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同志小说《兄弟》(8)

2019-05-18 14:24:45 作者:关雪燕 阅读:

朋友三

在虎皮的坚持下,陈南俊带他去了“极水”。

当天晚上,虎皮就与那些人动起手来。

起因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阴阳怪气地叫了声“俊哥”,嘲笑他一番后招呼他过去,却故意用脚狠踹了一下陈南俊的小腿,他重重摔在地上,额头流了血。

虎皮一见,二话不说,操起啤酒瓶立刻开了那人的瓢。

周围人一见,急忙冲上来,顿时小小的包间乱成一团。

十几分钟后,互相搀扶走出包间的两人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冲动,上班第一天就闹事,你还想不想干了?”

“那没办法啊!看着你那样,我能不管吗?他们摆明了欺负你。放心吧,以后有我罩着你,我看谁还敢动你,就来试试我的拳头。”

陈南俊转过脸去,在背对着他的星辰下释出一抹笑容。

在魏华的帮忙下,这件事被强压下来,他们继续在“极水”上班。之后的半个月,那群人再也没来找过茬。虎皮兴颠颠地自夸,多夸他那一酒瓶子,才换来今日的安宁,那些人被他的铁拳吓傻、打怕了。陈南俊却不如他那般乐观。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轻易过去。他掰断了削铅笔的小刀,隔了两层纱布,将刀片藏在袖口处。工作时段,常常提防着身边的人。从底层爬上来的人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了解人心。

傍晚,他刚走到巷口,打算从后门进去时,只见魏华匆匆从门里奔出来,一见了他慌忙将他拉向阴暗地。

“出了什么事?”

“上次那件事,毛子不肯善罢甘休,找了他老大横秋来,扬言要做了你。你也知道横秋那人够心狠手辣,俊哥,你暂时还是先躲躲吧!”魏华掏出一沓钱,塞到他手里,“这些钱你拿着,到乡下找个地方,等过了这个风头,你再回来。”

陈南俊尽量稳住心神,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他不知道自己有几分安全逃过此劫的胜算。“他们现在在里面吗?”

“嗯,来了二三十个人。最可气的是,碍于面子,他们知会了昌哥一声,谁想那杂毛昌竟睁只眼闭只眼默许了。俊哥,你也别难过了,为那种人卖命不值,早离开早好,谁知道哪天会被他捅一刀呢!”

“华子,谢了,”陈南俊攥紧手里的钱,拍拍他肩膀。“好兄弟。”正欲转身——

魏华叹口气,低垂着头,无心说起,“唉,就是可惜了你那小兄弟,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回——”

“你说什么!”陈南俊紧抓着他肩膀,布满血丝的双眼里全是惊恐和愤怒。

陈虎,他——

陈南俊双脚刚踏进“极水”,立时从里面冲出来二十几个流里流气的人将他包围住。为首的人还算客气,“俊哥,跟我们走一趟吧!”

麻绳绑得很结实,他双手背在身后,稍稍挣扎了一下,没敢引起身边人的注意。

车子开进一个废弃的仓库,这种地方的确很适合弃尸,陈南俊不免慨叹一声,他和这种地方还真是有缘,几次大难不死都是在这里。

拉下卷闸门,这就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陈南俊被人拉扯下车,一个大力,将他推倒在地上。

几辆车的车前灯一起打开,将室内照得通亮,他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被人双臂大展绑在架子上的虎皮。

赤裸的上身满是血痕,不清楚他到底受了多重的伤。头垂得很低,头发遮住了整张脸,但陈南俊知道那就是虎皮,两个多月的同床共枕,他对那个人再熟悉不过。

空气中似乎也有他的味道一阵一阵飘过来。虎皮,你还活着吗?

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撑到我把你救出来。

横秋狠吸一口烟,从椅子上站起来,双臂大张,呈欢迎姿态,脸上堆满笑容,“俊哥,小弟可真是有幸,能请到您来我这做客,怎么样,茶还是咖啡。”

陈南俊抬起没有表情的脸,平静地迎视他玩味的目光。

“哈哈……我真是糊涂啊,这种地方似乎不太适合品茗吧!毛子,”横秋对着身后的人喊道,“去给俊哥倒杯咖啡过来,现冲的,才够香嘛!”

陈南俊不想去猜他有什么目的,一双眼睛不时地望向奄奄一息的虎皮。

应该,还活着吧!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出去。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灾星,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这个人陷入绝境。也许真如他所说,如果不是自己的坚持,也许他早过上想要的生活了。

等这件事结束,他要和这个人划清界限。

毛子端来一杯滚烫的黑咖啡,递到横秋手上。

“俊哥,小弟没什么好招待的,一杯咖啡,算是孝敬您老人家的。”笑容褪去,一杯咖啡尽数泼向陈南俊。

“唔……”高温接触到皮肤、衣料,迅速染红一大片,陈南俊咬紧牙捱到留在皮肤表面的液体稍稍冷却。他想起了半年前,他曾对眼前这个男人做过相同的事,还真是现世报,快得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怎么,俊哥,您想起来了?”横秋扔掉咖啡杯,拍拍手,点上一支烟,“哼,还记得我横秋说过什么吗?我会还你一杯咖啡,没想到吧,这一天来得那么早。俊哥,这咖啡味道如何啊!”

一众手下跟着大笑起来。

“横秋,”陈南俊甩甩头发,“我们俩人的恩怨跟那个人没有关系。你先把他放了,要怎么对付我,随你便。”

“把他放了?俊哥,您说笑呢吧!”横秋走到他跟前,“那小子伤了我那么多弟兄,这笔帐我找谁算去。哈哈,真没想到他还挺能打,光把他弄来这里都费了不少功夫。看到我的打手吗?两、三个人轮流伺候他,累得臭死,才算把他制服。真是个硬骨头,我他妈还就没见过这号人物。俊哥,什么时候收的这种小弟,有机会给我介绍几个啊!哈哈……”

“横秋,他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尽管算我头上,我求你,放了他。”陈南俊眼睛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背在身后的双手在做着轻微的转动。

“求我?哈哈……你们听到没有,那么不可一世的陈南俊居然在求我,哈哈……”横秋脸转向后,狂笑不止。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

横秋突然一个回身踢,陈南俊顺势朝后仰倒,钻心的疼痛从手腕处传来,刀片结结实实地扎进肉里,他装出害怕的样子,朝后挪移身体,尽量将自已藏在阴暗处。他不敢保证那一手的鲜血会不会被人怀疑。

“哼,求我?陈南俊,你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求你的。我勾引二嫂又如何,是她自愿的,你出个屁头。不过是昌哥身边养的一条狗,你怎么不叫了,你叫啊,叫啊!奶奶的,我今天不废了你,我跟你姓!”

横秋随手扯来一根棍子,恶狠狠地朝他扑去。

他没有时间了——

一脚踢向靠近身边的横秋的小腿,他立刻摔向地面,陈南俊一咬牙从深陷的肉里拔出刀片,挣开绳索,抓起他头发,刀片抵在他喉咙处。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他连半点犹豫的时间都没有。

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必须放手一博。

围成一圈的手下惊呼着刚挪一步,只听见陈南俊大吼一声,“都不许动!”

“谁敢再动一步,我立刻宰了他。”

“陈、南、俊!”横秋不服气地闷吼出声。

“横秋,咱们这梁子是结个没完了。我也没有想和你这种人和解的意思,是个男子汉就不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要你现在就放了他,有什么仇恨尽管冲我来。我陈南俊随时奉陪。”抓紧他的头发,硬将他拉起来。不顾划伤的手指,硬是紧紧握住刀片,半刻也不敢放松地抵在他喉边,这是他们唯一活命的机会。

“你以为,你能逃得出去吗?”横秋大气不敢多喘一下,眼角瞟向身后的陈南俊。

“能不能逃得出去,就看你的命值不值钱了。”他站直身子,朝着一群喽罗大喊,“把他给我放下来!”

有些人天生就是有威慑人的气势,即使身陷绝境,一个眼神,一句狠话,都能让人折服。

手下人互看几眼,梭巡意见。

“放他下来。”被刀片划伤的横秋不得已的闭眼喊道。

几个人解开虎皮手腕上的绳索,他立即像一具软尸一样瘫倒在地上。连哼一声也没有。

“虎皮!虎皮!”陈南俊担忧地唤他,难道他——

“给我准备一辆车,把他抬到车上去。”说完,刀片再次划向横秋的脖子,他要抓紧时间,那个人不知道还能不能拖下去。

“准、准备车子,快点,快!”横秋的双腿开始打飙,他能感觉血滴到自己的手背上,恐惧让他想都不想立刻发号施令。

“都住手!”毛子的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笑,制止住手下人的动作。

“你、你他妈发什么神经,你没看到——”横秋气急败坏地嚷起来。

“看到了,大哥!这样,不是挺好吗?”毛子双手环胸,笑意加深,“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你就放心去吧!”

“你、你——”横秋不可置信地紧盯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混黑道的,不要告诉我你没见过这种事,哼,我也绝不是第一个做出这事的人!我们——”

毛子的话没还没说完,就感觉脚下被人一扯,立即悬空栽倒,一个身影爬到他身上,掏出他腰间的手枪,抵在他脑后,“如何呀,这样,是不是更好。”

沙哑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他抬起头,明亮的笑容晃在陈南俊眼前。

这是虎皮的声音——

这是他所熟悉的那张脸——

这是那个急躁、莽撞、野蛮,又一无是处的男人——

不知不觉中绽放起一抹回应的笑容。

很高兴,你回来!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