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小虎

2012-07-21 08:58:55 作者: 阅读:

经典同志小说:小虎

前言

这个故事记录了我进入大学和毕业至今的生活,当然,为了我和其他人的隐私,我没有完全写实,尤其是地点、姓名、学校,以及其他很具体的事。愿意的话,还是不要把这篇小文当纪实文学,就当一篇小说来读吧。

正文

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这栋非常陈旧的办公大楼,我长出了一口气,转过头望着这栋破楼笑了,两年过去了,我这猪狗不如的生活算是告一段落了——我辞职了!

骑上自行车,我边骑车边拨通了曾超寝室的电话:“哥,没问题了,录取通知书拿到了,辞职的一切手续也都搞定了,这两天同事们约好为我送行,我收拾好东西,过两天就到北京来陪你,你等急了吧?”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显然他想掩饰自己的情绪,终于他还是开口了:“弟娃儿,祝贺你,等到这一天不容易啊,你我都不容易啊,好好和大家庆祝一番吧,这几天我在这边也请客!”

“你请哪个哦,哈哈,还是等我来了,请我喝酒吧。”我笑着回答道:“还要喝牛奶哦,你产的牛奶,哈哈!”

“下流!都要读研了,还这么调皮,小心进校后同学笑你没素质!我在这儿是请我的师兄弟们,你都忘了复习时他们帮了你多少?虽然是冲着我的面子,但是人家也都是热心人啊,相信他们知道你这个师弟要来也会很高兴的啊!”曾超突然想起来什么:“才几月份啊?九月才开学,你小子来北京那么早干啥呢?知不知道北京六七月多热?不会是你想我想的迫不急待了吧?假打。”

“我是真的想你,你怎么就不信呢,早点来我们能利用暑假一起去北戴河啊,”我假装生气,我知道,他又开始逗我,不早点装出生气样,他更会拿话来激我的。

电话那头传来好像有人在喊曾超,好像是老姜的声音,然后我听见曾超对他说:“我表弟通知书拿到了,真不容易!”老姜倒不是很惊奇:“你弟分数不错,复试我们大家又找刘老板帮了那么多忙,要是不录取那不是很扫我们面子了?早就说过没问题,看你担心的那样儿对了,嘿嘿,你弟考上了?那顿重庆火锅是不是今晚请啊,哥儿几个一个星期没怎么沾荤,就等今天了哦!”

然后就是曾超的声音混杂在他另几个室友里,隔了一会,他对我说:“刚才大家庆祝你呢!好了,我要挂电话了,我去取钱,看来今晚上这一顿要把我吃的血本无归啊,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少喝酒少抽烟!哥先挂了。”

“好的,反正没几天就见面了,省点电话费吧,等我到了西安,那想怎么聊就怎么聊!我亲你一下哈。”我正打算挂,电话那头曾超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把这个消息也告诉小虎吧,他过的也不容易,让他高兴高兴吧。”然后他很快就挂了电话。

小虎?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我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是啊,小虎现在在干什么呢?他也上了线,可是刚过,非常危险,他录取了吗?

小虎是我上本科时同寝室的室友,比我小一岁,是我们寝室的老小,我和他能成为朋友是非常有戏剧性的,时光一晃就是七年,可第一眼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仍然历历在目

九月,又是全国各地的新生报到的时候了,我是报到截止日最后一天的下午才不紧不慢地来报名的,谁让我就是本地人呢,再加上考上这个学校心情本来就不好,更怕被别人撞见了,打趣我怎么办?我当初可是发誓要上北医的啊!可惜就差几分啊,早知道当初少踢会儿球多好!

按常规报到,领了被褥盆子之类的东西,我抱着这一大堆玩意儿到处寻找寝室,新生楼倒不难找,可是一到楼下我就傻眼了,这房子是否也太旧了点儿吧,还新生楼呢!穷校一个,附院修的那么棒,怎么就舍不得给我们这些未来的医学栋梁改善一下生活呢?一个死气沉沉的学校,到处都是黑黑的破败的像大庙一般的建筑,烧香倒是可以,要在这里过五年不是要把我憋死啊?

硬着头皮进了楼,楼梯潮气很重,到处都是水,看来大家正在打扫清洁呢,还好我来得晚,躲过这一劫,要知道我的懒惰可是中学里出了名的!先到旁边几个寝室互相认识了一下新同学,然后拿钥匙打开了寝室门,还好寝室很干净,寝室里的弟兄们看来早就来了,不过人都到哪儿去了呢?疑惑中我发现寝室七个铺除了我那张空着的,其他的床上都甩满了衣裤,凉鞋也都散乱地扔在床下,哈哈,这是个爱运动的寝室,大家肯定都去踢球了!想到这儿我的脚也痒痒的,三下五除二就把床铺好,收拾好自己的家当,我也换了球衣球鞋,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向了球场。

球场上人真多,我也不知道哪一个家伙会是我们寝室的,没关系,随便找几个人加进去踢就得。我出众的脚法,迅捷的速度,有力的射门和健壮的身体让我在场上非常扎眼,很快我就进了两个球,正得意呢,突然,一双有力的阿迪达斯把正带球突破的我绊倒了,我的右踝一下子就疼起来,我大怒,马上站起来骂了一句:“你妈的**,会踢球吗?”等看清对方,我才发现这个家伙长得比我还结实,至少比我高四五公分。而且,很快围在他身边的人也有好几个,形势对我非常不利!

那家伙一愣,跟着回了一句“你才妈了个**,你懂球吗。?我可是先铲着球的!踢不起就别到这儿来丢人了!”听口音是重庆那方向的,重庆崽儿脾气火爆是天下闻名的,可我郁冬啥时候怕过别人的?这个时候我能退吗?那我不是给成都人丢脸吗?一股为家乡人争光的豪情一下涌了上来,动手是免不了的了,我看了看四周围上的人群,哈哈,东南角没人,我正盘算着万一不敌如何撤退,那小子又来了一句:“朗个?不说话了索?我还以为你要动手哦,你是成都人吧,就晓得提虚劲儿假打,没得意思。”

这还了得!看来这一架是不能不打了,狗日的重庆崽儿,才脱离四川几天就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了,这种家伙就该吃吃苦头!我沉默着,突然铆足了劲儿,一拳朝那小子脸上打去,嘿嘿,正中下巴!得一分!那小子大怒,立刻还手,旁边几个他的狗朋友也向我拳脚相加,暴风雨般的拳头我哪里招架的住,很快就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万分危急中我撒开脚丫子就跑,还好,我速度够快,很快就甩开他们,向寝室跑去,我边跑边想,寝室里的兄弟们总该回来几个吧,至少隔壁几个寝室的新同学不可能坐视我被打而不管吧,楼下管理员阿姨也不是吃素的吧,寝室就是我的安全岛!

学校不大,没多久我就冲到了寝室,门是开着的,可是妈的,室友们在哪儿?惨了啊,我关了门,屏住气,仔细听外面的动静。他们居然跟上了我的行踪,外面有点嘈杂,那个重庆崽儿的声音非常刺耳:“这傻儿硬是跑得快,可惜跑到我们的老巢去老,看我不隆(弄)死他!”然后就整层楼一间间找我,渐渐的,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平静,另一个男孩儿的声音传来:“好累哦,不找了,算他运气好,看来就是我们这层楼的,不信我们以后碰不到!大家回去休息休息,洗个澡,然后去吃火锅去!“。

终于他们放弃了寻找我,我暗自庆幸,很快,我听见寝室门锁在转动的声音,太好了,兄弟们回来了,这才算彻底安全了!我从凳子上一弹就跳到门口扭开了门锁,一开门,正想大喊一声大家好,我呆了,门内门外五个人十只眼睛都睁大得像铜铃。咋了?那重庆崽儿一行四人就站在我面前!

一番冷场后,重庆崽儿先开了口:“你是郁冬?”

“是啊”我还有点儿没弄明白,这几个家伙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们彼此相视一笑,然后其中一个个子最高的样子有点成熟的男孩走到我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说:“太戏剧性了,看来是不打不相识啊,原来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啊,这就叫缘分。”

哦!我恍然大悟,心里又不安了起来,一进校就和室友闹了矛盾,以后我在这个学校怎么混啊?然后我抬头看了看那个重庆崽儿,他满脸笑意,似乎没把这件事放上心上,我多少放心了一些,然后那个高个子对我说:“我叫郝健,现在是室长,当然也是年龄最老的,21了,山东人,我们都来了几天了,彼此大家都比较熟了,就等你呢,老六!”

“我是老六?原来老大都查过了啊”我寻思道:“老大倒是挺负责的。”

这时候,又钻进来两个家伙,他们拿着羽毛球拍,也是满头是汗:“哦,这是老三郑爽,老四胡凯,他俩不喜欢踢球,就是爱电子游戏,哈哈,我们把他俩也争取过来踢球!”郝健介绍道。

“我叫赵小虎,就住你上铺。”重庆崽儿笑嘻嘻地说:“重庆沙坪坝的,我是老七。国家三级运动员。”

这小子挺得意的,三级运动员?谁不知道那个头衔可是满天飞啊,真正的实力我们以后再比试比试。我仔细打量他了一番,大概一米七五六的样子,圆脑袋,红彤彤的娃娃脸,嘴唇抿着,浓眉大眼,浅平头,身上肌肉很匀称,笑起来挺憨的,看来挺不错,有点运动员的样子,对了,很像那个正在走红的球星李金羽。

我也介绍了自己,我18岁,本地人士,喜欢交朋友,游泳,喝酒,踢球有八年了,前锋。

另两个室友老二宋朝晖老五祖明海都是四川其他城市的,也一一做了自我介绍,最后郝老大把洗漱东西拿上,手一挥说:“整个寝室都是汗味儿,还要不要人活了?走啊,大家冲凉去!”

“啊!干吗要一起去?水房那么小,太挤了吧?”我有点犹豫,其实我有点怕在别人面前坦陈相见,我从来没住过校,也没有和别人一起洗澡的经历,以前和中学的同学最多也就是游泳时换衣服才光着身子一下,要和一大堆人一起冲凉那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那你们先去吧”小虎说话了:“我和郁冬等会儿去,我下巴挺疼,他估计身上也伤不少,要是跟你们一起挤水房,把人挤坏了可就麻烦了。”

“太夸张了吧,你们俩那身蛮肉还能挤坏?哈哈,你们打算支开我们继续单挑是吧?我们先去洗了,回来看你们分出胜负没有哦。”郝老大开玩笑道,然后一群人呼啸而出,剩下我和小虎呆在寝室里。

查看更多经典同志小说小虎感情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