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 亲密班长(7)

2015-09-11 16:16:00 作者: 阅读:

“唰,唰,唰,”草地被踏动的脚步声!卧倒!我和王帆匍匐在灌木丛里,静气观望。

两个哨兵就在离我俩不远处的小道穿行而过,手电筒还朝我们这个方向扫了几下,所幸没发现什么。

耳边传来了一种均匀细微的马达声,我们止住脚步,前方二十米处是沙包环筑而成的工事,一座军用雷达不停地旋转着那扇大耳朵,那就是山顶了。我们脚底下有几条电缆,通往山背面的腹地。

这里一定距指挥部不远!我俩沿着电缆线向下搜索,穿过山谷的一条小溪,来到了一处较为宽阔平坦的谷地,远远望去,共有四座大型帐篷,密闭的门窗透出细微的光亮,不时有人员出入,周围有哨兵往来巡逻,戒备森严。收获颇丰!原路撤回!

从铁丝网钻出,与同班战友会合,在地形图上简单做了标记后,依然分为两组,一前一后,我们潜行到了68号高地附近。这座山不像124,坡缓顶圆。除了山顶构筑有工事以外,在山腰的一处平缓地带,我们发现了十几顶小帐篷,一个排的规模。高地反斜面的山谷中,我们还发现了几个大型的苫布遮盖的堆砌物,另外有几门高射炮。很显然,此处是军火库。

我班已经完成侦察任务,抬腕看表,凌晨三点四十八分。我命令道:“沿124、68号高地右翼,分组交替撤退,目标56号高地边缘。注意隐蔽,保持肃静!”

在崎岖不平、草木丛生的岛屿上,我们像游蛇一样迅速交替穿行,保持高度的机警,倾听和观察着四周的动静。走走停停,不时卧倒隐藏,以躲避哨兵的巡逻。到达会合地点的时间,是凌晨四点二十一分。

距离会合时间还有九分钟,鹏哥他们还没回来。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但从每个人紧张的面部表情、带有颤抖的呼吸声中可以感到,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焦灼不安!

“得得得得……”表针仍旧在按部就班地滴答作响,而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我越发地忐忑了:鹏哥他们遇到埋伏了?

四点二十八分了!整整过去七分钟了!惊心动魄的七分钟了!我的汗顺着帽檐流了下来,流进了脖领。身上由于本已湿漉漉的,不知出没出汗,就是觉不出热来,冷汗!妈的,好似已经过去七个年头!

由远而近,竖着的耳朵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步伐较为凌乱,不似岛上的巡逻兵。“卧倒!”为确保安全,我仍旧命令大家隐蔽。

“噗噗噗噗!”脚步声目标明确,直奔我们而来。可以肯定,是鹏哥他们!乖乖!但我仍匍匐在地,旁边的战友也不动声色。

越跑越近!从夜视仪中可以明显看到,鹏哥跑在最前。怎么?他身上背着一个人!

过来了!四点二十九分!好凶险!

站定,鹏哥身后几个人帮他接过肩上的伤员。我从礁石后略微探出点头,低沉地:“口令!”

“钝器!”

“歼击!”“鹏哥!”我站起身,跃了出去。旁边的战友们也纷纷跃起,迎了出去。

“怎么回事?”我的话音未落,鹏哥严厉的手势制止了我,后半截话语缩了回去。

“一班、二班、三班,组织清点人员、装备,撤离!”鹏哥迅速下达了命令。

退潮了,我们穿过宽宽的海滩,重又游入大海深处,游向准时等候在那里的机帆船。由于海流方向的变化,机帆船等候的地点也随之向南偏移了一海里,早在我们出发之前,已经计算好了。

受伤的战士腿不能动弹,估计伤得不轻。我和鹏哥以及其他几名水性好的战友轮流牵扶着他,奋力游着。一身湿透的作训服、十几斤的行囊裹挟在身上已经很重了,再加上一个伤员,泅渡难度可想而知,但那是我们的战友、兄弟,克服千难万险也要把他带回去,而且决不能有任何闪失,这是我们的做人准则。

或许是连续高度紧张,我机械地游着,没觉得疲惫,反倒异常兴奋。眼前过电影一般不断闪现着在岛上的一幕幕情景,当兵为什么?从刚才的经历中,我在答案以外悟出了更多:砺炼人生,强化心志……受益终生啊!

看到了!那每隔两秒闪动一下的微弱亮光!这是我们出发之前就约定的,没错!是我们的机帆船!鹏哥忙掏出手电筒,点亮,向着亮光处划着圆圈,示意着我们的返回。

激动的心脏快乐地跳跃,弟兄们奋力地划着水,迎着波浪,朝着那勇士的乐园,朝着那欢跃的时刻!

船上的战友在向我们挥手,伸出臂膀迎接我们。好像回到了家,见到了亲人,我们拼出全身气力,游到船边,顺着扶梯攀上船舷,然后又回过身,帮助其他战友爬上船……

低沉的马达声伴着浪涛的颠簸,船载着我们远离了岛屿海域。与鹏哥,与船上的战友,与自己的弟兄们热烈地拥抱。起初不敢声张,继而,随着岛上的探照灯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欢呼喝彩声就像那飞溅的浪花,从我们的肺腑激涌而出。一群矫健的年轻战士,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庆贺着属于他们自己的胜利,也庆贺着自己军营硬汉的步履中,又迈出了坚实的、挑战性的一步……

就在我们得意忘形之际,鹏哥提醒我们将侦察得到的资料整理出来,尽快在地图上明确标注出来,口头汇报材料也要理出条绪,打出腹稿。这才使我们安静下来。

湿漉漉的军装裹在身上太难受了,还不住地滴水。顾不了许多了,我们甩掉上衣和解放鞋,光着膀子,打着赤脚,在狭窄船舱昏暗的灯光下,整理着我们的资料。鹏哥强健的身躯反射着古铜色的光亮,块块黝黑发达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隆起、凸鼓……给人以雄浑的力量感,给人以无限的遐想……真的,无论在何时,无论在何地,无论从哪个角度,只要你用心地观察鹏哥,都会发现他是那么具有美感,散射着雄性喷薄欲出的气概和魅力……太迷人了!我的鹏哥!

手里拿着红蓝铅笔,可眼睛却出神地盯着鹏哥,我不可抑制地博企了!坚挺地,我的军裤被顶出了一个高高的大包,一股股热流直往脑门上涌动……

“啪嗒,”一个战友把我手上的铅笔碰掉在地。猛地,我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失神了,忙弯腰去捡笔。“鹏哥那么认真,一丝不苟,而我却走私了!”心里暗暗地自责着。待我捡起笔,重又回到桌上,准备作业,而目光漫不经心地又一次瞟向鹏哥时,却发现鹏哥也同时注视着我!目光如炬、炯炯有神,带有一丝温情,又似无限渴望,只有我才能读懂……

回敬了他一个眼神,瞬间,我便趴在图上,认真地标注起来。

刚才还一片死寂的海面突然间狂风大作,小小的机帆船在风口浪尖上起伏着,宛如一片残叶,被吹得几乎倾倒。鹏哥命令我和另外一个班长看护好受伤的战友,其余人员将侦察资料迅速归纳起来,牢牢抓住固定物。船员说,风向正好朝向大陆,等于给我们加了一把劲。

大风将浓浓的奶白色的雾气席卷一空,风势也渐渐地变弱了。天空清澈了许多,此次我们行动的成功,老天爷帮了不小的忙。如果真的打起仗来,还是执行这种任务,碰上这种天气,那才叫幸运!

船慢慢地停了下来,我们将伤员背起,涉水走上沙滩。迎上前来的战友好像久违一般,呼啦啦围上来,接过伤员和行囊,亲热地拥着我们走向早已等候在公路上的军用卡车。只见鹏哥简单向连长汇报了几句以后,连长立刻兴奋地打开对讲机,向上级汇报着。战友们则比肩摩踵,乐作一团,分享着成功的喜悦……

一颗红色信号弹跃入空中,映入眼帘,陆海空三军及民兵协同、全方位立体式的抢滩登陆作战演习正式开始了。苏27、歼8等作战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导弹喷射着烈焰、拖着长长的尾巴击中“敌方”的战略目标,实施摧毁性打击。在此之前,海军导弹驱逐舰、护卫舰、核潜艇早已对岛屿实施了封堵、合围,从空中、海上切断了“敌人”的后路。可以说,除了有一道宽宽的海峡,敌方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凭借的了。

直升机巨大的螺旋桨扇动起巨大的气流,有如飓风一般。我们头戴帽盔,全副武装,登上直升飞机,准备实施空降,对敌方腹地之敌进行剿灭。

凌晨的天空灰蒙蒙的,直升机即将飞临空降目的地时,我方为了加强对我们的掩护,加大了火力袭击目标力度。伴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天空被映得红光闪耀,透过舷窗,将机舱照得通红。

很快,直升机悬停在空降目的地的上方。顺着软梯,我们接踵而下。这是一处半山腰的平缓地带,上次侦察时物色好的地点,周围不大容易构筑工事,起码增大了敌方包围袭击我们的难度。

在掩护的炮火声中,直升机迅速消失在夜空中……

待我们以迅捷的速度隐藏到坡地左侧的灌木丛中后,就听到了敌方的人声、拉动枪栓声,敌方不是没有防备,但到底比我们迟了一步。这次演习给我们配备了97式高精度狙击步枪,上面有远红外发射装置,瞄准后扣动扳机,就会向对方发射远红外射线,对方的感应装置当即报警,根据演习规则,就视为其被击中,应就地待命、退出演习。

“两个、六个、九个!”透过夜视仪,我们在心里点着他们的人数。只见他们来回地转了几圈,像是在搜寻,并没见后续人员跟上。逐渐地,搜寻的区域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打不打?我们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鹏哥的脸上。

“打!”鹏哥低沉而又果断的命令刚发出,我们的食指便迅疾扣动了扳机。报警器纷纷响起,从他们的动作我们看到,他们似乎有点大惑不解,而后又有点恼火。果然,他们当中的一个嚷了起来:“TMD!闹什么闹!都是自己人!”乖乖!他们竟然把我们当作自己人了!我使劲憋着,不然准会扑哧一声笑出来。转眼看看别的战友,都绷着嘴唇,忍俊不禁。

鹏哥蹭地跃出去,那边又骂开了:“你他妈搞什么鬼!让我们……”还有后半句没说完,就张口结舌了,望着冲他们走去的这个强健的战士,面面相觑:不认识啊!

“弟兄们,”鹏哥过去拍着他们的肩膀,“对不住,委屈各位在此待命,按照演习规则,你们已经被”击毙“了!”

“你们这么快……哎呀!我操!”他们捶胸顿足,唉声叹气。我们纷纷从灌木丛中站起,也朝他们走去。

“走!”鹏哥命令。“对不起弟兄们,拜拜了!”我嬉皮笑脸地气他们。

“哼!别得意忘形!咱们走着瞧!有好戏等着你们呢!”他们也没好气地反唇相讥。

我们不予理会,大步朝山下走去。

果如所料,对方也决不是白吃干饭的,对我们的防守可谓是细致入微。没走多远,我们就又遇到了一小股势力的狙击。先是吱的一声,我们的一个战士“中弹”了,随后我们迅速就地隐蔽到灌木丛中和岩石后边,这时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见几个人影向这边跑来。

送上门来了!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先把他们收拾了!短兵相接勇者胜,鹏哥目光示意我们:开火!瞄准他们,打!在明处的几个身上报警器叫了起来。又经过几分钟的僵持,躲在岩石后边的几个也被我们办掉了。其实这也活该,在明处的几个懵懵懂懂的,正好挡在同伴的枪口前,不得已他们让出身子,就只能“葬身”于我们的枪口下了,气得他们事后骂声不绝。

接着就是占领制高点,剿灭余敌。124高地就在眼前,突兀的山石宣示着它无声的威严,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然而对我们来说,有前一次侦察的底子,加之山顶工事已被我方摧毁,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题目是,如何迅速攀登上去实施剿灭。

鹏哥冲我喊:“李克!跟我来!其余掩护,准备攀登!”说着,他从行囊里掏出锚钩绳索,我俩就冲了上去。

天空渐渐变成浅灰色,山石锯齿獠牙的形状清晰可辨。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选择山势险峻的一侧来攀登,以防不测之敌的攻击。然而,攀登的难度就大大增加了。我和鹏哥轮流向上攀缘,甩动绳索,钩住岩石,艰难地前进。刚刚四月份,东南沿海潮湿闷热的气候就令我们不堪忍受。我俩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流浃背,迷彩服早已被浸透,我们挽起袖子,扯开胸襟,可以看到鹏哥那没涂油彩的黝黑的胸膛,汗水顺着两大块胸肌之间的凹沟流淌着,我也是如此。

“当”的一声,我甩动绳索,钩住了山顶的一块巨石,只有几米就到达山顶了!敏捷地,我三步并作两步,奋力地跃上山顶。卧倒,查看四周有无埋伏,还好,没什么动静。迅速地,我忙掏出更长的一条绳索,将其牢牢地栓在巨石上,然后,把盘状的绳索向下扔去。

而就在此时,“咕噜噜噜……”我听到石头滚落的声音,吃惊地向下看去,不好!鹏哥踩空了一块石头!幸好他紧紧地拽着绳索,然而身子却重重地磕碰在一块锋利的石头上!刺啦的一声,左袖被揪扯开一个大大的口子,顿时,鲜血顺着强健粗壮的臂膀涌了出来,染红了衣袖。只见他咬紧牙关,重新调整姿势,艰难地往上爬!

“鹏哥!”我急切地呼喊他!咫尺之遥!我伸出胳膊,不顾一切奋力将我的鹏哥拽了上来!

“没事!别管我!快打!”鹏哥边操起步枪边吼道。也许是声响惊动了对方,下面的战友与敌方交起火来,又有两名战士“中弹”了!居高临下,我俩凭借着高度的优势,向敌群扫射,掩护战友的攀登。

时间就是战友的生命!这个概念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明晰地在心中闪念!与刚才不同,现在是我俩在明处,对方在暗处!为了战友兄弟,拼了!

人与人的短兵相接,方显出基本军事素质的过硬。分秒之争,速度与速度的较量!必须抢在他们向我们的战友瞄准发射之前,提前将“子弹”射入他们的胸膛!仿佛精灵的狸猫,我俩在山顶的岩石缝隙间来回穿梭、跃动,向前来进攻的敌方兵员瞄准、射击!

一个又一个的敌方兵员被我们“击毙”了,一个又一个自己的战友被我俩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短短的十分钟!惊心动魄、颠倒乾坤的十分钟!

上来了!除了两个损失的兵员,其余的弟兄们都上来了!

如鱼得水一般,战友们齐心协力,打退了敌方接连几次的后续进攻,在此驻守的对方兵员被我们一网打尽。这时,和缓下来的心绪,才容得我有机会回过头,关切地看看我的鹏哥!因为我注意到,在鹏哥所到之处,都留下了点点血斑……像盛开在岩石上的红牡丹。鹏哥伤得怎样?而转过头的刹那间,眼前的景像像磁石般吸引住了我,其震撼力决不亚于鹏哥的罗体第一次展示在我的眼前!

仿佛一尊雕塑,鹏哥双腿叉开,钉子一般立在地上,赤裸着健美黝黑的上身。那件血迹斑斑的迷彩服扔在地上,不知何时被他甩到了一旁。鹏哥低着头,嘴里叼着绷带的一头,右手拿着绷带卷在自己的左上臂缠绕着,微微扬起的左臂已经被涌流的鲜血涂抹成红色,在刚跃出海面的旭日映照下,通红、耀眼、夺目!而他黝黑的皮肤、块块强壮发达的肌肉,以及他身上滚落的血水、汗水、泥垢,在朝阳的映衬下,与红彤彤的天空、彩霞和谐一体,构成了一幅令我永志不忘的、气势磅礴的图画!告诉我,这才是铁打钢浇的硬汉!这才是我们中国军人!

潮热的海风抚动我们的胸襟,初升的太阳照耀着身边的一切,远处海面上,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抢滩登陆的大部队向金子般的海滩慢慢靠拢,我们胜利在望了!

弟兄们聚集到一起,拥起鹏哥和我,欢呼雀跃,庆贺自己的胜利,迎接战友们的到来……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在空中,身旁的溪流哗哗地流淌着。我和鹏哥坐在小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鹏哥半躺半卧地倒在我怀中,出神地盯着那轮圆圆的月亮,我则望着茂密黢黑的森林中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光亮,聆听着精灵歌唱一般的溪流。

演习结束了,我们回到驻地休整。疲乏的战友们都呼呼大睡了,就在刚才,鹏哥却把我叫了起来,让我陪他出去走走。我轻声地问:“伤口疼得睡不着吧?”他无声地点点头。我披上一件衣服,转过身又拿了件衣服,正欲给他披上,他抬手挡住:“伤口火辣辣的,碰不得。”说完就光着膀子走出了帐篷。演习回来后,医生打开鹏哥自己的包扎,在三角肌处有道十厘米的伤口,很深,从里面还清理出不少石渣来,红肿,有些溃烂。重新包扎好后,医生嘱咐注意休息,不要出汗,不要沾水,及时换药。

将潮湿粘腻的解放鞋甩掉,我俩把脚丫子伸进溪流,清凉的水流使人顿觉心旷神怡。鹏哥费力地撑起臂肘,将身子向上挪挪,我急忙搂住他,用手托起他的左臂,以免动作牵得伤口疼痛。我俩赤裸的躯体紧紧相拥,体温无声地传递着不尽的深情厚意……

“鹏哥,”我的左手轻轻地托扶着他的伤臂,右手把披在肩上的衣服往他身上搭了搭,将鹏哥依偎在我胸口的头转过来,“在124高地山顶上,你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你猜我想到了什么?”

鹏哥没有做声,只是将那双英气逼人的眸子转向我,奕奕闪耀,等待我的回答。

我粗糙的大手在鹏哥宽厚挺凸的两大块胸肌上游移、抚摩,并没有在意他是否期待我的回答,自顾自地接着说:“那是多美的一幅画面哪,海天一色,层林尽染,山石峻峭,颠峰屹立着一个无比强壮的中国士兵,血流如柱,却威武不屈,坚韧不拔,抚拭着自己身躯上的血迹,又将投入到浴血搏斗中去……那气势真他妈宏伟,真跟《英雄儿女》里王成手持爆破筒,冲向敌人一样!”说着,我忍不住低下头,发狂地亲吻着鹏哥黝黑峻酷的脸庞,喃喃地:“鹏哥!你在我心里……真的,跟你在一起,我实在太幸运了!”

鹏哥咯咯乐出了声:“你小子,也不看看老哥伤得怎么样,敢情在那里诗情画意起来了!”

“我不是赶紧跑过去了嘛!说得这么罗嗦,其实也不过是头脑当中瞬间的闪念,这你都不懂!实际我最关心的,就是你伤得重不重!你鹏哥有个好歹,跟谁我都没法交代!”

“哪像你说得那么离谱,其实从小吃苦耐劳,出大力流大汗,我早就习惯了。当兵以后的确又让我懂得了不少东西,不管啥时候,我都得冲在最前边,苦也好,累也好,我都得去承受,这样我的兵才会觉得,值得为我去卖命。吃点苦、受点罪、碰破点皮,小事一桩。你胳膊摔断了,不也挺坚强的嘛!要不你当兵干嘛?”

鹏哥伸出肌肉鼓胀的右臂,反向揽过我的头,嘴唇划过我胸肌凸鼓的边缘,叼住我的嘴唇:“克,我的心里其实跟你一样,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我的好兄弟……”

我的胸膛紧紧抵住鹏哥的身子,我俩意味深长地吻着,对接的口腔中舌头上下左右地翻动扭绕,甘冽的口水互相交融,情感的闸门轰然打开,我俩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先是鹏哥的手伸进我的裤衩,抚动着我的涨硬的大Jiba;我则尽情地抚摩享受着鹏哥体躯上那一块块坚实发达的肌肉,体味着这触觉带给我的难以自抑的激情……

啊……这就是我的鹏哥!我心中无比完美的鹏哥!最后,我把衣服铺到石头上,扶着鹏哥躺下,褪下他的军裤衩,那早已顶出裤腰的粗壮傲人的雄性器官坚硬地挺直在我的面前!双手爱意无限地抚弄着,忍不住我又呼吸着鹏哥那特有的、诱人的腥臊,张开嘴巴,舔食、吸吮,并且吞进了口中!数日疲惫的身心,得到了快意的舒解。给予我这一切的,依然是我的鹏哥!

(全文完)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班长军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