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同志故事:那小子真帅(19)

2019-04-12 14:05:26 作者:我心有你1983 阅读:

第十四节我是你一生的伴郎 (大结局)

随着大学生活的到来,我知道,我和村里的一切联系可能即将告一段落。

我以为我和东瀚也将从此成为平行线。

大学生活是新鲜的,我却带着一份失落走进了象牙塔。

医学专业课学习紧张忙碌,单调乏味,似乎医学生都比其他专业的老气横秋许多。我的课余时间大部分都给了自习室。虽说医学院也有各种社团和娱乐活动,但是和东大等综合性大学真是没法比。

转眼间,大二的暑假要来到了。2004年5月30号,妈妈的电话打到了我们宿舍,老大把手里的201电话递给了我,

“王峰吗?”

“啊,妈,有啥事?”

“你这孩子,没事就不能给家打个电话呀?都快一个月了,你也真够呛。”电话那头传来妈妈懊恼的叹息。

“妈,你别生气,我这边没有什么事,所以也就没给家里打电话,再说一拿起电话也不知道说啥呀。不是你问我吃了没,就是我问你老爸是不是也在家,多浪费话费。呵呵。”

“少耍嘴皮子,还浪费话费,就算浪费不也是我和你爸给你掏吗?我们都没嫌浪费你倒是拿这个忽悠我们。谁说非得有事才能往家打啊,想听听你的声都这么难。还有你每次往家打电话和你爸多说两句,你不知道他话少啊?你爸和我对你的感情都是一样的,你可没见每次你爸和你通话后心情都能好上大半天。”

“妈,我知道了,以后改还不成吗?那我现在就跟我爸说两句?”

“得得得,等以后有心的时候吧,今天你爸不在家。”

“那没啥事我就挂了,以后一定常给你们打。”

“等会儿,差点忘记正事了,东瀚订婚了,本来打算明年结婚,可是你李奶奶现在重病卧床,估计过不去这个夏啦,所以你李婶和女方家长商量今年夏天就给东瀚完婚,好让你李奶奶临走前也高兴高兴。本来我没想把这个事告诉你,可东瀚来咱家跟我说他要你作他的伴郎。我本来让他找别人,你看你在沈阳还没放假,又不知道学校能否给假。可他非要让我给你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东瀚要结婚了?我立马想请当年我俩说过的话。

“妈,我回来,我以前答应过东瀚结婚给他做伴郎,说到就要做到。还有以前李奶奶对我一直很好,按理说我也应该回去看看她老人家,我现在还记得每年夏天她都给咱家送我爱吃的红薯,我不能让李奶奶白稀罕我一回。那结婚的日子定了吗?”

“定了,这个月的阳历6月5号,阴历四月十八 。那你不就耽误课了吗?还有考试能不能行啊?”

“没关系的,我们还有一个月考试呢,我回来能补上,不用担心。”

“那你就照量办吧,我就去告诉东瀚一声。”

挂断电话,我沉默良久。他还记着我俩当年说的话,早以为他忘记了。

我抓紧时间去辅导员那里请假,最后连去带回她批给我4天。6月3号当天买的沈阳到长春的火车票,我登上了北上回家的火车。

当路过东瀚家房前的时候,我驻足观看很久。这座大房子已经不似当年那般简陋,整个屋里屋外都已重新装潢过。屋子里似乎人员攒动,八成都是这次喜事提前赶来的亲戚。

看着身旁跑过的小孩子一个个用陌生的眼神瞧着我,我发觉那些属于我们80后这一代儿时的记忆已然褪色。

父母看着远道归来的我心里别提有多乐,爸爸在屋外刻着活鲤鱼,妈妈在厨房忙着煎鸡蛋,真是好久没有感受过一家人这样啦。

我独自躺在西屋的炕上,望着墙上挂着的那些小学和初中毕业照,一切就像发生在在昨天。

晚上东瀚来我们家,看到我回来他很兴奋。

“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我妈不让我告诉你,她说怕你大老远的回来,耽误学习,怪麻烦的。我没听他的,既然咱俩当初说好的,我就一定会来叫你。”

“我李婶想哪去了,也就是请几天假,麻烦啥?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想回来随时都行呀。”

“是啊,他李婶想得也太多了,东瀚打小就和你的感情好,给你当伴郎他还乐不得呢。”妈妈一边说一边给我和东瀚捧瓜子。

我下意识的去看东瀚,发现他也正在看着我。

“大概是个什么过程,你跟我说说。”

“啊,是这样的,6月4日晚上我们。。。。。。”

东瀚把结婚那天前后的安排给我详细地介绍一遍,大致就是4号晚我们去市美仑宾馆,5号早从市美仑宾馆出发去接新娘。。。。。。

送走了东瀚,我一个人上炕静静躺在母亲的腿上。母亲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

“今天怎么了?好像这次回来你就不咋高兴?”

“没有。”

“骗得了别人还能骗得了老妈?是不是看到“班的班的”(同龄人)都结婚了。不用愁的,等你以后毕业工作了,好姑娘有的是。”

我苦笑了一下,感觉老妈今天好可爱。

6月5号早4点,美仑宾馆里我们这些接亲的人就起了床,随行的婚礼司仪和化妆师给我和东瀚做造型。

今天的东瀚尤其帅气,真希望我是他的新娘。

一路上随行的乐队吹拉弹唱,好不热闹。

本来东瀚应该和司机坐在轿车前排,可压轿的小朋友非要坐副驾驶的位置,于是东瀚抱着一大束鲜花同我一起坐在了后排。路旁的行人一个个的划过眼前,而我和东瀚却各自望着窗外不同的方向。

“你不舒服吗?是不是起来太早了,有点不习惯,听说你们大学生睡觉都很晚。”

“是啊,被你看出来了。”我向东瀚挤了挤笑脸。他似乎本想再说些什么,可看到我这心不在焉的样子他没有张口。

整个婚礼异常喜气欢快,可此情此景在我眼里更多的是一种嘈杂。当东瀚抱起新娘原地旋转的时候,我怅然若失,曾经发生过的一切犹如过眼云烟。闹洞房也结束了,刘子豪等一大批小伙子一波波往外走,东浩、东瀚和李婶送着这些客人。

夜深了,正当我拖着疲惫的心想要最后一波离开的时候,东瀚一把拉住了我。

“王峰你先别走,一会儿我们一大家子要再合一张照。”

“白天不是都照了那么多,这么晚咋还要再照呢?再说都是你家里人,我跟着瞎凑啥热闹?”我半开玩笑的执意要走。

“我就是想在今天把你拉进来怎么啦?我就是想把你当成老李家人怎么啦?你王峰是大学生了,我李东翰靠不上前了呗?”没想到东瀚对我激动地大声嚷着。

我一阵错愕,看着眼前充满愤懑的东瀚,看着周围发愣的一大家子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东瀚,你个完犊子玩意,今天是不是喝多了,你跟王峰说的这是什么话?人家是请假大老远的从沈阳回来参加你的婚礼,你知不知道?你有没有心?快点给王峰赔个不是?”李婶当着全家人的面怒斥东瀚,而他站在人群里早已泣不成声。

“李婶,你别生气,东瀚今天是因为高兴,他喝多了,我不挑理。他刚才说把我王峰当成老李家人,就凭东瀚这句话,今天说什么我都要和你们一起照,就看你认不认我这个亲儿子啦。”

李婶一下子被气乐了,于是摄影师赶紧协调一大家子人拍东瀚婚礼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于是,在李奶奶的身后,东瀚的旁边又多了一个我王峰,这一刻永远定了格。

(全文完)

我心有你1983 (结束于2010年端午)

查看更多真实同志小说那小子真帅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