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同志小说:无熊不欢(4)

2019-05-24 15:44:37 作者: 阅读:

刚刚把毛巾用热水烫了下,然后捂着一只眼睛走到卧室。他也换上了小半截裤,不过没穿上衣,正躺在床上发呆,手里拿着手机转来转去。我努力睁大剩下的一只眼睛把他赤裸的上身扫描了一遍,心跳加速又口干舌燥。

他忽然起身走了过来,然后就伸手朝我脸上摸了过来……这,也太快了吧!

谁知道他一把就把我手中的毛巾扯了过去,然后皱了皱眉头:“我不是跟你说要用冰敷的么?怎么还用热毛巾?”

“我每次肿了都用热毛巾敷的啊。”我回答,“这还有什么讲究?”

“当然,你这个淤青开始得用冰敷,过两天散了再热敷。”他边说边走了出去。

“我平常又不做饭,冰箱也就没买,这会哪来的冰啊?”我大声说了一句,然后一纵身扑到了床上,“管他的,过两天自然就散了。”

一躺到床上,身体就完全放松了,睡意随即涌上,我弄了弄枕头,然后长长打了个呵欠,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阵冰凉的刺激从眼眶周围传来,我一下子就清醒了,睁开眼,只见欧阳正坐在我旁边,拿了个矿泉水瓶子,正在我眼眶周围轻轻地滚来滚去。

“刚刚你去洗澡时候我放进冰箱冰着的,制冰太费时间,这个也差不多行了。”他说。

“你哪弄来的偏方啊?”我问他,心里却在想,看不出他外表五大三粗的其实还挺细心。

“我在部队时候有个医生跟我说的,那时候我经常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回答。

我正盯着他的眼睛看得意乱情迷的,忽然他手机就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把矿泉水瓶往我手里一塞,说:“你自己弄下吧,我接个电话!”

我边拿着矿泉水瓶敷眼睛边听他在客厅打电话,他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我什么都没听到。那么晚了,会是谁啊?我在心里想,百分之百是昨天那熟男,真讨厌,再多说会我都快睡着了……不过我醒着又能干什么呢?

我不是在吃醋吧?我猛然觉醒,然后自嘲地笑了笑,谁打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跟欧阳这才第二次见面呢,我想那么多干嘛,疯了我……

拧开水瓶盖子,一口气把大半瓶水都喝了,然后感觉本来有点发烫的脸和身体稍微降温了,我使劲地伸了个大懒腰,然后就沉沉地睡着了。

开始做梦了,我梦到上帝怒目圆瞪地训斥我:“用来拯救你的《圣经》你不好好看,还到处乱扔……来人,给我把他绑起来!”太夸张了,这又不是唱戏,何必用这样的台词呢?我正觉得好笑呢,忽然就被几个人七手八脚按住了,我一看,竟然是老杨和孙兵他们几个,当中有个还特别像欧阳,不过他们都扮成天使的样子,还装模作样地戴着两个大翅膀,快把我笑岔气了!

等他们把我绑到一个大十字架上时候,我忍不住说:“人家耶酥被钉死时候都绑十字形的,凭什么把我绑个大字形?”

话还没说完呢,我就觉得热的受不了了,一看,他们竟然敢放火来烧我……

从这个荒唐的梦里吓醒了,我发觉我正呈一个大字形趴在床上,头捂在两个枕头之间,身上裹着厚厚被子,那么热的天,快把我给闷死了!三两下蹬开被子,翻了个身,我回了几分钟神才想起来自己是在欧阳的床上,可是,他却不在,因为我是横躺着的,把床全占了。

起身到客厅,打开灯,他也没在沙发上,看了看柜子上的闹钟,凌晨四点半,我倒了杯水喝了回去接着睡。

早上七点半,我垂头丧气地从402下来了,今天还得上班呢。打开房门后发现孙兵他们全都走了,被子一样乱糟糟地没叠。我猛然想起刚刚我离开402时候好像也没叠被子,现在门也关上了,没办法……欧阳那么爱整洁的人不知道会不会介意?

管他介意不介意呢,他昨天晚上那么晚了还跑了出去,明摆着就是不想和我挤一张床嘛!心里不愿意就别假仗义啊,叫了我去自己又跑了,这什么意思啊?

开着我的“熊猫”朝公司而去,搬到郊区连个公共车都不到,只好从朋友那里弄了辆二手小车,没办法啊,离公司太远了!

刚到公司门口把车停好,小保安就发现新大陆似的冲我大叫:“怎么了,龙哥,一个周末没见你就变熊猫了?不过这也好,大熊猫开小熊猫,以后干脆叫你猫哥得了……”

“你少在那边说风凉话,我今天心情够糟糕的了,再得瑟小心自己也变熊猫!”我打断他的话瞪了他一眼说。

我现在呆的是个半死不活的房地产公司,以前本来在我们这地方还有点名气的,可是前边老总不知道是昏头了还是过分前卫,竟然在开发区里买了块价格昂贵的地皮盖楼,搞了个公寓式酒店。

我的天,我们这又不是大城市,也不是旅游区,有几个人会来住这样的公寓式酒店啊?酒店房间价格也不是本地人的消费水平能够够接受的,而且位置还在尚在建设之中的开发区,要等那热闹起来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要说降价吧,那么高的投资成本,估计连装修成本都难收回来。现在弄了个不上不下,如同鸡肋,幸好前边积累的资金还能勉强维持运转,不过照这么下去,估计也撑不了太长时间了。

果然,刚进到办公室就听到他们全在议论公司即将被收购的事情,我也懒得去掺和,反正我是坚信“天无绝人之路”“树挪死,人挪活”等等老话,实在不行就换份工作呗,再说了被收购也不见得是坏事,照原来那么下去才真是掉进个无底洞里呢!

闷闷不乐地照常上班,处理日常事务,工作上的担心还是其次,关键是我从早上开始就莫名其妙觉得心里面堵得慌,其实应该是从昨天晚上发现欧阳不在了以后就开始的。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像个单相思的花痴,但是又老忍不住去想他昨天晚上为什么忽然就离开了?

下班了以后老杨给我打了个电话,先说早上时候他们一同搭孙兵的车进城的,都忙着上班没来得及跟我说一声,然后问我去不去他那里看看电视上网。

他倒还记得这事,可我却完全没这心思了,推说上班累了要回家睡觉。

其实也没立刻回家,先随便找了个快餐店吃了饭然后开车去了超市,买了些日常生活用品。回家路过某G吧时候,想起前些年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生活不禁有些蠢蠢欲动,不过也就随便一想而已,根本没停留就溜了。

那样的日子过腻了,刚开始挺新鲜的,还挺沉迷,就为了身处其中那短暂的麻醉和快乐……当有一天忽然酒醒后却发现自己内心依然空空如也,而时间已经悄悄流逝不少,更大的空虚和寂寞又卷土重来,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同志究竟该怎么活?我越来越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会比我设想的要更残酷。

把车停好,然后从后座上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拿了下来,刚锁好门就看到欧阳正从外边走进院子里。他看到我后冲我打了个招呼:“王海龙,你才下班啊?”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抱着东西大步走进了楼道,还故意把脚步放得很重,上了楼梯才想起灯是坏的,不过也没有慢下脚步,就凭感觉踩着楼梯上吧。

快到家门口时候,忽然一脚踩空了,身体往前一扑,手中的东西全飞了出去,同时膝盖重重地磕到了楼梯上,哼都还来不及哼眼泪刷地就下来了,真他妈疼啊!我坐在楼梯上边大口吸气边使劲地揉着膝盖。

大概是在下边听到我东西掉地上的声音,欧阳蹬蹬蹬从楼下冲了上来,他稍微适应了下黑暗,然后慢慢朝我这边摸索着过来。

“干嘛呢你?”我啪一下打开他摸到我脸上的手,我脸上正眼泪鼻涕一团糟呢,然后冲他大吼道:“都你干的好事,一嗓子把楼道灯都弄坏了,这下你开心了?”

“摔着了?我扶你啊?”欧阳的声音在黑暗中飘了过来,他高大的身影就在我前边,我可以感觉到个模糊的轮廓,还有他散发出来的阵阵体温。

“疼死我了,你他妈走开!”我终于叫出来了,本想装得爷们点的,可我实在忍不住了。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