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8)

2019-05-15 14:01:17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第八章

我结婚了,杰明送来很大一份厚礼。我的婚礼上最忙碌的身影就是他了。

婚礼那天,杰明四点就起床了。一直看他和妹妹俩忙忙碌碌,自己到是成了闲人。

那天我就做了一件事情,接新娘子。

杰明说:“只要结婚我就心安了,总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你。”

“那你也可以结婚了!”杰明说过,我必须要先结婚,然后他才会结婚。

“呵呵,你结完了我就结!”望着面前俊秀挺拔的人,我曾经和现在仍然无法忘记的人,忽然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哭什么!大喜的日子!”杰明帮我将眼泪擦掉。

“高兴的!”我只有掩饰。

“提个要求!”杰明对我说,“想抱抱你,可能也是这一生最后一次抱抱你了!”

我伸开手,杰明抱了过来。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在我怀里的依旧是过去的杰明,他的每寸肌肤我都能记得。可是这分明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虽然熟悉却也陌生。

那天,是2003年10月11日。

“杰明,我离婚了!”

“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既然不开心那就分开吧。只是女儿受苦了!”电话那头平静的回答。我却沉默了。

我是最后一个告诉杰明离婚的,其实他已经从别的战友那知道了这个消息。那几年我都不主动与他联系,虽然他的电话在我的手机里总是排在第一位。

我与妻子感情不和,因为了解的时间太短。

“为什么当时要委屈自己而结婚呢?为什么不多了解一段时间呢?”杰明幽幽的说。

“我答应过你结婚,也想你早点结婚。那我和谁结婚,结果怎样,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一次对话已是一年前。2005年6月6日我与妻子离婚。

三年前的一段对话和一年前的一段对话如今说出来,只是为了给大家心中的疑惑找个答案。可能简单了一点,但后面我会详细的叙述出来,大家也就了解了。

昨天一直到凌晨四点才睡觉(应该是今天早上了,呵呵)。妈妈十一点多就将我喊了起来吃饭。所以觉也没睡好。

中午睡个回笼觉。

离婚后女儿是归我抚养的,前妻没要。我也没要求她付一分钱的抚养费。

吃完饭后,女儿非要到楼上来玩。东西本来就被她翻的乱七八糟,现在又在翻我的CD架上的光碟。好在已经习惯了这个小魔头的生活方式。只要是她做错事情,都会主动的喊我“爸爸”,然后看我的反应。如果我没有露出愤怒的表情,她就继续她的恶作剧。现在对她的一些事情我早就争只眼闭只眼了。和她就没有过共同语言。你要是对他说:“宝宝,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做,这样做的话怎么怎么地。”她总是一个劲的点头,可是等你一回头她还在继续。搞的我不得不将很多东西藏的高高的。但是也不能所有的东西都束之高阁或者隐藏起来吧。这不,就跟在后面收拾吧!

不过,她还是可爱的。

下午就可爱了一次。

我实在是困的不行,可是她非要看电视。没办法我就将楼上客厅的电视打开,声音调小,让他一个人看动画片,自己就回房想睡一会。

她可好,在我刚躺下就溜了进来,见我睡觉了,她一个劲的喊“爸爸,爸爸!”。我透过眼睛的余光看她,见我没反应,她既然拿起她的小毯子将我的肚子盖了起来,而且还用我哄她睡觉的方式轻轻的拍我,着实让我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可是事情没完呢,我还在感动觉得女儿没白养的时候,只听到房间的电视也被打开了,音量开的狂大(她可早就会开电视了,可只会开开关键和调音键)。我的妈呀,我是真的被她搞的晕头转向了。

这就是她下午干的事情,现在可已经喝完奶睡着了。我给他这么一折腾是怎么也没办法安心入睡了。

也是在我继续下面的故事前放松一下自己吧,我总觉得自己的故事太沉重了。其实都是自己在折磨自己。

那天晚上,我就这么一直狂奔下去,就像后面有洪水猛兽。

八月底的天气还是很热。早已经分不清我的脸上是汗还是泪了。

一路上很多人在望着我,当我从门口警卫的身边跑过去的时候,连警卫的喊声也没有听到,我一直跑了回来。

不知道杰明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站在我身边的。

我一直坐在我的书桌旁。我没有大声悲戚,只任凭眼泪慢慢流过。他递我毛巾我没有接,他帮我擦我伸手挡了回去。

那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熄灯号刚刚吹过,已经不能大声说话了。

他就一直这么静静的站在我声后,一直以来他的话就不多,除非喝多了酒。

我也不理他,眼泪干了,已经流不出来了。

“以后请你睡回你的上铺!”

“我不要!”

“你还有资格说不要吗?”

“对不起!”

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你没有对不起我,这也正常。我没资格去要你怎么做。你做你自己就行了!”

“是卫生员带我去的,我也没想你这么大反应啊。以后我永远都不去了,再去我全家死光光!”

“滚!”我讨厌他用家人赌咒,我也不想伤及无辜。“别拿家里人说事,你是你,你家人是你家人,他们碍你了。”这是我心里最软的一面,我不能容忍我自己喜欢的人用家里人当筹码。

忽然,他拿起我桌上的裁纸刀,将刀锋对着自己的手腕。“那我就用自己发誓!”说完就准备割下去。

我的第一反应是去夺那把刀。当我伸手过去抢的时候,他将刀迅速的抽了开来,我只夺到了刀片。

血迅速的从我的左手掌中蔓延开,我的四根手指被全部割伤,中指已经能看到骨头。血顺着手指滴到地上,一点一点。

我傻了,他也呆了。时间在那一刻也仿佛停滞不前。

他的反应终究比我要快点,在我还望着手指不能相信刚才的那一幕的时候,他已经冲出了门外。

没过多久,卫生员被他拖了过来,用“拖”这个词我想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卫生员进来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看到我手上全是血的时候,卫生员也傻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连问了两遍,在问的时候就迅速用手按住了出血的地方,帮我止血。

“裁纸的时候不小心割伤了!”这时候我到是很冷静了。

“杰明先过来帮我按着,我去拿药箱。你赶紧坐下来!”卫生员吩咐完事情就又冲出门外,回自己的卫生室去拿药箱了。

杰明过来按住了伤口,用的劲很大。我们谁也不说话,可我看到他的眼睛开始滴泪,大颗大颗的望下滴。

卫生员进来了,杰明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那是我第一次缝针,真的很疼。一直到现在每次看到伤口我都会想到那次惊心动魄的一幕。中指和食指缝过后用纱布包了起来,而无名指与小指伤的不深就用创口贴简单的处理了。

那晚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是和他躺在一起。他睡右边我睡左边,他就那么紧紧的抱着我,眼睛一直红红的,比我哭的还厉害。

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虽说心里没有原谅他,可是行动上还是没做到。

第二天所有人问我的伤我都说是工作时不小心造成的。我没办法解释这个伤口的由来。教导员也将我的工作从新安排了一下,虽说右手好好的,但是总是干活不方便了。

那几天还是很热的。工作上不用去烦了,可是洗澡就成了大难题。

杰明却让这些难题全部化为乌有。他都给我打好水,将我的衣服脱掉,然后帮我洗。洗的很仔细。

那几天他总是不说话,就像是犯错的孩子。就是我问他话他也是只答不问,安静的很。就在那为我忙东忙西的。

晚上睡觉他还是抱着我,就像我会消失掉,每次抱的都很紧。

第三天晚上,他要给我KJ,我不愿意。总是觉得他和那么脏的女人都哪个了,我在心理上都不能接受。可是他的力气一直都比我大(他以前经常打架),硬是将我掰开,强行脱掉我的内裤,然后就会卖命的为我做。好象是在赎罪也好象要补偿。

我知道他有负罪感!

两个男人之间还是不能记仇的,恨的快也忘的快。没过多久我就原谅他了。那天他又给我洗澡,我们俩都是光着身子的站在营部的小澡间里。

他就给我洗下面,我也有了反应。他就在洗澡间里帮我那个。完事后,我看到他的也是硬硬的。我问他:“我帮你做吧?”他望望我:“行吗?”“我手受伤嘴巴又没受伤!”他笑了笑,笑的很开心,我明白,他知道我原谅他了。

那晚开始他又回到了从前的性格。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