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同志小说:无熊不欢(6)

2019-05-24 15:44:37 作者: 阅读:

“你还有点公德心啊,知错就改?”我斜着头看着他,那人正是欧阳。

他呵呵一笑,好像被我发现有点不好意思似的,然后下了楼梯说:“昨天又害你摔了一跤,还不是这破路灯给闹的,这楼又没物业来管,我今天借了楼梯买了新开关,刚装上呢。”

“你闹的!少扯上路灯!”我大声说。可不是么,我现在生活一团糟都是你闹的,我在心里想,你究竟是什么人啊,才刚出现就能那么克我!

“好吧,好吧,我再郑重跟你道一次歉,对不起啊,王海龙,我也不是故意的!”他很诚恳地说。

我听了心稍微顺了点,于是帮着他拿了地上的工具箱,让他扛着楼梯往上走。

“你大白天不来弄,现在黑灯瞎火的又假积极些什么啊?”边看他修路灯我边问。

他把手电从嘴里拿了出来回答说:“我白天也要上班的啊,哪有时间,本想等周末时候再修,可你昨天不是摔到了么,不能再耽搁了,万一要弄出人命就闹大了这事情。”

“电筒给我吧,我替你照着!”我对他说。

弄了好久,他把一楼到四楼的灯全修好了,我活动了下发酸的脖子对他说:“上边的暂时不修了,反正也没人住,以后住了人再说吧!”我刚刚老仰着头替他照亮,脖子早都僵了。

从四楼下来回自己家时候,我发现我门把手上挂着个袋子,翻了翻是我昨天晚上摔倒时候飞出去的那些,我都忘了,今天一早出门时候也没见地上有啊,估计是他昨天晚上拿了电筒下来帮我捡的吧。

坐在沙发上把那些牙膏洗衣粉什么的拿了出来放到柜子里,最后我发现里面竟然有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我不记得昨天有买过这个东西啊?也不管那么多,我打开了盒子,里边竟然是一对样式精巧的西服领扣。

这年头谁还戴领扣那么老土啊?除非是明星或者大款。

我仔细看了看,只见领扣里边好像有字,一只领扣上写着个“青”字,另一只上写着个“争”字,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摇了摇头,把两个领扣重新放回盒子里,最后看了一眼,我忽然发现两个领扣放到一起之后竟然是个“静”字。

正好,我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平静,我放下盒子躺到沙发上,点了只烟。但还是平静不下来,脑海里老浮现出今天早晨那一幕,那熟男看我时那冷冷的眼神,还有他的声音……

“今天晚上闹够了哈……欧阳静……”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听到他在电话里说的话,然后像被电击一般坐了起来。

静……欧阳静!我的天,这是他送欧阳静的东西啊!怎么会到我这了呢?想了想,八成是昨天晚上发火扔地上的,然后欧阳静又以为是我的东西替我捡起来的。

之前猜想他和欧阳静关系不一般也没真的证实过,但是现在这个东西分明就是个最好的证明!试想一般朋友又怎么花心思送这个呢?况且看起来还是价格不菲的定制品,只有那土大款才会这么摆谱!

本想把这东西马上给欧阳静送去,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万一他要问起来该怎么说呢?他又没跟我说他是同志,把事情全说了不是在当面揭他底么?

欧阳……青……争,你可把我害苦了!

电话响了,我拿起来看了看,是小梁打的。我立刻头就疼了起来,没有接,让它响,我自己的事都快乱不过来了,没空理他。可是手机还是很顽强地响个不停,一遍停了又再响,等到第四遍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

“你就饶了我吧,我没那个狠心挂你电话再关机,可你也不能老这么没完没了的啊?”我冲着电话那头吼了一句。

“龙哥……”电话那头小梁低声叫了一句就没声了。

“怎么了?”我放低了声音问他,因为我感觉他声音不太对头。

“孙兵受伤了……现在送医院呢……”电话那头他声音渐失,最后竟开始有抽泣声。

“你说什么?”我一惊,整个站了起来,“在哪里?哪家医院?你说清楚!”

问了半天,他那边挤牙膏似的也没说清楚,我只听清楚了医院名就赶紧挂了电话,然后匆匆忙忙关门下楼。

赶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老杨也刚到,我们一起往里边走时候看到住院部楼下,小梁蹲在一根大水泥柱子下边发呆,那样子好像个无助的流浪儿似的,看得我一阵心酸。当初我见到他时候他就是这样子,神情惊恐地蹲在小巷子的墙根脚,我拉他起来时候觉得他全身都在发抖。

我走过去,他看了我一眼,眼圈刷地就红了,我把他搂到怀里柔声对他说:“别怕,有龙哥在呢。”他这才在我怀里呜呜地哭出声来。

老杨也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好了,好了,那么大小伙子了,坚强点!”

我们拉他到大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给他倒了杯水,等他慢慢平静了下来之后才开始问他。

原来小梁今天送货时候又遇到以前那败类了,那人马上就追着小梁要他还钱。

“放屁,你欠他那点钱我早还他了!”我怒不可遏,“我那还有他打的收条呢!”

可是那人跟小梁说还得算利息,跟小梁纠缠了半天,那人放了句狠话要小梁小心点,然后就走了。

小梁下班回家时候就发现有点不对,有辆车子老是跟着他,他有些害怕,所以给孙兵打了个电话,孙兵让他赶紧回家,他随后就过来。小梁跑回家以后一直没等到孙兵,后来大着胆子出门,却发现孙兵和那几个跟踪他的人在巷子口理论。

当初其实我为了小梁的事请了孙兵出马,可是没什么证据也没法抓那家伙,只是警告了他一下然后我替小梁还了钱了事,没想到这次他又找上门来了。

他们仗着人多完全没把孙兵放在眼里,后来干脆就动起手来了,对方四五个人,孙兵虽然厉害可也还是吃亏了,混乱中被人用刀刺中了手臂。小梁看看情形不对赶紧报了警,等110赶到的时候那伙人全跑了。

“咳,我还以为……只是刺伤了手臂啊?大惊小怪的,把我吓得……”我松了口气说。

老杨也在旁边舒了口气,然后对小梁说:“你也别太担心了,孙兵当那么些年警察,这种小伤根本不在话下,走我们上去看看去,他在几号病房?”

可是小梁依然神色凝重,我只当他心疼孙兵也没太在意,拉了他去坐电梯。

在电梯里时候他不知怎么的眼泪又开始流了,我拍了拍他的脸说:“行了,别像个娘们似的,你这样子让孙兵和别人看见像什么话?又不是真出人命了!”

进了病房,孙兵已经包扎好了,看到我和老杨他哈哈一笑说:“那么晚了你们还来干嘛啊?一点点皮外伤,用得着这么劳师动众的么?小梁,我不是叫你别声张的么,这孩子,太大惊小怪了!”

我看了看孙兵的伤,也不怎么严重,然后给了他肩头一拳:“你好歹是个大队长啊,怎么也不带几个人就自己去了?充什么英雄好汉啊?”

“哈哈,是我大意了,以为不过是几个小混混吓吓他们就行了,没想到他们还来真的……不过这次可有证据逮他们了,袭警,够他们到牢里呆上一阵子了,小梁你以后不用担心他们来纠缠你了!”孙兵豪爽地说。

小梁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孙兵,脸上神情依旧怪怪的,听孙兵说完这话以后,他忽然扭头就跑了,估计又哭了吧。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