给B打过电话,就是那个号码。这个号码也和你联系了,不会也是你女朋友吧。

鹏: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

我:至少你也有干系。我不想失去你这朋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虽然不是那么肯定,我还是出了这招)我挂了电话,然后鹏再打我就没接,我回他短信说,想安静一会儿。

过了几天,鹏约我出来喝茶,说了事情的原委,我冷静的不知所措,听完起身就走,鹏没有拦住我。我临走时说:你好可怕,也让我伤心失望。事情的真相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一些……

查看更多警校男生警校生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