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撒野》【上】蒋丞和顾飞 作者:巫哲

2019-04-19 14:04:42 作者:巫哲 阅读:

校园同志小说《撒野》【上】蒋丞和顾飞 作者:巫哲

《撒野》作者:巫哲

文案

校园文。HE。

内容标签: 强强

主角:蒋丞,顾飞 

作品简评

这个冬天,蒋丞觉得格外冷。因为长期的隔阂和矛盾,他从自己生活十多年的养父母家,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去面对一个有血缘,却一无是处的陌生父亲。一次意外事件,让顾飞和顾淼这对兄妹闯进自己的生活。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容易叛逆的年纪,蒋丞的生活轨迹已经悄然改变。作者文笔流畅,塑造人物生动准确。蒋丞,看似叛逆实则敏感细腻,在得知自己与家庭的隔阂不可消解之后毅然选择离开。顾飞,外表看似冷漠不羁实则善良有责任感,两个人物如同支撑起整部作品的灵魂。随着情节逐渐展开,主角间了解加深,越走越近,细节处显示出作者极强的文字表现力。两人都被对方身上独有的特质所吸引,互相慰藉和温暖彼此。故事细细读来,主角的人生虽有诸多无奈和失意,却依然充满感动和希望。

第1章

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这是三分钟之内的第五次,蒋丞睁开眼睛。

车已经开了快三个小时了,车窗外的天还是很阴沉,身边坐的姑娘还在睡,脑门儿很踏实地枕在他肩上,右肩已经一片麻木。

他有些烦躁地耸了耸肩,姑娘只是偏了偏头,他用手指把姑娘的脑袋给推开,但没过几秒钟,脑袋又扣回了他肩膀上。

这样的动作已经反复了很多次,他都感觉这姑娘不是睡着了,这效果得是昏迷了。

烦躁。

还有多久能到站他不知道,车票拿到手的时候就没去查过,只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一个甚至在这次行程之前都没听说过的小城。

人生呢,是很奇妙的。

手机第六次震动的时候,蒋丞叹了口气把手机掏了出来。

-怎么回事?

-怎么之前你完全没有提过要走的事?

-为什么突然走了?

-为什么没跟我说?

怎么怎么怎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BLABLABLABLA……

消息是于昕发来的,估计是在补课打不了电话,一眼看过去全是问号。

他准备把手机放回兜里的时候,第七条消息发了过来。

-你再不回消息我们就算分手了!

终于不是问号了,他松了口气,把手机关机,放回了兜里。

分手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高中校园里恋俩月的爱,无非就是比别的同学说的话多点儿,有人给你带早点,打球有专属啦啦队……都没来得及发展到能干点儿什么的程度。

看着车窗外一直在变又似乎始终一样的风景,广播里终于报出了蒋丞的目的地。旁边的姑娘脑袋动了动,看样子是要醒,他迅速从书包里抽了根红色的记号笔出来,拔开笔帽拿在手里一下下转着。

姑娘醒了,抬起了脸,脑门儿上大一块印子,跟练了神功似地。

跟他的目光碰上了之后,姑娘抹了抹嘴角,摸出手机低头边按边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居然没听出什么歉意来?蒋丞冲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姑娘愣了愣,视线落在了他手里旋转的记号笔上。

蒋丞把笔帽往笔上狠狠一套,咔地响了一声。

两秒钟之后她猛地捂住了脸,站起来往洗手间那边冲了过去。

蒋丞也站了起来,往车窗外看了看,一路阴沉到这里,终于下雪了。他从行李架上把自己的箱子拿下来,穿上外套走到了车门边,掏出手机开了机。

手机很安静,于昕的消息没有再响起,也没有未接。

感觉这是跟于昕好了这些日子以来,她最让人舒心的一次,不容易。

但是也没有除了于昕之外的别的人联系过他。

比如他以为会来接站的人。

跟着出站的人群走出了车站,蒋丞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头,看着这个在寒冷冬季里显得灰扑扑的城市。

火车站四周的混乱和破败就是他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

不,这算是第二印象,第一印象是老妈说出“回去吧,那里才是你真正的家”时他脑子里的一片茫然。

他拖着箱子走到了车站广场的最南边,人少,旁边还有一条小街,排列着各种感觉进去了就出不来的小旅店以及感觉吃了就中毒的小饭馆。

他坐到行李箱上,拿出手机又看了看,还是没有人联系他。

电话号码和地址他都有,但他就是不想动,不想说话也不想动,他从口袋里摸出烟叼着,他对自己突然会到这里来,充满了深深的,莫名其妙的,茫然的,绝望的,愤怒。

盯着地上的冰一边愤怒一边从兜里摸打火机,背靠着寒风缩成一团把烟点上了,看着在眼前飘散开去的烟雾,他叹了口气。

这要是让班主任看到,不知道会说什么。

不过没事儿,他已经在这里了,遥远的距离,别说班主任,就连跟他在一个屋子里生活了十几年的人,说不定都不会再见面了。

这个小破城市的小破学校,估计不会有人盯着他有没有抽烟。

烟只抽了一半蒋丞就有些冻得扛不住了,站起来打算打车找个地儿先吃饭,拖着箱子刚走了一步,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他脚踝上,劲儿还不小,撞得他一阵疼。

他皱着眉回过头,看到了身后有一块滑板。

接着没等他抬头再看看滑板是从哪儿飞过来的,一个人摔到了他脚边。

“你怎……”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想要去扶一把,但手伸到一半就停下了。

乱七八糟的头发披散着,剪得像狗啃似的有长有短,身上的衣服也挺脏的……要饭的?流浪汉?碰瓷的?小偷?

等这人抬起头时他才看清这是个看上去也就小学五六年级的小姑娘,虽然脸上抹的全是泥道子,但能看出皮肤挺白,眼睛很大。

不过他再次想去扶一把的手还没有启动,这小姑娘就被紧跟着过来的四五个小姑娘连拉带扯地拽走了,有人还在后面一脚踹到她背上,踹得她一个踉跄,差点儿又摔倒。

蒋丞立马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犹豫了一下转身拖了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身后转来的一阵笑声让他又停下了脚步。

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不太愿意管闲事,碰巧现在心情相当超级特别以及非常不好,但刚才大眼睛小姑娘漆黑干净的眸子让他还是转回了头。

“哎!”他喊了一声。

几个小姑娘都停下了,一个看起来挑头的眼睛一斜:“干嘛!”

蒋丞拖着箱子慢慢走过去,盯着手还拽着大眼睛衣服的那个小姑娘,盯了两秒之后,那个小姑娘松了手。

他把大眼睛拉到自己身边,看着几个小姑娘:“没事儿了,走吧。”

“你谁啊!”挑头的有些怯,但还是很不满意地喊了一声。

“我是带着刀的大哥哥,”蒋丞看着她,“我用三十秒就能给你削个跟她同款的发型。”

“我一会儿就叫我哥过来收拾你!”挑头的明显不是惯犯,一听这话就有些缩了,但嘴上还是不服气。

“那你让他快点儿,”蒋丞一手拖着箱子,一手拉着大眼睛,“我吓死了,会跑得很快的。”

几个小姑娘走开了,大眼睛却挣开了他的手。

“你没事儿吧?”蒋丞问了一句。

大眼睛摇摇头,回头两步走到滑板旁边,一脚踏了上去,看着他。

“你的?”蒋丞又问。

大眼睛点了点头,脚下轻轻一点,踩着滑板滑到了他跟前儿,然后很稳地停下了,还是看着他。

“那你……回家吧。”蒋丞也点点头,掏出手机边走边想叫辆车过来。

走了一段之后听到身后有声音,他回头发现大眼睛还踩着滑板慢慢跟在他身后。

“怎么?”蒋丞看着她。

大眼睛不说话。

“怕她们回来?”蒋丞有些无奈地又问。

大眼睛摇了摇头。

“不是,你哑巴么?”蒋丞开始感觉到有些烦躁。

大眼睛继续摇头。

“我跟你说,我,”蒋丞指了指自己,“现在心情非常不好,非常暴躁,我揍小姑娘一点儿不手软知道么。”

大眼睛没动。

蒋丞盯了她一会儿,看她没有说话的意思,压着火拖着箱子再次往前走。

这会儿信号不太好,叫车的界面怎么也点不开,他一屁股坐到了公交车站旁边的石墩子上,点了一根烟。

大眼睛还踩着滑板,站在他旁边。

“你还有事儿?”蒋丞不耐烦地问,有点儿后悔管闲事儿,给自己找了个莫名其妙的麻烦。

大眼睛还是不说话,只是轻轻蹬了一下滑板,滑到了旁边的公交站牌下,仰着脸看了很长时间。

等她又踩着滑板回到蒋丞身边的时候,蒋丞从她迷茫的神情里猜到了原因,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迷路了?回不去了?”

大眼睛点了点头。

“是本地人吗?”蒋丞问。

点头。

“打电话叫你家里人过来接你。”蒋丞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她。

她接过手机,犹豫了一下,低头按了几下,然后又把手机还给了回来。

“什么意思?”蒋丞看着已经输好但没有拨出去的一个手机号,“我帮你打?”

点头。

“操,”蒋丞拧着眉按下了拨号,听着听筒里的拨号音,他又问了一句,“这是你家谁的号码?”

没等大眼睛回答,那边有人接了电话。

当然,估计她也不会回答,蒋丞冲着电话“喂”了一声。

“谁?”那边是一个男声。

“路人,”蒋丞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这儿有一个小姑娘……”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