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遇见城管的那些日子》(2)

2019-05-15 14:34:19 作者:傻傻坚持 阅读:

卷首 写在前面(2)

2.引子

遇见宋亮的时候,正是初夏一个六月,天气热的不像话,整个世界仿佛失火了一般。那一年闫文楠刚过了十八周岁的生日,拿到自己成人身份证的那天,闫文楠满脸兴奋,心底那种我是个大人了的声音像是潮水般不断的涌上来。

恰巧那一天是六月最炎热的一天,早上天气预报刚刚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于是傍晚,闫文楠在那个夏天第一次出了家属院去火车站广场乘凉散步,牵着自己养了三年的大狼狗太子。遇见宋亮,应该纯粹是个偶然吧,当时的闫文楠正牵着太子站在一边看城管与小贩上演对手戏,接着身后突然就有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回过头来,闫文楠此生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叫做宋亮的男人。

大盖帽儿,一身警服,左手对讲机,右手电棍,眉宇间透着英气,气质直逼人心,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看上去很壮实,贼应该都怕这样的。闫文楠当时在心里还偷偷的下了个结论:这个城管并不讨厌,让人心里觉得很踏实。不过这一切都只是闫文楠在看到宋亮那一瞬间的一种主观臆测,回过神来想起刚刚这个城管对自己看热闹的戏谑,闫文楠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闫文楠没有理会他,可是似乎城管想要整一整人。宋亮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太子的身上,在多次要求拿出狗本儿而闫文楠无言以对之后,宋亮牵走了太子。上执法车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明天带着户口去城管大队领,要么带着罚款也可以。”当时的闫文楠穿着浅灰色的T恤,花色繁杂的沙滩短裤,趿拉着人字拖,看着绝尘而去的执法车,说不出话来,似乎城管说的有道理,但是自己到底是不是被耍了呢?想了几遍之后,闫文楠愤愤的留下了一句:“妈.的。”

第二次遇见宋亮的时候,是那之后第二天闫文楠带着户口去城管大队领太子。换掉了T恤沙滩裤,闫文楠的穿着稍许正式了一点,走进城管大队的院子,正看见宋亮在水龙头旁边洗手。还是那一身警服,没带帽子,胸前的扣子没有扣紧,微微裸露着点胸膛。看见闫文楠走过来,宋亮甩了甩手上的水,对着闫文楠笑了笑。闫文楠没有去看宋亮的笑脸,也不想猜测他看见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是当做消遣还是笑料,拿出狗本儿,证明太子确实是上了户口的狗,闫文楠要求领太子回家。宋亮笑着说在屋里,然后就带着闫文楠上了二楼。

看见太子的那一刻,闫文楠先是惊讶然后就是气愤,此刻太子的项圈被人拴在了门把手上,致使太子只能靠着门一直站着,坐在屋里椅子上的几个城管正逗着太子说敬礼,然后太子还真的就伸出前爪放在了头上。闫文楠突然有点后悔曾经训练过太子敬礼这个动作,上前松开太子,闫文楠牵着太子就出去了。走出屋子之前还不忘骂一句:“一群变态!”屋子里的几个城管不乐意了,站起来没好气地说着闫文楠怎么说话的。宋亮站在门口笑着摆摆手,屋子里的人安静了,牵着太子走出去几步,闫文楠转过身,看着满脸堆笑的宋亮严肃地说:“我要投诉你们!你跟我说你叫什么!”

宋亮先是一愣,然后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回答:“我是队长,宋亮,院门口公示栏里有个人信息,你可以看看,举报电话信箱啊什么的公示栏也写的有。”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闫文楠生气地快步走出了城管大队。

明知举报是没什么用的,闫文楠还是较真儿的拨打了举报电话,可让自己无奈的是竟然不是人工接听的:“您可以将您的举报内容转到语音信箱,在听到三声提示音之后,开始录音,您举报的内容会有专人进行核查……”心中的愤怒无处宣泄,闫文楠想起宋亮那张脸的时候再也没了第一次的那种感觉,有的只是厌恶和憎恨,为了排解心中的怒气,太子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宋亮。

第三次碰见宋亮,是在游乐园。

闫文楠带着从乡下来这儿过暑假的小表弟去玩,拥挤的大门口正看见宋亮,换了身便服,身旁多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看见闫文楠的时候,宋亮先是笑了笑,可是闫文楠却假装看不见,从宋亮的身边一脸镇定的走了过去。大门口,拥挤的人群都等着从那一道狭窄的门过去,闫文楠一边牵着小表弟,一边死命的往里面挤。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回过头来,宋亮已经挤在了自己的身后,一开始站在他身旁的女子早已进去了游乐园。闫文楠回过头不尴不尬地挤出一丝微笑,心里想的更多的是第一次见面他牵走了自己的太子。“文楠哥哥!”闫文楠循声低头,小表弟就快被别人挤倒踩在脚下了,闫文楠慌忙把失去平衡的小表弟扶起来。身子一侧,闫文楠也有点失去平衡,脚下一个不稳,下意识想要找个落脚的地方站住,于是闫文楠的脚结结实实地踩在了宋亮的皮鞋上。宋亮伸手扶住了闫文楠。闫文楠回头,正迎上宋亮的微笑,接着闫文楠突然心生诡计,脚下开始使劲儿,微笑地看着宋亮脸上的笑容因疼痛而一点点消失。

“谢了!”闫文楠觉得自己似乎已经为太子报仇雪恨了,佯装道谢,拉着小表弟就跟着人群挤进了游乐园。也不管身后的宋亮到底是多么的一脸委屈不解。

那就是闫文楠和宋亮第一次的交集,三次简短的碰面,说认识不算认识,说朋友更不可能算得上,顶多算是混个脸熟。在那之后,闫文楠又开始继续自己宅男的生活,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内心深处纠结的还是刚刚结束的高中生涯以及自己放弃高考的任性决定,那个时候闫文楠已经把自己归入了社会青年,再也不是个学生了。那个暑假,很多很多个夜晚,闫文楠都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内心的苦闷与对未来的迷茫让自己深陷思想的泥沼。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