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攻VS小狼狗受:做攻好难!

2019-04-24 11:31:45 作者:不吃香菜的狗熊 阅读:

傲娇攻VS小狼狗受:做攻好难!

做攻好难 作者:不吃香菜的狗熊

文案

这是一个自以为攻的受被攻套路然后反攻的故事,超甜无虐!两人一起走向人生巅峰!

焦凯推开宿舍门走进来的那一刻,顾程的世界开始放起了烟花,天气那个晴朗,山花那个烂漫,人生那个美好……

顾程高三那年暑假给天上的各路神仙烧了三个月的香,终于成功地在大学里和自己暗恋多年的人分到了一个宿舍。

不过,顾程一直以为自己拿到的剧本是《苦恋成真》,于是,他每天照着剧本兢兢业业的对着焦凯献殷勤,真真可谓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绝世好‘攻’。

然而,焦凯在知道自己的心意后,每天研究的却是怎样套路他然后反攻……

顾程:说好的苦恋成真!说好的身高定攻受!这尼玛的全是套路。

作者:你以为比身高的时候你偷偷踮脚这件事没人知道吗?

傲娇腹黑沉稳攻vs忠犬小狼狗戏精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程、焦凯 ┃ 配角:于嘉婷、卫星、曹宁、马辉 

=================================================================

第1章 第 1 章

焦凯前十八年的人生里,有那么十五六年,总是频繁地出现一个人的名字。

“嗳,小凯凯你听说了吗?这次奥数的第一名是实验小学的顾程……”

小焦凯掀起眼皮瞥了一眼正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小胖子,没说话。只是在晚上放学回家以后,把妈妈细心裱起来的第二名的奖状扔进了垃圾桶。

“哇!小凯凯恭喜你啊!这次中考考了全市第二呢,和第一名只差两分!而且你知道第一是谁吗?是实验中学的顾……”

“嘟嘟嘟……”徐文飞的“程”字还没出口,电话就被无情地挂断了。他盯着电话愣了半天的神儿,愣是没想明白自己哪句话又惹到了这位爷。

“哎真是太可惜了,我家凯凯只差一票就能当上校草了。”女生A感叹。

“可是我觉得顾程要更帅一点啊!听他们班的人说,他人超级nice,我每次看到他他的脸上都挂着笑,而且他运动技能也超强的,他……”

女生B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生A打断了:“可是你不觉得焦凯身上那种生人勿进的气质更迷人吗?”

“真羡慕你们这种只喜欢一个的,像我,左边是焦凯,右边是顾程,谁当选我都开心,谁落选我都难受……”女生C一边涂指甲油一边说。

“……”

“同学们,接下来向大家播报一条重要校内新闻,”课外活动时间,讲台右上角的喇叭里传来了校长略显激动的声音,“在刚刚结束的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赛上,我校高二四班的顾程同学以及高二二班的焦凯的同学分别以575和570分的成绩获得了金牌,让我们为两位同学表示最衷心的祝贺……”

焦凯没有再听校长接下来长篇大论的褒奖之词,兀自拿上饭卡去了食堂吃饭。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四班的顾程和八班的萧雯蔷好上了!”

“我去!真的吗?不是前几天还有人传消息说萧雯蔷给咱们班班草递情书吗?”

“是真的!我昨晚在CAO场上跑圈的时候看到顾程亲萧雯蔷了。”

“苍天呐!我的程程哥就这样名草有主了吗?”

“楼上的,我奉劝你出门右拐厕所照照镜子。人俩在一起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和你就是嫩草插在牛粪上了。”

“……”

焦凯看到班群里炸了天一样的聊天记录,拿起桌子上那张粉粉的香香的,“落款——萧雯蔷,收信人——焦凯”的信撕了个粉碎,又把昨晚让老妈熨好的衬衣团吧团吧塞进了衣柜里。

“……”

“不好意思,我能请问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我听说你报了Z大啊?”焦凯斜倚在寝室门框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正在用力揉按着自己“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脚边躺着他因为震惊而失手扔在地上的行李箱。

就在刚刚,他看到寝室门上贴着的人员名单时还在暗自祈祷只是同名同姓,可当他推开门走进来看到那张笑着和他打招呼的帅脸上时,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黯淡。

“怎么?Q大是你家开的,只能你报吗?”顾程走过去扶起焦凯倒在地上的行李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家以后就是同学兼室友了,可要互相照顾哦。”

焦凯瞥了一眼顾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抬起手来就要拍,顾程眼疾手快地收回了手,末了还很贱地又伸出爪子揉了揉焦凯的脑袋,笑着说:“小孩子不可以乱发脾气哦。”

当然,顾程最后的结局是被按在宿舍的地板上揍了一顿。焦凯好好地给他上了一课——你爸爸的头是不能随便乱摸的。

焦凯收拾完东西之后出了一身的汗,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七点。顾程挨完揍之后老实了很多,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只是时不时地往焦凯的身上瞥几眼,焦凯一开始还会回瞪他,后来发现这人没皮没脸的只是咧着一口大白牙冲着他笑,也就随他去了。

大概半个小时之前顾程出门了,也没说去哪,只是临走之前再次很贱地替焦凯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然后在焦凯反应过来之前拉开门跑了。

忙活了一下午,焦凯的肚子已经反抗了n次主人的虐待行为,可是作为洁癖星人,焦凯对于顶着一身臭汗去吃饭这种行为是接受无能的,他是那种宁愿饿死也要做个干干净净的饿死鬼的那种人。

于是,他拿起浴巾和换洗衣物去了浴室,不得不说,学校住宿条件真是好得没话说,二人间,独卫,焦凯发誓自己是怀揣着满腔的热忱迈进这个学校的校门的,不过在他知道他唯一的舍友是谁之后,这满腔的热忱就都被浇灭了。

焦凯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顾程还没回来。他看了一眼顾程那充满了粉色公主气息的床铺以及床头摆满的娃娃,没忍住笑了一下,一个快一米九的运动型大帅哥竟然这么有少女心,还真有点……反差萌……

“它是一只小跳蛙越过蓝色大西洋 跳到遥远的东方跳到我们身旁 ……”熟悉的铃声响起,焦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床边走去。

他拿起洗澡之前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的“程程哥哥”让他一阵反胃,刚才顾程提出要交换手机号,被焦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结果这货不知什么时候趁他不注意动了他的手机。焦凯毫不犹豫地就按了拒接,然后几秒钟之后电话又再次响了起来。

“有事没事啊你!”焦凯不堪其扰,还是接了电话。

“我给你打这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啊?还挂我电话?”顾程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焦凯看了一下手机,果然显示着六个未接电话。

“哦,不想接,怎么了?”焦凯淡淡地开口。

“你个没良心的死孩子,你哥刚给你排队买完饭,你就是这么对你哥?”顾程说。

“爸爸又不是没长腿,自己会出去吃。”焦凯决不允许别人在口头上胜自己一筹,于是单方便地给自己升了辈分。

“你出来试试就知道了,乌央乌央的人,排队得排个把小时吧。”顾程笑笑,“你现在这个点儿出来,等你排上食堂就该关门了。”

“爸爸不吃嗟来之食,你……”

“乖,我马上就到宿舍了,听话。”顾程打断了焦凯的话。

“你丫有毛病吧!”焦凯对着电话吼了一句,然后把手机挂断了扔到床上。想起刚刚顾程用哄小孩儿的语气跟他说话他就起鸡皮疙瘩。

丫有毛病吧。不行,还是趁他回来之前离开这里,两个人既然无可避免地要住在一起,焦凯也认了命了,但是能尽量少待在一起也是好的。

焦凯低着头一边回着老妈微信一边往前走,结果刚出宿舍楼大门就被一个身影挡住了路。

“去哪儿啊?”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焦凯抬起头,看到顾程左手插裤兜,右手提着几个塑料袋子,一边嘴角翘起,做了一副电影里调戏良家妇女的混混的标志姓表情。

“好狗不挡道。”焦凯看着顾程这副大尾巴狼一样的表情就来气,真想一巴掌给他扇正常了。

“呵!”顾程入戏太深,自以为很社会地冷笑了一声,然后没和焦凯废话,冷不丁地抬起一只胳膊箍住了他的脖子就带着他往寝室走。

“哎,我CAO。”本来顾程力气就大,焦凯又失了先机,而且他这么倒退着走根本使不上力,只能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被他带回了寝室。

进了寝室,顾程反锁上了门,然后一把把焦凯抡到了他的床上。

“CAO,你他妈是不是有病!”焦凯一边坐起身一边揉着被勒得有点疼的脖子。

“喏。”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递到了焦凯的眼前。

焦凯把头偏了过去。

顾程无奈地叹了口气,把饭一样一样地摆到了桌子上,“给你带了皮蛋瘦肉粥,红烧茄子,辣子鸡,哦,吃完饭这还有一盒提子。不是我说,咱俩最起码还算个老乡兼高中校友吧,我又没惹过你,不出意外的话,咱俩得一个宿舍住四年,你真的要天天和我这样?”

顾程难得正经了一回儿,苦口婆心地跟焦凯在这掰扯了半天。

焦凯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在很认真地思考着顾程这番话,觉得自己这样确实挺没意思的,毕竟自己因为比不上人家就生人家的气确实有点小心眼了,那试着和他好好相处?

“行了,不管你了,我洗澡去了。”顾程把吃食一样样地摆开之后,就拿着毛巾裤故作潇洒地往卫生间走,只是进去之前偷偷瞥了眼焦凯,不想焦凯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顾程非常做作地咳嗽了一声,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水流声。

“咕噜。”焦凯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又一个劲儿地往自己鼻子里钻,这家伙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买的全是自己爱吃的。焦凯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三遍“不要和自己过不去”,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在桌前坐下,填饱了叫嚣了几个小时的肚子。

顾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焦凯正斜倚在床头上看书,带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稍微有点长的刘海盖住了一边的眼睛,没有了白天面对他时的那种暴戾,整个人的气质沉静下来,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

顾程飞快地往桌子上扫了一眼,饭都没了,又扫了一眼垃圾桶,嗯,不错,吃完了,还知道收拾。顾程立马就高兴了起来,只是他一高兴,就容易唱歌,而且唱得比较难听。

焦凯看书看得好好的,冷不丁地耳朵受了荼毒,他慢慢地把视线从书上转移到了那个噪音的制造者身上,噪音的制造者洗完澡只穿了一条大裤衩就出来了,浑然不觉自己打扰到了别人,看到小王子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忙不迭地送上了一个谄媚的微笑。

“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焦凯皱着眉头盯着他。

“大家都是男人,我光着怎么了?”顾程装作天真懵懂的样子问,其实他就是想跟焦凯显摆一下自己的八块腹肌,接着,他又作恍然大悟状,“怎么?是你哥身材太好,让你把持不住了?”

查看更多小狼狗受傲娇攻做攻好难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