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景德镇的同志故事

2019-05-27 11:31:54 作者: 阅读:

景德镇,曾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从遥远的新疆来到这里,一度有种失落感。但是我的初恋,我的同志生涯,却从这里开始。

那个时候,是我上大学的第二年。从来就很胆小的我,放弃去迪厅和酒吧的机会,钻进了网络世界里。平时我不怎么喜欢和人聊天,对见面之类的东西更是不感兴趣,因为我的第一个BF很优秀,可是却因为和他相隔太远而让我耐不住寂寞,也许就像我许多朋友说的那样,我天生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可是我的网友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失望而归,渐渐地,我对见网友失去了兴趣……

“我听说是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大家见面的是吧!”我试探着问道。

因为我知道,在景德镇这么小的城市里是不可能有同志酒吧的存在的,即使他曾经存在过,也必定会因为没有消费市场而被迫消失的。不是因为景德镇的同志少,而是实在大家都没有经济实力把原本就不多的钱投资到这个方面,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MB在这里也无法生存的原因。

“市中心的广场啊!你可以去看啊!怎么你对他们很感兴趣?他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啊!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要好!”看来我的网友似乎对我一番好意,但是一向很自大的我也可以理解成他不愿意让我知道这个地方,这样一来,我对他就会有一种依赖感,其实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些所谓的网友的险恶用心,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一个东西,那就是把我弄上床!

好在是刚开学,学校里没有什么任务,不然的话一天到晚不停地练舞会让我对一切事物都失去兴趣的。这个时候也是我比较活跃的时候,因为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特长,到酒吧里去接一些演出,顺便赚一些小费。

酒吧就在市中心,每天去的时候都可以路过那个传说中的广场,尤其是到了晚上,确实有不少年轻男人聚集在一起。我经常都是向那里瞥了义演之后就匆匆走开了。

然而有一天,酒吧停业翻修了,脚步将无聊的我不由自主地带到了那个圈子里,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好奇,那么新鲜!

两个打扮很新潮的男孩子向我走来,糟糕,他们看到我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像隐隐约约地我听到他们在小声地议论我。

“你说那个人是吗?你去勾他……”

“你去!”

“算了他可能不是的,我们走吧!”其中一个个子高一点的男孩子拉着另一个的手说道。

当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促使我很快地走进了他们。

“对不起,请问……”请问什么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和他们说什么,只见他们很饥渴地期待着我说些什么。

“帅哥你是不是迷路啦?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家啊?啊?哈哈!”那个男孩子的话语让我的脸颊顿时红得和嘴的颜色没有什么分别,不过还好是晚上,不然一定会被他们笑死!

“我!我,我在等网友,不知道你们见过一个像我这么高的男孩子没有。”这句话是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当时怎么想出来的。

“噢?你在等一个男人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帅吗?”紧接着又是一阵大笑。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走来了一个25岁左右的小伙子,一米八左右的个头,浓密的睫毛给他的半个脸庞都拢上了一层玫瑰色的影晕,深深的眼眶,两颗玳瑁色的眸子给他那阳刚帅气的脸上增添了一丝温柔,几根零散的发丝搭在那两道高挑的剑眉上,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神秘可以很轻易地捕获每一位的心。

虽然说我不是,但却难免被他的气质所吸引,就在我注意他的同时,我看到他在注意到了我,并且向旁边的两个男孩子打听我的情况,看来他们都是很熟的了。

其中一个男孩子告诉他说我是新来的,而他却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拉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惊慌之下,我竟然没有做出激烈反抗的举动。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像从几千米之外的遥远天际传来一样。

我一时间没有回答他。

“我叫孙捷,你叫我捷就可以了。”好像他一定要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我不想告诉他们。

“紫蝴蝶。”

“啊?这不是一部电影的名字吗?”

“我喜欢紫色,而且我很喜欢蝴蝶,因为我觉得我的性格和蝴蝶很像。”

“哦?是吗?你是学生?”

“是的,舞蹈专业的,二年级。”为了避免他问那么多,我先回答了他有可能继续发问的所有问题。

“哈哈!我怎么觉得你的话里有一股火药味啊!”

这句话倒是让我觉得很难为情,因为我对他的感觉还不错的,但是也许是我个人的虚伪和虚荣吧!我总是让别人觉得我不可接近,实际上我是渴望和他们交往的。

“有吗?不会啊!我不这么觉得……”我只好语无伦次地回答着一些我自己都听不懂的东西。

“那好,如果我不令你讨厌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High好吗?”他向旁边的那些人示意了一下:“还有他们。”

一分钟默哀般的沉默过后我接受了他的请求。

这是一个并不大的演艺酒吧,造就熟悉了酒吧里的夜生活的我对于这一切并不陌生,昏暗的灯光,暧昧的音乐,还有那些室内布置的格调,这一切……令我很舒服。

孙捷是一位歌手,而且他在电台做主持人。可想而知他唱歌是很好听的,而我从来就不会唱歌,在他们面前我显得笨手笨脚,像个小孩子。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生出一副好嗓子出来,与其选择跳舞,我宁愿去唱歌,起码可以当一个歌星,让别人羡慕。

孙捷的声音很好听,他好像一边唱一边在向我示意些什么,不然他为什么总是看着我唱歌呢?我没有和他对视的勇气,也没有对视的理由,我当时唯一能做的,只有低下头去一口接一口地不停地喝酒……

直到我有点晕的时候我才发现孙捷倒在我的身边,他还在唱,但同时他那只没有拿话筒的左手却在我的大腿外侧捏了一把,这个时候我的就一下子全醒了,我突然想起了我那个网友的话:“他们都很危险!”

我跑到了酒吧的门口,看了一下手表,一个惊人的时间显示在我眼前——1点20!完了。

查看更多景德镇同志故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