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同志小说 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三季 (完整版)(4)

2019-03-29 14:56:25 作者: 阅读:

第4章

张先生从洗手间出来,又恢复刚才的干净面貌,除了依稀能看到,白色衬衫上,有几块浅浅的污渍。

再去帮你要一杯,你都没怎么喝。

语气平静,说的是可乐。说完,转身径直朝点餐台走去,不知是否错觉,张先生的脚步有些缓慢,像是一下子老了几岁。

突然就心疼起来,这个让我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当他知道我与江超在一起的那一瞬间,会有一丁点儿的难过吗?

分手后的两个人,真的要闹得如仇人一般?

回来,一杯可乐递到我面前,好像在说,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再泼我一次。

眼睛看向窗外,不敢与张先生对视。有一对情侣,刚好从窗前经过,年纪很小的样子,打闹着,无忧无虑。

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干嘛辞了工作?有什么打算?

竟是质问的口气,像我们两个还在一起一样。

与张先生在一起时,他常常用这样的语气质问我。比如,在商场拿起一件造型怪异的衣服,想要试穿,就会质问,干嘛穿这个,男人哪有穿这个的?当我在他耳边撒娇着说想把头发剪短时,又会质问,干嘛换发型,现在这样不是很好?

渐渐地,开始享受这种强硬又温软的质问,好像这样,会有一种奇妙的归属感,这么大的世界,只有他一人,有权利对我的生活过问。

想换个环境……对了,我开始给杂志写人物访谈,以前的工作没意思,只混混日子,不能一辈子这样。

那个灵修老师的访谈,我看了,鬼话连篇,人活着,总想去寻找什么自我,那才是最没意义的事儿。

吃了一惊,那是前几天刚出的杂志,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怎么就看到了?是不经意的看到?还是刻意去寻找?

低下头,喝了一口可乐,然后把吉士蛋麦塞进嘴巴,也不饿,只是不想说话,找点事儿做。

念书时候,就嫉妒你文笔好,每回考试,作文都拿高分。现在派上用场,挺好的。哦,对了,有个同事老婆,在杂志社工作,回北京介绍给你,要是你喜欢的话。

回北京?我还打算回去吗?

本来毫不动摇的决定离开,一下子又摇摆起来。

张先生,还是这样轻易的质问了我的人生,让我这几天做的所有努力,变成白费。

到时候再说。

竟然没有立刻拒绝,暗自责备自己为何如此没有骨气,可骨气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价值?

正要再说些什么,张先生手机响了一下,是微信。

拿起来,看了一眼,放到耳边收听,语音微信,不想让我听到,也是正常。

可是,似乎没有来得及切换成听筒模式,鸡米尖刻的声音传了出来,麦当劳里太过安静,把鸡米的声音放大到更清晰,每个字都像广播一般,播放的清清楚楚。

出去买个早餐,怎么这么久?赶紧回来,还要收拾东西!

观察张先生的表情,突然觉得他无比可爱,那种尴尬又想要装作镇定的样子,一下子让他回到孩子时候。

原来,还是跟鸡米一起来的,之前那些预想,也就有了答案。

突然回忆,从昨天到今天,给我发的微信,间隔的时间都有些奇怪,一下子明白了,是要躲开鸡米,才敢偷偷的发吧。

又何必这么为难呢?既然有鸡米在身边,偷偷与我见上一面,又有什么意义?

眼前闪现一个画面,昨天晚上,收到我歇斯底里骂他的微信后,被鸡米缠住上床做爱,想要回复我一条的机会都找不到。那画面,真的……有一些可笑。

没事儿,你先走吧,我再坐一会儿,别让他等着急了。

露出大度的笑容,作为一个前任,一个优雅的前任,难道不就应该如此,微笑着送他去跟现任亲热?活到28岁,这一丁点的演技,难不倒我。

看着张先生,再次走到点餐台,这一次,不是为我,而是为鸡米买好早餐,然后冲我挥了挥手,走出麦当劳。

似乎听到“砰”的一声,那是幻想,从悬崖坠落的声音。

刚才那一秒,多希望张先生可以放下手机,坚定的说,管他呢,我再陪你呆一起会儿。明知道那是幻想,又忍不住去想,想想,只觉得自己怎么神经兮兮的。

一个人坐在麦当劳,不知坐了多久,决定离开,去车站买票。

出门前,手机震动,窃喜的以为是张先生,却是江超,很长的一条微信。

张哲,刚知道你离开了北京,如果是我的原因,实在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你。有件事,一直没对你说,其实我们刚在一起那天,张南就问过我,是他告诉我,你喝汤的时候喜欢放香菜,还跟我说,要我好好照顾你。我不敢告诉你这些,怕你再想起他,是我自私,对不起。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回北京,反正我想告诉你,我真的喜欢过你。

对着手机,再一次笑出来,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人生,有没有必要这么滑稽?

当晚,陈昊约王洪军出来吃饭。太多年没见,当年那个黑壮,看起来有些脏的男孩,如今成熟的像个已婚中年。

你跟以前也不一样了,我记得念书时候,你羞涩的像个姑娘。

王洪军这样对我说,害我忍不住回忆自己高中时候的样子,算了,回忆可真他妈的可怕。

听说北京看牙很贵?年前就打算,到北京去发展,只是北京没什么熟人,突然去了,不知该怎么办。

王洪军竟然做了牙医,一个听起来很帅气的职业,与他本人的面貌不太相符。

我在北京的房子,合同还没到期,你要去,倒是可以先住在那儿。

不知怎么,就想帮王洪军一些,也许是陈昊那天说的故事太可怜,让我对他生出同情之心。

要不你们俩干脆凑一块儿,都被甩过,都那么惨。

陈昊开玩笑,不轻不重的这么一句,显然把两个人都伤到,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

饭吃到一半,收到微信,是张先生,我走了,希望回北京还能见到你。

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让我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那座城市,还要回去吗?没有立刻把房子退掉,难道不就是因为彻底离开的念头不够坚决?

张先生,是躲在哪里给我发的微信?可要好好躲着,不要被鸡米发现才好。

查看更多张先生和张先生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