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伙搞基: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3)

2019-04-12 13:57:30 作者:骑猪的瘦子 阅读:

可是篮球相对于足球来说,人数要求少,组队很容易,可是足球玩一场要组个队伍确实有点困难,到后来我们经常玩七人足球制,可是还是经常的组不起来队伍,所以我更多的是坐在篮球场边上看他们打篮球。高亮每次看到我在场边都喜欢搞个人突破,搞得寝室哥几个都骂他独,哈哈,后来他索性不玩篮球,陪我踢足球去了。

我现在还有高亮给我买的护膝,球袜,球鞋,那是我过生日的时候他陪我在太原街的东之杰体育用品商店买的,可是他自己却连一套篮球衣服都没有,总喜欢光着膀子。

还美其名曰漏得越多,女人越多。

可惜他的女人没招来,我的女人却来了。

这个女生是我们的同学,第一次上课时我就注意她了,她叫梁丹,比我们大两岁。可能是那时我们还小,我就对比较成熟的女性感兴趣,有点恋母情结。梁丹个子高挑,皮肤不算白,小麦色,现在看来那也算是超前的,在一群娇滴滴的女警中,我觉得她才配得上那身警服。而且她不是那种特扭捏的女生,感觉性格开朗,大咧咧的,反正当时把我迷得七荤八素的,以致于有一段时间晚上睡觉前的卧谈会的内容全是她。

开始的时候,高亮还参与其中,可是后来他基本就不说话了。

这一下倒是我有些不适应了。以前我说啥他都跟着起哄,现在却没反应了,这让我好不恼火。我就伸脚去踹高亮的床,这一踹不要紧,小子火了,怒吼一声:“你丫皮紧了是不?”这要是换做平时听着他这种京腔的东北话,我早开始嘲笑他了,可是那次我没有,寝室都鸦雀无声的,我知道他是真火了,那小眼睛瞪得贼大贼亮,恨不得把我吃了,尤其是在这种熄灯后的场合。我很尴尬的收回了我的脚,不再说话。心里却泛起了核计,难道这小子也喜欢梁丹?

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咋地爷爷我也是小时候出来混的,身边小弟五个,还有一个洪兴十三妹,凭啥追求个女生还得看你脸色?惯得不轻。

你要是喜欢你就去追,小爷我怕你不成?

于是乎第二天早晨我起了个大早,决定彻底甩掉这个总跟着我上课下课的家伙。

没想到一睁眼我就傻了,对面床铺空了,我被人家甩了。

这一早晨气不打一处来,我靠,至于吗,为了一个女人。

算了,既然道不同,不相为谋算了。

进了教室,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梁丹的旁边,回头看了看我以前的位置,空着,旁边坐着一本正经的高亮,那表情,眉毛眼睛都拧巴一起去了。

再看高亮后面是我们寝室老大,冲我竖起了中指,我靠。

在我和梁丹在一起的日子里,高亮彻底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说实话,我当时是一点也没在乎他,因为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

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太适应。我这才发觉高亮在我身边其实也不是可有可无的。

以前去食堂吃饭我只需要拎着俩人的包找个座位坐好,翘着二郎腿看着在人潮中打拼的高亮就可以了,很长时间我的饭卡基本没花钱。如今完全换了个样子,我需要在下课五分钟之前坐好一切准备,铃声一响就得冲出去为我心爱的女人打饭。

以前训练的时候总能在无聊的时候看见高亮回头冲我呲牙咧嘴的笑,如今硬邦邦的就是一后脑勺,搞得我训练的时候百无聊赖的一直撩扯身边的老大。

以前周末的时候出去逛街总有高亮陪着我逛体育用品商店,如今我却沦落成陪着人家逛新世界百货。

可在当时的我看来,这些都无所谓,适应一段时间也就好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啊。

其实我和梁丹的感情发展的蛮顺利的,渐渐的我就脱离了寝室哥们儿的大集体,开始单独行动了。

毕竟是有衣服的人了,哪能总和这些裸奔的人在一起。

高亮也在那阵离群索居了,不过陪他的是篮球。

寝室的人都觉得我俩挺奇怪的,老大曾问我和高亮是咋回事,以前还形影不离的,为啥现在成了平行线。

当时的我也搞不明白,或者说根本没心思去搞明白。

大老爷们儿他要是有事自然就和我说了,没和我说自然不干我事,我去操那闲心干嘛。

老大见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也就那么地了,不知道他是否找高亮谈过。应该找过吧,因为那天我和梁丹在校园溜达完,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在快熄灯的时候走廊才闹腾起来,就听见钥匙划门的声音,却怎么也捅不进锁头眼儿里,估计都喝大了。

没办法,我只好起来套上丨内丨裤,去给他们开门。

这门一开不要紧,呼啦啦的进来一堆人顿时整个寝室酒气冲天,剩我一个人站在门边发愣。紧接着我发现我身边还站了一个人,光着膀子,衣服搭在肩膀上,眼睛通红的,凭着那热感我就知道是高亮。

我见最后一个人都进来了,就准备回去睡觉。说实话,我当时挺生气,寝室集体出去喝酒都不喊我,这不是集体孤立我嘛?这帮兔崽子忒不讲究了,我有了对象就不拿我当兄弟了。

我边想边往自己的床走去,谁知道胳膊被拉住了,我知道那是高亮。

那个时候的我正在气头上,我从小到大没被孤立过,哪受得了这份气,转身我就冲着高亮喊:“放手!”

谁知那小子挺倔,就那么站着,也不说话,就用那红红的眼睛盯着我,现在我才明白那眼神的含义,那是人在绝望后的心凉。

说实话,我那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那样。

何况还是高亮这种没心没肺的类型。

我承认我对高亮不关心,但是我绝对没想到他会因为我和梁丹处对象变成这样。

气氛有些尴尬。我也没再要求他抓着我胳膊的手松开。当时的空气有些窒息,尤其是高温潮湿的沈阳,但我还是感觉有些冷。那是高亮眼神传递过来的信息。

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憋屈成那样,一时让我也有些心虚,我到底把他咋地了。。。

可能其他兄弟也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劲,一个个都上来拉开我俩,无奈那小子忒倔,就是不撒手,哥几个只好冲我来,让我放弃。

我咋就这么无辜呢,明明是他抓着我,还要我放弃?我咋放弃?

老大沉不住气了,和其他人抱起我就往床上抬,高亮也适可而止的松了手,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估计大伙也是为了缓和气氛吧,不知道谁提的头,非要检查一下我和梁丹到什么地步了,说着说着就要扒我的裤头,气氛一下来了个180度转变。

正当我的领地要沦陷的时候,我们听到高亮在自己床上的怒吼:“都他妈睡觉!”

于是大伙又都悻悻的回去,不一会呼噜声就此起彼伏了。

据后来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大伙回忆,整个寝室一般只有我才有这种呼来喝去的能力,没想到年纪最小的高亮脾气也这么爆。

那天的事情就那么不了了之了,谁也没再提起。

太阳依旧是那么准时的升起,就如同我们年少的JJ一样。

一觉过后,恍如隔世,这大概是喝醉酒的人的通病吧。

从那之后,我和高亮的关系回归到一般同学的水准,他不再粘着我,我倒是随他高兴。

转眼之间,一学期就要结束了,随着考试的结束,大伙决定吃顿饭。我们寝室八个人,加上我的梁丹,坐在一起开始胡吃海喝。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