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7)

2019-05-15 14:01:17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第七章

我和杰明就这样在一起。

那些日子我们双方都活在对方的世界里。也许是年轻气盛,也许是“新婚”,也许是我们都爱着对方吧。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可以用“疯狂”这两个字来形容:疯狂的去享受爱情的滋润,疯狂的了解对方,也疯狂的做爱。

其实那时候我们做爱用现在的所谓“专业术语”讲,也就是69式或者KJ。没有现在所谓的1和0。因为根本就没有途径知道这些,更多的还是比较纯洁的想法。

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白洋,回来后我了解到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东西。可是,对于他我还是觉得庆幸的,他至少没有知道这些,没有被玷污。

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我离开他以后的所作所为。

杰明真的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他的爱有时候几乎就是霸道的。

其实我们一直都没有明讲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的时候我们甚至还会谈女人。他知道我在家里还有个阿美,而他也有个女同学喜欢他。那位女同学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起来了,退伍后我还见过一次她。可是我却能记得她经常会寄些东西给杰明,有一次甚至寄了八百块钱吃的东西。

那一次到是把我们累的够呛,从邮局回来的路上我和杰明一人拎了一大包的吃的,边走边休息,几乎就是用拖的方式哪回来的。那些吃的让我们整整两个月没去食堂搞消夜。

虽然也谈女人甚至不避讳开玩笑,但是我知道我在杰明的心里还是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的。他很在乎我在外面认识了什么人。甚至会为了谁和我争吵与冷战。虽然我什么都没有!想想那些日子,还是他吃醋的多。

在演讲比赛中我还结识了一位老乡,他在大会堂做音箱调控和播音工作。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做过播音员,所以很注意去听这些东西。下连后每次训练我都能听到他的广播和播音,有一次还念到过我写的文章。

那一次演讲我也遇到了他,他负责调音。

他叫沈家辉。

有次因为我们营有篇稿子需要拿去播放,我找到了他。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后来我会经常的去他那玩。

在我看来他真的是个才子。弹吉他、唱歌、写作、播音几乎是样样都会,那时我非常想学吉他,于是就央求他教我,所以每晚我几乎都会去他那学,也回来的很迟。

开始的时候还没发现杰明有什么异常表现,但是没多久我晚上回来他就不理我了,任凭我怎么问,他就是不回答为什么。

他就是这样。而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我受不了别人不给任何理由的生气。可我越是问他他就越是不发一言。我回来的晚他就等到多晚,但是只要我回来他就会睡觉,什么都不和我讲,也不让我碰他。

时间久了我终于按耐不住。

“你干什么啊?我到底怎么了,你不理我?”“哑巴啊,不会讲话还是怎么地,你到是说句话啊?”“你头被门夹过了,说话你会死啊。你讲句人话好不好?”可是他就是不说。甚至将头埋的更深。我不明白有人那么大声的说话他怎么能睡的着。

“那好,我今天睡上铺!”其实上铺杰明早就不睡了,上面估计灰都有一大层了。

(大家可能会奇怪,在部队都是睡在集体宿舍的,我们怎么可以同居在一起?其实当过兵的人就知道了,通常在营部房间比较多,而兵却少的可怜。文书和通讯员都是睡在一个屋里。而且我们营长、教导员都是住在家属院,其他的人各有各的宿舍,所以我俩能够在一起就不足为奇了

而且营部通常熄灯都比连队晚,营部可以说就是个单独的小集体。另外还有一个好处,营部的人出团队的大门都可以自己开出门证,不像连里那么困难。)

就在我准备上去的时候,杰明突然一把抱着我。

“不准上去!”

“觉得你好奇怪,又不理我又不准我上去睡,你到底这两天为什么生我气啊?”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从明天开始不准你去学吉他!”他不回答我,却对我提出了要求。

“我学吉他怎么了?为什么不给?好象你太霸道了吧!”

“不给就是不给,没其他原因!”

“什么都要有原因的啊。没因没果的算什么啊?要我听你的也要有个理由啊?”

“我说不过你,反正就是不给!”

我反而笑了起来,“什么说不过我啊?需要说过我什么呢!”其实我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想想奇怪,这又有什么呢!在我看来这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怎么他会想到别的呢!

我坐到了床边,也不准备上去了。其实我本来就没有上去的意思。

“是不是怕我不要你啊?”我将脸贴到他的脸旁,拿他开涮。

“切,谁不要谁还不知道呢!你不要我自然有人要我,外面姑娘排成一排呢!”他又倒了下去,好象又准备睡觉不理我了。

“好啊,你拿我和女人比啊。”我立马扑了过去,将他压在我的身体下,“让你知道我是男人还是女人。”

好象这件事情就这么天高云淡了。

我和他仍然继续这我们的生活。但是没多久,我却开始生他的气了,而且是好几天。

有那么几天他和营部的卫生员每晚都出去,而且都是很晚才回来。问他他也不讲,回来就只知道躺上床睡觉。

那几天我还在继续学我的吉他,对他的活动我也不怎么关心。但是我还是有意的提早回来。

每晚在临睡前我都会看一会书。所以那几天不是他在等我,而是我在等他。

既然他不愿意讲,我也就不问了。我不是一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

那一天,因为沈家辉晚上有事情所以我没去学吉他。吃过晚饭后我就躺在床上看书。

他在外面和卫生员在聊天,一会也走进屋来。

“今天不去学吉他了?”

“他晚上有事,我就不去了!”我回答他。“你今晚也不出去了?”我反问他。

他就坐在我旁边。

忽然很神秘的问我:“想不想今晚和我出去?”

“去那?”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不由我分说,他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替我穿好鞋子,将我带出了门。

我还是挺好奇他们每晚都干些什么的。所以对他的提议也就没反对。

他问营部的一个志愿兵借了辆自行车,将我带出了部队,朝县城的方向骑去。一路上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不知道他要将我带到那里。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就骑到了县城。

在一座桥的下面他将车拐了进去,进入了一个小巷子,停在了一家美容院的旁边。

“这是那里啊?”我终于没办法在沉默下去,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进去不就知道了!”他锁好车将我直接领了进去。

看的出来他来这里不是一次了。驾轻就熟的来到二楼,我就这么被他莫名其妙的带了进去。

里面灯光很昏暗,只有一盏橘红色的小灯开着,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到不是很大,进去后我就看到里面有一排像沙发的床,周围还有很多小房间,房门有的是关着的,有的也只是虚掩着。并且我好象还听到了一些怪怪的声音。我看到几个女人坐在前面的吧台里,在我们进来的时候也在打量着我们。

“小娟,还没上客啊?真好我给你带来一战友,你帮他做个按摩!”那个叫小娟的人站了起来。看的出她和杰明关系很熟。

“是吗!好啊,那还是老规矩了?”

“也行,就按老规矩办!”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讲的是什么。但是当那个小娟过来拉我的时候,我还是迷迷糊糊的跟了进去。我真的很好奇他讲的老规矩是什么?

当我进去的时候,我听到杰明在和其他几个女的在聊天,而且还是有说有笑的。

那个小娟就站在我旁边,我进来后她就那么肆无忌惮的看着我。

“要不要先洗一下?”她问我

“洗什么?”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看你长的还不赖,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男哦,哈哈!”她却笑起来了。

我不知道她要我洗一下又和处男怎么会扯上关系。可是我真的是懵了。

“那你就躺下吧!”说完她就过来扶我。“我来帮你洗。”

我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忽然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冲出了房门。

杰明站在吧台前看着我。我没看他,而是直接冲了出去。一直冲出巷子,冲到大街上。

我听到杰明在后面喊我,开锁可能耽误了他一些时间,当他骑上自行车追上我的时候,我已经跑了好远。

“你怎么了?你跑什么啊?”杰明下车一把拉住我,将我拽了过来。

那一刻,我的满脸都是泪水。看到泪水的那一刻,杰明惊呆了,手缺没有松。

“放开你的脏手!”我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十倍。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几天他会一回来就睡觉,就算我有兴致他也没想法。

杰明也吓傻了,真的将手拿了开来,就那么傻傻的望着我。

不知道那来的力量,我伸手给了他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那一声很清脆的响声整个街道都能听得到。那时还不是很晚,街道上还有些行人,都在望着我们。

“无耻!卑鄙!下流!贱货!”我将我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全部用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我头也不回的直接跑了。其实当时我觉得自己是在狂奔,而不是跑。我边跑边哭,那时我哭的不是他的背叛,而是我在内心里不能接受自己既然会去那种地方。要知道我的家教是不可能让我去接受这个的。

当时对他的感觉可能还没有两年后那样的刻骨铭心吧。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