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同志小说 亲密班长(2)

2015-09-11 16:16:00 作者: 阅读:

躺在铺上,听着旁边战友们或均匀、或急促的呼吸声,我辗转反侧,难以进入梦乡。望着那边早已熟睡的班长,心中似波浪翻腾。窗外的路灯光投到他裸露在被外的肩上,映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极有美感。此时的光线、投射角、人物的清晰硬朗的轮廓,若拍成一幅照片,会很有艺术感。

忽然,许鹏伸出了胳膊,打了一个舒展,而后,双手抱在脑后,又听见他微微的鼾声。臂膀上的肱二头肌高高地隆起,与三角肌分界处形成一道深硬的沟,看上去更加硬朗了。

班长的被子上,腿裆处鼓起了一个高高的峰峦,他博企了。他的梦里,是女人,还是男人?

我眼前又出现了我们在澡堂里的情景……尽管是冬天,班长赤裸的身躯上却汗水淋漓,黑油油的肌肉闪闪发亮。在我面前,他甚为得意地搓洗着,炫耀着,展示着。“看咱哥们棒不棒!”

“哥,你太棒了!”

“我哪都棒!”班长的手停了下来,贪婪地注视着我。

我有些抑制不住自己不断迸发的X欲了,冲上去!贪馋地不可阻挡地不顾一切地搂抱住他!班长粗壮的手膀伸出,也搂住我。

我狂吻着,嘴唇在他黑色的肌肤上摩吻着。使劲地吮吸,我要把他发达的肌肉吸出来!

我向下吻着,慢慢地跪到了地上,嘴唇向他那阳性之极吻去。粗壮长长的大JJ高耸于茂密的黑色森林之中,高昂着紫红色的××。我伸出舌头,淌着口水,舔遍了他粗大的××,而后我张开嘴巴,将他的××含在嘴中。

“兄弟,哥哥好吃吗?”班长快乐地叫着。

“哥,好吃!”我不停地吮吸着。嘴唇裹着他的JJ,舌头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探触着,刺激得他高声叫着,不住地往我嘴里拱着、抽着,肌肉发达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嘴巴张开,喘着粗气。

“好兄弟——”班长的大手抱住我的头,前后推揉!他粗壮的大JJ变得无比坚挺!而这又激励着我更加剧烈地用嘴摞动他!

“哦……啊———”班长的××喷涌而出,坚硬的JJ颤抖着,一股股的白色琼浆射入我口腔,几乎使我咽噎。

我大口大口地吞咽下他的××,又将他的××舔得干干净净。班长一把推倒我,将我平放在地上,大手握住了我的JJ!

嘴唇向我逼近,吻了过来。我们热烈地吻着,有力的手摞动着我的××,快感一阵高似一阵。

“哥!我的好哥哥——”我射了!为我最亲密的人射了!××像喷泉射涌而出,这一刻,我感觉自己被快乐推上了九霄云端,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我,幸福无比!

“咫———”急促的哨声。

怎么?我在做梦?我懵懵懂懂地睁不开眼。

“李子!醒醒!紧急集合!醒醒!”

我睁开眼,许鹏赤裸着上身就在我眼前。我情不自禁地抓住他的肌肉发达的臂膀。

还没等我说话,他甩掉我的手:“看出息的你,跑马也不挑个时候,赶紧换条裤衩!快!”

“哈……”周围战友的笑声将我从梦境彻底拽出来。一看自己,尴尬极了:被子被撩在了一旁,军用大裤衩前面湿漉漉的一大片。我从快乐的峰巅跌了下来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新兵连的训练也将近结束。无论是队列、军体科目,还是射击、军械操作等军事基本技能,样样我都是优秀。我们的班也在次次比武中夺魁。没给班长丢脸,使得班长格外高兴。班里的气氛昂扬向上而又不失和睦,小伙子们就像一个人似的,猛打硬拼,我们班的名气在团里也叫得挺响。我们和班长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特别是我,他简直就真把我当成亲兄弟一般,说话办事从不背我。

自然,每次洗澡依然是我俩同去同来,我的欲火难耐,但却只能拼命地抑制自己,反复告戒自己:要尊重别人,不可鲁莽行事。对将来,我理智地不抱什么希望,本来嘛,自己的性趋向和多数人不同,就已经很不应该了,再闹出事来,岂不丢人现眼?况且,能够与许鹏这样强壮、正直、刚性、豪爽的棒小伙子形影相随,身处于青春阳刚的军营之中,我已十分知足了。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告诉我,快要过年了,军营里也日渐热闹起来。战友们纷纷收到了来自家乡的包裹,大家各自拿出自己的家乡特产,共同分享。为了不使大家感到离家的孤独,班长使出浑身解数,编排节目,做游戏,找个别战友谈心……看他忙得四脚朝天,我也帮他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的性格随和,在班里人场不错,因此,我俨然成为“班副”,起码是班长的得力助手。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忙活了一天,战友们都早早睡下了,准备看明天的电视晚会。

迷迷糊糊中,“李子!李克!”声音低沉而又清晰。是许鹏!

我下床走过去,坐到他床边,“班长,有事?”

他不说话,眼睛盯着天花板。我忽然发现,他的眼角分明挂着两行泪珠!这个平时看起来铁骨铮铮的硬汉子,今天怎么柔情起来了?也难怪,我们的岁数相差不大,或许是什么事使他伤心了?

“怎么了?”我急切而又关心地低声问道。

他还是不说话。片刻,他撩开被子,目光示意我。我迅速地钻进了他的被子。

他一把抱住我,把脸紧紧贴在我脸上。天哪!这不是又在做梦吧!

第一次和我朝思暮想的爱人搂抱在一起!如此的肌肤相亲!我的手紧紧地搂抱住他赤裸着的宽厚的脊背,结实有力的肌肉,弹性的触觉,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感觉得到他暖暖的呼吸。

我的X欲像喷发的火山,激烈地迸放出来!我的JB涨大、坚硬了。手也动情地开始在他身上来回抚摩,从背阔肌到三角肌,再到隆起的胸肌。一时间,幸福感充盈了我整个头脑。

但是,随即我又慢了下来。我感觉他不像我想像的那样配合,他的JB也没反应。我如堕五里雾中:他这是要干嘛?

“我真想家,一年多没回家了。我爸我妈没准今天还拖着病身子干活呢,我连这儿的土特产都没给他们寄过,心里挺不好受的。”说着,他的眼泪又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我沉默了。我也想起了我的父母。虽然我并不是一个乖儿子,但平时父母对我的关心、母亲的细心照料,特别是她老人家在我参军时泪水涟涟的一张老脸,一下子涌现在眼前。不由得我的眼泪也夺眶而出。

“我也是,”我们俩抱得更紧了。只不过与刚才相比,我的心境却有着天壤之别。

我们决定,明天中午会餐之前,到县城去一趟,给家打个电话,寄点东西。

我们就这样纯洁地搂抱着,聊着聊着,困得睁不开眼了,都睡着了。

大年三十的天气真好!这里的春天果然来得早。田野的土壤湿漉漉的,不像北方那样干燥。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们脸上也洋溢着春天般的笑容,孩子们噼里啪啦地放着鞭炮,一股浓浓的过年味道。我和班长的心情也像是受到了感染,很畅快。

班长给班里的战友们买了二斤瓜子,说嗑着玩。给家里买什么呢,许鹏告诉我:“孝感麻糖、麻烘糕,都是湖北特产,一样买点,让家里尝尝。”

到了食品柜台,我点了这几样东西,让售货员装成两大纸箱,封好口,正欲掏钱,班长拿出一百元钞票,递给售货员。我忙说:“班长,我来!”

“我比你大,兄弟的爹娘我得表示表示。”坚硬的手臂把我挡了回去。

我急了:“班长,就是孝敬爹娘也轮不到你来,你是哥,我是弟,应该我来!”

售货员见我俩争执不下,笑道:“你们别争了,这位兵哥说得对,当弟弟的先来。”麻利地收了我的钱。班长在我肩上擂了一拳:“你小子!”我哈哈大笑,拎起东西就跑了。

来到邮电局,办理了邮寄手续,我对班长说:“给家打个电话,班长,你先来!”

“我家没有电话,你打吧。”说着走开了。

向爸妈问了过年好以后,又问了问家里的情况,汇报我这里的状况,就向父母道别了。到柜台去结帐,服务员说结过了,我扭头一看,班长冲我一乐,摆摆头:“走!”

我也不多说什么,我太了解他了,就凭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是好兄弟。

快到中午了,登上返程的汽车,只剩下一个座位了,许鹏拽过我去,把我摁到座位上,自己站着。开车的当儿,又涌上来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孕妇,我立刻站起来:“大姐,坐这来吧!”

就在那孕妇蹒跚着过来,我准备搀扶她坐下的时候,一个流里流气的小子窜过来坐到了座位上,怪声怪调地:“还大姐呢,大姨吧!”“哈……”他和他的两个狐朋狗友浪笑起来。

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我攥紧了拳头正准备冲过去,有一把手拽住了我,回头一看,是班长。

班长脸上平静如水,目光紧紧盯住那小子,露出微许蔑笑。他用手臂把我推到一边,径直朝那小子走去。看得见,那小子眼中一阵惶恐,他的同伙面露凶光,往前凑来,我跟在许鹏后面,也握紧了拳头。

走过去,班长问:“你凭什么抢人座位?”

“凭什么?老子想坐这里!”强硬的声音里掩饰不住内在的空虚。

“你起来!”

“去你的吧!少管闲事!”旁边一个同伙叫嚷着。

班长没理他,继续问:“你到底起不起来?”

“不!”

说时迟,那时快,班长有力的双手一把揪住那小子的脖领,像拎兔子似的拽过他,呼的就把他掼出开着的车门,咕咚的摔到地上,疼得他咧嘴骂起街来,鬼哭狼嚎一般。

我朝冲上来的另一个同伙一扬胳膊,一个擒手后翻,将他压趴在地,又一个背胯,也将他扔出车门,重重地摔到地上。一年半的摔跤和新兵连的擒拿格斗没白学。

剩下的那个同伙见势不妙,仓皇溜下车,抻着那两个家伙,嘴里喊着:“当兵的,你们等着!”

“哗……”惊讶之余,车上的乘客们热烈地鼓起掌来。“真解气!这帮王八蛋!”

“谢谢你们了!”孕妇感激地说。

我俩相对一笑,谁也没说话。

“解放军同志,你们的行为太棒了!”坐在后边的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走过来,手里拿着笔记本,“我们是市里报社的实习记者,很敬佩你们,请签个名字吧。”

我俩开始还推辞:“一件小事,签什么名。”

“见义勇为,这件事我们忘不了,签个吧。”把本子和笔递了过来。我们只好签上了。

“太刺激了!你们真有正义感!”

“军人嘛,都这样……”

“身手不凡!”“功力不浅!”……

我俩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心思早已不在这上了。我搓着手、擦着汗、不时地瞟一眼车窗,思绪随着窗外快速掠过的景物飞到了父母身边,飞到了军营,飞到了战友身边。连那两位实习记者在中途什么地方下的车,我都没在意。

下了车,已经中午了。不好!大概已经集合了!我俩迅速向操场跑去。

营区没什么人,我们又赶紧向食堂疾奔。

“报告!”在食堂门口,我们立定。

“进来!”

我俩走进食堂,发现连长、指导员神情肃穆地在前边立定,主桌中央坐着我们团长!我俩马上敬礼,“团长!连长!指导员!”我再偷偷扫了一眼后面,楞住了。

丰盛的菜肴整齐地摆在餐桌上,全连官兵正襟危坐,一动不动。这时候,团长站起来,开始发话:“许鹏,李克,你们归营迟到,违纪了!”

“是!”我俩高声答道。“可是……”我刚要辩解什么,班长在一旁使劲地掐了我手一下。团长命令我们入席,然后接着说:“许鹏、李克二位同志,在外出期间,打架斗殴,违反了条例,我宣布:给予该二位同志禁闭四小时处分,饭后执行。”

我委屈极了,简直想哭。可看看许鹏,微笑着。有他妈什么好笑的!

团长举起酒杯:“同志们!今天上午,许鹏、李克二位同志,在县城汽车站见义勇为,不畏强暴,成功地制服了几名歹徒,为社会伸张了正义,为我们军人形象树立了典范,为我们部队争了光!市报准备在报纸上刊登他们的事迹。刚才,上级指示,要嘉奖二位同志!现在,我代表上级首长,代表我们全团官兵,更代表我自己,向你们二位同志、向你们全连官兵祝酒,祝你们继续发扬光荣传统,在事业上不断进步,祝你们春节快乐,全家幸福!干杯!”

“干!”壮怀激昂的吼声冲走了我的一切烦恼和忧愁,我的心乐开了花。

团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我俩赶紧起立,“你们两个,来,干!”用手有力地拍拍我俩:“小伙子,好样的!”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班长军人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