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伙搞基: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6)

2019-04-12 13:57:30 作者:骑猪的瘦子 阅读:

寝室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静得只能听到我俩的呼吸。

我是实在没有力气去洗漱了,再说又是大冬天,碰到水我就不用睡觉了。

索性脱了衣服钻进被窝,图个安稳。

可是寝室刺眼的灯光总是妨碍我的睡眠,高亮在那背对着我,站在床前,不知道在折腾啥。

我伸出一只脚,朝他屁股蹬去,

“你还折腾啥,快TM睡觉,把灯闭了。”

“不行,还得会儿,我这行李还没弄好呢,睡哪儿啊?”

我实在懒得和他罗嗦,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他。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发现寝室灯还亮着,那小子还没睡觉。

“你到底想咋地?”

“呵呵,我这喝多了,手不好使,行李带子解了半天解不开,愁死我了。哥你下来帮我看看。”

我靠,我好不容易把被窝焐热了你让我下地?我吃饱了撑的。

“那你就别整了,穿着衣服睡吧。”

“那我能睡着吗?你可舒服了!”

“谁叫你回来那么晚的,你还有理了!”

“我回来的晚啊,不是你拉着我出去喝酒我能这样啊,我操!”

这话说的也对,是我的原因。算了,不和他一般计较。

“那你来我床上睡吧。”

“这可是你说的!”

“磨叽啥!”

这小子拿了枕头就过来了,我往里面挪了挪,他掀开被子就要进来,我伸出胳膊就推他,“你把衣服脱了,我被窝就能随便糟蹋啊!”

“这可是你说的!”

说着话就把自己脱光了。我本来想让他穿上丨内丨裤,可是考虑到他就那习惯,再说也没把他当回事,再者也是最重要的我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刚才这一推他我差点没吐出来。所以我就转过身去,不再搭理他。

我能感受到他进被窝时候的体温,然后沉沉睡去。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半夜肯定会被干渴弄醒。

那天晚上我就是,只是我忘了旁边还躺着高亮。

当我的手向床下摸去的时候,却没想到摸上了高亮的胸膛。

当时的我早已经忘记了身边躺着一个人,可是高亮没忘,或者说他基本上就没睡。

当我的手碰上他的胸膛那一刻起,我就感受到一种激动的震颤,这让我很不舒服。

可是我又实在懒得起身去拿水,而且被子不知道咋地被高亮死死地压在身下,我要是不从被窝里钻出来,根本不可能拿到水。

也许是我给错信号了吧,我感觉我的手被高亮抓住了。

我试着抽回,可是未果,就这样在他的胸脯上以微小的幅度较着劲,我是渴得难受,高亮估计是憋得难受,因为我听到了他咽下唾液喉结涌动的声音,那么清晰的想在我的耳畔,这种感觉就和我第一次与梁丹赤裸相对的时候一样。

紧接着,我想张嘴说话,有嘴还能被渴死不成。

谁知我话还没说出来,高亮的嘴就凑了上来。

我当时的反应就是,我操,一股酒气!我操,他是男人。

我试着用剩下的那只手去推开他,但因为是侧身躺着被压在身下的手根本使不上力气。

高亮的吻有些让我窒息,如同当时我与梁丹接吻一样。

我的欲望在被梁丹的行踪困扰得消失殆尽之时,却被高亮的吻撩扯起来了。

我顾不得高亮还在我身边,翻身平躺,脱下自己的丨内丨裤,疯狂的**。

这把一旁的高亮看懵了。

他一下子愣在那里,但紧接着,我感觉高亮的手将我的手从我的坚挺上拿开,然后握了上去。

那一刻我只是想发泄,根本不去考虑那个人是谁。

高亮的手和梁丹的手确实是两个感觉。

高亮的手因为打篮球的关系,有些粗糙,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疼,可是随着液体的增多,不适感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喷射。

我感觉有些难为情,真的。

我将两手交叠放在我的眼睛上,回味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高亮见我逐渐的平静,准备起来。

“你起来干吗?”

“我去弄点水,给你擦擦。”

我没再说话,因为我不知道再和他说啥。

可是他起身时,我却分明的看见了他胯下的坚挺,仍然那么高高的耸立着,让我的脸又一阵赤红。

正当我再次要睡着的时候,高亮就挺着那东西拿着个盆从外面回来了。

我真怀疑他是不是脑袋有毛病,竟然就那么在大冬天的光着屁股跑到冷水房打水去了。

“你就那么光着去了?”

“我这都回来了你才想起来啊?”

我无语。

接着他要掀开被子,却被我一把摁住。

“你要干吗?”

这话一说出口,我就看到高亮拿着盆在笑,笑得盆里的水都用倾倒出来的危险。

“咋地,大哥?你丫刚才那劲儿哪里去了?现在咋和怨妇似的?该摸的我也摸了,还怕我QJ你不成?”

“我操!”

我一把从盆里捞起毛巾,才发觉水是温热的。

这让我有些感动的抬起头,充满疑问的看着他。

“看啥?我怕你冷,用热得快烧的水,怕水开的声音把你弄醒了,我拿到水房去烧的。”

“我操,你骗谁啊,水房有插座啊?”

“呵呵,我在门口烧的行了吧?反正没吵到你就是了。”

还真是一傻小子。

沈阳的冬天多冷啊,他就这么光着屁股为了怕我冷去给我烧热水去了。

更要命的是那个时候学校用热得快是要开除处分的,虽说那个时候还没开学,但是一旦碰到检查的高亮就完蛋了。

我掀开被子,开始擦拭我那被JY弄得粘乎乎的JJ。

其实大部分都弄到被子上面了,身上倒是真没多少。我擦了几下将毛巾扔回盆里,才发现高亮还在那端着盆看着我,JJ的大部分被盆子的高度遮住,只是露出了头儿,上面还出了水。

我视而不见,我也不知道应该说啥,只好对高亮笑了笑,就躺下睡了。

也不知道高亮是啥表情,我只知道一会他就进了被窝。

黑暗中我感觉他用手攥住我的手往他的JJ上放,当时已经有些迷糊的我也随了他,可是当我意识到那个坚挺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把手抽了回来。

因为我不喜欢。或者说当时的我不喜欢。

我的欲望得到了发泄,对高亮自然也就没了欲望。

高亮在尝试了几次无果之后,也转过了身子,俩人呈kappa商标的姿势,睡着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头疼欲裂。

我却发现高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自己铺上去了。

估计自己也觉得尴尬吧。

高亮看我起来了,也从铺上坐了起来。

“你丫昨晚是故意的吧?”

“啥?”

“不是行李带子解不开嘛?咋这又回去睡了?”

“心结解开了还有啥解不开的。”

“你啥心结咋解开的啊?”

“被你的屁崩开的。”

“滚你丫子的,没一句正经。”

说完我就从床上爬起来去喝水。昨晚喝水没喝到,现在渴得够呛。

等我把嘴对上了瓶口,我才发觉连瓶口都是酒味儿,太TM难闻了。

无奈,除了这水没得喝了,捏着鼻子喝了下去。

冰凉的矿泉水顺着嗓子进到肚子里,让我打了个寒颤。

脑袋也瞬时清醒,我突然想起来我昨晚与高亮接吻了。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