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BL:《狼狗学长太撩拨》骚话流氓攻 温顺害羞受

2019-04-17 13:54:36 作者:森杳杳 阅读:

校园BL:《狼狗学长太撩拨》骚话流氓攻 温顺害羞受

文案

骚话连篇流氓学长攻x温润顺从易害羞学弟受

李知返破天荒的参加了同学聚会,结果碰到了暗恋十一年之久的学长。

学长骚话连篇,动手动脚,求完偶遇,求同居,一系列的CAO作没有最骚只有更骚!!!

贾临圻:“学长腰好,肾好,体力好,一夜七次都嫌少!”

李知返:“学弟腰酸,腿疼,体力差,七天一次都嫌多!”

单向暗恋变双向,大狼狗学长与小白兔学弟的故事。

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了,我不想再让你等了。

今后的秒秒分分,日日月月与年年我都只想和你在一起,一点儿都耽误不得。

温馨平淡日常系,甜的,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知返,贾临圻(qi,二声) ┃ 配角:季寥,耿燚(yi,四声) ┃ 其它:

第1章 第1章

李知返接到电话时正赶着要去交画稿,他一手拿着画稿一手把电话放到耳侧。见来电的人是季寥,想都没有想就来了句:“估计你也没什么急事要找我,我现在有点忙,等到家了回电话给你。”

季寥一听李知返这么说,骂了句“你真CAO蛋!”就把电话给挂了。

但李知返这几天是真忙,他今天从公司走的时候都已经临近傍晚了。开车回家,他眼看着车窗外日落从暖色渐渐变暗,不由得叹了口气,心里不知为何觉得不是滋味。到家后他也是直接就瘫在了沙发上,发了会儿呆才想起来掏出手机问问季寥到底有什么事找他。

“班级的群说周五晚上同学聚会,我看你在群里也没说话,合计问问你去不去。”季寥那边的声音有些吵,像是在外面喝酒。

李知返想了想,没有马上回答。这周赶稿子太累了,他想好好歇歇所以有些拿不定主意,于是反问句:“周五不就是明天吗?那你呢?你去吗?”

“去啊!”季寥兴致颇高的声音传来,语气还有些许炫耀之意:“我得参加俩聚会呢!咱们这个班的聚会和我原来那个班的聚会正好赶一起了,都在一个饭店,那天我得两边折腾了。”

李知返“嗯”了一声。

季寥原本是比李知返高一届的学长,因为在排球比赛上把胳膊弄骨折了所以休学了半学期。后来课本知识跟不上,硬是被父母逼着降了一级,就来到了李知返的班上。

见电话一边的李知返没反应,季寥又紧接着说:“来呗!之前的同学聚会都赶上你没有时间,这回要是你没事,过来聚聚呗!有同学劝你喝酒的话我帮你挡着!”

听季寥这么说李知返心想去也行,反正这周手头上的活差不多能弄完,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这就对了!来了有意外收获!”季寥调侃。

李知返苦笑:“不灌我喝酒,就是意外收获了!”

“反正咱们明晚见,一会儿我把饭店地址给你发过去。”

后来季寥急着喝酒,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和别的高中同学不同,季寥是少数毕业后还和他保持联系的同学,两人的关系挺铁的,李知返觉得也许是因为他俩家距离很近的缘故。

李知返第一次见到季寥时的情景在他脑海里还挺深刻的,那时他刚升高中,午休时正好被球场最里侧的助威声给吸引住,他走过去才知道这边是在举行高二一班和四班的排球决赛。

李知返闲着没事就看了一会儿,这过程中他身旁的人一直在小声议论,大意是说季寥所在的四班排球比较厉害,队长的球艺特别高超。李知返是高一四班的新生,所以就多留意了一下季寥他们班。

在比赛过程中,围观的同学话题就没有离开过那个球技高超的排球队长,好奇心驱使李知返伸手轻轻拍了拍旁边人的肩旁,开口问:“哪个是你们说的排球队队长啊?”

“新生吧?”旁边的同学一副你孤陋寡闻的表情,然后伸手指了指CAO场上正在传球的男孩,“那,现在传球的这个就是。”

李知返顺着指向看过去,阳光刺人,像火一样灼人眼目。他看不清楚排球队长的面部轮廓,但却觉得阳光下运动的少年朝气蓬勃,意气风发。

李知返正看的出神,旁边人的惊呼声把他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比赛中。只见季寥正捂着胳膊表情痛苦的蹲在地上,伤势看起来挺严重,于是高二四班直接弃掉了比赛送他去了医院。

比赛以这样的结果告终让李知返觉得有些遗憾,之后这学期里他也没有再看到季寥的身影。直到高一下半学期开学,他看到出现在自己班级的季寥,才知道那次比赛季寥的骨折导致他休学半学期降级到了他的班上,还好巧不巧的成为了他的新同桌。

两人的友谊也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如果季寥口中的意外收获用来形容这份友谊,李知返倒是觉得挺贴切。

回想起这些往事,李知返觉得不可思议的笑了出来。他的工作太费脑,费脑到平时根本不会有闲暇的思绪来回忆这些。也许是刚刚片刻的放松让他感觉到自己还不至于连回忆的时间都没有,他略感欣慰,伸了个懒腰决定今晚早点休息。

李知返在往卫生间方向走去时,路过书房,漆黑的房间似乎在朝他招手。他的步伐顿了顿,而后鬼使神差般走了进去,他透过黑暗看着书柜,把那本好几年没再画上一笔,看上一眼的速写本拿了出来。从小学画的李知返直到上了高中,才喜欢上画速写。他目光含水,如抚摸珍宝般触碰这本速写,让对速写本尽显珍惜的情绪肆意游走。

速写本被缓缓翻开,就在露出半页时又被李知返猛然合上。这醒悟的过程如同大梦初醒般突然又迅速,李知返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激烈。他原地站了会儿,觉得今晚一直胡思乱想的自己特像一个傻逼!

李知返垂眸,而后迈步离开书房,只有那速写本略显孤单的摆在书桌上。他不想让自己想的那么多,脑子那么乱,洗漱完毕后直接锁紧卧室的门,关灯睡觉。

第二天李知返是被透过窗帘洒下的阳光晃醒的,他赖了会儿床,在要迟到之际才揉了揉眼睛赶紧起身洗漱往公司赶。到公司后他发现助手早早已经到了,替他买了豆浆油条在工作室里等他。

“齐哥说了,他出差的这些天,不能饿到咱们李老师!”早早把早餐推到李知返面前笑说。

“谢谢。”李知返吹了吹有些烫的豆浆,又看了眼早早,“沉江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没有唉!”早早摇头,“不过应该不会太久吧!”

李知返点了点头,没有作答,看着终于凉了一些的豆浆才开口喝了下去。他见早早一直盯着自己,不解的眨了眨眼,“你盯着我吃饭干嘛?给画上完色了吗?”

“快了快了!齐哥说了必须让我盯着你把早餐吃完!”早早笑嘻嘻的回了句就转身工作,过了一儿又探着个脑子看向李知返,“李老师,是不是今天把这些弄完手头上就没活了?能好好歇一阵了?”

“应该可以。”李知返把吃完的早餐收拾了一下也跟着忙活起来。下午的时候季寥一直发微信提醒他千万别忘了晚上的聚会,嘱咐他不许不去。

李知返回了个“好”就没再理他。晚上等他赶到饭店门口时,季寥已经站在那等他了,身边还站着他没降级时班里的校花班长。

“就知道你这CAO蛋玩意儿保准迟到!”季寥看见李知返埋怨了句,然后拽着李知返看向校花班长,“我原来班的班长,李海萝。就是你们总喊着海螺学姐的那个校花,你还记得不?”

李知返没忘,点了点头:“记得,学姐好。”

李海萝神色蛮温柔的,眼睛像月牙一样弯起:“学弟好,学弟看起来比高中那会儿更优秀了。”

三人聊了会儿便走进饭店,李海萝去了219包间,季寥则是和李知返去了213先参加李知返这边的同学聚会。

“海螺,一会儿我这边吃完就去找你们!都等着我,可别都喝大了!”季寥对着李海萝的背影喊。

“知道了!”李海萝笑回。

李知返看看季寥笑而不语,两人走进包间,曾经三十一人的班级到了能有将近二十个同学,大家都没怎么变,还能看到曾经青春昂扬的模样。

他们看到李知返就围了上来,说他以前不参加同学聚会,这回来了居然还迟到,必须得罚酒。季寥也在一边跟着起哄,把他说过要帮李知返挡酒的话全抛到脑后了。

后来见李知返喝的实在有点多,季寥才担忧的问了一嘴:“你没事儿吧?”

李知返摇头,嘴巴打结磕磕绊绊的说:“我…没…没事儿。”

不知道哪个欠儿蹬对着李知返说了一句:“能有啥事儿啊?一会儿我给他喂俩溜溜梅就好了!”

“溜你妹!”季寥骂了一嘴,把李知返杯子里最后一点酒给干了,“没事的话我可去219了啊,那屋还有一波老同学等着我呢!等我那边喝完就回来找你,在这等着我啊!”

李知返点了点头,有些难受的摸了摸胃,跟着季寥后脚走出包间想去厕所吐。

坚持走到卫生间,推开厕所门的瞬间李知返就吐了出来。他脑袋发沉,胃里发疼,嘴里全是酒味。他摇晃着走向洗手台漱口,用水洗了洗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他依旧头脑不清,眼睛发晕。

已经重影的眼睛导致李知返想要抽纸巾擦脸的动作并不顺利,他抽了两次都没有抽中,他觉得这张纸巾跟逗他玩似的就是不让他抽走。就在他第三次伸手去抽这张近在眼前的纸巾时,有一只手于他之前把它给抽走了。

“给你,擦擦脸。”

抽走纸巾的人声线低沉,在李知返耳边响起。那瞬间有呼吸拂过他的耳边,这种感觉像是春风温柔的吹起路边的柳絮。这嗓音迷人且难忘,即使他脑袋昏沉混乱也依然记得这个声音。递给他纸巾的手好看且熟悉,即使他双眼重影不清也依然认得出是谁的手掌。

李知返压低了头沉默半天,才接过纸巾:“…谢…谢谢。”他有些口齿不清的说,而后擦脸。

之后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查看更多流氓攻校园BL小说狼狗学长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