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9)

2019-05-15 14:01:17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第九章

其实事情那有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那天班长不知道怎么知道我受伤的事情(应该是汤永告诉他的)。班长让汤永将我叫了出来。

我们在部队里的一个小树林里散步。

“你的手真的是裁纸弄伤的?”班长问我。

“是啊,不然还能是怎样造成的!”我望着前面,我知道班长在看着我。那一刻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说实话,我怕别人看到我心里,毕竟总觉得我和杰明不正常。

这回轮到班长沉默了。

我们就这么走着,显的有些尴尬。总觉得和班长有过那么一段,我的心里总有些阴影。

“是你们那个通讯员王杰明弄的吧?”班长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无语。没办法讲,我开始更尴尬。

八月的傍晚,天还没黑下来,班长看到我的神情。

“是还是不是?”班长紧紧的盯着我看。

“他是不小心才造成的,也不能怪他,我也没注意到!”我只有撒谎。一直知道班长在关注我的一切,就算是搞到什么好吃的都会让汤永给我送一份。

“你在我眼里就像我的弟弟,你明白吗!如果有人欺负你我第一个不放过他。如果是他造成的,我对他不客气!”

“真的没事,是我不小心。你别这样,我明白你对我很好。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别搞出事情来!”

班长最后没有找杰明麻烦,但是我隐隐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九月份,营长爱人要回江苏老家。营长要杰明将嫂子送回去。(营长家属是老师,七月初就过来了。九月份学校要开学,本来八月底就要走的,因为一些事情就耽搁到了九月中旬。加上需要带的行李太多,所以营长就让杰明帮忙送回去。怎么说我们都是老乡啊。)

那时候我的手已经拆线了,也差不多能下水了。所以杰明走的还是挺放心的。

临走的那晚,我和杰明给互相做过之后就躺在床上聊天。

“手真的好了?”杰明问我。

“恩!只有一点麻的感觉,其他的没有了,可能包扎时间太长了!”我抱着杰明。其实天还是很热,在之前我们早就一身汗了,两个人抱在一起,浑身黏黏的,但是就是不愿意放开,好象一放开就会让对方飞掉似的。也明白明天两个人会有小的分别。所以我们就这么抱着对方,谁也不去冲一下。

“我回去几天你可不准找别人啊,尤其是不准去沈家辉那!更不准对人发浪!”杰明突然冒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其实那时候我早就不去小沈那学吉他了,我这人有时就是三分钟热度。

看来杰明还是会自卑的。其实他比沈家辉长的好看多了,但是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而且我这人怎么会做这样出格的事,要知道和男人搞这事被别人知道了我以后还要脸吗!

“我什么时候浪了?”我知道他在开玩笑。

“你看你现在就浪。”当时我在弄他那个地方的毛,想将它们全部饶成一团,却总是不得要领。听他说这些,我从他身后立马爬到他的身上,用嘴巴对着他的耳朵不停的舔。

也不知道我们对做爱是怎么无事自通的,当时什么都会做。

他的耳朵是最敏感的。给我这么一弄,立马呻吟起来。

“看是我浪还是你浪。”听到他的反应我开始嘲笑他。

我们就在床上滚成一团,开始互相挠对方的痒痒。

那已经是深夜,我们的声音都不能太大,就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气氛下,我们闹了一身汗。部队那时候可没空调,一台破吊扇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

闹累了,我们就躺着然后互相望着对方。我很喜欢看他的眼睛,大而有神,我的眼睛太小,要不是眉毛帮忙衬托一下可能就要列入丑人的行列了。

“你看什么呢?”他笑着问,透过月光,我突然想到那次拿信的情形,他也是这么笑的,那次笑的是多么美啊,我的记忆又回到了过去。

“我们这样算不算正常啊?”我问他。对于我突然提出的问题杰明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想了一会,对我说:“可能你太有吸引力了,我一下没把持住,就稀里糊涂上了你贼船!”。他既然开起了玩笑。“谁上谁的床啊?”我指了指床铺,他忽然明白了,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们就这样了?以后不结婚吗?”我又问。“谁说不结婚了,都要结婚啊,不结婚以后不断子绝孙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啊,偶尔的聚聚也不错啊。”“呵呵,那样也行啊,那是去你家聚还是去我家啊?”我觉得好奇,“要是被你家那位或者我家那位看到我们俩躺在床上光着身子,你说她们会是什么反应啊?”

杰明到是给我的问题问住了。而且他还一本正经的歪着头在想这个问题。“是啊,那样不被人看成妖怪啊。那样也不行,实在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开个宾馆?”他转过头问我。

“这样也行?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在一起是吗?”我问。“是啊,你不愿意啊?”“我有什么不愿意的,你只要不乱我都不无谓!”我又提到了他的那件丑事。说实话我真的忘不掉。为这事我一直都不理那个卫生员,甚至在那个卫生员退伍的时候他的挡案里都没什么材料(他比我们早一年兵;文书的工作有一项就是整理士兵的档案)

他被我捅到了痛处,立刻就不言语了。

“怎么?不高兴了?”我摇摇他。

“没有啊,本来就是我的错嘛。你说这件事我那还敢再说什么啊!”他的态度很诚恳,听的我有些感动。本来就没亲眼看到,我也不需要死缠烂打的。

“对了,我这次回去,你想要我带点什么给你?”他转移了话题,也避免再尴尬。

“好象没什么东西吧,随便你。”

他又转过头去,好象又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调过头,说:“给你带赵咏华的专辑吧,你老是听她的《最浪漫的事》,这首歌旋律还不错。”其实他是个公鸭嗓子,五音不全的。但他知道我很喜欢那首歌当中的意境,写的非常好。

我的嗓子却是不错的,有时候他就要我唱歌给他听,如果我不愿意的话,他还会说我显摆呢!

“好啊。”我答应着,“好了,也不早了,明天你还要早起呢。我们都去洗一下吧,浑身都黏到一块了”

“正好啊,省的分了。”他又开玩笑了。我一巴掌拍在他的光屁股上,自己率先跳下了床。

第二天,杰明走了。

我开始了简短的独居生活。

杰明一共回去了15天。这几天我真的是无聊透顶,除了每天的工作以外,我几乎都是没有事情可做。我也会每天早上帮杰明将卫生搞好,终于体会到他每天的辛苦,那么大的工作区域就他一个人打扫确实也难为了他,真的是不做一行不知道一行的累。

杰明会每天从家里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些回家的趣闻。但是我还是无聊。

第三天晚上吃完晚饭我实在没事做了,就又去了老连队。

汤永看到我过来挺高兴的,拉着我就过去聊天。汤永也在家里谈了个对象,双方感情很好。我没事的时候就拿他对象开玩笑。

“小子,你这几年当兵,你对象不和人跑了才怪呢!”每次我一说这话汤永就打我的屁股。然后我们就互相一阵乱打。

当然,汤永也会拿阿美开玩笑。

“就你那个阿美会死皮赖脸的看上你,就你那不冷不热的态度,要是别人还不早跑了!”其实阿美长的也不耐,就是个子不高,只有1米6。

是啊,我忽然想起来,这段时间我一直和杰明打的火热,就是阿美的信我好象都不怎么回了。不过真的说不上来我对她的感觉,没有什么思念,也不牵挂着。想来那不是爱情吧。

班长一直就在我们旁边。我忽然想起班长说过要教我“小洪拳”的,正好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不如今天和他讲讲。

我与班长将我要学拳的事情说了一遍,班长听了也很高兴。就说那就今天开始教。汤永也来了兴致,嚷着班长从来不教他,要一起学。

当晚我和汤永就和班长学起了拳。班长教的很仔细,每一个动作都分开教,一个姿势一个姿势的帮我们摆好。

其实真的是不学不知道,武术可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看着班长将拳发挥的美妙及至,自己一练真不是那么回事,而且还累。也难怪我没有坚持下去。

那几天没事我就朝班里跑,也是真无聊了。班长总是不厌其烦。那几天我忽然对班长又增加了几分钦佩。学过武的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处处透着自信,在看他练拳的时候真的是一种享受,姿势美妙不说,每拳出去都是虎虎生风,威武的很。不像我和汤永怎么看都是花拳绣腿,真正对抗我想肯定先趴下的是我们俩。

这样的练习一直维持到杰明回来。

杰明是九月底回来的。在回来之前他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时间,我早早的就到团部门口去张望了。

杰明就在我的焦急等候中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他穿着一身便装,嫩黄色的短袖配上淡色牛仔,说不出的好看。我都看痴了。

他看到了我,望着我笑,笑的灿烂而美丽。原来男人也可以用美丽来形容。那个时刻我恨不得将他搂进怀里,我真的想亲他,还包括他那里。

但是,这是警卫门口,我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感情。我们能做的就是互相拥抱,然后我将他的行李提起,一起朝营部走去。

回到营里,他到营长那做了一个简要的汇报,营长对他的任务也给予了肯定。没多久就回到了通讯房。这个时候几个和他关系较好的老乡也等在了屋里,他可是我们所有人当中第一个回家探亲的,不仅有很多人羡慕,而且还有很多老乡请他帮忙带东西的。

我就站在旁边听他们互相取笑着。营部不是士兵可以长久停留的地方,过了一会儿那些老乡取走他们要带的东西就各自回去了。

可我还是不能和他有进一步的动作。因为还是上班时间,不时的有人进入通讯房。我们只有互相看一会,然后傻笑;只能低声的问一句“想我吗?”然后对方会回答一句“想死了!”

一直到晚上。

还等不了熄灯号的吹起,我们就将灯关掉,然后开始疯狂的做爱,好象要弥补这几天不在一起的次数。

他回来了,日子又回到了过去。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这次回来他却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而这个跟头却是因为我。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