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6)

2019-05-15 14:01:17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第六章

九号,听教导员说部队明天回来。

忽然觉得好高兴。想想要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那天忽然觉得天空都变的好看了。很久之后才明白,我与杰明真的算是日久生情。虽说之前也有冷战,但是就算是冷战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我的周围。

任何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缺的不外乎就是个“引子”!

第二天,我好象起来的很早,第一次那么仔细的将整个办公区域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人吩咐我这么做。

我在等他回来,我要让他看到这些战果。

那一刻我是多么渴望见到他!

上午,没有动静。

下午三点,教导员通知我部队回来了。

我冲出门外,直接来到团部大门前。我看到他跟在营长后面。

他黑了,才几天的时间,黑的让我有点不认识。而且也瘦!

但是他还是我的杰明。

看到我,他冲我笑了笑。笑的好迷人!笑的我心里好温暖!

我也笑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却心虚了!

这时我也看到了汤永,他在喊我。

我马上跑了过去,就从杰明的身边。

“好兄弟!”我们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就在杰明的眼皮底下,真有种劫后重逢的感觉。

我没有回营部,陪着汤永到了连队。

也许我在逃避什么!

汤永和我说了哈尔滨的情况,当时他们去的时候洪水已经差不多要退了,去也就是进行堤坝的维护工作。但是看到整个松花江浑浊的江面还是挺恐怖的。在那一刻也体会到解放军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那个时候他们可神了,就是去街上打个电话都不收钱。临走的时候老百姓都结队欢送,送了不少东西给他们。

我就那么陪着汤永海阔天空的聊着。中间班长也走了进来。

我将那封信交给班长。

“这个好象是用不着了。”我对班长说。

“你没打开吗?”班长望着我。

“你给家里的信我怎么能打开呢?”我很奇怪。

当着汤永的面班长好象不好开口。忽然明白这封信班长其实是给我的。但是此时此刻信的意义却不大了。我明白班长有话对我说,可是我还能说什么!我的心里已经只有杰明,不可能再装下别人了。

已经觉得自己不正常了,还能不装糊涂吗!

也是多年以后班长打电话给我,告诉了我真相。其实那封信也算是给我的。在信中班长对家里人说,他在部队已经谈了对象,所以希望家里人将他在地方谈的对象拒绝掉。其实按照当时班长的心里想法:第一,马上就要赶赴前线,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他不想耽误对方,但是又不能和父母明讲,那样家人会担心。第二个原因,可能还是在我的身上。但是不管怎样,这封没有发出的信也算是我做的比较欣慰的事情了。因为这样,班长才没有和家里的对象吹掉,两人不久就结了婚。

我与汤永聊了很久,班长就坐在旁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们。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班长后来在教我练“小洪拳”的时候,曾经有那么一次和我深深的谈话。此是后话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才回来。

当我踏入食堂的时候,教导员、营长、副营长还有杰明都在。

“白洋啊,去连队怎么那么长时间啊,找老乡去的吧?”营长笑着对我说,声音洪亮。营长也是江苏人,对我们几个江苏小老乡一直都是关爱有加的。

“恩,听他们讲抗洪去的!”我回答。

“那你还不如听王杰明对你讲呢!他不也去的吗!”

我没回答,但是偷偷看了一下杰明,发现他也在看我。

“好了,不说了,这次呢为你们这帮去前线的同志们接个风,洗个尘。来,白洋,你也拿个酒杯过来,我们两个留守的要好好敬敬前线回来的英雄!”教导员打断了营长的讲话。这时我才看到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瓶白酒。

杰明递了个酒杯给我,帮我倒了一杯。部队的杯子可不是小酒盅,全部是大的杯子,就像水杯一样。杰明给我倒了大概也有二、三两白酒吧。

教导员率先端起了酒杯,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来,第一杯就干了!”教导员一饮而尽。营长和副营长也喝干了,旁边的干事们也酒杯朝了底。看看杰明,他犹豫了一下,也一干而尽。

我在想,今天这个酒是一定要喝的了。可我当时的酒量真的不咋地,这一杯下去我想肯定是要倒的。

“教导员,我就喝一半吧,一杯下去我肯定醉的?”我请求。

“那就一半吧!喝好为止。”教导员命令到。

“那可不行,下面的随意,第一杯还是要干的。不行的话我来帮你带酒?”不知道为什么,杰明这时候突然讲话了。

我看着他,心想你这家伙要干什么?今天想灌死我啊!

他见我不动,伸手准备过来接酒。我用手挡了过去。“好,那这一杯我干了!”二话不讲,我一口喝了下去。

酒好辣,辣的我喉咙疼,我的胃立马就有被灼伤的感觉,但是好象我没倒下去。

营长喝了一个“好”字。而杰明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神中有惊讶也有怜惜。他又倒了半杯酒,对大家说:“今天高兴,我在领导们面前献个丑。既然白洋刚才都喝干了,我再陪他半杯”说完他又将酒喝干了。

我知道他的酒量一直都不错。后来我的酒量也是在他的带领下才练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酒桌上的气氛马上就活跃起来了。每个人都在找对象喝酒。我在适时的时候也每个人都陪了一点。

看的出,那天每个人都是高兴的,也在高兴没有损兵折将,劫后余生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晚我却没醉,杰明也没有,不过其他人好象都有点醉了。

回到宿舍,我简单的洗淑一下,第一次给杰明打来水,让他洗淑。

帮他倒了杯水,放在我的书桌旁。我知道喝完白酒的人都是要喝水的。

杰明洗完后就坐在我的床铺上(他的床铺在我上面)。

“这两天都在做什么?”杰明问我

“也没什么,这两天比较无聊的。他们给我过了个生日。就这么简单。你呢?”我问道。

“我啊,也蛮无聊的。整天陪着营长视察。如果有的话,那就一件事情——想你!”杰明望着我。说出了我不敢说道的话。

很久我没有讲话。当他说出这样的话以后我反而沉默了。

看的出,杰明在讲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应该还是有过一场激烈的斗争的。因为我不是女孩,对一个同性说出这样的话还是需要勇气的。

看我不讲话,杰明转移了话题:“想你也正常啊,同志之间正常的感情嘛。何况你又和我住在一个宿舍。对了,我给你带了样东西,算是给你的生日补偿。”说完,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条皮带。那是条黑色的皮带,皮带头上的标志是“皮尔卡丹”。虽说我知道那肯定是老仿。但是在那一刻我还是感动了。

“假的。真的我买不起,但是是真皮的。”杰明说。

我的眼里分明有了泪花。我接了过来。

“干什么,感动啊?”杰明开玩笑。

忽然他将我搂进怀里:“我是真的想你,每晚都睡不着。”

“我也是的!”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今天要不是喝酒我永远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说的话我将后悔一生。”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你就像毒药,知道碰了会死,但是我还是不可救药”

“让你喝酒的时候我是不准备你喝的,但没想到你还真的喝完了。我是想自己醉了,今晚将所有的话对你说完,告诉你分离的这些天我真的离不开你。但是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就说自己喝醉了。”

“我们可能都会结婚生子,但是我还是要爱你一次。”

“就算明天我死了,我也觉得值!”

“白洋,你为什么不是女人呢?那样我就可以大方勇敢的说出我的心里话了。”

“白洋,爱你是不是错误的结果。我怎么会爱上一个男人啊。”

那晚杰明对我说了很多,越是想表达清楚可是越是说不清楚。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所说的不也是自己的心声吗!只是他敢于表达,而我却总是在逃避。越是不承认自己的想法那种想法就越根深蒂固的藏在心里。

那一刻,我再也想不到什么世俗,想不到什么责任了。不管怎样,这也是爱。如果明天要求我为这份爱去死,至少今天我幸福过。既然如此,又夫复何求呢!

我知道杰明没醉,我也没有。我们需要的也不过就是酒精的帮助。

杰明吻了下来,我和他滚到了床上。

那一天,我永远忘不了。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我和杰明的第一次。这一次我和他不是与女人,我们都将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了对方。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