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同志小说:无熊不欢(9)

2019-05-24 15:44:37 作者: 阅读: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顶不住了,一下蹲到了花台边上,手扶着花台开始干呕,感觉天旋地转,不过心里却舒服了好多,真奇怪,折磨自己还能变得心情舒畅啊?糟糕了,我都被小梁感染了——每次他在那边自我虐待的时候我们在一旁急得不得了,可他脸上竟然还有点幸福的表情……我现在这情形也和他差不多了吧?

忽然有人过来拍了拍我的背,我吃了一惊,这大半夜的见鬼了!人家说半夜被人拍肩膀可千万别回头,否则会看到那些……我拽紧了拳头,闭紧眼睛,就是不回头!

“怎么你也病了啊?”我听到有人问我,好像是欧阳的声音。

“大半夜不睡觉你这是在干嘛啊?”他又接着问。

这次我终于回头看了下,果然是他,借着院子里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他满脸的疑惑表情。

我没回答他,反问他:“你呢?大半夜不睡觉又来这干嘛了?”

“我朋友发烧了,我家退烧药完了,我刚开车出去买药……”他解释说,“回来就见你在这院子里转圈呢,你怎么了?连我开车进来你都好像没看到似的?”

“在跑步呢,顺便想点事情,太专注了没注意你进来……”我讪讪地解释了一句,大半夜跑步再怎么说也算有病了!

“这样啊?”他坐到我旁边花台上,然后掏出烟来,递了一只给我,“聊两句吧,认识好几天了都还没好好跟你说过话呢!”

“你朋友不是病着么?你上去照顾他吧,改天再约你喝酒聊天……”我赶紧推辞,和他聊什么啊,我怕万一我一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不是弄得很尴尬。

“他刚才吃了药睡了,我这是买来预备着,万一他烧没退就接着再让他吃……”他说。

“你可真够关心他的啊,大半夜还跑出去买药……老不退烧不是得送医院么?”我打断他的话说,说完我就想抽自己一嘴巴了,语气那个酸啊,这关我屁事啊我。

幸好欧阳没听出来,他呵呵一笑说:“他那牛脾气啊,说不去医院就打死也不去,我也拿他没办法啊。”‘

我看他说话那样子心里更来气了,我都可以想象到那张总在他面前撒娇不去医院的样子了,可欧阳和好像看起来还挺开心和甜蜜的样子,莫非这就是小梁说的恋爱的感觉?

“这有什么好聊的,聊半天都是别人的事,我睡觉去了!”我刷地站起身来,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跨上了楼。

进门时候忽然发现膝盖处有些隐隐的疼,不过也没管那么多,轻轻合上门,听了下,小梁的呼吸还很沉,并没有被我吵醒,然后轻手轻脚进了房间。

打开灯换衣服时候发现已经结疤的膝盖上又渗出了些血迹,拿纸巾随便擦了擦我就躺下了,但那丝隐约的疼痛又不断地让我想起欧阳仔细帮我擦药的情形,我开始有点相信小梁说的第一眼的那种感觉了,要不我无法解释我这些天来的不正常的表现。

喜欢就喜欢吧,暗恋就暗恋吧,单相思就单相思吧,反正人家也不知道,而且人家喜欢的也是张总那种型的,真可笑,才几天时间呢,我就独自经历了一见钟情到失恋的过程,不会是因为我空窗太久所以才会那么轻易地喜欢上欧阳吧?

虽然昨天晚上还是没睡好,不过我把闹钟设定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早早地赶到公司接班,正坐在保安室里强忍瞌睡掐自己大腿呢,我就从监视器里看到我们总的车进来了,赶紧按下开关,提前把横竿打开了。然后故伎重演赶紧跑到窗边摆出个笑脸候着,等他车经过的时候大声说了句:“老总,早!”

老总完全没理我,车子刷一下就过去了,我又赶紧闪到保安室门口。只见老总和他助理神色凝重地从车里下来了,两人还边说着什么。

“张总昨天还说今天要来公司看看呢,可刚才又打电话过来说病了,不来了……这事不会有什么变故吧?”老总忧心忡忡地对助理说。

“等下我再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气……”旁边的助理也是一脸紧张。

“没什么变故,真是病了,我昨天……”我不自觉的就插了一句,不过说到一半就赶紧住口了。

老总这才看到我,然后问我:“你怎么知道人家病了?”

“我……我听我朋友说的,他是医生,昨天刚好张总找他看的病。”我急中生智随口撒了一个慌,本来是想让他们安心,没想到却把自己弄到麻烦堆里边去了。

“哦,”老总眉头舒展了一点,接着问我,“是什么病啊?住哪家医院?”

“啊?”我一愣,这该怎么说啊?

“问你呢?”旁边的助理提醒我。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刚好听到而已。”我抓了抓脑袋,感觉脑门上冷汗直流,该,谁让你多嘴!

“这样吧,王海龙你联系下你医生朋友了解下张总的病情,完了马上告诉我,方便的话我亲自上门去慰问一趟,得显示出我们的诚意出来!”老总立刻给我布置了项艰巨的任务。

我愣在原地半天没说出话来,老总和他助理已经走进了电梯,我转身回到保安室,然后抽了自己一嘴吧,是真抽,谁让我多嘴来着。

我飞快地在脑海里计划了好多个办法,可没一条行得通,本想撒谎说医生朋友联系不上,可万一他们打电话过去张总说根本没去医院,我这不是又多加一条欺君之罪么?

算了,自己惹出来的乱子自己硬着头皮解决吧,目前能想出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请欧阳帮忙了,让他跟张总说声,好歹替我把这事给遮掩过去吧,另外也能让我们老总吃个定心丸,虽然他在公司人面前装得很坚强,可是老人家这段时间头发又白了不少了。

拿出了手机才想起来我根本没欧阳电话,我扑通一声就趴到了桌子上,这下真完了,我总不能上着班再跑回去要个电话吧。

手机响了,我拿起来看了下,是小梁打来的。“喂,干嘛?”我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龙哥,我今天去把我东西拿过来,你不是叫要我出门都先跟你说一声么。”小梁在电话里说。

“嗯,知道了,东西多不多,多的话晚上我和你一起去拿吧,有车方便点。”我回答他。

“没多少,就一些换洗衣服而已,其他的都是房东的,对了,欧阳刚好要进城,我搭他的车呢。”小梁对我说。

“嗯,你自己小心点,挂了啊……欧阳……欧阳!”我惊呼了起来,“等一下,别挂,把电话拿给欧阳,快点!”我紧紧抱着电话大吼大叫,好像象抓住了根救命稻草。

过了一会,我听到电话里传来了欧阳的声音:“喂,王海龙,你找我?”

他声音这时候怎么听着那么舒服呢?自从领教过他那震坏路灯的大嗓门之后,我还从来没把他声音和磁性温柔等等词语联系起来过呢,可是此刻这些词竟然一股脑都涌进了我脑海,当中还有个不好意思说的词,他声音……听着还挺……性感!

“喂,喂,王海龙,你听得到吗?说话!”他在电话里说。

“嗯……我在呢……嗯……你今天没上班?”憋半天我总算冒出了一句。

他在那边轻轻一笑说:“没有,我今天请假,因为……”他忽然停住了。

“为了照顾你朋友吧?”我恶狠狠地接过他的话问。

他在那边小声恩了一声,然后有些心虚地问我:“你找我什么事?”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