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10)

2019-05-15 14:01:17 作者:尘缘男人 阅读:

第十章

今天很累,合同还需要进行小的修改,双方都将意思大致的说了。总之明天再拿去签了。

晚上吃完饭才回来,心情不是很好,也喝了点酒。人生有的时候总不会事事顺心的。

妈妈在给女儿喂饭,我女儿吃顿饭最少要一个小时,她是边吃边跑边玩。每次看到他吃饭我就头疼,真不明白这孩子是生活太好还是怎么了。每次吃东西都是吃一半糟蹋一半。妈妈也总是说我太惯着孩子,什么都给她买。但是我想既然没给她一个完整的家,那在其他方面就不能比别的孩子差吧。如果那样,我更觉得对不起她了。

想到这孩子我就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刚刚晚上就做一件差点让我肺气炸的事情:我才回来将包放在妈妈的卧室里然后就去忙别的事情了。她二话没讲就将我包里所有的东西全部翻了出来,所有的信用卡和现金、票据全部扔在地上,墨镜掰断了,正准备拿我的近视眼镜开始动手。我妈看到了,她还冲我妈声音很大的说些“宇宙语”(她的话简直听不懂,我想那该是她独创的语言吧。)意思大概是不给我妈拿她玩的东西。要不是我妈发现的早,我包里的合同可能早就成为她眼中的废纸了。

哎!我这鬼灵精怪、顽皮淘气的活宝哦!

但是,就算是有再难过的事情,心里受了再大的委屈,看到她我总觉得有种温暖在包围我。女儿也许真的是我后半生的寄托了!

杰明给我带回了《最浪漫的事》。那首歌词真的是写到了我的心声里了,是啊,有什么比和最爱的人慢慢变老来的更浪漫啊。那首歌我经常是反复倒带听,总是听不厌。杰明老是笑我像个小女人,总是将忧伤当饭吃。

我和杰明都开始吸烟了。他从家里带回了一种烟叫“阿诗玛”,带回了两条。那种烟还是比较呛的,我也知道其实杰明在家里就抽烟,只是刚到部队硬是憋着的。

说件趣事,部队对新兵吸烟是强烈制止的。有很多新兵在家的时候就抽烟,来部队后有的时候忍不住就会躲起来偷偷的吸几口,甚至会躲到厕所以方便的名义过个烟瘾。可是总归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总是会被自己的班长抓到。抓到后不是进行批评这么简单的,还会进行体能训练,最绝的是有些班长会将烟丝进行泡茶,强行让他们喝下去。我们班长就罚过一个山西兵。那次我们是真正领悟到烟丝茶的厉害,那个山西兵硬着头皮喝下去后当即就吐的一踏糊涂。再也没犯过同样的“错误”了

杰明还是比较滑头的,新兵的时候从来也没被抓住。不过我也知道他们班长一直对他都很好,其实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来长的好也是种资本哦!部队也做不到一视同仁。

我就是在杰明的影响下学会抽烟的。而且就只抽“阿诗玛”。

这种烟我一直抽到现在。从来没有换过。

我也觉得自己就是阿诗玛。倔强而又痴情!

因为和班长学拳还只是刚开始,那时候我的兴趣还很大。要知道每次看到班长将整套拳连下来,那真是一种享受啊,所以我总想将这套拳能全部学完。

第二天晚饭后,我就准备再到连队去学拳。

“你学拳?”杰明觉得很意外。在他看来我那么瘦瘦弱弱,总也不能相信我会喜欢学拳。

“干嘛,我就不能学啊,总是被你欺负,我总要想办法对付你啊?”其实杰明那里有欺负过我,虽说他比我要有力气,但是平时打闹总是他比较倒霉。我也知道他平时让着我。

“呵呵,也不看看谁受伤的多。”他将身上的吻印、抓印等等都捋出来,冲着我傻笑。

“和谁去学啊?”杰明问。

“我们班长啊,你不知道他是个“武状元”啊!”

“真的啊,”杰明在家就喜欢打架,看的出来他对学拳也有了兴趣“那我也去学!”

我没说话,总觉得他去的话不好,但是又找不到理由不让他去。杰明看我不言语,就在旁边恬着脸央求我去和班长说一声。

回头想想他去学又会有什么事情,也许自己多虑了。

于是当晚杰明就和我一起去了连队。

班长对杰明的到来到是很意外。其实都是一个营的,也都认识。我对班长说明杰明的意思,班长就盯着我看,看了大概有十秒种。我的脸立马红了,那样子就像是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班长收回眼神,没说什么。我试探的问班长行不行,班长低声说可以。

那次之后我没问过班长当时的想法,就算多年之后我俩通电话我也没问过。班长与杰明之间总有个结,这是我没办法打开了。这个结就是他们之间的那场打斗。

当晚我与杰明和汤永三个人一起学的,看的出那天晚上班长教的并不热心,但是杰明学的到是很认真,不时的还问一些动作上的疑问。他的身体很灵活,所以学这个好象比我和汤永还要快。班长还是很仔细的给他讲解了,学武之人就是这点好,那怕是看对方再不舒服,遇到难题总还是帮的。

当晚我们没练多长时间就回来了。那晚我总提不起精神去练。

回来洗漱后我与杰明躺在床上,杰明主动和我探讨学拳的事情。他真的是很热心这事,好斗分子。

忽然杰明问我:“你们班长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哦?”

“瞎说,我们班长就那眼神,他看你还不是这样!”我手足无措的说道,好象做了什么对不起杰明的事情。

“是吗!好象他看你的眼神就是我平时看你的样子。感觉很暧昧哦!”看的出杰明说这句话时是带着玩笑色彩的。他就是这样子,就算是真有这事他也总是玩世不恭的面对。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对我们班长发春了”我也开玩笑。

“那谁知道,你们班长长的威武的很,而且站在那就有种威严。说不定你看上他呢!”杰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早就做好了被挠的准备,平时就这样,只要他不正经了,我总是去挠他腰上的痒痒肉。

我立马伸出手就开始挠他:“好啊,我就是勾引他了,然后就将你甩了。”

当晚,又是云山巫雨。

第二天晚上,汤永跑到营部告诉我,今晚班长有事情,所以就不用去学拳。于是我和杰明就呆在了营部。

晚上无聊,我约好营部炊事员小郭和营部的志愿兵去打80分。杰明看没事干就去他们老连队找战友玩(他们班长目前在二连六班当班长)。

那晚,我的牌特臭,要什么没什么。而且心里也发慌,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所以打牌老是出错,经常出错牌吃苍蝇。小郭和我对家,老是损我。

就在我们继续打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冲进来了。是营部另一个志愿兵。

“白洋,你们快别打了,外面杰明和连队一个兵打起来了。快点,杰明好象受伤不轻!…”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冲了出去,就听到后面营房传来嘈杂声,后面一排就是我的老连队。我朝后面冲了过去。我看到一帮人全部聚在一起,明显的杰明和那个人已经被拉开了。

和杰明打架的是班长。杰明已经满脸是血,班长好象嘴角也有血丝,虽然被拉着两个人还想继续撕打,只是被别人抓的紧紧的没办法动手。

我冲了过去。

杰明和班长都看到了我,他们忽然都不动了。

时间反复也不动了,而我也呆楞在那不知道做什么!

那时我想说话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我知道他们可能会是为我上次受伤的事动的武。但我什么都说不了。

杰明受伤不轻,透过路灯我看到他的鼻子在出血,额头有一块青肿,好象腿还受伤了。就是不知道内脏有没有受伤。班长似乎只有嘴角有血,伤的不重。

这时不知道谁说了句:“还不送卫生队!”大家好象是立马反应过来似的,将杰明又扶又架的朝卫生队送去。而班长就站在那,大家都知道他没伤到那里。

我望着班长,我的眼里只有怨恨,我用眼睛瞪着他,他就那么默默的望着我。我咬了咬牙根,没有再回头,直接朝卫生队跑去。

杰明断了根肋骨。

所有的人都惊动了,包括营长和教导员,也赶到了卫生队。

整个卫生队的病房里塞满了人。军医在忙里忙外,战友们跟着混乱的局面都想帮忙可都帮不上忙,营长和教导员在了解情况。大家都在忙,我却成了局外人。我的思想一片模糊,懵了。

教导员走到我身边问我事情的起因,可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又能说什么,我怎么解释呢,解释他俩是因为我才打起来的,那教导员不要追根究底啊。我也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明白杰明和班长怎么会遇到的!我什么都不清楚,能做的只有是等他们忙完后,留下来照顾杰明。

我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听到军医讲肋骨断了的时候我的眼泪还是出来了。我听到杰明在病床上,就在军医为他包扎的时候,他痛苦的喊声,那声音就像在撕裂我的心。那一刻痛的不是他,是我!

营长和教导员回营队了,将连长、指导员和刘鲲鹏都喊了去。他们要谈话,而且我知道这事情肯定会处理。

战友们在军医忙完确认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帮忙后也都陆陆续续回去了。

最后,病房里就剩下我和一个小卫生员。我要求留下来照顾杰明。

卫生员做完善后的事情也回自己的宿舍了。时间已经很晚,他也要休息。

我坐到了床边,杰明就这么看着我。

我的泪再也控制不住,嘴巴带着苦笑,眼睛早就不受控制。

杰明却在那看着我笑,傻傻的。

“这下不用在搞卫生了!呵呵”这个时候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既然是这个。

“还想着你那点破事儿!”我破涕而笑。

“你们班长喜欢你哦,他对我说的!”

杰明将当晚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我。

杰明先是去找老乡和他班长聊天,没过多久就准备回来看我打牌的。走在路上也不知道怎么就遇到了我的班长,班长将他喊了过去,杰明还以为他要教他练拳呢。谁知道班长第一句话就问他我的手是怎么弄伤的。杰明当时就慌了神,还以为我将他的事情告诉班长呢。杰明也没有讲真话,就撒谎说是我自己工作时造成的(我就让他这么和别人讲的)。班长肯定就不答应了,说这事肯定和他有关系。杰明也火了,说就算是他造成的你刘鲲鹏也管不着。就这样班长就和他打了起来。

刘鲲鹏毕竟是练过的,虽说杰明经常打架,但是比起班长来他还是嫩了点。没几下就被打倒了。还好,有几个战友看到了,迅速过来将他们拉开,不过杰明的肋骨已经被打裂了,只是当时没感觉而已。可想班长的拳有多厉害。

再然后我就跑过来了。

“你们班长可真厉害,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拳就到了,真的没白练拳!”这个时候他不恨人家反而赞赏起别人来了。

“如果你被他打死了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讲!”我笑他。

“呵呵。”杰明又傻笑,“看的出你班长好象喜欢你哦!”

“我知道!”这次我没有回避,“你生我气吗?”我指的是他这次受伤是因为我。

“傻瓜,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又不是你打我的。”他忽然摸有一下我的头发,“再说你也打不过我!嘿嘿!”

气氛轻松了很多。

“洋洋,你说我现在像不像木乃伊?”他指着自己的胸口,现在被纱布全部包了起来。

“头又没包,怎么看也不像!”不过他的脸颊和额头都有擦伤,也被贴了起来,“脸上不会破相吧?”我问他。

“害怕我变丑啊,是不是准备踢了我找你们班长去啊?”

“不正经!受伤了还这么开心!”

“看到你这么关心我我能不开心吗!我现在还想做一件不正经的事情!”

他看着我,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他嘴巴撅了一下,指了指下面。

我立马给了他一拳捣在他肚子上。只听到他“嗷”的一声,我打在了伤口边上了。

刘鲲鹏为了这件事情背上了一个处分,如果不是因为平时表现好的话在加上连长指导员求情就被关进了禁闭。

这件事情以后我没有去班长那练拳了,也很少再去班里。从心底里我没恨过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减少了和他见面的机会,害怕再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过这件事情他也没和领导解释,也只是找了个借口去搪塞的。教导员问杰明他也没细讲,想来都觉得这件事情不光彩吧。

班长就是那年退伍的。在我整理退伍士兵档案的时候我悄悄的将那份处分材料给撤掉了。

班长走的时候也找过我。我规劝他以后回去对嫂子好一点,然后在他的退伍留言薄上写了几句话,也就是一写祝福的语言。

我没对班长说撤掉处分的事情,毕竟这是犯规的。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