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甜蜜的大学生活

2019-05-27 11:55:19 作者: 阅读:

叶淮拖着超大号皮箱横穿操场。

“小心!”

他扭头,一只足球呼的一声擦着头顶飞驰而过。出一口气,叶淮有生以来第一次庆幸自己的海拔。

接着……一只球鞋正中面门。

很久很久以后叶淮再想当年,那一下是个开始,从此被幸福砸了个措手不及。但在当时……

“失误!失误!”有人单脚一跳一跳地在四周的哄笑声中向这边过来,“不好意思啊!”

那人背负阳光,短短的头发随着他的跳动一翘一翘,叶淮被砸得有点懵,只知道怔怔地盯着他看。

男生捡起自己的鞋胡乱一蹬,站在他面前:“呃,你没事吧?”

叶淮还是盯着他,一道鼻血划了出来。

“啊你流鼻血了。”那男生连忙上上下下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摸,最终摸出了半张皱皱巴巴脏不溜秋的卫生纸,摊开了,抖一抖递给他:“擦一擦先。”

“不用了。”叶淮仰起头,伸出一只空着的手抹了抹。

“把手举起来,左边流血举右边的手。”男生说着接过他手里皮箱的拉杆。

叶淮举起右手……又一道鼻血从右边的鼻孔里滑了出来。

“噢右边也流了,举左手。”

叶淮举起左手。

“去校医院吧?”

“不用。”

“那,”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你住哪?我送你过去。”

“五公寓519。”

男生一怔,“新生?”

“啊。”

“走吧。”

叶淮举着双手头昂得高高的姿势要多搞笑有多搞笑,整个操场哇啦哇啦笑翻了天,那男生拖着箱子跟在他后面,乐呵呵地冲大家挥一挥手,然后一手比做枪状顶着叶淮的后背大踏步地向前进。

“学交通运输的吧?”男生一步三歇地将箱子往楼上搬。

“嗯。”

“嘿哟!”再使出吃奶的劲挪了一个台阶,“你这里头装了包石头啊,这么沉!”

叶淮说:“我自己来吧,我一抬就上去了。”

“哎哎你别动!举着,举着,”那男生连忙制止他:“怎么说我也比你……”他顿了一下,“高”这个字似乎太伤人自尊:“那个壮!我来!”说罢用夸张的姿势捋高袖子,活动活动颈肩腰后蹲了下去,双手抓住皮箱两侧:“起……”

箱子纹丝不动。

他扭头冲叶淮嘿嘿一干笑,再度发力:“起!”

箱子依然纹丝不动。

“嘿,”他尴尬地用手摸摸鼻子站了起来,“这箱子不给我面子嘿。没事!慢慢收拾它!”

结果,箱子被男生连拖带磨地弄上了五楼。他掏出钥匙开519的门,叶淮没觉察出有什么不妥。

进了屋,三个下铺已是铺得整整齐齐。

“你是几号?”

叶淮从裤兜里摸出那张纸条:“3。”另一只手还听话地举着。

那男生手指按在床侧贴号码的位置盯着从这一头向另一头移:“3!”点点靠窗的上铺:“啊这儿!”

然后他转身,拍拍另一边铺好的上铺:“我睡你对面。我是1号。”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下午,叶淮觉得自己的耐性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挑战。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叶淮。”

“叶、淮。好记住了。你爸妈没送你过来?”

“没。”

“哦……那擦把脸去领被褥吧,在活动中心二楼领,活动中心你知道吧?出了咱这楼直走,到女生公寓楼那左拐,一眼就能看见一装绿玻璃的二层楼,进去以后……呃,你的手可以放下来了。还是我领你去吧。”

“……”

“噢哟恭喜你中奖,这被子还带印花。”

“什么?”

“这儿!”男生一指被面上几道长长的黑印。

“没事。”

“拿来给我。”说着一把扯过他的被子抱着向外走,“这摆明了欺负小朋友,当大哥的去给你做主!”

“……”

“查体了没?”

“没有。”

“Go!”打个响指,“领你去。两个人排队快。”

“……”

“饭卡买了没?在那,一百块钱。”掏出自己的钱包就翻。

叶淮连忙说:“我带钱了。”

“那儿有水票;那儿,电话卡;那边,锅碗瓢盆;那,洗刷用品……”叶淮跟着他的手指四处转头,终于来得及掏钱准备买的时候,那男生却拉着他往门口走:“这都是学生会摆的专门坑你们这些没经验的新生,带你去个便宜的地儿!”

叶淮终于忍无可忍,扭头狠狠瞪着他:“罗嗦!”

也许是叶淮眼睛瞪得圆圆的样子实在可爱,那男生怔了一下,突然漾开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他一笑,叶淮就觉得眼晕。

到了晚上,宿舍里的人都回来了,总共聚齐五个人。只有叶淮后面那张上铺的5号没到。其他人来得比叶淮早,见了他,简单地介绍了自己一下。叶淮今天被烦得不轻,脑袋嗡嗡的,一个名字也没记住。

等到熄了灯躺在床上,刚认识的男生们兴致高昂地开卧谈会。今天的话题是……爱情。

反正大家从前互不相识,谁也揭不了谁的老底,叶淮仰在那里,听AA说自己高中和三届校花的风流韵事;BB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车载斗量;CCC在暗恋地理老师“神仙姐姐”的同时被一帮花痴狂追……

只有对面的家伙没有吹,叶淮还觉得这个宿舍就数他长得最顺眼,不过那人也没闲着,在一边煽风点火,捧到那几个恐怕快要不记得自己姓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来了一句:“哎,你们都有女朋友吧?”

“当……然……”叶淮懒洋洋瞅着天花板拖长了音调,却意外地没有收到其他人响应。

屋子里一下万籁俱静。

好一会儿,叶淮好奇扭头,被凑到床前的四张脸吓了一跳。

“叶淮,”对面的家伙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看不出来啊。”

大家吧嗒吧哒地咂了一阵嘴,又各就各位躺了回去。气氛下降了不少,各人想着各人的事。叶淮也想起自己似乎有什么事该问问对面的男生,但那家伙一直不停口地八卦:“你女朋友长得漂亮吗?”

“啊,还好。”

“跟你一个地方的?”

“嗯。”

“也上咱学校?”

“没有。”

“你俩好几年了?”

叶淮被问烦了,甩下一句“罗嗦!”就翻了个身。半天,想起自己有事没问,又扭过头:“哎!”

“啊什么?”那边正发短信。

“我……”他想了想,“又记不起来了。”

“等你想起来再说。”手机的光把他的脸打得亮亮的,叶淮觉得他有点像谁。他转过头,那家伙又在后面聒噪一句:“记得想起来要告诉我哦!”

第二天早上九点,通知要开班会。519宿舍住的都是交通运输2班的,动作快的两个先跑了,剩下一个在写东西,对面那个什么都收拾好了,偏偏不走,坐在一张小马扎上用擦鞋布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运动鞋面。只有叶淮花样多,洗了头,又专门再洗个脸,然后又是喷又是抹又是拍,最后悠哉悠哉地冲了黑芝麻糊。

“哎,”用小勺舀起一勺汤糊送嘴里,叶淮把头转向门边,他终于想起昨天晚上要问那家伙什么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生做受宠若惊状抬头,爪子往自己胸口一搭:“me?”眨眨眼睛:“you ask me ?”仿佛一下子了不起了不少似的,他站起来,一拍旁边奋笔疾书的那位:“tell him!我的大名!”

那人也乐得合作,油腔滑调:“哥你饶了我吧,您那响当当的大名从我嘴里蹦出来就不够响亮了,那个气势啊,还得您自己来!”

后来他们才可悲地知道,他们的表演根本就是在对牛弹琴。叶淮的盲点:他从来分不清“逗你玩”和“罗嗦”有什么区别,更加不觉得乐。他只有一个感觉……烦!

“罗嗦!”他瞪了那个男生一眼,“我就叫你哎。”

“‘爱’?”男生歪起头想了一下,“不错。爱!爱!英文名:love!”拍拍一边的那个:“记着!”

“Yes Sir!”

叶淮气鼓鼓地仰起头把碗里的粥咕咚咕咚倒进嘴里,那男生竟然嗞啦嗞啦地把小马扎拖到他旁边扯住他的衣角:“我突然很想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怎么办?让我说说吧让我说说吧……”他是存心想逗叶淮生气,应为觉得他瞪眼睛的样子特好玩。

叶淮铆足了劲正准备狠狠揍他一拳,门被推开了,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孩站在门口。或许他那天穿的不是白衣服,或许真的是,叶淮已经记不清了,但每次回忆起这个人,他就只有那一种颜色。男孩的声音也是纯白的,纯白色的干净:“请问邵奕伟住这里吗?”

坐在小马扎上的男生望着他:“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男孩尴尬地抿了一下唇。那是一个委屈的表情,从他好看的脸上流露出来更带上了让人心疼的东西。叶淮觉得那家伙望着他的眼神是和他平时没什么两样的,但男孩似乎就受不了这样的神情,亮闪闪的眼睛一点一点垂下去。

过了大概有半分钟,那家伙才开口:“进来吧,哥,你站门口是给我招风哪?”

男孩在听见他叫“哥”的时候轻轻抖了一下。

“啊,”奋笔疾书的男生站起来,看看邵奕伟,“你哥啊,”对男孩亲切地微笑:“请进请进,随便坐!”

“这凳子我还没抹呢,脏。”邵奕伟拍拍自己的大腿:“坐这儿坐这儿!”

叶淮真替漂亮男孩不值,有这么个讨人厌的弟弟。

男孩紧抿着嘴唇。

“啥事啊哥?”

“没、没有,”他似乎很紧张,“就来看看你过来了没有。”

“哦,”邵奕伟站了起来,“那现在你也看见了,我还有个重要会议,赶点儿,”扭头招呼叶淮和另外一个:“叶秘书,刘小秘,Ready?”

当着人家哥哥的面,叶淮不好意思太不给他面子,和那个姓刘的一起乖乖跟着邵大人出了门,邵奕伟对那男孩说:“改天我再登门拜访啊哥,不送了。”

走在路上姓刘的……现在叶淮知道了他叫刘永睿,刘永睿问邵奕伟:“你哥也是咱学校的啊?”

“嗯嗯。”邵奕伟点头,“人可是一响当当的人物。”

“亲兄弟好啊,”刘永睿羡慕:“以后还能多多照应。”

“谁跟你说,”邵奕伟望着他:“我和他是亲兄弟?”

“可……你不叫他哥?”

“我见是个男的就叫哥,你不知道?”他拉住刘永睿叫:“哥!”又扯扯另一边的叶淮:“哥!哥!”

有人向他们这边投来奇怪的目光。叶淮的脸越拉越长,他开始觉得,大学生活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美好。

开会地点在一号楼2楼的一个阶梯教室,早去的AA和BB给他们三个占了位,是靠后中间的黄金地段。

邵奕伟一路向后走一路和班里其他男生打招呼,貌似跟谁都很熟的样子。叶淮就是见不惯这样的,见面熟……一点内涵都没有。默默在心里不喜欢对面床家伙的理由中又加了一条。

班里吵得叽哩哇啦,那个最聒噪的就坐在叶淮旁边,烦他:“怎么这么香,”凑到叶淮脖子边闻闻:“你喷香水了?”

“古龙水。”

“挺好闻的,什么牌子?”

叶淮不想跟他说话,幸好这时BB起了话题:“对了,咱们班的女生呢?”

“你没看见?”邵奕伟大惊小怪,伸手指左边:“那儿。”

一众人向左扭头,视线范围缩小,再缩小,终于聚焦在左边第一排角落的两个背影上。靠里的一个从背后看可真是一窈窕淑女,光顺的黑发扎着一个马尾,露出牛奶色的欣长脖颈。可惜当她一侧头对着旁边说话时,叶淮的目光就不自觉地被定格在那铲车式的门牙。另一个,看背影就够了……拥有传说中100,100,100的极品身材。

“靠,”AA郁闷,“就这样的!”

“知足吧你。”邵奕伟斜他一眼,“好歹花开两多。咱隔壁兄弟班还一支独秀呢。”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