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房东和男租客搞基《青年路104号公寓》(3)

2019-03-26 14:48:21 作者: 阅读:

坏胖子多过好胖子 (上)

任何职业都有一夜情的权利,教师也是——只是不好声张,毕竟是灵魂工程师。公寓里的登记表有一栏“职业”,在这其中学生的比列最高,自由职业屈居第二,当然,更多的是空白。因此为数不多的几个教师,令我花了更多时间去观察。

小文老师是实验中学的高中英语老师,男性,二十八岁,中等身高,看起来是普通体型,实际上浑身是肉,只是骨架小罢了。第一眼看去是个非常令人想亲近的人,性格如同名字般十分的温柔和善。笑起来两个酒窝,那点婴儿肥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再加之小文老师是南方人,普通话也有股软绵绵的气势——这大概,便是乍眼一看攻受立断的受体。

小文老师在实验中学很有名,除了人好之外,工作能力也很强。据说毕业院校是最好的师范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了这里最好的实验中学。工作期间考上研究生,却没有继续深造——据说因为当时正带着毕业班,为了对学生负责才放弃了学业。这一举动令学校领导大为感动,继而为小文老师涨了年终奖,在下一年的教师评奖中,还获得了优秀。

当然,以上为据说。不过大部分还是真实的,小文老师的确放弃了学业,也在随后成为了英语组的组长。

因为陪同小文老师一同住的,还有校长先生。

小文老师的房间在403,从毕业那年就一直住在这里,说起来,也有七八年了——算是元老级房客之一。对此我也有疑问,公寓再好也比不过自己的家,为何不干脆买套房子,毕竟这些年的房费也不是小开销。

“因为喜欢这里吧。”每次谈到这个话题,小文老师都微微一笑,露出两个酒窝。

每周三的晚上,校长先生都会来这里。神奇的是在这个不大的城市,这么多年来,确实还没有被熟人撞破过。

校长先生是本地教育界的元老人物,在政界也有些地位。将近五十岁的男人,身材走样,挺着大肚子,头发都快掉光——对于这种男人,我一直是有些生不出好感的。原因是本公寓还住着一位老先生,年过七十,待人亲和。即便年迈,依然高大挺拔,出门一直是体面的西装,口袋里装着纯棉手帕,皮鞋也是擦了鞋油的,虽然衣物并不是昂贵品,但这位翩翩公子般的老先生毫无疑问博得本公寓所有人的好感。相比之下,每次看着校长先生搂着小文老师的腰,我总是有些脱力。

校长先生一周来一次,其余时间小文先生除了上班工作,便没有其他娱乐活动,周末也不去和朋友聚会之类。大约因为这公寓的人都知道他和校长先生的关系,小文老师对我们也比较疏离——虽说见面会点头笑笑,偶尔还会聊几句,但总是有些戒备的。于是我更加疑惑,既然是包养,为何有钱有权的校长先生不干脆送小文老师一处房产,何必这样来去奔波。

当然这种问题不可能真的去问当事人,只得自己脑补了。

不过作为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校长先生大概是我见过的包养者中,最好的一个。对小文老师体贴入微嘘寒问暖,爱惜得很。除却“包养”这种关系,校长先生应该算是很好的情人了。

小文老师住进来的第二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作为旁观者,我自然一开始就察觉到苗头——成绩年级第一的尖子生向老师请教问题不算什么,可放学后依旧跟在老师身后,直到老师房间的灯亮了才离开,就有些问题了。

高二年级十六七岁的男生,单亲家庭,缺少疼爱,又在情犊初开的年纪遇见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男老师。看,让小男孩坠入爱河的条件再简单不过。

如同所有俗套爱情故事一般,男生开始追求小文老师。虽青涩却热烈,少年的爱情总是像一把火,似乎要把一生的情感一次性挥霍完才算爱过。

我记得那个学生,样貌俊朗,最难看的校服都能穿出模特的感觉。少年走到柜台前,递过来个保温盒,有些拘谨说:“老师不让我上去,麻烦您帮我把这个送上去,行吗?”

见我点头,他道了谢,出门推着自行车走了。

小文老师虽然有些肉,身体却不是那么好。也难得这么个优等生,隔三差五就送饭来,自己在家琢磨的菜式,比我的外卖好得多。

小文老师遂不及防坠入爱河,经过伦理道德的洗礼与被包养身份的阻碍,拒绝了无数次,最终还是抵不过少年浓烈的爱意。

再之后,除了周三,少年经常过来,偶尔也会留宿。小文老师在房间添了些锅碗瓢盆,经常在房间里开伙。少年也不时下楼给我送一份。总归是恋爱了,恋爱嘛,哪有不幸福的。

校长先生每周三依旧过来,第二天清晨一大早离开。其实看久了这位校长先生也不那么令人排斥,每次都有和蔼的问好,有时也会带些精致小吃和茶叶,理由是“多谢您照顾小文”,甚至每个季度结房钱时,校长先生都会多给一些。

这便令我有些难受了。一边是越来越令人喜欢的校长先生,一边是一直很令人喜欢的少年,作为旁观者的我都快有了选择强迫症,而小文老师依旧两边周旋着。

有时我想小文老师应该是不爱校长先生的。或许校长先生以某种可怕的手段强迫了小文老师,才令小文无法逃脱。而少年的出现,才令小文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爱情。

和少年恋爱小半年后,小文收到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少年对于这件事是很开心的,并说:“这很好啊,明年我也考到那里去就行了,这样即使上了大学也不会和老师分开。”

我也对此表示庆祝,并赞扬少年很懂事,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多在恋爱时都分不清前途与情感孰轻孰重。

然而对于继续深造这件事,小文老师却拒绝了。

我本以为是校长先生从中阻挠,可之后的周三半夜校长先生气冲冲的下楼,黑着一张脸坐在前厅的沙发上抽烟,一边抽一边叹气。

“这么好的事,他竟然不愿意去!”勉强平息了火气,校长先生刚开口又像吃了一桶火药。

“小文老师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对于校长先生的怒火,我着实诧异之极。

“这孩子……我是越来越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了……”校长先生深深叹了口气,那样子着实可怜。“他才多大?二十几岁!难道就准备在中学窝到老死吗?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当初他愿意考研,我还以为他真听话了!现在考上了非不愿意去上!他在拿谁的前途开玩笑?他是想让我难受死啊……”

一阵沉默。静了一会,小文老师也从楼上下来,走到校长先生面前蹲下,拉下校长先生捂着脸的手,放在面前亲了亲。

小文老师柔声说:“回去吧。”

校长先生没有动。

“回去吧……”小文老师有些孩子气戳了戳校长先生的肚子,又噗嗤一笑,“饱餐又窝在沙发上,肚子又得大一圈咯。”

校长先生无奈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小文老师的脑袋。起身,二人一前一后上了楼。

后来小文老师没有去读研究生,依旧在学校教书。少年也没有太计较,对他而言,老师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自然有自己的理由,既然大学不能一起读,那自己就尽量考一个不远的学校,周末还能回来陪陪老师。

“感动吗?”我问。少年说这话的时候我们仨正在一起看电影,随着蹭饭次数增多,我和这对恋人的关系也近了些。

小文老师笑着说道:“感动啊!不过我更担心这小孩故意考不上,在我带的班复读一辈子呢!”

“喂喂,我不是小孩啊!”少年捉住小文老师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

瞟到旁边二人的我愣了愣,不光是因为这相似的动作,还因为小文老师身上的东西——刚才打闹的动作太大,小文老师的领口被扯了很大,露出一块红色的吻痕。

昨天是周三。

小文老师不动声色把领口整理好,少年的笑容有那么一刻停顿,接着两人又说起了玩笑。

作为旁观者的房东先生我本人,扯了扯嘴角,在这丰富信息量之下,突然觉得心好累。

暑假之后,少年成为高三生,小文老师也成为毕业班的英语老师。两个人都忙碌起来,实验中学推行老师值班制,每天一个科目的老师集中值班,方便学生咨询课业。学生寝室专门腾出一间宿舍给值班老师过夜,小文老师的值班日是每周二。即便不值班,通宵批作业也是常事。少年也不轻松,作为优等生,背负学校评优的希望,是老师的重点提拔对象。这样的二人还要腾出时间私会,当真要感慨爱情的伟大。

有时少年不在,校长先生也不在,我和小文老师坐在柜台后,磨磨蹭蹭到后半夜,各回各屋。

又是夜里,小文老师抱着一沓试卷过来,我看电影,他改作业。

电影看累了,我泡了两杯咖啡,小文老师放下钢笔,接过杯子。

“你为什么不愿意去读研究生呢。”俩人一同看着静止的屏幕,我问。

“就是不想罢了。”小文老师说。他又有些郁闷道,“不想不算理由吗?”

“算吧,”我笑,“还是个强有力的理由。不过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不过是个敷衍的借口罢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理由。我想,我不想。只要能做出决定就够了。”

“我记得……”我沈声道。

“嗯?”

“很多人说,胖子都是好人。”

“哪来的歪道理?”小文老师嗤笑。

我朗朗道:“人们第一眼看到胖子,便觉得这人圆润温和,是无害的。若这胖子是个爱笑的,那更能收获他人的信任。加之胖子通常心宽体胖不记仇,所以都是好人。”

“我可是见过坏胖子的。”小文老师撇撇嘴。

“我也见过。”我看着小文老道,“你就是个坏胖子。”

小文老师笑着摇了摇头:“我坏,可我不是胖子。”

“你比刚来时要胖十斤。”我认真道,“而且你只是看起来瘦。”我又掐了掐他的腰,“其实浑身是肉。”末了,我总结道,“还是肥肉。”

静默片刻,小文老师说:“我很坏吗?”

“至少,校长先生是个不错的男人。少年也是个好少年。”我顿了顿,说。“这段关系中的坏人,总需要一个人扮演吧。”

“被你发现了,说明我这个坏人还不到位。”小文老师哼哼。

“你也不是坏人……你才二十三岁。”我叹气,“何必这样逼自己。”

“不逼自己的话,生活太难熬了。”小文老师揉揉眼睛,不再搭理我,又开始批改作业。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