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伙搞基:我在警校的那些事儿(10)

2019-04-12 13:57:30 作者:骑猪的瘦子 阅读:

因为没掌握好距离,只有大拇脚指头够到了他的床边,还没钩住,狠狠的摔打在地上,疼的我直呲牙。

这要是在往常,高亮早就醒了,可是这次没有。

他的身体安静的背对着我,只露出了一个脑袋,留给我的还是后脑勺。

我心有不甘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穿上拖鞋,走到高亮的床边。

借着窗外进来的光线,我看着高亮的侧脸。

线条明晰,很有立体感。

嘴唇微张,吞吐着气息。

看来是睡着了吧,我心想。

无奈地转过身去,向自己的床铺走去。

接着我感到我的手腕被抓住了,我回身一看,高亮仰躺在床上,左手压在脑袋下面,右手抓着我的手腕,正看着我笑。

“你笑什么啊,我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笑!”我心里十分不满。

“那我看你哭啊!”

“你哭吧!”

“你来我床边干吗?”高亮见我把话说绝了,换了个话题。

“反正不是看你!”最近我总是被高亮的话弄得绕来绕去的,心里烦得很。

“真没话要和我说?”

“没有。”

“那我可睡了。”

说着,高亮松开我的手腕,转了个身,又面壁去了。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热气因为我的离去早已无影无踪,让我直打冷颤。

“亮子!”

“干吗?”

“你来我被窝睡吧,我冷。”

我原以为高亮会立马过来,谁知道我说的这句话如同放了个空屁,连个味儿都没闻到。

操,以前死劲往我被窝钻,现在还牛逼上了,不来拉倒。

我也没再喊他,翻身再次把自己捂进被子里。

被子里的黑暗再次让我感到了孤独。

我说不上来自己这是怎么了。

因为梁丹的抛弃?

因为高亮的拒绝?

总之真的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用手抓一抓,让他停止跳动个一两秒,我好安静的睡一会。

我从没有感觉过自己是那么的孤单过。

真的。

以前在家的时候兄弟一堆,哪个一喊都是随叫随到的,从小就养成了我呼朋唤友的性格,走到哪里都是一大帮人,热热闹闹的。

如今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

爱人抛弃,兄弟还不理我。

我真的就这么不招人稀罕啊。

想着想着我就觉得心里更堵,眼泪又流了出来。

从小到大没哭过这么多眼泪,都攒到今夜流了个一干二净。

这一哭突然让我感觉到被窝的空间太狭小了,不利于的换气哭泣。

于是我掀开被子,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一下让我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不行,爱情走了我无力挽回,友情再没了我没法活了。

“高亮!”

“干嘛!”嘿嘿,这小子没睡。

“你过来陪我吧。”

“不过去。”

“为啥?”

“你以为我谁啊,我鸡啊,你呼来喝去的,你找鸡还得给钱呢。”

“我操,我求你了还不成!”说这话时,我用手重重的砸了一下床板子,震得我自己的手都发麻。

高亮那边没动静,床板子震动的声音从开始到结束我自己听的一清二楚。

“算了!”

我再次把自己蒙进被窝,从此决定与世隔绝。

“别把自己憋死了啊!”

高亮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闷闷的声音。

拉倒吧,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算看透了,这世界只有自己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哀莫大于心死,这话我总算明白了。

这次折腾过后我竟然睡着了。

恍惚中,我感觉被窝一凉,接着身体被一个人抱住了。

我知道那是高亮,除了他也没别人。

本来不想再去搭理他,但是他身体传来的温暖让我无法拒绝。

我太需要别人的安慰了。我向他的身体靠了靠,却感到他的JB顶在我的屁股上,我又本能的把屁股收了收,但因为这样,突然冷空气从我们身体的缝隙之中溜了近来。

这下让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僵在那里。

高亮的呼吸吐在我的脖颈上,细痒的感觉让我很舒服。

随着他的吐气,我的JB也不可抑制的硬了起来。

高亮的手也没闲着,从背后伸到我的胸膛,缓慢的抚摸着,那有着茧子的手掌仿佛有魔力般,轻抚过我胸膛的凸起,让我的身体感到痉挛。

随着手掌的向下移动,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他的手就停在我的丨内丨裤边缘,却没在动弹。

我知道他在犹豫,他在等我的允许。

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示,拒绝他?还是让他继续?

似乎都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可是身体的欲望是掩盖不了的。坚挺的颤动轻微的顶在高亮手掌的背面,似乎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他用颤抖的手脱下了我的丨内丨裤,然后握住了我的坚挺。

这是第二次感受高亮的手掌吧,还是那么有力。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许是自己那时候太软弱了。

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只能听见浓重的呼吸声。

不一会我就喷射了,我多么希望那些不快就随着这些注定不能成型的蝌蚪,消失殆尽。

释放过后的我,还是有些尴尬。

不想面对高亮,心里却充满感激。

不是感激他让我得到了释放,而是感激他让我感到了温暖。虽然这种方式和我想象中的相差甚远。

高亮在黑暗中摸索着我的丨内丨裤,给我擦试了一下。

“我操,你咋不用你的丨内丨裤擦!”

“我的在我床上。”

“那你就用我的啊!”

“你的丨内丨裤也不是第一天和你JB亲密接触,没事。”

“你不是不过来吗?”我看他的情绪还不错,不至于我的拆台而生气。

“是不想过来,本来想站在床边看看你就算了。可是你知道吗,我站在你的身后,看着你那么大的块头竟然蜷缩成如同初生的婴儿般,呼吸都不平稳,所以我就改变主意了。”

“所以就对我这样了啊?”

“我对你咋样了?”

还跟我装傻。我拿起我的丨内丨裤,扔到了他脸上。

他将丨内丨裤扯了下来,嘿嘿的笑了两声。

“我这一弄,才发觉你不是婴儿,你都能造婴儿了。”

“滚你的,这还用你实践,哥长毛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我在北京。”

“操!”

和高亮的对话让我的心轻松了不少。

我转过了身子,看着高亮,他的眼睛是那么的亮,仿佛能看透我的心思。我低下了头,我不喜欢这种洞察人心的眼神。

本来不宽的床因为两个大男人的平躺而显得拥挤不堪。

高亮抓着我的手,侧过身去,将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腰际。

我的手指能感觉到他胯下的毛发,甚至能感觉到那里传来的热度。

高亮的呼吸依旧那么急促,我知道他在等着我。

可是我还是没有去碰触他渴望我碰触的地方,只是将手搂上了他的胸膛。

我听见他轻轻的吐了口气,我俩就这么睡了过去。

我俩在门被撞开的霎那惊醒。

紧接着一张夸张的大脸出现在我俩的视线内。

那视线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审视着,仿佛在研究什么。

“操,你看够没!”高亮除了和我说话轻声细语的,和别人说话从来都是大嗓门。

老大用夸张的音调回答:“被我捉奸在床啊,哈哈!”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