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4)

2019-05-15 14:01:17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第四章

班长真的帮我制定了一整套的训练方案,而且每天都是他主动的要求我训练,不过好象他也怕发生什么似的,所以每晚都是要求汤永和我一起参加。

日子就在每天的训练和强化训练中慢慢的度过了。我的演讲稿也没有停止写,经过几易其稿后,终于也拿了出来。所以每天又多了一个工作,就是背诵。

“提些意见吧?”我在汤永面前将演讲稿从头到尾朗诵了一遍。

“让我想哭,你这篇稿子如果拿上去演讲不获奖的话,那我想那些评委眼睛肯定都是长头顶上了!”汤永听完不忘“虚伪”的高评了一番。

“是不错,刚才我都听到了,再带些感情色彩,这篇演讲稿获奖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排长从外面进来,对我讲。

我和汤永马上起立(部队里,和领导说话是必须要站立的)。齐声喊了一声“排长”。

“多努力,看来副团长还真没看错人!”排长在表扬我。

“是!”

简单的问了一下我们的情况,还有我“腹泻”有没有好点(我来到部队这么长时间,一直都不能适应部队的饮食,所以肚子从来没有舒服过,到不是天天拉肚子,但从来没有拉过干的,吃了多少药都没有用。呵呵!不好意思,讲的大家要恶心了。)

这时班长也从外面回来了。排长于是就和班长聊了起来,排长是来找班长聊工作的事情的。我们班长可是排长眼里的红人哦!

我和汤永识趣的退了出来。

转眼就到了新兵考核阶段,可能是经常吃“小灶”的原因吧,我的各项成绩到不是很差,几乎都及格,有几个还拿到了优秀。但是投手榴弹这一关却怎么也过不了,老是只能投十几米。汤永老是开玩笑:“你这样敌人还没炸死自己就先挂了!”

我那个急啊。我是一个很要强,性格倔强的人,越是比别人差我越要练。可是却事与愿违,总不能达愿。

其实班长还是内疚的,我的手也是因为他间接造成受伤的,所以,晚上吃饭回来后,他将背包带栓在上层床铺的铁杆上,对我说:“你抓住背包带,先练臂力。”

我依计行事,在那不停的拉动背包带,班长就在旁边指导。战友们陆续从外面进来,都用诧异的眼光望着我,事后想想,那时我的动作是非常滑稽,好象和那张床有深仇大恨似的。但是,由于班长就在旁边,所以他们都在掩饰着自己的笑。

但是,我的手榴弹成绩还是没有及格。

很长时间以后,我和杰明已经一同在营部工作,那时我们也在一起了。有天我们无事去训练场,我又一次拿起手榴弹进行投扔,谁知道竟然投了将近四十米。我当时也吓了一大跳。然后才明白,原来长期的训练造成肌肉的麻痹,才使当时的我没办法及格的。

马上就要面临着下连了。考核结束后,我们反而没有多少事情。但是每个人的心情反而都不是很好。吃住在一起四个多月,我们都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下连后就会各自分配到不同的班级,以后虽说还可以见面,但是总会有离别的伤感。

我是想下连的,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的前途是什么样了,下连后我就会被调到团部,开始我的“公务员”生活。而且虽说后来班长没有对我再做什么,但是我还是想早点离开的。

但是,我也伤感。

四月中旬,事情却突然改变了。

战友们都被分配到各个班级,汤永被班长要了过来,我们班被改成了三连九班。来了几个老战士,也从别的新兵班调了几个新兵过来。

而我因为是副团长指定的“公务员”所以没办法分班,暂时我就还在班级里占着一个床位。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还要代表我们连队参加团里的演讲比赛。所以连长就和副团长报告让我还在连队继续呆一段时间。

但是,副团长却在四月底被军里上调到了军部。而我就算演讲结束也只能再呆在连队里了。换句话讲,因为当时各种原因的促成,我还是要呆在原来的班里,还是要和刘鲲鹏面对。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傻了。

而汤永却告诉我,班长在班里却高兴的很。

因为这样的一个变动,我失去了很多机会。

(但是我还是庆幸的,如果不是这个变动,我可能一辈子就和杰明失之交臂了,也不可能再有那段对我对他刻骨铭心的爱了)

五月四日,那是个我一生都会记住的日子。这一天也改变了我一生。

下午一点钟,我们准时的来到了大礼堂。而我也先一步进行了演讲前的准备。

说实话,那天我还是比较紧张的,到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活动。来部队之前就已经参加了很多演讲和表演比赛。

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的,看到舞台下面一片绿的海洋,我的心早就有七八只小鹿在帮我打鼓了。

我被安排在第四个进行比赛。

坐在舞台的一角,我能够看到我们连的战士。当我在搜索汤永的身影时(在部队我就这么一个好朋友,这时候我反而感觉他成了我的亲人)我看到班长的眼神真在看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专注的看班长的眼神,由于距离太远,我只能看到他的脸上带着笑,那是种鼓励的笑容。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也是挺帅的,那是种军人的气质加上自信和英气逼人的帅气。在那一刻,我的心反而静了下来。也许真是他的笑容让我调整了心态吧。

班长朝我点点头,我明白,那是让我调整心态,那是在告诉我:别急,你是最棒的!

我回敬了他一个笑容。这可能也是我在部队对他第一次笑吧

(退伍后有次班长给我打电话,和我聊到了那次比赛,也专门讲了我对他笑的那个场景。班长说:你知道吗!你那个笑差点就让我义无返顾的冲上台去。忽然又想吻你了。还好那是在比赛,要是在平时你对我笑的话,我真怕我在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可惜,当时的我们早已相忘于江湖了。我身在南京,他也地处山东,结婚生子。)

轮到我上场了。

我站了起来,定了定神,然后走到演讲台前。曾经有位老战士告诉我,演讲时用双手撑住演讲台,那样的话可以减少紧张程度。

我照办。

“各位首长,各位领导,战友们,你们好:我是来自一营三连九班的战士,我叫白洋,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祖国不会忘记》……………………”

我声情并茂的在台上开始我的演讲,对于演讲词早已滚瓜烂熟。我没有出现前面战士紧张和忘词的情形。而且我分明看到台下有的战士眼里已经出现了泪花,有的首长也在点头表示赞许。

“我们奉献的是青春,换来的是祖国的安宁;我们奉献的是生命,换做母亲的微笑;我们用身体组成了祖国不倒的长城!”

当我用这段话结束我的演讲时,我听到台下长久不熄的掌声。我知道我成功了。

那一天,我获得了唯一一个一等奖。我也是所有演讲者中唯一的一个新兵。

当我回来后,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紧紧的抱住了汤永。我是太高兴了,而班长就站在我的身后,就那么傻笑着。

我是真的对未来的前途不抱有希望了,也许我真的就如同班长对我的期望,过几个月进入集训队,然后年底也如同班长一样去带新兵。

是啊,“公务员”事情对我来说打击真的是太大了。

演讲比赛结束后我又回来原来的生活,每天进行训练,然后就是吃饭睡觉和看书,仅此而已。

也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报平安。妈妈在电话要我注意身体,也和我提到了阿美的事情。

阿美是我妹妹同学的姐姐。家里还挺有钱。

那次因为妹妹同学到家里来玩,阿美也跟了过来。就这样我们认识的。

我知道阿美喜欢我,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喜欢她。我走的时候,阿美家给了我一千块钱,当时是推脱不要的,可她家人说就当我是他们的干儿子了,也就接受了。其实我明白她家人的想法。

妈妈在电话里问我准备怎么办,阿美现在没事就会朝我家跑,其实我还是挺感谢她的,有她我妈妈也减少了不少孤独。妈妈也喜欢她。

我对妈妈说:再说吧,最起码也要等我退伍吧。

“前两天阿美说给你寄了点钱过去,你收到了吗?”

“钱?没有啊!她寄钱给我了?”

“是啊,也寄了有段时间了吧。你注意问问看。”

“恩!”其实我挺讨厌这样的,每次打电话给我都问我钱够不够,似乎除了问这个就没有别的问了。

那天傍晚我们从训练场回来。值班排长刚宣布解散,我听到有人喊我。抬头一看,王杰明正呆在营部的通讯房里。

“你怎么在这啊?”我问。

“我被调上来做通讯员了,呵呵。”他冲我笑了笑。

忽然觉得他真的很好看,皮肤白白的,眼睛也很大,尤其是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

“喊我什么事情,我还要去洗一下呢,身上好脏”我问道。

“哈哈,有你一封信。不过你晚上来拿”

“有信现在给我,干嘛要我晚上来拿?”我没好气的问他。我知道,应该是阿美给我的信,不过妈妈不是说阿美给我寄钱的吗?怎么会是信呢?我也觉得奇怪。

“你晚上来拿就是了,现在不给你。”对方比我还倔强。

想想信也跑不了,我也就没坚持,重要的是当时我一身土,真想马上洗干净。要不然我可受不了。

吃过晚饭后我就和班长打了招呼,然后直接去了营部通讯房,王杰明正在擦桌子。看我进来,从桌上拿起信,朝我挥了挥。

“给我!”我没好气的说,挺讨厌别人威胁我的。

他将信递给我,我顺手就拆开了,除了信我还抽出了两百块钱。

“哇,早知道你这里有钱的话我就不将信给你了。”王杰明露出惊讶的表情,同时不忘开了句玩笑。

我将信打开,阿美在信里将家里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希望我不要太担心,也说了说自己的近况,最后写了句想我之类的话。

“女朋友的信吧,看你那么专注。”

“呵呵,是的。”我小小的满足了一下自己的虚荣心。“谢谢你了,我走了。”我准备回到班上,因为还有事情要办呢。

“对了,上次你演讲我也去看了,说的真好。我都被你感动了!”

“是吗!”我明知故问。

“你知道吗!教导员也看了你的演讲,以前听说你要被调到副团长身边做公务员的是吧,但是副团长已经被调走了,所以这次教导员说要将你调上来做文书”王杰明对我说。

听到他说“公务员”的事情我有些被刺痛的感觉。但是听到他后来的话似乎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营部不是有文书吗,怎么可能将我调上来?”我非常疑惑。

“那个志愿兵啊,他最近探亲回家了。”

“那他回来不一样要做文书吗?我上来算什么啊?”我更疑惑了。

“教导员这么讲的,好象是借调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将这个事情和你讲一下,你等通知吧!”

我真的是疑惑的很,回去后将这件事情和汤永说了一下,汤永还替我高兴。

“高兴什么啊,也就是借调,到时候还是要回来的。何况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以后就带新兵了,我才不稀罕这个临时文书呢!”这到是我的真心话,当时班长似乎也将心态调整好了,对我一直都很关心,但是从来没有再发生任何出格的事情,所以对于未来我早就有了规划。

突然在我的规划中出现这样一个临时变故,我想我还是抵触的。

可是,事情真的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第二天我就接到了通知:我被临时借调到了营部。王杰明似乎比我还要快,他早就跑到我们班,要帮我搬行李。

班长就坐在床边,一言不发。他的心情我知道并不是很好。我已经搬到了班长的上铺,所以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班长就那么坐着我也是不好收拾的。

“我这个铺位还会给我留着吧?别到时候我回来了,铺位也没有了?”没办法,我只有开口。

“你不可能回来了!”班长讲。

我只有沉默。却不知道班长这句话真的成为了事实。不仅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除了刚走的时候我偶尔会回来和战友们聊天,在后来就几乎没有再回来,一直到班长退伍。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