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 亲密班长(6)

2015-09-11 16:16:00 作者: 阅读:

“当啷啷”一声,不远处一个病号的饭盆掉到了地上,也惊动了我俩。满脸通红地、十分不情愿地,我俩松开了,正襟危坐。不知是谁起的头,“扑哧”地我俩都笑了起来,继而又哈哈大笑起来,乐得前仰后合。

“走!跟我出去吃饭!”鹏哥拍拍我的肩膀,把我拉起来,高声说道。

“别,饭吃不成,倒让大夫把我给吃了!你还是陪我吃顿病号饭吧!哎,告诉你,卖饭的那个小姑娘对我可有点意思,给我的饭又多又好,喷香!”说完,我咯咯笑着跑开了。

“好小子!”鹏哥攥着拳头冲过来,“你也不征得我的同意,竞敢方寸大乱!怎么着?想吃我一顿拳头?”抓住我,连笑带比划着。

“不敢不敢!在哥哥的威严之下,小弟只得忍气吞声、恭敬从命了。唉!”拉着长声,我故做委屈道。

随后我又在医院里呆了一个多月,到底是大小伙子,恢复得快,不到一个半月,骨伤居然好了。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大夫摘掉了刑具——枷锁般的石膏,我又重归自由了!

为了不拉下功课,住院期间除了学会用一只手进行基本的生活自理以外,我还学会了使用一只手翻看书页,演算习题,复习没有中断。

鹏哥每个星期日都来看我,有一次是周六晚上来的,住了一宿。那天,正好病室里的战友们都不在,我俩就……不告诉你们了!反正是人间的最大快事!

出院那天,连里的卡车来了,呼啦啦从上面跳下了二十几号人,都是平时最要好的哥们。鹏哥替我办好出院手续,跟大夫护士道别后,我简直是被弟兄们拥着托举上卡车的。这帮哥们,都挺想我的。

转眼间,呼啸的北风把寒冷的冬天带来了。不知不觉地,入伍整整一年了。

排长被提为副连长,鹏哥被任命为代理排长。据说,是因为他的学历没达到应有水平,而破格晋升指标又申请不下来,才出现了士兵管理一个排的尴尬局面。还听说,上面一位大人物的公子哥被派下来当排长,被我们团长给顶了回去,说:“我宁愿用一个优秀战士来代理排长,少拿些八旗子弟给我滥竽充数!”

鹏哥并没有因为仅是个“代理”而畏首畏尾,他脚踏实地、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细致入微的训练方法,疏密有序的管理手段,以及极具威望的人气,弟兄们心齐志高,个顶个地捧场,都使得整个排就像一个人似的,虎虎生威,不但在连里,就是在团里也是呱呱叫。为此,连长和团长甚为得意,差不多每个星期团长都要到我们连来几次,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问题。

我呢,因为各项工作表现突出,也在百十号新兵中第一个入了党。要知道,能在入伍第一年入党可不容易,这可以基本说明,我们团上上下下的风气还是正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鹏哥几乎忙得四脚朝天。训练场上,他粗犷的吼声响彻各个角落,操课后,他奔忙的身影频繁闪烁在各班和连部里。难得忙里偷闲与我攀谈两句,不一会就又被别的什么事打搅了,他炯炯有神的眼睛只得朝我一挤,带着歉意走了。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不遗余力地全力支持鹏哥的工作,自觉地配合他的部署。有时,鹏哥把他的一些想法跟我进行交流,我发现,在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上,我俩有许多相似之处,甚至是不谋而合。

我想,鹏哥之所以在弟兄们中间享有很高的威望,跟他办事做人有一股凛然正气相关,谁也挑不出他对弟兄们哪点做得不对,遇到问题,他敢于向上级去争去要,敢于犯上,他曾说,我是和尚不怕长头发的,光脚不怕穿鞋的,一个大头兵,有什么好怕的!所以这帮哥们对鹏哥只有一个字:服!恰恰正是这一点,使对患得患失的小连长们腻烦透顶的团长对鹏哥大为赞赏,说当兵的就应该敢打敢冲,不应瞻前顾后,缩手缩脚。对于鹏哥有时的鲁莽,团长就会点着鹏哥的鼻子教训道:你小子要懂得,遵守纪律,掌握分寸,顾全大局!

阴霾的天气告诉人们,又一场雪即将来临。云层压得低低的,浓重的灰黑色加上飕飕的寒风,吹得残草败叶瑟瑟发抖。今年的冬天显得格外冷,进入三九天以来,大雪就下了三场了。听鹏哥说,在长江流域一带,这是极为罕见的。然而,对于我这个来自北方的战士来说,心情不但没有因为天气而变得灰暗,反而使我找到了一丝家乡的感觉。看到班里的战友们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大讲特讲在北方那让人回味无穷的冬趣,把他们说得兴趣盎然,恨不能插翅飞到北方,去亲身领略一下北国风光,感受那雄浑的气魄。

宿舍里暖气烧得不是那么烫,不像北方被子都盖不住,让我这样的小伙子东蹬西踹的。不过,在这里过冬,感觉最不适应的就是棉被返潮,特别是像今天这样的天气,钻到被子里就好像掉进阴冷的洞窟,等暖和过来又像是一团潮湿的气体裹挟着你,很不舒服。辗转反侧,久久才得以入睡。

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待我睁开眼,宿舍里很亮,看看表,才四点。听到窗玻璃上的沙沙声,我意识到又下雪了。爬起来往窗外看去,白茫茫一片,我真想立刻就冲出去,让雪花轻柔地抚舔我的脸,呼吸那久违的、与家乡同样清新的雪中的空气,赤着身子在雪中挥舞几招拳脚……没在北方生活过的人是体会不到北方人对雪的那种一往深情的,那么执着,甚至有些冒傻气。

与北方不同的是,这里的雪下到地上不多久就化了,而且搞得地上很泥泞,玩味起来就没有多大兴致了。但不管怎样,看到雪,我仿佛就像回到了家乡,心头荡漾着挥之不去的温馨,萦绕在记忆中的父母的絮叨不再令我厌烦,反倒使我觉得那么亲切,上学时的伙伴们嬉笑打闹的场景浮现于脑海,真想让鹏哥与我一起回到家乡,分享我的那种快乐……怎么?心里的滋味细细品味起来,竟然还有一丝伤感!噢,又快过年了,这也许就是乡愁……

清早,我大声地招呼哥几个起床:在这儿生活,一生也难说遇到几次下雪,还不早起享受享受!几个不情愿的,也被我生拉硬拽揪出了被窝。

晨操在我们部队是雷打不动的。早饭前,趁着尚未打扫,我们排在训练场上打了一会雪仗,每个人身上都暖意融融的,兴致高了许多。这也是鹏哥想出的主意,我把它叫做“情景训练”法。连长看到了让别的排也效仿,年轻的小伙子们玩心挺重,通过这种方法活跃紧张气氛,舒络筋骨,缓解心理压力,营造昂扬向上的训练氛围,的确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上午的操课就在雪中进行,像鹏哥一样,我穿得也很薄,感觉并不是很冷,总觉得早上的雪仗以及刚吃过早饭,身上热乎乎的,另外,我认为我还没那么娇气、脆弱。

从视觉效果来看,这里下雪似乎更好看一些:雪花连成大片、大团,密集得几乎遮挡视线。北方雪的颗粒很小,大概是由于气候温差的缘故吧。在雪中摸爬滚打,每个人身上都泥泞不堪,而且湿漉漉的。我的鞋窠里也灌满了雪,煞是冰凉。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特好。甚至,我还偷偷幻想着,如果是在荒无人烟的旷野,只有鹏哥和我,我俩脱光了一起雪浴的情景!那才叫痛快!看着那边鹏哥喘着粗气,敞着的领口露出的强壮黝黑的脖、胸,还有高高挽起的袖口下粗壮的小臂,大手有力地挥舞着,漫无边际的想入非非,又一次使我热血沸腾、情欲高涨……

下午是例行的学习时间,也就是念报纸。内容没有多少,剩下的时间自己打发。我便来到阅览室,拿出自己的功课,复习起来。

鹏哥也过来一起复习。他跟我说:“克,今年过年期间,总政歌舞团到咱们师部来演出,每个团都要出三个节目,团长把任务交给了咱们连,连长又叫我来组织策划,咱俩合计合计,你看出什么节目呢?”

“论唱歌跳舞,咱比不过人家专业演员,”我沉吟着,“数来宝、三句半太老套,得有点当兵的特色……”

“对!跟我想到一块了!”鹏哥一拍大腿,“咱就得来点军营特色的东西!还得适合舞台演出……军体拳!怎么样!”

“好!”我攥起拳头,挥舞起来,“既是当兵的拿手好戏,又非常阳刚!对了,我再好好把这套拳编排一下,加进一些武术中的翻飞动作,配上音乐,一准的爆棚效应!”

“那就定了!演员我负责找,编排练习你负责。这个音乐嘛……”

“让我想想……有了!就用屠洪刚的《中国功夫》!你看,前面舒缓的部分可以组合队形,做一些健美造型,节奏分明的部分表演拳术,最后我们把人架起来,做一个立体造型,如何?”洋洋得意地,我卖起了关子。

“好小子!行啊!”鹏哥的大手使劲地掐住我的脖子,兴奋地说,“当初连长跟我说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有你老弟在,没办不成的事!”楞了一下,他又问道:“还有俩节目,你再考虑考虑,搞点什么?”

“哟喝,你简直成了甩手掌柜的了,全靠给我了?”我一脸的不情愿,又憋不住笑了出来。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我都快被火点着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没见,我的功课被你甩到后面了?心急火燎的!你小子,良心大大的坏的干活,八格牙路!”说着,两只大手抱住我的脖子,做钳夹状。

“哥哥饶命!”我举起双手,“当弟弟的就是命苦,好好好,哥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岂有不效劳之理?”思索片刻,我胸有成竹、抑扬顿挫、拿捏着腔调说:“这个第一嘛,军体拳,定了;第二嘛,我考虑排一个合唱,老掉牙的曲目就不考虑了,选一支新歌,嗯,带点通俗味道的,战士们爱唱的,对,《五星红旗》,有领唱,有合唱,还可以编进点和声,效果一定不错;第三嘛,搞一个安塞腰鼓,如果没有服装,就穿一身迷彩服、解放鞋上场,腰上绑一条红绸子,健壮、野性、男人味道!绝对火!”

“太棒了!”鹏哥一个激灵站了起来,随即又坐下,搂住我的肩膀:“我就知道老弟有真货,不然我也不敢揽这瓷器活啊!”

“兄弟一场,该出手时就出手。要不然,还要我这兄弟干什么!”大手往鹏哥肩上一拍,我豪爽地:“人员组织归你负责,节目排练演出我包了!放心吧!”

鹏哥站起来,“我这就找连长去汇报,给他一个惊喜!他保准高兴!”蹬蹬地就走了。

不一会,鹏哥就跑回来了:“克!连长特高兴!直夸你,说要把你也列为重点培养对像。他全力支持咱们,不过他提出个要求,在声势上一定要把咱们团叫响!你看怎么样?”

我一咬牙,一跺脚:“放心把您哪,只要保证练习时间,绝对没问题!”

鹏哥拽着凳子朝我凑得更近:“预计总政歌舞团在大年三十前后到达,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从明天起,咱俩的主要工作就是排练节目,其他工作暂时先放放。噢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上边透出口风,准备批准提拔我了,连里让我搬到单人宿舍去,你找我不就……嘻嘻……”他诡诘地笑着,炯亮的眼睛奕奕闪光。

“太好了!”趁左右没人,“叭”的一声,我搂住鹏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从第二天起,连长、指导员挂帅,鹏哥组织,我负责的排练开始了。为了省时省力,除了合唱另外找了十五个有点音乐素养的战士以外,拳术、腰鼓表演所选用的二十五个战士都是同一班人马,这样,利于人员集中和排练。全连的人员几乎动用了三分之二,连长指导员差不多每天都泡在俱乐部里,只怕哪里出个差错。就连团长隔三差五的也要前来巡视一番,搞得我们一班人马都有点神经兮兮的,精力异常集中,脑子里的弦绷得紧紧的,一刻不敢放松,谁也不敢造次。部队就是这样,对待任何事情,都要较较真,分出个高低,不把你拼下去决不罢休。

在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我简直像上足发条的一部机器,从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从舞台队形设计到动作编排,从造型表现到服饰装扮,从合唱音乐风格表现到军人气度展示……一应俱全,方方面面,事无巨细,先在头脑里构思,然后再写出脚本草稿,反复斟酌,在实践中推敲,不断完善。直到最后一个星期,正式演出脚本才得以出炉。

自从鹏哥有了自己的单人宿舍,每天晚上我在这里都要熬到午夜之后,甚至是通宵。个中的原因嘛,一个是为了不影响战友们的休息,另一个不说你也知道,在军营里到哪里去找一个像这样既温暖又温馨、而且不被人打扰的处所!更何况是与我情投意合的鹏哥在一起!不过,部队的宿舍是不挂窗帘的,同时也因为我俩对于这次演出太过投入了,所以几乎每一次,我俩都是以极其认真严谨的态度度过的,这是别的任何人、也是我俩在以后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的。只有一次,那是在设计军体拳开场时的健美造型时,按照我的构思,参加拳术表演的战士,几乎是赤裸上身的,但赤裸到什么程度为好,我还把握不准。一方面要考虑展示战士的强健体魄,但完全光膀子不合军队规律;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演出时的气温。所以,我就以鹏哥为模特,把他全部内外上衣都拿出来,轮番穿上,做出各种造型,结果都不合我的心思。突然,我灵机一动,脱下自己的迷彩服,找把剪刀咯吱咯吱地将两条袖子剪掉,让鹏哥穿上,扎好武装带,再把左右衣襟往两边拽拽,使赤裸的胸膛露出微微敞开的胸襟。好一条勇武的壮汉!男子汉身上最美的地方毕显无遗:粗壮的臂膀、强健的脖颈、宽厚发达的胸肌。正如一位时装大师所说,若隐若现比起一丝不挂更具性感魅力,更让人浮想联翩。不信你看:那胳膊上一块块隆起的肌肉,敞开的胸襟里,黝黑的、发达的胸肌随着动作不时裸露出来,十足的男人味!我们男人太美了!

对于这个设计,我自己感觉非常满意。如释重负一般,我长吁了一口气。鹏哥将信将疑地:“怎么样?克?”我眼睛望着他,不做声,脱光膀子,照原样穿上那件无袖迷彩服,哈!哈!做了几个武术动作,立定,目光转向鹏哥。

“真他妈棒!”鹏哥一把抱住了我。我解开了武装带,眼睛还是盯着鹏哥,端详着他黝黑、棱角分明、粗糙质感的面孔,双手在他赤裸的身躯上深情地抚摸着,那强壮发达的块块肌肉好似狂风,使我内心平静的一池春水泛起涟漪,直至卷起狂潮!

我忍不住了!猛地叼住他的嘴,“鹏哥!”低沉地叫了一声,手就伸进了他的裤裆。鹏哥顺手“啪”的一声关掉了电灯。已经凌晨两点了,我没回宿舍,就和鹏哥睡在一起……

从农历腊月二十三起,演出场地的舞台就开始搭建了,场面看起来不小,挺费事的。听说是省电视台的技术人员搞的舞美灯光设计,届时省市电视台和各大新闻媒体都要派出记者前来采访,有点唬人。

我设计的演出服得到了团长、政委家属和其他几位军嫂的帮助,截断的袖茬给缝得完美无缺。节目的总体框架得到了团首长的首肯,一些细节性技术性问题在实际排练过程当中逐步解决了。到演出脚本定稿时,我们的排练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也就是说,即使马上演出也没多大问题。

腊月二十六的晚上,在各团首长的陪同下,师首长观看了一次彩排。我们团的三个节目演出期间,我偷偷地观察师长的面部表情,隐隐地感觉到他还是蛮有兴致的。从眼神、从微微轻点的下颚。

彩排结束后,师政委兴奋地与师长交流了几句之后,走到舞台上,拿起话筒:“同志们!为了迎接总政歌舞团的慰问演出,为了给我们师的军营文化增光添彩,同时也为营造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气氛,你们不顾疲劳、连续作战,排练出代表我们军营文化特色的节目来,我代表师部首长,向你们表示亲切的慰问!你们辛苦了!春节是我国人民的传统佳节,这次总政歌舞团的到来,体现了军委首长对我们师全体官兵的亲切关怀,也体现了军部首长对我们师的高度重视,是我们的崇高荣誉!我们要珍惜这次大好机会,通过我们的节目,通过你们,向全军、向上级首长展示我师的军政素质,展示我们的将士风采,你们的任务艰巨、责任重大!通过这次彩排,我们看到各团对此相当重视,节目新颖、演出质量较高,特别是一团的节目,昂扬、向上、激动人心,较好地展现了新时期战士的风采。在此我要求:再接再厉,努力拼搏,千锤百炼,不断完善,争创佳绩,一定要交出一份优异的答卷!谢谢大家!”

听到对我们的节目如此的赞扬,团长、连长他们都兴奋异常,身旁的战友们眼睛里也都冒出喜悦的光芒。鹏哥与我对视着,两人的大手紧紧地握到一起……

结束时,我见师长、政委一行在团长的带领下,一边说一边朝我们走来。他们走到鹏哥我们俩面前,我们赶忙敬礼:“师长!政委!”

“哈哈……”师长笑着,伸出两只拳头,分别在鹏哥和我赤裸的胸肌上来了一拳:“你们俩小伙子,不错!挺棒!像个军人!好好干!”

“谢谢首长!”我俩又是一个军礼。

政委笑容满面地说:“的确不错!有新意!不过给你们提个小建议,好吗?”说话真委婉!

“请政委指教!”我俩赶忙立定。

“这个,你们的军体拳面部表情严肃些是应该的,勇士嘛!可腰鼓表演时就不要那么严肃嘛,我是陕北人,我们那里高兴的时候才打起腰鼓,表达喜悦心情,所以这个节目要欢快、热情,你们看,我的这个意见对不对呀?”

“对!我们虚心接受!”

随即,我握住政委的手,诚恳地说:“谢谢政委的建议,您给我们上了一课,我又学到了不少知识,谢谢!”

“哈哈哈……”师长政委笑着,用手指点着我,“这个小鬼,蛮机灵的咧!”

我局促地笑着,想解释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腊月二十八的下午,听说来了两辆大巴,总政歌舞团演出队大部分人员以及演出服装道具等,已经先期到达师部,熟悉场地及休整。还听说几个著名演员由于参加春节联欢晚会,明天上午才能到达。好似天空中爆裂的焰火,整个军营这几天几乎沸腾了,官兵们的话题都集中到这次慰问演出上来。连长指导员简直就是贴在我身上,寸步不离排练场,嘴上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了一溜火燎泡。我则像怀中揣着一窝小兔似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几分激动,几分渴望,几分忐忑,几分担忧。一反常态,我有两三天没睡好觉了。

见我如此着急,鹏哥一个劲地安慰我:“咱们排练得已经相当熟练了,师长他们也挺满意,你还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呢?再说,你着急上火,有个好歹,咱们的节目不全玩完吗!”实际上,他心里的火苗子比我的还高,从他的习惯动作就看得出来:两只大手不住地搓着,手心、额头不停地冒汗。

有几个战士因为着凉已经出现感冒症状了,这更使我心乱如麻。要知道,这是演出前的大忌。不得已,连长命令炊事班每天熬制姜糖水,浓浓的,每天每人喝它几茶缸,御寒驱病。还好,情况稳定住了,大家也进入了“准战斗”

的竞技状态,弟兄们情绪高昂,摩拳擦掌。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只待开局。

“同志们,亲爱的战友们,今天前来参加慰问演出的著名艺术家有:阎维文、董文华、宋祖英、刘斌、郁均健、张也……”腊月二十九下午两点,演出正式开始了。我们团训练场上,整齐地排列着十个绿色方阵,灿烂的阳光照耀在主席台前搭建的大型舞台上,十分夺目。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大家都想一睹平时只在电视上见到的面孔……

也许是同在军旅的缘故,军队演员在我们这里演出十分投入,深情的歌曲、动人的舞蹈,把我们军营带到了欢乐的海洋。

“一团三连军体拳准备!”舞台监督高声叫着。下一个节目就是我们的了!心脏砰砰地跳着,提到嗓子眼来了。

“爱兵习武是我们军队的光荣传统,练就强健的体魄、奋勇杀敌是每一个战士的责任,我们用青春和热血换回了国泰民安。这,就是我们的热血男儿!这,就是我们的军营硬汉!请欣赏我们战士自编的节目,《军营硬汉》!”主持人极具煽情的话语,使我们就像注射了兴奋剂,器宇轩昂、豪情万丈!

音乐响起,琵琶琴弦急剧拨动,我朝弟兄们一摆头:上!

“哈!”出场立定,亮相。只听得“噢————!”台下战友们高亢嘹亮的喝彩声盖过了音乐声。一出场,我们就赢得了满堂彩!昨天,我们每个人都剃了个光头,另外,我临时决定,演出时每个人脸上都淡淡地涂上一层军用迷彩妆,为了确保肤色的黝黑一致,在裸露的胸腹肩臂等处,涂上棕褐色的油彩。往台上一站,就让人感到男人的那种雄浑、力量。现在看,目的达到了。

“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苍劲的歌声响起,我和鹏哥等四个最强壮的战士排在前列,其余分为七组,环绕在我们周围,做着各种健美造型。“噢——!”台下的喝彩声不绝于耳。那是对于我们所展示的男性的强健、雄壮而给予的由衷的赞美。

音乐由缓而急,“哈!——哈哈!——……”在分明的节奏中,我们整齐地列为三排,由我带领,一着一式地表演着拳术,腾越、翻飞由我来完成。真应该感谢我的摔跤教练,没有他,这两下子还真搞不来。与其说是表演,不如说我们就是在沙场上厮拼,吼声如雷,两眼冒火,虎虎生威。男子汉的勇猛、强悍一展无余,热力四射,摄人心魄。

进入尾声,随着屠洪刚“中——华有——神功——”的歌声,我们二十五个棒小伙子叠起了罗汉,一共三层,鹏哥一人被托举在最高层,他的双腿被我们托举着,一只手拄在我头上,另一条胳膊握拳、屈臂,粗壮臂膀上的块块肌肉高高隆起,他上衣的一侧衣襟不小心从拄在我头上的手臂滑下,多半个上身顿时裸露出来。这样的场景恰恰是我所企盼、但却又难以在排练当中刻意安排的。鹏哥强壮健美的体型、黝黑发达的肌肉引得场下再一次爆发了高亢的喝彩和热烈的掌声!连总政歌舞团的大腕演员们,还有前来录制报道演出的各路记者们都一个劲地叫好、鼓掌。是我们的表演感染了他们,而在广大观众热情的感染下,我们的演出更加卖力,获得了巨大成功。那一刻,我们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陶醉”!

总感觉,在我们部队里,一年四季总那么紧张,特别是春天。也许是冬天的那点懒散,也许是刚过完年的那点逍遥,也许是积淀在每个人心中的那句“一年之计在于春”的古语在作怪,我们的训练一天紧似一天,仿佛明天就要吹响攻打台湾的号角似的。

台海局势日益紧张,我军大小演习接连不断。四月份,作为集团军的拳头团,我们被派往东南沿海参加登陆作战演习。我们所在排在初始阶段主要负责侦察任务,查明敌情、地形、敌军工事设施和有关作战的其他情况。获得的材料供指挥机构判断情况、指定作战计划和实施指挥。

事前提供给我们的只有一座面积为五十平方公里岛屿的地形图,还有一份同期该地区气像情况参数,除此以外,一无所有。在一个浓雾密布的深夜,全排二十多名同志乘坐一艘小型机帆船,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岛屿背向大陆一侧海岸附近……

我们全副武装,收拾好行囊,下海泅渡,准备登陆。旋即,机帆船在我们身后迅速驶离,消失在一片迷雾之中。

尽管我对自己的心理素质较为自信,但毕竟泅渡到一个荒无人烟的陌生的岛屿,进行侦察,这还是第一次。那份紧张与刺激,刻骨铭心,回味起来的滋味是常人所想像不到的。

紧紧贴着水面,透过红外夜视仪,我们看到绵延的海滩空无一人,再往里面黑黢黢的,是锯齿獠牙的礁石和丛林……有没有“敌兵”的埋伏?鹏哥从水下摸出一块石头,“嗖”地投掷到里面,“骨碌碌”撞到礁石上,又滚落下来。“扑拉拉拉……”一群鸟被惊动,飞了起来。少顷,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弓着身子,我们随着鹏哥缓慢地在水中前行……那一刻,我的心嘭嘭地几乎要跳出嗓眼了!突然,一块圆骨碌碌的石头绊了我一个趔趄,后边一个战士“哎呀”一声,失口叫了出来。就在瞬间,鹏哥有力的臂膀揽起我,稳住,猛地回头,严厉的目光盯着我们,炯炯闪亮,无声但威严。

岛上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岸边有一块巨大的礁石,鹏哥回过头一摆,示意着,我们迅速冲过去,紧紧贴在礁石右后侧,便于隐蔽,也便于随时发起攻击。

有动静!只听得“噗、噗、噗……”队列行走在沙滩的声音!有巡逻队!冲锋枪端了起来!握着枪柄的手心,已经攥出了冷汗!湿透的一身军装像冰冷的铁板裹在身上,加之极度的紧张,使我止不住地发抖,噤若寒蝉。咬紧牙关!屏住呼吸!

“噗!噗!噗!”脚步声有节奏地响着,丝毫没有凌乱,由近而远,由强而弱……真悬!幸好没发现我们。

“冲过去!”低沉的一声,没容得我们喘口气,排长鹏哥已经跳到前面,命令道。紧随其后,我们冲过开阔的海滩,来到了丛林边缘。从身影判断,副班长殿后,我的全班人员已经全部过来了。迎面而来的,是一处陡峭的山崖。迅速整队!听候排长指示!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鹏哥展开地图。“我们现在所处位置是56号高地边缘。一班、二班跟随我从左路,侦察56、65、47、163号高地及附近区域;李克带领三班从右路,侦察124、68号高地及附近区域,注意隐蔽!口令:钝器、歼击!凌晨四点半回到此处会合!”

“是!”兵分两路,我带领三班向岛屿北面前进

“我带领杨金祥、段高波、王帆在前,副班长带领其余人员在后,搜索前进!要肃静,不要撞动树枝,弄出声响!”我命令道。随即,全班分为两部分,沿着沟谷崎岖的山路,交替侦察前进。

约莫十来分钟的工夫,我们来到124号高地附近。这是一座较为险峻的山峰,突兀于丛林之中,易守难攻,是构筑防御工事的重点选择区域。

一道两人高的铁丝网拦在我们的前方,夜视仪这玩意儿还真管用,前方十米左右的景物看得一清二楚。一个战士拿出钳子刚要剪,我伸出手拦住,用目光制止他。然后,戴上手套,两手用力将铁丝网撑开,刚好钻进一个身子,又示意让另外一个战士替我撑着,低声命令:“王帆,跟我来!其余就地隐蔽!”

我和王帆迅速钻了进来,一个滚翻,匍匐在草棵里,观察动静。没有什么异样声响,继续向高处搜索。我们弓着身体,脚后跟着地,蹑手蹑脚地往上攀爬。灌木实在太多了,为了不多走弯路惊动敌方,我们嘴上叼着军用匕首,遇到阻碍便轻轻地削出点缝隙,迅速通过。此时的我,没有丝毫的胆怯,仿佛刚才在岸边战栗的不是我似的,心中已全部被侦察情况、完成任务的坚定信念所占据。

我的头小心地绕过一根粗大的树枝,就在肩膀蹭过树枝的刹那,一截长长的什么东西垂落到我的肩膀上,感觉软绵绵的,用手一摸,蛇!那东西瞬间已经开始缠绕我的脖子了!敏捷地,我的双手迅速将其揪扯下来,攥牢两端,猛地一抻,感觉尾部在右手,使劲地甩动了几下,那条蛇便像粗粗的面条一般,耷拉下去,死了。我没用匕首,同没让剪铁丝网一样,是怕留下人为的痕迹。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班长军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