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爱之路(讲述一名GAY的成长历程)

2019-04-24 12:08:54 作者:和璞 阅读:

纪实同志小说:爱之路(讲述一名GAY的成长历程)

爱之路(讲述一名GAY的成长历程)

作者:和璞

第一章

大雨倾盆,李娟担惊受怕着,却还是发生了。

是个女孩。

李娟握紧着双拳,头不住地往被褥里钻,抽抽搭搭。

天气的恶劣对李娟来说,还是多少可以想见的,但公婆的态度,却还是多少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更何况,李娟天生一颗过于敏感而又偏偏脆弱的心。

从一怀孕到现在,继业倒没有任何挑剔,是男是女,没什么所谓。这一点,也是李娟的最后底线;要是这条底线也没了,真不知道这个女性生命的诞生会不会就意味着婚姻亡败。

“弟妹啊,我给你拿了十斤鸡蛋,你补补啊……那个我就不进屋了,才开的商店,噢!”

(注:民间流传的封建迷信思想,生出女孩的房间,对于一个生意人来说,是万万进不得的,那样做被认为会被冲尽发财的机运。)

窗口模糊的村妇面容消失了,接着传来一阵踩进深深浅浅水坑里的脚步声。

在大雨天,李娟感到的寒冷无以复加。

同一年,偏偏周继业的哥哥周荣先为家里的老爷子添了个大胖孙子,可以说全家上下皆大欢喜。李娟看着那床新制绸缎小绵被,又看看怀里的雨,想起了周雨出生时,也是同样出自老态态手的半旧亚麻铺盖,不禁又起悲凉。

在嘴角忍出一抹笑,边挂着,李娟边往门外走;巧迎上戴佛珠的大姑姐,提着十斤鸡蛋来了。寒暄后,李娟眼睁睁地目送着大姑姐毫不踯躅地进了月房。

“不行,凭什么!我差什么,嫁到你们老周家要受这份儿窝囊气!”

李娟这样想着,不由得把怀里的孩子抱得越发紧了:

“我也要生个带把儿的,不都是肚子嘛,我也能生……”

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

到医院确认怀上了男孩后,李娟稍定了定心。如果仍是个女孩,李娟不知道会不会还能再狠下心打掉。

虽说去了医院验了男女,直至生产前,李娟还是一直心惊胆战,就怕出了万一,她无法全信了医院,但又苦无他法,只好慢慢地熬,尝遍了所有她能够想到的种种惨状,与背地里愁人的嘲笑。

终于,如愿以偿。在李娟的姐姐家,周玉出生了:

“娟儿,是个小子……”

听到亲姐姐的话,缠绕了李娟十个多月的恶梦终于结束。

看到姨妈笑了,小范文手舞足蹈起来:

“妈,你看,二姨笑了,她笑起来了可真好。我还以为她在咱们家过得不习惯呢!”

“是啊,你二姨又笑了。妹子,这下你总算敞亮了吧!”

李荷看着自己五岁大的儿子范文,很是同情释怀地对妹妹说。

倒也不是真的一口气赌上个十年八年的不放松一点儿。李娟把周玉放在娘家养,主要还是因为周继业与自己的工作单位就在娘家的镇上。当初周雨在奶奶家长大,也不过是因为当时继业的工作在公婆家镇上的缘故。对一些事情,李娟还是有勇气面对的。

周玉是个听话的孩子,非常安静,极少哭闹。就算真的哭闹了起来,姥姥只消这样安慰他:

“别哭噢!你妈一会儿就下班了噢。”

姥姥家的村子清美秀丽,房前数脉青山温柔地绵延而过,一弯河水,清凌凌地闪着水晶般的光。夏季一到,绿树掩映,虫吟鸟鸣,最动人心弦是那颗纯结的夕阳,水彩画一般,或红或橙,披着云霞,透过满目的苍翠,送来她对这片宁静之乡的绵绵依恋与温暖,此时的晚风,也总是送来一阵来自天地间的清新的香……

渐渐,周玉成长起来。

周玉一张普通脸,可眉毛头发生而近无,多亏了后来李娟用刀片毫不气馁地剃了再剃,这才生发出来。

等到周玉四岁,每当家里来了外人,每当长辈抱周玉出去,周玉总是在亲人们的肩上一趴,低着头,不声不响;但当身边都是熟悉的亲人,当在家里,周玉会情不自禁地在头上围扎上母亲的头巾,随着电视里播放的节目,扭跳上一段,换来的是大人们的阵阵欢呼。

也许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对这个世界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认识了,正如一些前人所揣测的那样,整个生命的过程,不过是不断的被呼唤、被唤醒。

长大后的周玉,对小时候的回忆中难忘的一幕,不是扎着围巾表演“才艺”之时,而是坐在母亲自行车的前梁上,头戴镶纱围的小帽过河,风吹来,白纱在面上摩挲;周玉总舍不得忘了这样的抚摸,每每回忆起来,都备感温柔。

周雨与周玉完全不同,生性开朗大方,甚至有点过头。她吉人天相,正因此才大大压缩了祖父母适应“孙女儿”的时间,同时周雨的天生丽质也给李娟带来些许安慰。

不到九岁,周雨吃遍了祖父母所在村子的百家饭,靠得就是一张会说话的甜嘴,与不犯生的大无畏精神。爬柴垛,上高山,男孩儿能做的她都做,有些男孩儿不能做的,她也会尝试。在姥家的时候,有一回周雨还带着四五岁的弟弟走上几里路,在仲夏的晌午,任凭被太阳晒得黑黑油油,从天而降般地来到在街里工作的父母面前,让父母二人又气又恼。

熟悉周家姐弟的人,都说这姐弟二人颠倒了。这话几分玩笑,几分在理。

周玉六岁上,周继业的工作调到了平县。又隔一年,在周继业与李娟二人的共同努力下,李娟的工作也调到了县里。一家四口来到县城,租房度日,生活不宽不紧。

李娟为周玉找的幼儿园,只与家相隔几条胡同。老师看周玉稳当安静,又与其母相识,就让周玉做了班长。学习方面周玉很有天分,是幼儿园的尖子生。

周玉以为班长很简单:就在上课下课充当一下老师的传话筒 ;还有就是在指定时间,往教室门口一站,喊一声“上课啦”,完成这些就算是完成了当班长的任务。曾因声音不够洪量而受过老师的批评指正,听话的周玉尽力加以克服后,逐渐地让老师满意了。

可是后来,周玉这个班长又被委以了新的使命。

一天,老师因有事儿暂时出去了一阵,回来时发现她的学生们在课堂上玩儿了起来,于是就严厉地责备开来:

“怎么,老师不在就不好好学习嘛!你们非要老师生气吗,啊?”

周玉坐在座位上,原以为自己无事,因为天生听话的他是多么的遵守纪律,很多事情无需有经验的人多告诉,他总能鬼使神差地做得恰如其分——比如上课不说话,不论老师在不在。可这一次他错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迎来了人生中的一次挫败:

“周玉,你身为班长,什么都不管!?就自己在那儿学吗?!老师让你当班长是干什么的,啊?”

周玉在那一刹那,竟差点儿哭了出来,从此他也懂得了使用他的权力,开始管束周围的同学,让他们像自己一样遵守纪律,不在课堂上乱讲话乱玩耍;以此不再让老师失望。

眼看幼儿园就要放暑假,周玉很开心,终于又可以回朝思暮想的姥姥家。周玉是那么地渴望着被姥姥那样一双粗糙的手抚摸,仿佛那样的一双手可以磨掉他所有的不安。

母亲照例下班来接周玉:

“哎,小敏,挺好的?”

“啊,挺好的。你们家周玉可听话了,学习也好。这次考试又第一!”

“是么——还凑合吧!”

李娟回应着,嘴上边推脱着,边又咧成一朵花。

“雨上几年了,啊对了,雨比玉大几岁来着?”

“大三岁。九岁了,现在在县里的小学上三年级。”

“学习咋样?”

“学习还中。是班里的中队长。”

“唉呀,你说你这俩孩子多省心啊。你家周雨可俊!”

“嗯,周雨从小儿就好看……”

“周雨长得像她爸,不像你。周玉长得像你。”

“是么? ……”

周玉看到母亲又笑了,只不过,像犯了什么错。

周玉暗自思忖着:

“她们在说我长得不像爸爸,像妈妈;她们又说长得像爸爸的姐姐是美的……”

对于美不美,虽然还没有明确的概念,但周玉从她们的语气与神态中,还是读出了在她们眼中的自己的悲哀:

“我是丑的,要不然,妈妈这么不好意思干什么……我的丑给他丢脸了。”

很快,长相问题就被回姥家的巨大快乐所湮没。周玉这个年龄,就算他再敏感,长相也不足以成为长期的烦恼;而实际上,周玉并不很丑。

周雨带着周玉回到了姥姥家。范文也在,李广也在。李广是李娟哥哥李强国的儿子,比周玉要大一岁,李强国家还有个女儿叫李秀,大周玉五岁。

每当听到李广喊奶奶,周玉总觉得这个称呼实在不同:他看到姥姥在待孙子李广时眼里闪烁的光芒。而自己呢,不过被称作外孙子,周玉很为这个“外”字不安,甚至甚是愁苦。同时周玉也会很执着地认为,不过是个称呼而已,姥姥对自己的感情是真正的爱,不会因为多了个“外”字而有什么差别。但每每这么想时,周玉眼前还是会浮现出姥姥对李广温存的眼神。六岁,周玉开始体验了因自欺而发的自作自受。

不想有差别,周玉不想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被区别对待;而被区别对待的标准,当然是放在了周玉他自己认知的最高处——当时,就是姥姥的毫无保留的爱。

一天夜里,周玉梦里喊着口渴。姥姥听闻后便把他抱在了怀里,喂他吃院子里刚摘下来的李子。时值初秋,姥姥怕周玉被刚下树的李子冰坏肚子,就每一块李子都亲自用嘴含热了,再喂到周玉的嘴里。敏感的周玉此刻是安宁的,同时他也暗暗期盼着这样半夜口渴的情形今后能多多发生。

查看更多GAY经历纪实同志小说爱之路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