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足球帅哥搞基的故事

2019-05-24 16:19:50 作者: 阅读:

初夏

已是暮春,天气有些热,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稍稍有些闷。周末的下午,一切都显得那么懒懒散散,让人提不起精神。

窗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路雨走到窗前,看着楼后空地上那群兴高采烈,拼命追赶着那个半新足球的孩子,叹了口气。手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黑框眼镜。如果不是这先天性近视,自己可能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吧。

大概是在今年初春的时候,这片空地被这群孩子发掘成宝地,成了一个足球场。每到周日的下午,大概三四点钟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来此踢球。路雨家在四楼,而他的房间在北面,是最好的看台。自从第一次成了观众之后,他就成了他们忠实的球迷,也许是唯一的球迷吧?

在这群孩子中间,他发现领头的人是那个黄色球衫9号,也是他们中间踢得最好的,好像身高也是最高的。因为从上望下看,路雨不确定,但直觉却是如此。总之,他对那个9号关注最多。当他闪过一众人和那个守门员向那个象征性的球门猛进球时,路雨都不禁为他欢呼。每当这时,他会感觉9号会不经意地向他看来,而此时,他却不由自主地激动,好像被真正的明星看到一样。

这样好几个月过去了,除了仍是羡慕的看着他们之外,他始终没有勇气走下去要求加入他们。

天越来越闷了,好像有下雨的征兆,那群孩子也总算有些警觉,陆陆续续离开了空地,到最后只剩下了那个9号,仍然在卖力的踢着球满空地游走。天越来越暗,雨瞬间倾盆而下,一来就是暴雨,没有任何的循序渐进的味道。9号抱起球跑向旁边的紫藤架下,那里有个避雨的地方,朦胧中,路雨看到他好像跌了一交,坐在了地上,竟然没有立刻站起来,好像受了伤?!

不知为什么,路雨心一颤,在自己意识到要做什么时,已冲出了房间。先到卫生间拿了自己的毛巾,又跑到父母房里拿了碘酒和棉棒,煎了些绷带,装进一个塑料袋里,把钥匙挂到脖子上,锁门出去。陡然想到什么,拍了一下脑袋,折了回来拿了两把伞,锁上房门重又奔下楼。

外面雨仍然很大,并且刮起了风,路雨的眼镜早已模糊。却也管不了那么多,绕过小门,走向那片空地。等他终于踉踉跄跄走到紫藤架下,看到那9号惊讶的看着自己时,却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猛然他看到他膝盖处的破损,才想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你受伤了?”听到说话声,9号竟然长吁了口气,说:“没事,小伤。”

路雨解开塑料袋,拿出毛巾,“擦擦头吧,感冒就麻烦了。”

“?”

“我帮你上碘酒。”

“?”

“别奇怪了,我是看到你受伤,才过来的。”看到他充满疑问的眼神,路雨刻意把语气放得平静些。

“你住对面那座楼?”

“嗯。”

“四楼?”

“咦?”这次轮到路雨奇怪了。

9号笑得很灿烂,“刚才你从雨中走进来时,我还在想‘你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路雨笑了,这是最近在播的八点档连续剧中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的经典话语,如今大家都在流传。

“你说呢?”

“那还用说,魔鬼……肯定不是了,那就是天使。”

“好了,那现在就让天使给你疗伤吧。”

“是,我的天使。”

“你绑得那么好?”

“你真厉害。”

“不厉害怎么会是天使?”

“哈哈哈,说的也是。”

“你经常看我们踢球?”

“嗯。”

“那为什么不来踢?”

“我很少踢,戴着眼镜很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下次过来,我教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天使大人。”

“好了,别不好好说话了。我叫路雨。马路的路,雨水的雨。”

“你名字象是女孩子的……耶!”

路雨有些沮丧,这句话他不知听了多少遍,以为自己早有了免疫力,但再次听到,还是以这样一种调侃语气从那个人口中说出,还是有些郁闷。

“不过,真好听。我叫肖风,消灭的消去掉三点水,清风的风。Yiyiyi……,路雨,你叫雨,我叫风,风雨,风雨,风雨兼程,还真有意思。我们还真有缘分呢。”

路雨听他如此说,想想还真是。雨不知什么时候小多了,两个人浑然忘了时间,聊得很开心。但多数是肖风在说,路雨在听而已。

陡然,路雨想到爸妈要回来了,想着他们根本没带钥匙,心底一惊。忙收拾了东西,拿了一把伞,立马要走。“那把伞,你用吧,下次还我,我要回去了。记得回家洗澡,别感冒了。”

“哎哎哎……路雨……跑这么快!”遂大声喊道,“下周一定来呀,我还你伞。”

“好的。”雨中传来了遥遥的回答。

那天是4月8日,路雨一直记得很清楚。那年,他十三岁,肖风也是十三岁。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