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Gay吧里的直男》(104)

2019-05-18 15:46:10 作者: 阅读:

第九十三章 大结局

剑桥的市政厅Guild hall 位于市中心的最高,离露市场和市立图书馆仅数步之遥。

今天,是中国传统新年的除夕日,也是剑桥市政厅举办每年度的书市的日子,每逢书市,书商们就从全英各地赶来,同时也带来各种各样的珍本孤本图书。

一个面容清矍,蓄着络腮胡子的东方人正在自己的摊位上摆放图书,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轻声惊呼,说的是汉语。

“……啊,苏醒,快来看,里面有册劳伦斯小说的第一版,前几天在戴维书店找到一本沃尔夫小说的第一版。”

那个书摊的主人慢慢地转过身……苏醒!这个名字像一道闪电,霹进他的脑海,几乎使他全部的思维在瞬间失灵,他甚至闻到皮肉焦糊的味道从前颅直下窜至鼻腔。

在他的摊位前站着两个年轻人,看到其中一人,他的身子猛地晃,像是那道闪电已经狂厉地霹进他的心里……那人……那个人竟然是方晨!

此时,方晨手里举着本旧书,兴奋地望着苏醒。

“苏醒,直都很喜欢劳伦斯的作品,把它送给吧,作为……”

方晨笑,明丽的黑眸中闪动着幸福的光芒,“……作为新婚礼物。”

“……什么礼物?谁要送谁礼物?”

就在时,个清脆悦耳的声插进来,随着声音的响起,姜昕挤到摊位前。

“刚才你们俩注册签字的时候都哭了,对不对?搞得那个签名特难看!”

姜昕大声笑着,开着他们的玩笑,就听哐当一声,书摊主人摔倒在地,手里抱着的一摞书也全都翻落在地上,苏醒见状,赶紧绕过去,伸手把他扶起来,再蹲下身,将撒落于地的图书捡起,其中有些是珍本和孤本图书。苏醒有歉疚,以为是他们太嘈吵,惊吓书摊的主人。

书摊的主人呆怔地望着苏醒,好像望着一个从而降的神迹,苏醒弯腰捡拾着图书,并没有注意,而站在书摊外的方晨和姜昕看到书摊老板呆滞的表情,全都无奈地叹口气,

“方晨,看也别送什么珍本图书做礼物,走走,那边就是露市场,咱们赶紧给苏醒买个面具头套啥的戴上,省得他老出来‘吓’人。”

姜昕笑得更开心,一边推推方晨。方晨悄悄瞪一眼那个依然愣怔出神的人,有些不悦地问他:

“老板,这本书什么价格?”

听到方晨的问话,那个满脸胡子的人回过头,不置信地轻声:“……你们……你们……今结婚……”

他的声音近乎耳语,但方晨和苏醒还是听得很清楚,虽然他的英语带着亚洲口音,方晨点点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那人低着头,好半天不说话,方晨苏醒他们都耐心地等着他,在剑桥,类似的怪人随时可见,他们都不以为奇,倒是姜昕有不耐烦,

“你们俩慢慢恩爱吧,去那边看看,还得给陈让买几本艺术史。”

一听陈让的名字,那个胡子老板猛地抬头,像是从梦中惊醒,他快速地:“这本书送给们吧,并不是每都能遇到同性新婚夫妇,就算是个祝福吧。”说完,他就向他们点点头,转身继续收拾书架上的图书,不再理睬他们。

方晨和苏醒对视眼,同声道谢,拿着那本书离开书摊,

“呵呵呵……苏醒,们还是去给买个头套吧,太醒目……”

他们笑着走远,书摊老板背对着的身体微微颤抖……苏醒……苏醒,已经再世为人,并仍然得到他应得的幸福……机关算尽,自己当年还是枉做恶人。

在相邻的个书摊的书架后面站着个头发斑白的英俊人,他也正出神地望着那远去的两个年轻人……苏醒,亲爱的孩子,今天你新婚,祝福们永远幸福!

中年人在心里祝愿着一边慢慢走过胡子老板的书摊。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个书摊,他的眼中,心中,只有那个渐渐远去的美好身影……那是他的儿子苏醒,他从未抱过,疼过,爱过的孩子。

中年人恍惚地走出书市,手里拿着本童话书,那是他给远在澳洲的另一个儿子买的故事书。

“……妈妈,《彼得兔子》!这本《彼得兔子》没有看过。”

一个稚气的童声忽然响起,心不在焉的胡子老板转过身,发现个四五岁大的小孩正站在摊位前,手里捧着本旧版《彼得兔子》,正喜笑颜开地看着他的妈妈,他的妈妈是位漂亮的东方少妇,穿着时尚。

“伊恩,已经有很多本《彼得兔子》啦,我们买别的书吧?”

这位少妇耐心地哄着小孩,说的竟也是标准的汉语普通话。那个孩子一看就是被惯坏,听妈妈反对,他立刻嘟起小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迅速浮起泪意。书摊老板看,想想,俯下身,笑着问他:“喜欢看童话故事吗?叔叔里还有许多别的童话,可以进来挑选。”

小孩听他的话,大眼睛看向他的妈妈,机灵地用眼神询问着,那个年轻的少妇鼓励地头,于是,小孩就雀跃地转到摊位里的书架前,仔细地挑选起来。那位老板也蹲下身,耐心地陪在他的身边。

“……郭……郭薇……真的是你吗……”

一个低沉的声响起,迟疑地问着,那位蹲在书架前的老板听到个声音,身体剧烈地抖,好像将要再次跌倒。

“……李……李东……怎么……怎么是你……”

年轻少妇的声音显得有惊异不定,“…你………你怎么会在里……”似乎很慌张。

“…………来看望一个朋友……他……今天结婚……”

低沉的男声缓缓地,书摊老板P股坐在地上,脸色变得煞白,嘴唇失控地哆嗦着,看书看得入迷的小孩并没有发觉他的异常。

“……呃……好……那真好,”年轻的人词不达意地寒暄着,“……我……是来观光的……”又添句,就扬声:“伊恩,爸爸要等急,我们得赶紧走,就买那本《彼得兔子》吧。多少钱?老板?”

坐在地上的书摊老板听到人的问话,不得不爬起来,转过身,低着头:“十五镑吧,这个是难得的旧版。”

小孩也听到妈妈的召唤,他正着迷地看着书,本来还想耍赖反对,可聪明的他下子就听出妈妈口气不善,于是只好扭捏着转出书摊,李东低头看看小孩,再看看郭薇,没有话……时过境迁,每个人都迈开步子向前走,有人走得顺利,有人走得凄惶,有人走得踉跄,还有人走得跌跌撞撞。

郭薇放下钱,拉着小孩逃跑似的转身快步离开,李东望着离去的背影,轻叹口气,而书摊老板则痴迷地盯视着李东。

“……Tony,看在那边书摊上找到什么?”

随着兴奋的喊声,一个年轻清秀的人跑过来,怀里还抱着大摞书,

“……怪不得今非要坚持来市政厅,原来是年度的书市,真是太棒!”

年轻的人开心地着,微仰起脸,脸上带着抹明亮的笑,那抹笑意却像激光般刺痛胡子老板的眼睛,他茫然地抬起手,挡在眼睛上,可却仍然无法阻挡那刺入眼睛的锐痛。

“……Tony,你看这本马丁•艾米斯的《时间之箭》,还有本布莱德伯里的《兑换率》,麦克尤恩的《时间里的孩子》,而且,我看到拉什迪《子夜诞生的孩子》竟然才卖两英镑,记得吗?圣诞时,咱们在渔人码头买的那本花了十五美元。”

年轻男人絮絮地着,他的普通话带着粤语口音,有柔软,李东从他手中接过那摞书,替他抱着,

“……这么沉,你就就么路抱着,累不累?”

李东关切地问,书摊老板再次低下头,他的脖颈酸痛,好像再也支撑不了头颅的分量,

“……不累,不过,我好像饿,咱们去吃午饭吧,我知道家很棒的小店,能吃到剑桥最美味的意面……而且,今是除夕,晚上我们一起庆祝!”

说着,年轻的男人就挽着李东的胳膊离开书摊,李东抱着那摞书,淡淡地笑着,随他一起走远,从始至终,他没有看一眼那个书摊老板,对他来,这个书摊,这个老板就像尘世中的粒尘埃,无关过去,也无关未来!

那个满脸胡须,清瘦的东方人,神魂落魄地看着李东保罗挽臂离去,怔怔地,竟不觉泪流满面……他徒劳地怨愤,恐惧,悔恨么多年,却原来都是作茧自缚,所有的人都不再记得他,不再认识他!他茫然地伸手摸着脸,下子摸到那些胡须。

……尘满面,鬓如霜,再相逢,已是天涯!

“……小优……”

清晰的呼唤传来,胡子老板的双眼还瞪视着李东他们离去的方向,听到这个呼换,他困惑地眨动着眼睛,那布满血丝,略显浑浊的眼中迅速漾起一层水雾,是幻觉吗?

“……小优,刚出锅的炸鱼薯条,你最爱吃,快来尝尝!”

一条手臂亲昵地搂住他的肩膀,股油腻的香味飘进鼻端,胡子老板身子震,剧烈哆嗦起来,他甩身挣脱那条手臂的搂抱,拧着脖子,低下头,

“跟多少次,别叫‘小优’,我是迈克,我是迈克……”

小优喃喃地重复着,徒劳地想将过往埋进心底。手臂的主人是个健壮的金发人,样子不算英俊,但很敦厚,他不以为意地再次搂住小优的肩膀,

“……怎么啦?今天心情又不好?我觉得你的中文名字很动听!快别闹别扭,炸鱼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说着就将手中捧着的盒子递过来,小优低头看眼那个塑胶盒子,厌恶地皱紧眉,自己真的很喜欢吃种简单粗陋的食物吗?那股子油腻的腥气直往鼻子里钻。

“……小……迈克……律师刚才给我打电话,我和简妮的分居期已满,我们的离婚协议正式生效,我想……想……什么时候……我们也去注册吧……”

小优听了,没说话,也没有笑,他抖着手打开快餐盒子,抓起那块炸得焦黄的鱼,拼命咬下去,勉力咀嚼吞咽着。今天是除夕……有的吃,就是福,哪里还有挑剔的余地!

那张垫餐盒的金融时报被扔在一旁,上边已经染上大大的块油渍,在油印的正中央是触目惊心的黑体标题:《丧钟为谁而鸣……南亚银行坍塌在次贷危机的海啸中》。

……啊,原来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是至今愈演愈烈的美国次贷风暴!

报纸在寒风中瑟瑟抖动,哗啦啦地掀起一页又一页的历史风潮!

(完)

查看更多Gay吧同志酒吧经典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