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 亲密班长(3)

2015-09-11 16:16:00 作者: 阅读:

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昏暗。天黑了?这是在哪?我闻到了浓烈的酒气,身上压着什么?一条腿!一只穿着绿军袜的大脚丫子顶在我下巴上,另一只脚伸在脑侧,有股咸咸的脚臭。是许鹏!我俩并排躺在一张小床上,他头朝另外一头。禁闭室!

把他的腿推开放好,我坐了起来,头晕得厉害。记不得喝了多少酒了,只记得和团长、连长、指导员、排长、班长们,还有数不清的战友们,一茶缸、一茶缸地干,菜没吃几口,就一个字:干!

说实话,尽管有些不舒服,但我还是很喜欢部队的这种气氛的。豪爽的“干”字,豪爽地饮,升腾着一种男人的豪气。虽然有时粗俗些,但战友之间却十分纯洁,少有猜忌。穿上军装,不由自主地就会将自己同地方青年区分开来,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就会油然而生,危难险峻的时刻就会奋不顾身。就像班长说的那样,谁让咱是军人呢!

班长在一次闲聊中向我们讲起了他在98年抗洪中的事情。洪湖县长江大堤是一段危如垒卵的高危堤段,上级要求重兵精兵把守。班长所在团被派上去了,别人是两个小时一换班,而他却四个小时一换班。为什么?人手少啊。就这样,连续进行了三天三夜,终于赶在第六次洪峰到来之前筑上了长长的子堤,保住了大堤。别提有多累了,鞋磨破了几双,最后打起了赤脚,肩膀双手磨破了,感染化脓了,依然坚持。换班回来,倒地就睡,也不挑个地方,要知道,当时的气温有四十度啊!地皮被晒得滚烫,可居然能睡着!许鹏依仗自己身体素质比别人好,力气大,硬撑了这几天,最后晕倒在堤上。

还是那次抗洪,他一人奉命驾驶冲锋舟到一处被洪水围困的堤垸营救,把两家十口人救了出来,由于载人多,地情复杂,冲锋舟难以行驶,他只得下水亲自探路,船上的一个年轻人对他表示敬意,说:咱俩岁数相当,你在下边推,我却坐在上边,我也下去帮你吧!他阻拦了,说:我是军人!

由于许鹏的出色表现,他在大堤上火线入党。回到部队后,又被提为班长。

军人是山脉,他可以承担千均之重;军人是瀚海,他可以涵纳万般之苦;军人是蓝天,心胸无比宽阔;军人是飞瀑,铁骨之下有柔情。我对军人的理解就如此理想,或许有些肤浅。对军人的崇拜和景仰促使我不顾一切地报名参军,当兵以后感觉似乎有些差异,但让我服气的军人大致如此,随着军旅的延伸,对军人的内涵会有更深、更准确的理解。

天色黑下来了,窗外劈啪的鞭炮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也惊醒了班长。许鹏猛地坐起来,抱着我的肩膀,脸上洋溢着笑意。门“咚”的一声被欢乐的战友撞开,他们扶着我俩,摇晃着走出禁闭室。我们对着冷峻的夜空齐声高喊:“过年了———”

在部队里过年,气氛火爆热烈而又不失军人风格。团里组织了威风锣鼓场地表演竞赛,舞龙,踩高跷,灯谜,文艺联欢,把个军营搞得热火朝天。即便是再想家,也不会不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战友亲如兄弟,就像一个大家庭。

我们部队属野战军,军区决定,在四月份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负责牵头的就是我们师。因此,从过年之后,我们就开始了紧张的训练,随即,又从新兵连分配到各个连队,随同老兵们一起进行更加严格的演练。

说来真是幸运抑或是巧,分配时我竟然又被分到许鹏的班,班长仍然是他。无论是他,还是我,对这个结果都非常高兴。记得,在次之前,有一次训练间隙,许鹏问我:“结束后分我班来吧!”“那敢情好!”我答得十分痛快。今天的结果使我们如愿以偿了。

师里要求,演习前的演练要参照演习,模拟实战环境。于是,团里决定,在三月底到洪湖进行一次抢滩登陆实战演练。我以为,这下可有刺激感了。班长给我泼了一瓢冷水:“别想得那么幼稚,演习就是演戏,没什么好玩的,真要打台湾,这两下子还差点。”

准备上路了,我把常服作训服绒衣绒裤被子一股脑地塞进背包,惹得班长他们咯咯笑:“你这是去观光吗?这是去拉练!知道么?快把常服绒衣绒裤抻出来!”我一脸狐疑。可看看班长他们,一身军绿秋衣裤,加上一套迷彩服解放鞋。“到了你就知道了。”

紧急的哨声惊醒了我们,凌晨三点,我们就出发了。坐在军车里,乏困得我倒在班长的肩上,随着军车的行进,又睡着了。

一阵剧烈的颤抖,把我晃醒。这时天已微亮,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到了许鹏的怀里,头枕在他的腿上。班长的眼睛正专注地盯着我看,眼神挺柔和,又有些异样……反正特亲密的感觉。车外发亮的天色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得粗糙、质感,很让人心动。我也专注地看着他,他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了车外。我颇为幸福地动了动头,深情地呼吸着班长躯体散发出的男性特有的、带有一丝汗酸的健康体味。

我的右脸颊有些异样的感觉,班长的档部鼓鼓的、硬硬的。我的天!他的JB……怎么为我?难道他对我也……我不敢想了。

偷偷地瞄了他一眼,表情不那么自然,但眼睛仍望着车外。我斗着胆子,把头再往里拱拱,啊!我的嘴唇触到了一个我朝思暮想的、强壮的棒小伙的雄性器官!就隔着薄薄的织物!我不露声色地、然而却又是激情勃发地用嘴唇触吻着。在这意想不到的时刻,在这意想不到的地点!

班长在我的刺激中更加坚挺了。我的嘴唇感到他的JB更加灼热、更加凸硬了!他紧紧地闭着眼睛,嘴唇紧绷,表情僵硬,呼吸急促而又沉重。甚至,他有几次往上欠了欠×,似乎在强忍而又急欲发泄些什么。我的哥,你也有这样的时候啊!你知不知道,弟苦等、忍耐了多少年了呀!

我的手触到了班长的手,被他有力地攥住。两只粗糙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有力地、动情地抚摩着,我的另一只手搂抱住他的腰,揉捏着他宽厚脊背上结实的背阔肌。滚烫的血液通过皮肤、通过相互接触,让对方感觉。这中间传递的内容实在太多了!太丰富了!让我几乎晕厥!

一个急刹车,还有指挥员的喊话惊醒了所有战士,也搅了我和班长的爱场。许鹏眼睛炯炯闪亮,一个激灵站起来,扶起我,利索地用手把硬直的JB往裤裆上部一推,歉意而又无奈地看了我一眼,飞快地跳下车,指挥战士们集合列队了。

我也跳下车厢,心头不是滋味。几分懊恼,几分惆怅,几分遗憾。

正式演习开始了,地点在鄂西北山区。经过上次的演练,我们团的技战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从中我们也发现了不少平时训练难以发现的问题,单我们班,就向团演习指提出了几条战术改进措施,团长因此就十分器重三连一排一班,也就是许鹏带领的我们班。在班里,我自然就成为许鹏最得力的一位干将。论军事素质,我小有名气,与班长相比,差距不大;论头脑,我的机智和灵气,早就让班长竖过手指。许鹏就说过:“兄弟呀,将来你肯定会超过哥哥我!”

铁甲飞驰,跨堑跃壕,军车向西北山区行驶,走了快一天了。路况不好,颠簸得非常厉害,扬起的尘土把我们都搞得灰头土脸的。可坐在车上的战士们大都不动声色,很少有嬉笑打闹的。参加这样一次重大的演习,大家还是比较紧张的。我们全副武装、身体笔直地端坐着。

记得在上学时,我就非常喜欢那些穿着发旧的迷彩服、脚穿解放鞋、肤色黝黑的年轻战士们。认为只有这样的战士才给人以安全感,才具有勇猛顽强的男子汉气概。那些小白脸、奶油小生来当兵,大家不都得当亡国奴吗?曾经对班长黝黑皮肤艳羡不已的我,如今的皮肤也已黑中发红了,距离心中理想军人形象相差不远了。真喜欢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环境、还有这样强悍挺拔的战士们。试想,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位白皙面孔、弱不禁风、裤线笔直、皮鞋锃亮的战士,你看着舒服吗?当然还是雄性些、土一些、脏一些好。

我们抵达山谷中的一处开阔地带,安营扎寨。炊事班埋锅做饭,我们搭建帐篷。这里的空气沁人心脾,不由得使一路劳顿的我们为之一振。地点选得好,打起仗来也来劲,我偷偷地这么想。

演习是十分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一开始远没有我们想得那么顺利,有些困难甚至超出了红总的估计。蓝军这次真的是使出了杀手锏,炮火齐射,撼天震地,搞得我们红军腹背受敌。一连几天,我们的调兵布阵、武装泅渡、火力强攻等,未能奏效。我们穿插迂回,强行突破,都是在敌方强大有力的围堵、割裂下进行的,山重水复,我们几乎是疲于奔命。一交手,让他们合围、追击,蓝军占了上风。

在休整的间隙,组织我们观看美国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看得我们眼里冒火,热血沸腾,男子汉的血性被激发出来了!渐渐地,我们不那么被动了,战略局势发生了转变。我们依靠高度机动性,愈战愈勇,通过奇袭、以少击众来瓦解敌方的防御。由许鹏率领的尖刀班,乔装深入敌后,成功地获取情报,将其破译,为红军获得战局的主动权立下头功。

红军艰难地赢得了胜利。十五天的波谲云诡、峰回路转,所有的苦涩、艰辛、磨砺、奋争,都化作泡影,灰飞湮灭。而胜利的喜悦,却随着滚滚泪水奔泻而出。

一个个泪不轻弹的硬汉子,似钢浇铁铸的大小伙子,竟然呜呜地哭出声来。人生苦短,活出个样来,难!

云蒸霞蔚,千岩竞秀,夕阳在东边的山巅上染就一抹红色,宿营地边的潺潺溪流中,热闹非凡,给寂静的山谷营造了雄壮热烈的氛围。战士们在冰冷的溪流中冲澡,他们用这种质朴的方式,来冲洗连日的征尘,来庆贺自己的胜利。

一个个年轻、黝黑、健壮、阳刚的酮体,一丝不挂,一览无余地展示在绛紫色的夕阳余辉里,飞溅的水花、刚劲有力的动作,随着冲天的欢笑,飘向山坳深处,飘向天际。我们的年轻快乐可爱的士兵们!

许鹏荣立二等功,我也立了三等功。连同那次见义勇为受到嘉奖,我俩今年内得到了两次奖励。我真正地喜欢上了军营,也爱上了军营。因为,军营远离甚嚣尘上的市井,屏障着纸醉金迷,脱逸了灯红酒绿,摒避了醉生梦死。这里,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清苦、单调可以净化灵魂,不也是一种生活境界吗?

五·一放假,我们可以借机休整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了。我们团为庆贺演习成功举行了庆功宴,之后就是看电视、唱歌。还干什么呢?对!全班战友到县城搓一顿,来庆贺一番!

五月二日,我们全班来到县城,找了一家小饭馆,吃了一顿。饭后,战友们就分开行动了,有去游戏厅的,有看投影的,许鹏则让我跟他一起去书店,帮他挑几本书,说是想复习考军校,买了书我俩就回营了。

营区静悄悄的,偶尔从俱乐部那里传过来一阵歌声,我们没进宿舍,径直来到了营区后边一处种满树木的土坡上。

除了树叶的哗哗声和几声鸟鸣,这里寂静得出奇。到处都是诱人的嫩绿,阳光透过密密的树叶,稀稀落落地撒在地毯般的草地上,温暖轻柔的风像舞动的薄纱,令人惬意地吹拂着,一切都那么让人心旷神怡。

我们挑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背靠背。班长拿出刚买的书,翻看着,我则拣起一块小石头,朝不远处地上啄食的麻雀冲去,谁也没说话。

“克,你也考吧,平时帮我复习复习,咱俩也可以互相督促着点。”

“我还真没仔细想过,我行吗?”

“没问题,你起码比我基础好吧,再说考军校又不比考大学,容易。听说三四百分就行了。”

“时间就这么一点了,怎么复习呀?”

“苕,咱们明年考啊。绝对行。你的军事素质比我又不差,再说立了功还可以加分。”

“你到部队来,就没什么想法?论能力,你比我还要有前途!”

“那,就试试?要是只一个人考上了呢?”不知为什么,我冒出了这么一句。

“不可能,努把力,咱俩都考上了,就可以有更长时间在一起……”

班长语塞了,扭头盯着我,脸红红的。我俩都不说话了,心和心之间就只差那么一层薄膜了!彼此心照不宣,但谁都不主动去捅透它。

一阵难捱的沉默。

“班长,哦,鹏哥,”我顺着他肩膀一侧躺到草地上,双手搂住他的腰,望着他,“到部队来,我就挺高兴,认了你这么个哥,我就更满足了。军校考上了,我怕……”

有如雷霆万钧,巨大的身影向我压来,许鹏的嘴唇迅雷不及掩耳般地吻住了我的嘴唇!堵住了下面的话语。

他下巴上坚硬的几根胡茬戳到我脸上,粗重温热的呼吸直灌我脖领。天!这就是我渴望至今的吻!

我飞快地调整了姿势,把腿挪到与他并排,倒在地上。班长一把抱住我,嘴唇又猛地叼住我。

长长的热吻!情深似海!

我俩的舌头在嘴唇里上下左右地舔着,有力而灵活。甘甜的口水交融着,我们忘乎所以地吻着,天地间只有我们两个!

“哥……我的哥……”我的双手搂着鹏哥粗壮的脖颈,手指在他脖子上滑动,然后又把嘴唇凑上去,亲吻他史泰龙一般的遒劲健壮的脖子。条状的肌肉,突起的喉结,让我不可阻挡地坚挺了!

我扯开他迷彩服的拉链,胡乱地拉解开他的衬衣扣子,手从宽宽的肩膀滑下,有力地抚揉着他宽厚的背阔肌。我的嘴唇在他两大块高高隆起的胸肌上不停地舔吻着,胸肌紧绷着,××渐渐发硬,鹏哥也逐渐亢奋起来!

班长抽出双手,把自己的上衣全部甩掉,我的衣服JB也被我脱到了一旁。两条赤黑的壮汉坦诚相待了,我们迅即又紧紧地搂抱到了一起,粗狂地吻着,原始地、粗野地、强烈地吻着。哥呀,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我硬撑着度过了多少个难熬的年头啊!哥你知道吗?

“克……”班长的声音颤抖着,他厚厚的嘴唇歙动着,热气冲到我脸上,“我早就……想跟你……”许鹏身上黝黑发达的肌肉战栗着,粗糙的大手在我肩背上胡乱地摸着。猛地,他拽开我的裤腰带,把手伸到我×上抓揉,又突然伸进我的裤衩,一把揪住了我挺直的!

我的JB从来没有被别人摸过,这回竟然让一个小伙子,一个我在梦中无数次与之相亲的猛男给抓住了!浑身热血沸腾了!我的JB无比坚硬!

一撸到底!我利索地把外裤、裤衩褪下,扔到一边。旁边鹏哥也脱光了,甚至把解放鞋、军袜也甩在一旁。赤条条一丝不挂!

斜阳照在他刚健的体躯上,发达健壮的肌肉一块块清晰分明,黝黑的底色反射着灿灿金光,像炉里炼出的粗钢,浑身透出一种原始、野性、雄健、蓬勃的生命力!啊,鹏哥是一条真正的硬汉子!他那肩膀上、胸膛上、胳臂上、还有腿上隆起的发达的肌肉,是许多小伙子不能比拟的,在他身边,你可以感到男子汉的无穷力量,他强壮的身躯可以抵挡住一切袭击。有我们这样的军人,国之福祉!

令人震撼、也最为抢眼的是鹏哥那博企的JB!姥姥!在他下部浓黑的毛丛中,那粗壮长长的大JB高高地昂着紫红色的Guitou,随着他身体的运动一颤一颤地,的确会让所有男人折服。

说得罗嗦,实际上也就是瞬间,我俩就拥抱在一起,互相发狂地吻着,两双粗大的手掌在对方的肌肤上抚摩着。两根粗壮的大JB像刚刚出炉的钢坯,碰撞着,发出当当的声音,飞溅出束束火花!

鹏哥搂着我倒在散落的衣物上,嘴唇仍旧吻在我健壮的胸肌上,激奋的我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了。

“哥……我亲爱的鹏哥……”我喘着粗气挣脱他,掉头向鹏哥的大JB吻过去!几乎晕厥的我,蒙蒙胧胧的,仿佛度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为了这一刻的到来!渴望!想得我几近断肠!我的哥呀!

就觉得鹏哥的粗手抓住了我的JB,“好……好……小子,够长……够劲……”他的声音也颤抖着。

鹏哥筋肉脉络清晰而又暴凸、泛着黑紫色的硕大的JB就晃动在我面前!长度能达到20厘米,不!看起来比我小学使用的20厘米直尺还要长一些!我毫不迟疑地张大嘴巴,叼住了它!一股男性特有的腥臊扑鼻而来,这是鹏哥的味道,那么亲切,那么让我迷醉!我的舌头在他××的冠状沟里游移,有些腻滑,那是鹏哥的##,我将它们舔下送往口腔,咸咸的,有股腥味,但我却感觉那么的美味,使我垂涎三尺!因为,那里面有我鹏哥的精华!

我的两只手握住他坚硬挺拔的大JB根部,嘴唇紧紧裹住他用力地上下摞动,那么粗,我不得不张大嘴;那么长,两只手握住后离我的嘴唇还有段距离;那么硬,硕大的Guitou几乎使我咽噎!

“嗯……哦……兄弟……”鹏哥舒服地呻吟着,大手套弄着我粗大涨硬的JB,并且胡乱地抚摩着我胸腹的肌肉。他的×从地上欠起,用力地朝我嘴里拱动,“啊……真他妈……痛快……”

在他的刺激下,我更加有力地含住他的雄性之极,在手的不断摞动中,舌头坚挺地顶着他的Y茎,顺着主干用力地插动,频率越来越快,动作愈来愈猛烈!

日月无光,天地无形。一切都渐渐融化了,一种强烈的欲望不可抑制地奔涌出来,像火,像暴发的山洪,像六月的暴雨,严冬的狂风一样猝然来临!一个苦涩而神奇的梦,自由狂乱地弥散到天宇之中……

两个浑身黝黑的肌肉无比强劲、以至于几近迸裂的壮小伙子,毫无顾忌地、淋漓尽致地挥洒着他们的青春激情,展示着他们的阳刚魅力!他们快乐!他们忘情!

我们几乎是疯狂地××着,强烈的刺激使我们忘乎所以,只感觉腾云驾雾一般,热血沸腾,浑身战栗!

“啊……好兄弟……哦……快……快点……哥受不了了!啊!———”鹏哥急剧地喘息着,声音颤抖,黯哑地叫着,双手用力地抓捏着我肩臂上隆起的肌肉,他JB的粗硬达到了最大值!

鹏哥身子僵住了,粗大的JB有节奏地颤着,一股温热的Jingye喷射而出,没来得及吞咽,两股、三股、四股……数不清多少股的Jingye激涌而泻,顺着我的嘴角流出来。还是那已品尝过的咸腥,这是鹏哥最为宝贵的精华!我咽下口里的,又把流到他JB上的琼浆舔得干干净净。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班长军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