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同性恋特需门诊每月接诊百人都是男同

2012-06-12 14:13:47 作者: 阅读:

“全省首个同性恋门诊开设两个多月以来,每月接诊的患有性病或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男同性恋病人超过百人。他们中,包括为数不少的在校大学生。”广东省皮肤病医院皮科二区主任杨立刚对记者说。

3月底,在广东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基础上设立的广东省皮肤病医院开业。这家公立三甲皮肤病医院还设立了全省首个同性恋特需门诊,为同性恋者提供免费且保密的HIV抗体筛查,并对各类性病进行诊治。

“同性恋门诊”不会直白标明

来看门诊的都是“男同”,没有一个“拉拉”

记者4日在位于广州市麓景路2号的广东省皮肤病医院一楼门诊大堂看到,就诊楼层指引上,并未直白地标明“同性恋门诊”,而是比较隐晦地称呼“STD特需门诊”,每周二、周四下午接诊。

“来看‘同性恋门诊’的,都是‘男同’,没有一个‘拉拉’(女同性恋)。因为‘拉拉’之间传染性病的概率非常小。”杨立刚介绍说,其实该门诊接诊时间也不限于周二、周四下午,一些常来看病的“男同”们与主治医生相熟后,哪个上班日来都可以。

据了解,同性恋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概率接近5%,梅毒等性病患病率达9%以上。来省皮肤病医院就医的同性恋病人,主要经由三个途径:一是患者自发前来的;二是由艾滋病主治医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转介过来的。该医院与省皮肤病医院建立双向转诊制度:后者发现艾滋病病人,就转介给市八医院医治;市八医院发现艾滋病病人或病毒感染者同时患有性病的,就转介给省皮肤病医院医治;三是一些同性恋社群组织将患病成员转介过来,比如“岭南伙伴”、“智行基金会”等就经常介绍病友过来看病。

广东同性恋文化比较开放包容

个别大学生视“男同”、“女同”为时髦

据介绍,同性恋门诊的坐班医生有近十名,他们对同性恋病人的态度很好,真正做到“零歧视”、“零敏感”,当他们是普通病人,因此获得了不少同性恋病人的信任,医患关系比较和谐,一些病友同医生成了朋友。医生们还不定期参加同性恋社群组织的活动或聚会,给他们讲解预防性病艾滋病的知识,并给他们发放一些特需用品。“其中,男用润滑油是较受他们欢迎的。”杨立刚说。

杨立刚是留学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硕士“海归”,研究同性恋超过十年。他觉得,广东的同性恋文化比较开放包容,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者不惮于“出柜”(公开身份),社会上的人看他们也觉得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另有一些思想前卫的人主动承认自己是“基佬”,在性倾向认同上比较张扬。“一些病人初次上门看病,就跟医生说我是‘基佬’。当然,也有部分人不承认自己是‘基佬’,但医生通过‘肛窥’检测,就明白他的性倾向。每周二、四下午,来我们门诊看性病的人有三四十人,这其中有部分人是同性恋。每月统计下来,同性恋病人一月门诊量不下百人,这里面有数量不少的在校大学生。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杨立刚说。

杨立刚之说,与记者平常采访所掌握的情况相吻合。据记者了解,个别大学生视“男同”、“女同”为时髦,受日本所谓“耽美文化”的影响,校园中还存在不少“腐女”。

一部分“男同”换偶的比率较高

这个人群中性病、艾滋病高发也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当前社会越来越包容同性恋文化,但这个人群中性病、艾滋病高发也是不争的事实,并且患病率有不断走高的趋势,这是我们比较担忧的。”杨立刚说。

为何“男同”是性病、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据分析,从生物学上讲,“男同”之间的性行为方式传播病毒的效率高。一部分同性恋“换偶”的比率也较高,记者了解到的一位“男同”曾有过500名以上“性伴”;从行为学上讲,同性恋者行为与知识分离,他们大多知晓使用安全套的必要性,但实际上真正使用安全套的人并不太多。

杨立刚呼吁提倡安全性行为,“男同”如发现患上性病,就要及早医治。有高危性行为者,要进行全面性病检查,因为一些性病通常无任何症状。

感染艾滋病“男同”:我比很多人都要健康

“我是男生,我相信爱情,我想和男友谈长久的感情。”说这话的是一名26岁的广州某大学毕业生辉仔(化名)。不必怀疑,他是一名“男同”(男同性恋),曾交过三个男友,都曲终人散。在曾经的空窗期,他放纵自己,不断地寻求“一夜情”,最终感染上性病和艾滋病病毒。然而,他笑对生活,不曾有任何“恐艾”的心理阴影。

对爱忠贞对性也很放纵

“IamGay”(我是同性恋),有时候,辉仔跟陌生人打招呼,第一句话便这么敞亮。辉仔很靓仔,瘦瘦高高,长相与说话都斯斯文文。去蒲吧,他经常被一些女孩视为“碟中菜”,主动上来搭讪的也都是女孩,为此他觉得“很苦恼,很没有成就感”,这倒让另有所图的其他男性气得“吐血”。

辉仔说,他的手机里几乎不存女人的号码,平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他妈妈。“我喜欢跟拉拉(女同性恋)交朋友,因为她们不会喜欢我。”

2009年,辉仔和第三任男友散了之后,再也没谈过恋爱。“在我们这个圈子,基本都是网上交友,见面后觉得合眼缘,便在一起。之后交往一段时间,又散了。‘因为不了解而在一起,因为了解而分开’。”辉仔说自己更向往那种从朋友做起、慢慢熟悉,然后两人可以过一辈子的感情。但,这很难——曾经在一起近两年的恋人劈腿,与自己的师弟在一起,辉仔说“我等你”。一直等了两年多,没等到复合。

跟男友在一起,辉仔觉得自己是付出较多的那一个,“我宁愿是我送他回家,而不要他送我回家。”

在和记者交谈的全程中,辉仔的手时常拿捏着玻璃杯,目光低垂望向杯子,略显腼腆。“我是一个对爱情忠贞的人”。同时,他也不讳言自己有过数量惊人的性伴,“可以按一周一个算”。在网站上,他可以轻松地约到有“419”(ForOneNight,即一夜情)需求的人。

感染两年不知何时中招

“你还要来复检。”2010年,辉仔一听到医生这么说,就知道自己“中招”了: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他至今不知道是谁传染给自己的。所幸,病毒感染者并不就是病人,艾滋病从感染到发病可以有长达8-10年的潜伏期,期间无症状。只有CD4(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种重要免疫细胞)小于350cells才需要去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抗病毒治疗。目前,辉仔的CD4细胞水平在700cells以上,他为此感到很自豪,说明自己的身体很棒。

感染艾滋病病毒后,辉仔马上告诉妈妈。“我正想告诉你,同性恋很容易感染艾滋,你就告诉我你感染了!”电话那头的妈妈镇定地说。辉仔对记者说,母爱是伟大的,自己“出柜”后,妈妈也是以平常心看待,并没有责怪他。

此后,辉仔还被查出患上尖锐湿疣,他因此辞掉工作。

辉仔还向记者展示了一个许多“同志”都喜欢用的软件。点击软件的搜索功能,就能找到附近同样是“同志”的人,并发起聊天。“现在科技太发达了,关系进展也像方便面一样。”他认为,圈内不少人是“奇葩”。“比如我有一位很有钱的朋友,他是‘同志’,却要和一名‘拉拉’结婚。”

生活继续好好工作赚钱

“我觉得我比很多人都要健康啊,艾滋病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辉仔目前暂时不需要进行抗艾滋病毒治疗,他打算把尖锐湿疣治好后,重新出来工作。“家里经济条件也不算很好。我要好好工作,赚钱、治病。”

虽然身体暂时无恙,但辉仔不再参加“同志”活动,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圈子太小,那种看我的眼光实在是太恐怖了!”不过,如果有“男同”喜欢自己,辉仔会直言不讳告诉他“我感染了艾滋病”。对于感情,他说自己有些“心灰意冷”,“找到一个不介意自己感染艾滋的人,实在是太难了!如果有人说不介意,这样的人我都不用考虑(就能认定),他是可以过一辈子的人了。”

如今,因为时常来省皮肤病医院治性病,辉仔同这里的同性恋门诊的医生成了朋友,无话不谈。大家都被他开朗、豁达的人生态度所感染。

近期,辉仔很发愁,不知道该去哪里治疗自己的痔疮。“我去过的医院,医生一听说我感染了艾滋病,便不给我治痔疮了。”他也因此“坐立不安”。(记者林圳林园)

查看更多广东同性恋男同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