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生故事:好哥们是Gay

2019-05-27 11:51:23 作者: 阅读:

秋高气爽,羊肉火锅店内洋溢着馋人的肉香。正当我吃得满头大汗,忽然听到了一句意外的话……

“听我说……我是Gay。”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东东?

我抬头看了看端坐在对面的雷炎,只见他直盯着面前沸腾的火锅,并没有怎么动筷子,刚刚是我吃得太饱出现幻听了吧?

嘿嘿嘿,幻听嘛,管它的,这家的羊肉火锅真是带劲啊,又香又嫩又辣。

我再次埋头向自己的碗,夹起一块硕大的羊肉就要往嘴里送,难得一毛不拔的雷炎会请客,不吃个够本怎么对得起自己被学校食堂整得奄奄一息的肠胃?

“不是玩笑,我真的是Gay。”

这次我听清了,再度抬头,一双眼睛瞪得牛大的写满怀疑,直盯着雷炎英俊的脸。

“Gay?”

说着这么要命的事情的情况下,这小子居然语气平静,一脸理所当然,彷佛在说太阳是从东边升起一样。

“今天几号来着?”

“不用想了,今天是11月11日光棍节,离愚人节远着呐。”雷炎摆出一副我很诚实的嘴脸补充道:“还有,我请你吃饭的时候哪一次说过假话?”

这倒也是,这小子打小就会精打细算,没有重大情况是绝对不会大方到请我吃羊肉火锅这么奢侈的东西。所以这一次,也就是说……

不是吧!我手一颤,右手上的筷子连着硕大的一块羊肉“吧唧”掉在桌子上,左肘也撞到桌角的水杯,一下子掉到地下摔得稀碎。

“你说你是啥?”我刷地站起来,动作幅度太大,只听“磅当”一声,身后的椅子也倒下了。

“G、A、Y,Gay,翻译成中文意思是……”

“我懂英文!”

雷炎像个外国人似的耸耸肩,接着从锅里捞起一块肉扔进嘴里,边嚼边口齿不清的嘟囔道:“懂英文还让我说这么多遍。”

“你去死!知不知道你胡说了些什么?”这句话我几乎是用吼的。

“还要我重复一遍?OK,没关系,我是G、A、Y!”他那像是在给幼稚园小朋友教英语字母一样的态度,让人气得想撞墙。

“闭嘴!”我只给气得七窍生烟。

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就算再蠢再笨也知道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但是在武汉这样一个中等城市,难道Gay已经普及到成为饭桌话题的程度了吗?

“老大,这里是公共场合,你知不知道要闭嘴的其实是你啊?”他一边说还一边别有用意的用视线环顾周围。

周围几张桌子的食客个个目瞪口呆地瞧向这边,嘴巴张得大到可以塞下一颗蛋。

我弯下腰,扶起椅子坐下。接着咳嗽两声向周围人示意:看什么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也站着一个类似于经理的人物,一张脸黑的说是包公再世也会有人相信。

她硬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这位先生,本店的餐具都是上等青瓷制品,损坏是照原价双倍赔偿的。”

见你的鬼,上等青瓷你会用来装白开水?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雷炎露出笑容,慢悠悠的说道:“很抱歉,麻烦你了,待会儿直接算进帐单,好吗?”

看到他笑成一朵花的脸,我就有种很不祥的预感。再看看那位经理大姐,果然

只见她被迷得七荤八素,一早已经找不着北了。

雷炎看出效果出来了,贼奸诈地冲我一乐,接着直勾勾盯着人家又重复一遍:“好吗?”

那大姐好半天才把魂儿拉回来,脸红的跟猴子背部末端一样,跟着扭捏道:“好,好的。”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我,表情一百八十度大变,返回包公脸,我甚至能听见她不屑地从鼻腔里出来的“哼”的一声。

竟敢哼我?喂喂喂喂,要知道在你跟前的是人类啊,怎么像看了老鼠和蟑螂一样?有没有一点人类爱?

再说我怎么着也是个六官端正(加上眼镜),身段高跳(一百七十二公分),有房(宿舍)有车(自行),有固定职业(学生)的适婚男青年!

这边厢雷炎老早就憋不住快笑岔气了:“果然果然还是还是我魅力无边啊!”

没关系,我忍。“结果你跑来告诉我说你是同性恋,脑袋秀逗了吧?”

“不,我是认真的。不过再怎么说,我对女人的魅力,不能阻挡我对男人的魅力啊。是真的,我很认真的说”

这么夸张还认真?好,没关系,我忍。

五……“咱哥们儿这么多年,你想想看,我有没有骗过你?”

四……“还有,咱俩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就从没有发现过我的魅力?就算是没有,你也该多了解我一点。太对不住我了。”

三……“你看,你看,我是这么一脸诚意地看着你,我绝对不是心血来潮跟你说的,你得相信我。”居然摆出个纯洁无瑕的表情把他的一张老脸凑了过来。

二……“涓、涓、哥、哥。”故意装嗲的语气简直是能让我把前天的早饭都吐出来。

一……倒计时结束,臭小子,你自找的。

我一记左勾拳就过去了。

想我成涓和这小子厮混了大半生,末了告诉我他喜欢男人,天,我这大半生清白要还是不要?

无论什么时候回想起来,我和这小子认识绝对是彻彻底底的孽缘。

如果仿效《大话西游》里一段烂掉的对白,我该这样说:“如果上天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对他说,给我滚!”

再奉上我苦练多时的一记直拳,打到他七窍流血脑袋生花遍地找牙,打到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回想十几年前,我读幼稚园大班的时候,要不是冲他妈妈的面子和我老妈的棍子,我才懒得鸟他。

那时候我可风光着:光头,浓眉,大眼,样貌好,身材正,刀枪棍棒都会耍一耍,还把我们家的鸡毛掸子上的毛拔光,成天拽手里边表演高超棍术……你也知道那时候正在流行《西游记》,总之电视上孙悟空的经典POSE我全会,于是乎,成天有一大帮小屁孩跟在P股后头混,尊称我为猴哥。

嗯哼好像有点扯远了,我早就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另一个风光人物就是雷炎他妈。她的风光程度嘛基本上她一出现就会引起全幼稚园骚动。看到她,一大票孩子就撇下自个儿亲娘不管,净想往她怀里扑,那些偶尔接接孩子放学的爸爸们更是看直了眼,一个个巴巴的搓着手凑上去搭话。

所以毫无疑问,雷炎妈妈是个美女。

对于雷炎妈妈长得像谁,几乎全幼稚园的小屁孩都进行了规模盛大的讨论会,把她和自己心目中最漂亮的人对号入座。

这就有点像一场全幼稚园范围内投票的超级女声,经过一番挑选,几番复选,一帮人就差没争得打起来,最后结果集中在四个人身上……

《西游记》里的嫦娥,《花仙子》里的小培,《射雕英雄传》里的蓉儿,《封神榜》里的狐狸精(这个差得离谱,坚持这个观点的一些人成为全园最没有品味的样板)。

后来《射雕》越播越火,黄蓉基本上成为全中国人民心中的偶像和梦中情人,于是最后的最后,只要雷炎的妈妈一出现,就会有人像FANSCLUB成员一样四处大喇叭:蓉儿阿姨来了。

到现在我还记得蓉儿阿姨,啊不,雷炎他妈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情景。

那时是夏天,大家正在吃点心的时候,本来很平静的、像结了冰的死水幼稚园突然一下子骚动起来,几个眼尖最长的人四处宣传:来了一个公主一样的姐姐,就在园长的办公室里。

“那个姐姐好美哦,长得跟花仙子一样。”

“不对不对,她像蓉儿,电视里的那个蓉儿啦。”

“好漂亮,她的裙子跟我的洋娃娃一样。”

这几个人像天桥底下说书人一样,把个人描述得天花乱坠。这么一来所有人都被煽动了,齐刷刷地往园长办公室的门口跑。

真无聊哪!漂亮的姐姐又怎么样?我满不在乎地想,有必要搞得这么盛大吗?

可惜事实是,除了我,全园的孩子居然都跑光了,一下子整个活动区就只有我一个人是站在原地的。

不还有一个小胖墩,他缩在滑梯旁边也低着脑袋,肩膀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哭的样子。

列位看官猜得没错,这小胖墩就是日后万恶的雷炎。那时我不知道日后的世事艰险,跑过去跟他说话。

“喂,你,怎么啦?”

小胖墩抬头看了我一眼,他脸上还挂着眼泪和鼻涕星子,只见他抽抽噎噎的说:“妈妈说要我上幼稚园我不要,我要跟着妈妈。”还没有说完,又抽泣起来。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