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同志小说:直男警察被帅哥gay掰弯的故事

2019-04-26 16:08:09 作者:扁舟湖上行 阅读:

警察同志小说:直男警察被帅哥gay掰弯的故事

简介:

“我就是个gay,我就一厢情愿,谁让你理我了?我讨厌你总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他知道他爱他,他可以和他撒娇刷无赖,为了他追求的男人他可以冷淡他。

“我生气,生你的气,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想要的时候挥之即来,不想理的时候,挥之即去,难道,我只是你生命中一处路边的风景么?我知道我只是个gay,你心里或许会看轻了我……?”他爱上朝夕相处的同事,苦苦的追求。而他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都有些瞧不上我自己,因为我面对着莫西林时,总会感觉会低下去,那种爱让我无以遁形,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就疯掉了?嫉妒得快疯掉了…”他终于爱上了他,卷入了一场男人之间的三角恋中。

写在题外的话:我叫楚东坡,是一个狱警,以没有遇到马前子之前,我都不知道GAY是什么概念。自从和他致命邂逅,相识相知,打打闹闹,哭哭笑笑,离离合合直到同居一室,同室操戈,结一段真情,却情断柔肠,造一段孽缘,却孽缘情深,我从一个不知道BL恋是何物的直男,彻底掰弯。

我把这段被掰弯岁月里的暧昧故事写下来,讲给一路同行的朋友共赏。

第一章

篮球场上,楚东坡从车子里钻出来,走到人群里一把抓过马前子,拍掉他掌上的球,扯下他的外套给他披肩上,半拥着他就朝宿舍去,拖着他就走,你干嘛呢?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看着咋了,不干嘛,回屋说。宿舍的门儿刚被带上,楚东坡屈膝抵住马前子,双手分开他的双臂把他摁墙上,他一把扯下他的外套,哧拉一声扯断了他衬衣的扣子,又熟练地抽开马前子的腰带扣,楚哥,你干嘛呢?发生什么事了?马前子摁住腰带,他一把掰开他的手,抽出他的腰带撇出去,死命地退下他的裤子。

马前子膝一曲用力顶了下楚东坡的下巴,他吃痛不小心坐地下。

他一下恼了,发狂的猛虎一样,从地上一路而起,把马前子拖到床边,马前子向床里趔趄着身子,紧蹙着眉头瞅着他,双手还抵触着他的进攻,“楚东坡,你疯了?你知道这是白天吗?这是在看守所吗?同事们都瞅着你把我拖走,你不管不顾了?”

楚东坡的脸紧逼在马前子的脸上,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狂喘着粗气,一只手暴怒地捏住他的下巴,“你也学会拒绝我了不是?凭什么这几天对我这么冷淡,看见我眼皮都不抬,在办公室和你说话,爱理不理的,你是不是玩儿够了?厌倦了啊?”

马前子别开他的脸,“我没有爱理不理的。”

“你没有爱理不理的,为什么话都不和我说,想要冷淡是吗?好,从今后,咱们换种冷淡的玩儿法,没有爱理不理,反正不是你不对,就是我不对了?”

“楚东坡,”马前子用力摆开他的手,我对你爱理不理是有理由的,外面都说得那么难听了,我可以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可是我在乎他们怎么说你,你懂吗?你好在还是个…”

“哈哈,闭嘴,老子才不在乎那些你在乎啥?”楚东坡轻笑一声身体重重地压在马前子的身上,马前子向后扯着脖子逼视着他的眼睛,呼吸却有些急促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在乎的事儿吗?你啥都不在乎?你不在乎女人了?不在乎感情了?嫂子走了?”

楚东坡暴力地用膝抵着马前子的下身,“闭嘴,扯淡!少给我讨论这些一文不值的东西。”他野蛮而暴虐地吻上了他的唇……

衣服零乱地扔了一地,楚东坡下床蹬上裤子,坐床尾,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吐了个大大的烟圈儿,长叹一声。

马前子抓过一块毛毯盖他后背,又躺回去,头枕着胳膊望着天花板出神,“哥,我知道你心里不顺畅,可我们以后得注意些,我们不是一天两天,我们还有好长的路要走……你不能再这么不管不顾的。”

楚东坡时常这样呆呆地出神,在没有马前子的岁月里。他记得他的哭他的笑,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手势,每一个表情,那张有泪水肆意横飞的有着如花笑靥的俊脸,他给的回忆太深,深得象烙铁一样烙红了他的每一个无眠的长夜。

他总是喜欢闭着眼,在黑暗里去触摸他的身体,去触摸他的温度,触摸他给的回忆。

真真的,梦一般的如铁的回忆。

他就是他生命里一朵奇葩,曾经绚烂盛开,每次想起他,楚东坡就感觉自己的胸腔内被插上一把刀,那锋利的利刃正一刀一刀戳进他的心脏。

那个叫做命运的刽子手,带走了马前子。而他,才是比命运还残忍的刽子手,因为是他,亲手带走了马前子所有的期望与幸福。

楚东坡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人,一个生活在君子国的小人,现实中,他是一警察,确切地说是个狱警。看守所是个鸟都不愿意光顾的地方,高墙电网监舍,犯人,四部曲,工作各种单调了。

每天除了盯着犯人,就是盯着高墙内四角的天空,有时他想,自己就是红岩里的小萝卜头,梦想着若有一天,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该好多。人,年青都谁不曾有过梦想,他的梦想是做个刑警,警笛一响,警灯闪烁,威风凛凛千里卷单骑。

所以刚来到这个偏僻的看过所的时候,他并不甘心,每天只是按时的上下班,并无多大建树,想到大好的青春好年华都会在这儿和犯人一起混吃等死,就无语泪流。

特别是看到一起分来的好哥们儿柴胡那小子,在他面前故意显摆的模样,他劈了他的念头都有。

啥社会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的子女近水楼台,柴胡还不是沾了他当公安局长老爹的光,进了刑警队,不过凭良心说,那小子干得还不错。

楚东坡不安于现状,却又无通天的才能,自然沾不了爷娘的光,虽然私下里固执地认为看守所是养老的警察才呆的地方,他还是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从部队回到地方,他就一直这样无怨无悔工作着。

抱怨归抱怨,无语归无语,可总得好好上班,天天向上不是。

有时,可他感觉自己很累,柴胡和他也差不多样的境遇,平常的警察平凡的人生,平常又平凡的工作,各种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下了班儿几个兄弟一凑,闲扯胡侃,要不就一群人勾肩搭背去路边夜市上吃几串羊肉串儿,喝几瓶小酒,发发牢侃侃女人,这些年这小子依然没改掉在部队时的毛病,牢骚没少发,活儿没少干。

楚东坡总是笑骂他推了磨挨磨棍的主儿,认命吧?守着如花似玉的娇妻,有着自己喜欢的职业,知足吧?

别折腾了,再折腾也他妈一废柴。可他做梦也没想到,或许真的是时代变了,亦或许是自己真的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去年,柴胡那小子放着好好的刑警不干了,竟然脱下警服拍拍屁股经商去了,楚东坡直到现在都还没转过弯来。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