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我和男人的爱情故事

2019-05-27 14:07:22 作者: 阅读:

我叫刘夏,70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策划人。未婚,因为我是同志,在异性的身上我找不到爱情。以前的生活有过同志爱情,不过都是过去式了。现在嗷嗷纯的孤家寡人。别的似乎就没什么介绍的了。好,现在开始讲我的故事了。

那年的最后一天,我是在同志浴池过的。没想过什么,也许是想在这里为这一年做个总结吧!

爸妈在我大学毕业后以便去了上海的大哥家,给我留了一所两居室的房子。他们似乎习惯了上海的一切,在那开始了新的生活,忘了我这个小儿子,这一走就是五年,没事或者过年过节给我打个电话,还说舍不得我一个人在这边,我心里暗想,我一定是他们在垃圾堆里把我拣回来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狠心。

我一个人留在这边,白天还好,工作忙的跟个什么似的,什么都不想,可是一到晚上,一个人回到那个所谓的家,寂寞难耐呀!实在是不知道做些什么。平时还好,可以找同事吃饭、泡吧、实在不行上网也行,可是今天过节,身边的人都去团圆了。索性再次走进浪花浴池,说不定05年的最后一在会有艳遇也说不准,不管怎么样去那的人和我一样,都是害怕孤独的。

并不常去那个浴池,说实在的那里的洗浴条件挺差的,当然老板也明白来这里的人并不是为了洗澡,都是来寻找刺激,排解寂寞的。所以并没有重新装修的意思。不知为什么,我多数来这里的下场都是一样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也行你不信,不过真的就是这样。不过我还会来,看看也好。

这里是一群害怕寂寞的猎人,寻找属于自己的猎物,如果搞不好就成了别人的猎物,可是不管怎样,之后都会是一夜的激情,在这个欢场到处是喘息、呻吟,也许是发泄心中的那份孤独,或者在大汗淋漓中寻找着刺激,这里就是一个孤独的狂欢派对。

很多人来这里之前都会心存愿望,而我呢?我也不知道,有的时候就是简单的洗个澡就穿衣服走人。刚来这种地方的时候心里也会想也许在无意间我都会看到我心仪的男人站在我旁边时不时的用眼神来瞄我。哈哈。可是实践证明了,只有白痴才会那么想,在这个地方不存在任何感情,只有激情。在这里是找不到我的真命天子,不过还是认识不少的人,只不过都不熟,最多也就是点个头,笑一下谁会来这里找朋友,这里的交流不需要语言,肢体才是最主要的。

没想到12月31号还会有这么多人,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老的、年轻的,甚至未成年。更衣室里一股因为潮湿而发酶的味道。可是谁会在乎呢!在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并不是因为条件好,也不是为了洗澡。

脱掉所有的衣服,走进淋浴室。环场一周,十几个人,有七八个是很眼熟的,不过不认识。一听到有人进来,浴室的所有人都立马静了下来,就像《黑客帝国》中的那样的静止。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是不是适合自己的猎物,只有那少的可怜的水从喷头里滴到身上、地上的声音。还有两个小朋友,不知是高三学生还是大一新生,娇滴滴的,站在那,就差把食指放在嘴里了。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走到一个角落,背对着所有人,打开水龙头。

常来这里的我训练有速,我已经快速的环视了一周,没有适合我的。只有一个还算不错,皮肤光滑,五观也算端正,身材也不错。不过看看他下面,耷拉着,估计完事了,我心里暗想“我的命啊,怎么总是晚来一步。”

有人一看我这样,立马又继续了刚才的动作的。该洗的洗,该说的说,该勾引人的继续勾引人。

我嘴里哼着歌,就当只有我一个人。既然没有适合的就先洗好了,边洗边等。才晚上六点,可能来的有点早,过一会还会上人的。再选也不迟。

刚转身,就看到对面的一个小男生开始对我发情,骚首弄姿的站在那。一会把腿蹬在搓澡的床上,一会又专过身翘起P股对顿扭,一会面对着我抻出舌头,舔舔嘴唇。我心想,他一定是A片看多了。我就当看一部老电影一样,看着他的表演。足足有十分钟,他看我下面一点反映一点都没有,似乎有些愤怒。我对他笑笑,嘴里叹了口气:“唉……浪费了。”

他可能听到了,确没听明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没理他,专过身继续洗。

又过了十分钟,有三对配对成功,相拥着去了休息室。还有三个人进了蒸气房,估计是三P去了。而那个小男生似乎对我还是不死心,只要我目光扫过去,他一定是在盯着我看。浴室里还有一个大爷,真称得上是老当益壮,都已双鬓斑白了,还在这里不离不弃的守着。没意思,准备出去休息一会。等那三个人出来了,我再去蒸一下。

刚走到门口那个小男生拦住了我的路。“你刚才什么意思?”

“你希望我什么意思?”我回答,觉得这个小男生有点意思。不过我不喜欢他,太嫩。

“我……”他不知道怎么说。

“对不起,二十四岁以下的我不感兴趣。”我抽身出去。

休息大厅里人还真的不少。有几个人聊天的,也有还一个人看电视的,当然他们更注意刚走进休息厅的人,还有两个人挤在一张小床上不管不顾的做着那件事,从浴单里传出了“吧……吧……”的拍打声。而周围人或是专注的看,或是边看边与身边的人交流经验。我真佩服这俩人的勇敢和周围人的学习精神。

我拣了相对安静靠窗的位置,我很喜欢坐在这个位置,通风好,而且可以一览众山小,点燃了支烟,看着眼前形形色色的同志。不一会那个男孩也出现在大厅,找了半天,坐到了我旁边。我很佩服他,真能坚持,如果换作我,是绝不会这样的,强扭的瓜不甜。

不过,这时我对他的却有了兴趣。

他也套了一条短裤,身材不错,白皙匀称,而且很结实。头很浓密,因为没干上面还有水珠,一脸的青涩。

“喏”我递给他一支烟。他想拒绝,可是还是接了过去,并点燃了。一看就知道他不太会抽,刚抽了两口就开始咳嗽。

“常来这里吗?”我问他。

“不……不常来,有时间才会来。”他怯怯的回答。

“刚才我拒绝你了,你怎么还来找我?”我想逗逗他,笑着问他。

他脸腾的红了,“呵呵,你又没和别人在一起我们聊聊天也行啊。我们聊点什么吧。”他看我态度好多了,也笑了起来。

“聊什么?你先告诉我你多大了?”看他的样子顶多20岁。

“我24了。”他看着我,我没有做声,怀疑的看着他。

“噢,我过年虚岁24。”我还是没有做声,看着他的眼睛。

“呵呵,好了,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我21了,不过我是成人了。不信一会给你看身份证。”我还是看着他。

“哎,好了,好了,我19岁。这次真没骗你。”看来我的眼神还是有些杀气的。

“这么小上这来做什么?有瘾呀。”

“当然,这里太刺激了,当然他们要都像你这么帅,就更好了。”

“靠。你到很会说话。谁告诉你这里的?”

“这还用告诉!上网一查就知道了。”这到是我忽略了,每天我们都在享用着网络为我们带来的快捷方便,可是他肮脏龌龊的一面也正偷偷的侵蚀人类。

“知道几年了?谁把你带到圈子里的?你家时人知道吗?”

“喂,帅哥你是警察吗?怎么这么多问题。别以为我对你抛媚眼了,我就得什么都回答你。”他有些生气,不过这话到把我线说乐了。

“那好不问了,你跑我这来干什么?”

又把他问住了。他想了一会红着脸对我说:“我,你进来我就看见了,我喜欢这个类型的。”他说话的时候脸有些红。

我把脸造近他,小声的问他:“我帅吗?”

我像个孩子似的“嗯,帅,至少在我心里很帅。”

我笑了,并不是因为一个孩子说我帅,只是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以前的那个我。

以前的我就像他一样,喜欢一个人就拼命的跟着人家,有时怕那人不知道还要大声的咳一下,或者吹着口哨,来吸引那人的注意。当然那时也没有这样的场合,所有的同志可以在一起洗澡。

我回过神来。“可是我不喜欢你怎么办?”

“哎,这可就难办了。”他笑嘻嘻的看着我。

“家里本地的吗?”我问。

“是。”

“过元旦不回家家里人不急吗?”

“他们才不管我。我是大人了。别把我当未成年好不好?”

“好,那我请你吃饭吧。怎么样?”突然觉得有些饿了。

“好!不过,那我们还那什么了吗?”看来他还想玩一夜情。

“哪什么?呵呵,我只是说吃没,可没没有附加的。你可要想好,我可不是跟谁都上床的。”

穿好衣服,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并且下了些清雪。不过下雪的时候不会很冷。

可能是因为过节吧,没有几家饭店开门的,我们走了好久才找到了一家象点样的骨头馆。刚坐稳服务员就没精打采的告诉我,没有酱骨头了,只有青菜,主食是面条。无耐,只好要了两道小菜,还有两碗炸酱面。

上菜的当空我问他“你叫什么?”

“你叫我小豪好了。”他想了一下回答我。

“假名吧!”这个圈子里没有几个人用真名。

“什么真的假的,你叫我答应就行呗。”他又问我“我怎么称呼你?”

“叫我刘夏。”我从来编名字,要么说,要么不说。

“那就叫你刘哥好了。嘿,你的名字挺有意思。”他又开始笑。“刘哥,祝你新年快乐……刘哥,你成家了吗……刘哥,祝你工作顺利……刘哥,万事发意……”这孩子的话真不少,一个劲的说。我只顾吃饭,没理他。

小豪的酒量超出我的想象。一口气三瓶啤酒下肚,他的脸却不红不白的。

查看更多男人爱情故事中年同志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