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伙搞基: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5)

2019-04-12 13:57:30 作者:骑猪的瘦子 阅读:

当时的我有些泄气,躺回来差点把脖子扭了。

“你咋回来那么早?”

“你咋回来那么早!”

“我回来找梁丹。”

“我回来找你。”

“你找死吧!”

“你死了?”

于是我起身就和他厮打起来。

不知道我这两天是被相思病累的还是没吃好睡好,竟然被他反擒拿摁在床上。

“哈哈,你也有今天!”

“咋地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真的?”

“让我先放个屁!”

“滚!”

计谋没有得逞,被他压得死死地,真TM难受。

“你到底想咋地?”

“不想咋地!”

“快说话,别磨叽!”

“我就是磨叽你也得陪着。”

我不再做声,懒得理他。过了一会,除了我能感觉到他在我身上的重量,竟然没动静了。

我扭过头把眼睛向上瞟了下,却看见高亮明亮的眸子正瞅着我。

“你想QJ啊?”

“差不多吧。”

“那我顺J!”

“那你先给小爷呻吟一个吧!”

彻底崩溃。

“快放手!”

他看我有点激了松开了手。

“我给你家打电话,你爸说你回来了,我怕你寂寞,就回来陪你喽!”一边收拾着行李包中的东西,高亮一边和汇报似的自言自语。

“亏你心里还有我。”哈哈,虽然是一个爷们儿,可是这种被关心的感觉我还是很受用的。

“我的心里全是你!”

“你丫滚蛋!”

“那我蛋黄里也全是你!”

“你蛋黄里都是**!我操!”

“哈哈!”

高亮在那开心的笑着,顿时让没开灯的寝室阳光普照。

其实在那以前我还真没仔细打量过这小子,现在竟有些看得出了神。

其实高亮长得很帅,这件事梁丹也和我说过。

他脸型不大,圆脸,还带着一个酒窝,有些莫名其妙的。

但是我总觉得这一个酒窝加上他那两颗虎牙破坏了他的爷们儿气质。

高亮发现我看着他没说话,那一瞬间有些不自然。

可是仅仅是一瞬间,他就转而也开始盯着我看了起来,那眼神我太熟悉了,只不过前几次透着一股冷漠,这次却有些让我浑身发烫。

我承认我被他那小眼睛中发出的信号整得有些兴起。

因为那种目光我在和梁丹去旅店的时候,床上的梁丹也是那么瞅我的。

可是这种讯号偏偏从高亮的眼睛中发出来,让我一时难以适应,何况梁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瞬时我那刚起苗头的欲望又跌落谷底。

“我们出去喝酒吧。”

高亮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说话,愣愣的看了我一眼,转而露出微笑,“好,你请。”

因为刚从家里回来,而且又刚过完春节,再加上只有我和亮子俩人,所以这顿饭还是蛮丰盛的。桌面上不再是盐爆花生米,而是多了许多肉菜。我俩要了一箱沈阳雪花,大有视死如归的精神。

其实我真的是有些郁闷。所以我很感谢眼前的亮子能提前回来陪我。

因为有些话在我肚子里面憋了太久没地方倾诉,我需要发泄。

可是我也不能一上来就倾吐吧,所以酒就是一个很好的媒介。

我俩一边喝一边聊着春节的趣事,让这个因为春节刚刚开张的小饭店平添了许多过节的气氛。

我看着眼前的亮子在那说着,笑着,比划着,竟恍惚的觉得眼前的人仿佛不是高亮,而是梁丹。

我伸过手去抓住高亮正在比划的右手,高亮也因为我这个举动有些不知所措。

“你春节去哪里啊?干吗不给我打电话!”我有些愤怒。

“我给你打了啊。”轮到高亮傻了。

我这才明白我看错人了,有些歉意的举起杯子,冲高亮笑了笑,“来,干!”

高亮当时的表情我记不清楚了,感觉变换了好几个情绪,默默的拿起杯子和我干了。

这杯酒喝完后,高亮就没动静了,这个时候也没别人,我也不能指望别人去打破僵局,只好问道:“你又咋了?”

“我没咋了。”

“那你咋了?”

“我看是你咋了吧?!”

“我没咋了。”

“你和梁丹砸了吧?”

“嗯。”

说完这个字,虽然我还没有找到梁丹去最终求证,但我还是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舒坦。

我本来等着他继续问我来龙去脉,可是那小子就这么嘎然而止了。

反倒是我被困在上不上下不下的地步,有些难受。

喝闷酒更难受,本来就是找人来倾诉的,我还是先把脸皮放到一边吧。

于是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高亮说了。

本来指望他开导开导我,谁想老小子也没提出什么高见,喝了几杯酒,就蹦出一个字儿。

“贱。”

“你说谁呢?”

“你说我说谁呢?”

我看着他的眼睛,亮子也丝毫没躲避,甚至连酒精的涣散在他眼睛中都看不出来。

“量你也不敢说梁丹。”

“所以你贱。”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下来了。

说真的,我从小到大都没活得那么憋屈。

东北人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去的,有话你就说,对了我就听,不对咱就干,干过我我就服你,就这么简单。

谁知道谈个恋爱这么累啊,付出了真心,还不知道对方到底咋想的,一个假期都没个动静,那真是一种煎熬。

高亮看我掉眼泪了,一时也不知所措,喝了几口酒,竟然也哭了起来。

这下把老板娘弄懵了,这哥俩刚才还有说有效的蛮有节日气氛的,咋说变就变了呢?这是为什么呢~~~

“你哭啥?”我很不解。

“那你哭啥?”这小子今天还真跟我较上劲了。

“我哭我的爱情。”说完我自己突然又想乐了。因为在我那个年纪,爱情从嘴里说出来就如同看琼瑶小说似的,那么矫情。

“我也是。”

“你呀有个屁爱情!”

“嗯,我的爱情是个屁。我一天贴着脸去闻,结果人家还放给别人听了。”

这下轮到我懵了。

“你今天是咋了?和我转着圈儿的放屁!”

“因为我的爱情在我前面,我天天跟着它转,就是跟不上它的步伐。它可以为别人停留,却从不为我。”

“那你就去追啊!”

“我累。”

“为啥?”

“哥,你知道那种明明觉得没有希望了突然有出现一丝曙光的感觉吗?你知道那种马上就要放弃了却突然看见救命稻草的心情吗?每当我要放弃的时候,那个人却又施舍给了我一些,让我的贪念顿起,以为还会得到他的全部,谁知道那些施舍都是他无心的。”

“那你咋不和她说?”

问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看到他有些激了。

他憋了半天,蹦出一句话:“我没法说,他就是个屁!”

这次轮到我笑了,笑得我前仰后合,笑得我把梁丹忘到了脑后。

老板娘显然也看不惯我俩这一会哭一会笑的作风,在那里摇着头说:“连丨警丨察都疯了,这社会还能好了!”

那晚我们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是晃晃悠悠的回了寝室。

在路上我记得高亮还买了一大桶矿泉水,看来这小子还很清醒。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