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伙搞基: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4)

2019-04-12 13:57:30 作者:骑猪的瘦子 阅读:

大伙那时候普遍囊中羞涩,可是又都好酒,于是只好在菜上面做文章,尽量挑量大实惠又便宜的菜迅速填饱肚子,然后就开始只要盐爆花生米,这东西实惠啊,食量大的遇到这个也得一个个的吃,不至于一下子见底儿,再说吃一口花生米能喝好几口啤酒,多省钱。

那天我才发现梁丹也挺能喝的,她敬了我们哥们一圈儿,面不改色的,尤其是敬到高亮的时候,高亮竟然站了起来,当时把我们吓一跳,以为这神经大条的小子又想整事儿。

你们能想象吗,他那一米八多的个子站在这平房改成的小饭店中是多么的相映成趣啊,尤其是一桌子人都得仰视的看着他,让我差点把喝下去的酒都吐了出来。

那小子站起来后竟然连喝三杯,搞得梁丹尴尬的站在那里,端着手中的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我一看这情形,还是我来算了,于是我拿过梁丹的酒杯,喝了三杯,喝完还冲对面的高亮倒了倒手中的酒杯,示意他我喝完了。

谁知那小子就和不认识我似的,眯着眼睛就在那里直勾勾瞅着我,瞅得我发毛,心想这又咋了。

估计梁丹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拿起我的酒杯,对高亮说:“他喝的不算,我这再喝一杯陪你。”说完也喝了。

那小子根本就没看梁丹,和灵魂出窍了似的,那表情就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后来还是旁边的小四川在下面拉着高亮的裤子,他才坐下。

这么一闹,梁丹觉得有些尴尬,就在我耳朵旁边说要提前走,我点了点头,又喝大伙喝了一杯,就起来穿外套,和梁丹一起出了饭店。

那夜也许是喝多了,我和梁丹都没回宿舍。

因为当时已经算是放假了,就是考完试了大伙等着看成绩,不愿意等的就交代给同学帮着看,自己提前走了那个时期,所以也没有查寝的。

我们去旅店了,嘿嘿。

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啊,可是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紧张,反正第一次不是很成功。

那时候我才发现看黄网看多了也不好。因为我把片里的动作一一实践了一下,发觉有些真的超高难,结果搞得自己很累,还整的你在人家小姑娘心目中是那么的有技巧,明显就不是第一次。

可是我明明就是第一次啊,结果还没正式的XXOO,就在折腾中就那么泄了。

真TM郁闷。

早上回去宿舍,发现一屋子酸几溜的味道,差点没把我熏死。

有几个铺位已经空了,估计是赶早班火车回去了。

高亮还是一丝不挂的趴在床铺上,手耷拉在地上,显得很无助。

顺着他的手,我看到地下有不规则的呕吐物,估计味道就是来自于它们。

阳光透过窗帘照在高亮那凸起的屁股上,突然让我萌生笑意,这画面太嘎了。他的屁股和上身肤色比起来,颜色还浅一点,而且感觉基本没什么肉,阳光照射在上面让我感觉和一座小金山似的,在那泛着皮肤的光泽。

这要是在现在我估计早把他上了,可是那个时候真没那个意思。

而且在当时的我看来,屋里的味道比欣赏他的屁股更让我受不了。

我要开始清扫卫生了,怕他凉着,所以把棉被从他腿下拽了出来,给他捂了严实。

高亮睁眼看了我一下,接着转了个身,留给我个后背。

可能是对高亮多少有些愧疚吧,随着宿舍的人一个个的回家,我看他还是没有回家的意思,就也没着急走。

我家里沈阳也不远,车次还多,我担心的是高亮没买到车票回不去。

这一下还真叫我猜对了,这小子压根儿就没去买车票。

这可把我累坏了,这边得帮着梁丹买车票弄行李,那边还得找人帮忙给高亮买车票。

梁丹那边的事情倒是好解决,女人一旦和你上了床,就没那么多毛病了,就是东西太多,大包小包的。

可是在年根底买过进京车票的人都知道,那票可真是一票难求啊,我求爷爷告奶奶的托尽关系终于弄到一张卧铺。

送高亮上车的时候,他紧紧的抱了我一下,来了句“哥保重,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说完,背着他那大背包转身就走了。

剩下我一个人在站台傻傻的站着,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就纳闷儿了,这娃是不是抽了?几天都没搭理我了,咋买张车票让他转性了?!

送走了梁丹和高亮,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寝室。突然感觉空荡荡的房间有些不适应。

将被子蒙在头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后来是被肚子饿醒的。可是却不知道去哪里吃。

食堂早就因为放假关门了,去饭店就我自己又觉得没意思。

眼睛正四处撒么呢,却发现窗台边上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碗面。

这在当时的我看来犹如发现了新大陆,那感觉不亚于和梁丹住旅店。

草草的撕开包装,却发现下面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面就是给你留着的,火车票钱在你枕头下面。落款是高亮。

我靠,还是兄弟了解我,梁丹就给我留了一个小包蛋黄派。

当时心里确实挺感动的,但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手机都是奢侈品,所以给高亮打电话的冲动也就持续了那么一会,就被我淹没在食欲里面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醒那,寝室电话就响了。

我睡眼朦胧的接起电话,“丹丹到家了?”

那边传来高亮郁闷的声音,“我到家了,明飞”

我靠,咋这么快,我又说错话了。“你那大碗面真好吃。”

“你现在吐出来吧。”接着挂了电话。

回家的日子也是很轻松快意。

刘鹏在河南开封参军做空降兵,

大强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倒腾服装去了,

老肥去丹东五龙背炮兵团炊事班了,

家里就剩洪兴十三妹了,还念着书。

唯一让我不满的就是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家里的电话也没个来电显示。只要你不在家电话肯定接不到,还不知道人家打过没有。

其实,我一直在等梁丹的电话,这一等等到了开学。

我不知道她出了啥事,给她家打电话她也不接,接了也不说话,让我着实郁闷。

倒是哥们几个隔三差五的来个电话,包括高亮,感觉他回家后又变回以前开朗的样子了,说话都透着阳光。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心思没在他身上,他们和我说啥我只是嗯嗯的应着,有时候还怕他们占线久了错过梁丹的电话。

这事一直困扰着我,但是因为春节根本没法回学校,再说我的压岁钱还没收够,所以我在春节过后父母上班以后,就坚持回了学校。

因为回去的早,校园里面满目萧瑟,一点人气儿都没有。

周围到晚上还能响起零星儿的鞭炮响,提醒着我春节刚过。

因为没法得知梁丹啥时候回来,所以我基本每天晚上都去她们宿舍楼下看看她们寝室的灯亮没亮。

连着看了几天,都毫无结果,倒是把一楼看管宿舍大门的大妈搞得心惊胆颤。“我告诉你小伙子,这楼现在就我自己,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操,郁闷。

在离开学还有四天的一个晚上,宿舍的门被撞开了,又是把床板子上面的灰震得直掉。我躺在床上支起双腿翘起屁股后仰头一看,就看见高亮那招牌式的笑容,牙还是那么白。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