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同志小说:无熊不欢(5)

2019-05-24 15:44:37 作者: 阅读:

在身边随便抓了几样掉地上的东西,其他的也懒得去找了,然后强忍疼痛扶着扶手站了起来,慢慢挪到了302门前,掏出钥匙插了半天才找到锁孔,开门进去后又重重地把门砸上,打开灯单腿蹦到沙发边上坐下,这才长长地喘了口气。

牛仔裤裤腿太窄,完全褪不到膝盖上边,我起身把裤子脱了,这才就着灯光仔细查看我可怜的膝盖起来。膝盖摔破了,血肉模糊的一块看着觉得更加疼了,我一腿搭在茶几上,身体往后靠在沙发上,然后胳膊搭在了眼睛上。

冷静下来后,我开始后悔刚才的举动,我当时发什么神经啊,莫名其妙地就发起火来了?太不正常了,我现在都有点控制不了我那些突然产生的情绪了,这究竟是独居产生的副作用呢还是压抑过度导致的过分敏感?关键是他会怎么看我啊,两人认识的时间都还是以小时计算的数,不会把我当成有病的人吧?

算了,有病就有病,从我意识到自己是同志的那天起我也就没觉得自己是正常的了,我管别人爱怎么看我呢!

这么一想之后总算轻松了点,刚好我从超市买的冰冻矿泉水还捡了两瓶进来,我看着有点肿的膝盖咬咬牙把盖子打开,然后开始用冰水清洗伤口。

有人敲门,想都不用想我就知道是欧阳,这大晚上的也不会是别人了啊!想想刚才自己大失风度的表现,我觉得有些尴尬,不过不开门岂不更没风度?还是踮着脚去把门打开了。

“进来吧!”我拉开门装着很自然的样子说,“随便坐!”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所以拿了点下来……”他手里拿着些纱布药水什么的,却有些不太自然地看着我,先看了下我脸上的表情,然后眼光下移到我的膝盖上。

糟糕!我忽然想起来,我现在没穿裤子呢!难怪他脸色那么不自然。

“我刚才用冰水弄了下,现在不怎么疼了!”我边回答边赶紧坐了下来,顺手拉过旁边的裤子盖在了大腿上。咳,我还不如别这么做呢,这一来不光把他眼光引到关键部位了,而且我那样子更加显得不伦不类。

他稍微调整了下表情,然后就坐到了我旁边:“你傻啊你,用冰水浇浇当然会暂时麻木下的,过后一样疼的,你这有伤口得先用碘酒擦擦消炎才行啊!”

“咦,不是你说得先用冰敷的么?怎么又改碘酒了?”我反问他,“你耍我玩的吧?”

“那是里边淤血的时候啊,你这伤口是外伤,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他有些不屑地说。

这番对话倒让尴尬的气氛消失了,我们俩说话的口气好像互相很熟似的,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好尴尬的,是我自己心里有鬼造成的!

他拿手里的棉签沾了碘酒,然后就蹲到我前边,把我膝盖拉直了,开始一点一点替我擦伤口,那酒精刺激得我挤眉弄眼的,我赶紧说:“我自己来行了!”

“你别动!”他冲我吼了一声,然后又降低了声音说,“看你也不怎么在行,要弄多了上去可够你受的……”

算了,我干脆双手往后脑上一抱,由他弄吧。反正他擦得比我仔细,还不时用嘴吹吹,凉凉的还挺舒服。而且他认真擦药的样子挺好看的,我盯着他看得有点痴了。

“我说,你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啊?”他边擦着突然问我。“我也没招你惹你啊,上次喝醉打你我也跟你道过歉了啊?”

“啊?”我一下子被惊醒,生怕他抬头,赶紧把眼光往别处移,我这一抬头就发现他刚进门时候没关门,更要命的是,门口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啊!”我惊叫一声,想要站起来。

可是欧阳一把把我按住了,然后冲我吼道:“别动啊你!你鬼叫什么啊?就不能忍忍……”

我手指着门口:“他他他……”可是门口人影一闪,那人已经悄声无息地走了,欧阳依然低着头擦药,完全没注意到我的表情和动作。

我看得很清楚,门口的男人正是那天在院子里遇到的熟男!

过了一会,欧阳站了起来,活动了下腰说:“弄好了,这有消炎的药膏,你明天换纱布时候记得擦点,这几天伤口最好别沾水……我看你也累了,我先走了。”

欧阳走后,我依然目瞪口呆地坐在沙发上说不出一句话,被吓的!刚刚那男的眼神太可怕了,那哪是眼睛啊,分明是两口即将爆发的火山,里面高温的岩浆一旦喷涌而出,我估计我连骨头渣滓都不会剩了。

刚刚那场景也特别不合适,欧阳就那么蹲在我面前低着头替我擦药……稍微有点想象力的人都会误会,关键是——我还没穿裤子!

第二天没敢穿牛仔裤了,换了条宽松的休闲裤,因为膝盖还是疼。到了公司下车后,一瘸一拐地朝电梯走去。

小保安在保安室看到了,立刻跑了出来打趣我:“怎么,昨天才叫了声猫哥今天就真走起猫步来了啊?”

“你给我……滚远!”我运足气给他来了个狮子吼。

“火气是够大的啊?一大早就这么大吼大叫的欺负小孩子!”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一转头,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昨天那熟男正站在他的BMW前斜着眼看我呢!这家伙变态啊,竟然跟踪我到公司来了!

我可不想和他在公司有什么冲突,于是假装没听到他的话,转头训斥小保安:“你怎么当保安的,这是公司的地下停车库,怎么能让外边车子进来呢?”

小保安还没回答呢,我就听到有人呵斥我道:“王海龙,你瞎说什么呢?张总是我请来的贵客!”我一抬头,只见我们总正从电梯里出来,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换上付谄媚的笑脸迎了过去。

“哎呀,张总,真对不起啊,你看我手下的这些人,没点待客的基本礼貌,难怪我们公司会一天不如一天呢……我回头好好批评他,您请,您请!”我们总边说边带着那人走向了电梯。

经过我身边时候我听到他鼻孔小声地哼了一声,态度极其轻蔑。

不就是有两臭钱么?有什么了不起!我在心里愤愤地想,我们公司一天不如一天怎么又成了我的错了啊?

身边的小保安这才跟我解释说:“老总昨天就交代了说今天有重要客人要来,他比你先到了一会,我才给老总打电话通知他下来接驾呢,你就冒出来了,还乱七八糟的说了些……这下可好了,你就等着挨批吧,猫哥!”

在办公室里坐了不到半小时,就立刻有小道消息传了进来,今天老总约见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即将收购我们公司的!我刚端着杯水在喝呢,一听到这个顿时“噗”地一声把水喷了满桌都是,不会那么巧吧?更不能那么绝吧?

“能收购我们公司的又岂会是一般的小角色呢,听说这次来的是金鑫集团张总的儿子,你们想想,亲自派了儿子过来谈判,我看这事也就八九不离十了……金鑫啊,名字都全是金,毕竟是财大气粗啊!”李经理在一旁补充说道。

我顿时像只泄气的皮球一般摊在了椅子上,我发现我才是最绝的,提前就把未来的总给得罪了,也顺便把饭碗给砸了个粉碎,这也太巧合了啊,仿佛有人在暗中安排好了一般……我想起了至今仍然不知道扔在房间哪个角落里的《圣经》,心中一阵惶恐,报应来的真快啊,我的上帝,我错了还不行么?

又赶紧拿前边自己信奉的老话来宽慰了下自己,但是作用不大,因为我发现我的手不自觉地就已经按着鼠标点开了好几个招聘的网页,妈的,连我的手都开始背叛我了,看来真到了关键时刻阿Q是不行的,内心依然会惶恐,毕竟现在找份好工作太难了。

晚上回到家时候我已经开始算计我这辆小熊猫再转手出去的话能值几个钱了,我不能毫无准备啊,垂死挣扎毕竟是人的本性。跨上楼梯时候步履异常沉重,好在已经付过一年房租了,最坏也不至于流落街头,我总算找到了点安慰。

忽然眼前一闪,坏了的路灯神奇地亮了起来。我看到楼梯拐角的地方一个人站在一个小梯子上,嘴里叼着个小电筒,正把接好的开关固定在墙上。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