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伙搞基: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2)

2019-04-12 13:57:30 作者:骑猪的瘦子 阅读:

随即我坐了起来,没搭理他。当时我说不上啥感觉,觉得他挺烦人,我和他也不熟,开啥玩笑,自来熟。

他可能也发现了我的不自然,笑了笑,没在说话,自顾自的在我的对面床开始收拾东西了。随着他的折腾,他那床上的楞子上掉下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俩字:高亮。

说实话,我现在对念警校那段时期的记忆真的是没有多少了。只知道高亮那小子傻傻的,陪着我走完了那些折磨人的日子。

现在想想刚见面时的情形,还能依稀想起那个时候他的样子,短的不能再短的头发,黝黑的皮肤,还有那与肤色极不相称的洁白的牙。让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有黑人血统。后来我发现这小子个子高,但是跑得也快,更加印证了我在心中的猜测。因为田径比赛里那些跑得快的大部分不都是黑人嘛,尤其是那些需要耐力的长跑。可惜这都是我的猜想罢了,这小子是北京土生土长的娃儿,父母也是纯正的中国人,因为我查过他的户籍资料了,嘿嘿。他说话一口京片子味儿,听着我都起鸡皮疙瘩。

在我看来,高亮不是帅哥,至少在我看来不是,何况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也不感兴趣去给一个大老爷们儿划定三教九流,但是有一点我很满意,就是他是单眼皮,小眼睛,我觉得这样的人可交,不是说眼睛小,心眼儿少嘛,何况我也是单眼皮,小眼睛,哈哈。但是他长得还真配他那名字,个儿高皮肤黑又亮。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小子,让我念书期间一件衣服都没找到。

随着寝室兄弟们一个个的到来,警校生活也就这么开始了。

寝室八个人,当天晚上就熟了。最让我惊讶的是竟然还有四川那边的人不远万里(有没有这么远?)跑到东北来念书,当时就怀疑这小子脑袋不正常。后来我们从河南兄弟的行李包里折腾出一张中国地图,将上下左右横纵坐标坐标一划,才发现,我家竟然是离北京最近的地方,于是这也成就了高亮后来的口头禅,“刘明飞就是为了保护我这个祖国心脏的~”

记得警校的第一年,我还是很守规矩的。那个时候网络还不是很普及,网吧都是小作坊似的,更别提谁有个人电脑了。可是寝室这帮人还是一有空闲就喜欢去上网,忍受着现在看来巨慢无比的WIN98的折磨。

我上网的第一次就是高亮教的。北京来的孩子就是超前,不愧是祖国心脏之地。他教会了我上网,教会了我聊QQ,教会了我看黄色网站。从此让我欲罢不能,突然我才感觉到,原来这个世界有这么多衣服可以挑选,而且这么open。

而高亮总会在我看黄色网站的时候偷偷的拍我一下,看着我惊慌的四处观望,然后哈哈的笑。

这东西看多了自然就会产生欲望,可是欲望多了不发泄,就会难受,难受得我蛋蛋都疼。

记得开学一个星期之后,那是一个周五,因为明天是双休日,难得的轻松,就又去了网吧观黄。9月份的沈阳热得有些令人窒息。那个时候空调也不普及,一会就热得让我没了兴致,光着膀子,身边还紧紧挨着高亮这个热源体,真TM难受。于是在等JJ疲软了之后,和高亮以及寝室的小河南一起回了寝室。

估计是因为刚刚欲望没有充分发泄的原因,让我精神有些恍惚,真的想自己释放一下,可是高亮这人就是这么“隔眼”(跟人比一样,烦人的意思),他总是粘着我,让我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根本没法释放。可怜我忍着一身臭汗加上被身体分泌的某些液体弄湿的丨内丨裤等着寝室其余六个人该出去吃饭的吃饭,洗澡的洗澡,可是高亮就是不去,他也是躺在床上不动,看着上铺的床板子。

我忍无可忍,“你不去吃饭啊?”

“不去。”

“不去冲澡啊?”

“人多,不去。”

“那我去了啊。”

“那我也去。”

我靠,整个一个怪物。一大老爷们整天黏糊着我干嘛啊。。。

“不是嫌呼人多嘛?你去啥?”

“你都不怕我怕啥?”

彻底崩溃,于是干脆不理他,拿起洗漱用品,向水房走去。

路上碰到洗澡归来的同学们,一个个都是穿着小丨内丨裤,趿拉着拖鞋,大摇大摆的,很是惬意。可是因为没有得到欲望的释放,我的心里全是烦躁。后面还跟着一个吹着口哨的黑人,真倒霉。

可能是因为来得晚,水房当时基本没人了,只是上面的横梁上悬挂着各种洗净的丨内丨裤之类的衣物。

来到最里面的一个水龙头,急切的把自己脱光,可是还是因为丨内丨裤上液体的干粘让我的JJ着实疼痛了一下。可能是包皮被裤头粘住,拉长,离开的那一瞬间被高亮看见了,他那个乐啊,把水房对面寝室的人都乐出来了,那真叫一个尴尬。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一盆冷水下去,彻底浇熄了我的欲望。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回头瞅了一眼高亮,这一眼没把我吓死,人家老孩子脱得光溜溜的,竟然在我背后一动不动的瞅着我。

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操,你丫有病啊!”(这应该是受高亮潜移默化的影响,还会说“丫”了。)上去就和他展开了肉搏。据后来出来观战的四川哥们儿说,那可真是世纪之战,一黑一白扭打在一起,只看见了满眼的JJ乱飞。。。

这一阵折腾之后,无处发泄的精力总算没了踪影。回到屋里大伙闲聊了几句,迷迷糊糊的我也就睡着了。

晚上感觉尿憋的难受,起来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发觉高亮竟然啥都没穿的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张着大嘴,露着那一口白牙。

JJ高高的耸立着,也不知道做着什么春梦。这倒是又把我下午看黄色网站的欲望勾引起来了,于是躺在床上,脱下丨内丨裤,自己弄了出来。

正当我用手纸清洁JJ的时候,突然感觉侧面除了那一口白牙,还多了一道光,我一瞅,高亮竟然醒了,正看着我。

因为他睡觉的方向正和我相反,所以他看到的是我的下面半身,看不到我的表情。

他冲我嘿嘿一乐,瞬时让我感觉自己的一切在他的牙齿的照耀下一览无余。

我小声的对他说:“你看JB!”

他回了一句:“对,看你JB。”然后转过身面壁不搭理我了。

我倒也是不以为意,很快就睡着了。

这之后的日子过得飞快,或者应该说枯燥的日子没什么可写的。每天除了技能训练就是文化课,操场上到处都宣泄着我们无处发泄的精力。

不过人真的很奇怪,你说上课吧,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等到下课休息的时候突然都活了起来。

高亮篮球打得很好,还总喜欢光着膀子打,怪不得晒得那么黑。

我对篮球不感兴趣,我喜欢足球,经常把球带丢了自己一个劲的傻跑。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