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同志小说 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三季 (完整版)(14)

2019-03-29 14:56:25 作者: 阅读:

第14章

微博上,有一张照片,被转发的很凶。一个男孩,割腕流血,说了几句告别的话。

王洪军说,这样的人,就只是想惹来关注,想红。

那不是很可怜?因为流血而红?何况,红了又能得到什么?

更愿意相信,男孩是太孤单了,太想得到关爱。人有时候就是如此,一大群人在说关心你的话,仍觉得心中寂寞的要命,仍觉得活着太没有意思。

关掉电脑,陪王洪军客厅看电视。王洪军的生活规律,早上七点准时起床,洗漱,在客厅看新闻,然后上班,下班,回家看书,偶尔上网,洗澡睡觉。

有时候想,如果就这样跟王洪军合住下去,不是很好?日子平淡,没有波澜,却也是多少人求之不得。

又觉得算了,王洪军只是暂住,他该有自己的爱人,自己的生活,我们现在,就只是暂时的互相慰藉。

别忘了晚上的话剧。王洪军出门前,提醒他。

今晚,我们的话剧首演,叫了宋凯,江超,杨春子来捧场。

非要自己买票,是杨春子的豪爽性格。

多年前,也是文艺青年。这样与我说。

话剧开场前,在木马剧场对面的咖啡馆聊天,江超去门外抽烟,杨春子坐在窗边,透过玻璃盯着江超。

那眼神,并不是痴迷,更像是要把江超变成自己的财产,死死看着,一刻都不能松懈。

这北京的春天,去的真快,一下子就热起来,刚来北京那会儿,总在这季节去后海划船,晒太阳,舒服。

要不这周末组织起来?我也想划船。

眼神从窗外收回,看着我,似乎是笑了一下,嘴角略微抽动。

没劲,干什么都没劲。人活着,就是一个求死的过程。

竟说出这么消极的话,让我忍不住担心。不知道微博上那个割腕男孩,是不是也抱着这样的想法。这样说起来,自己反是懦弱的吧,根本就不敢死。

江超抽完烟,推门进来,问我话剧讲的什么,这辈子,还第一次看话剧。

看了不就知道,给你讲了还有什么意思。

江超开始留胡子,看起来倒不难看,只是有些颓废味道。

假装不经意地打量眼前这两个人,怎么都不觉得会是一对情侣,无亲密动作,也无眼神交流,就好像是两个被线缠在一起的木偶,懒得把线扯开,听天由命。

七点十分,王洪军到了,给宋凯打电话,刚下出租车,正赶过来。

一众人,在剧场门口集合,进场,坐在事先预留的座位。特意让宋凯挨着我坐,回京后,总算见到,忍不住亲切地拉着手。

宋凯把头靠在我的肩膀,耳边轻声说了句,张哲,我好累呀。

突然就心疼的要命,若不是话剧马上开场,真想转身把他抱在怀里,好好安慰。

七点二十五分,剧场工作人员播报演出注意事项,人生第一次参与其中的话剧首演,难免有些激动。

环顾观众席,陆续还有观众进场,工作日,很多人都是下班后赶来,可以理解。

猛然间,看到一张熟悉面孔,竟是张先生,旁边还跟着一个人,是鸡米。

还是心慌了,没办法装淡定。张先生,是碰巧来看话剧,还是为我而来?相识这么多年,从不知他对话剧有兴趣。

看着两人就坐在第一排,靠的那么近,鸡米的头歪在一边,几乎都要放在张先生的肩膀上。也许,在陌生人看来,这就是一对甜蜜又勇敢的同志情侣吧,多么值得羡慕。

宋凯问,在看什么?

没事儿,看戏。

开场,灯光暗下来,几乎看不到张先生背影,索性让自己平静,拉着宋凯的手,专心看戏。

看到一半,手机震动,是杨春子发来微信,太难看了,我出去透气。

也不管是否影响旁边的人,高大的身躯站起来,穿过走道,走出剧场。

此时,话剧刚好演到男主人公出轨,女主人公坐在沙发上,哭着说,我原谅你。

杨春子,该不是觉得话剧难看,只是不喜欢这剧情吧。有些担心,给江超发微信,要他出去看看。却不回我,明明看到他已经掏出手机。

再转头看宋凯,已经哭成了泪人。该是也想到自己了吧。

一场话剧, 明明演着别人的故事,却挖开这么多人心里的伤疤,不知道这算是话剧的成功,还是这世上伤心的人实在太多。

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难过,只是身边这么多脆弱的灵魂,我反而要做坚强的那一个。

到最后,谁和谁在一起,都一样。

话剧演到尾声,当演员说出这句台词,忍不住把手放在王洪军的腿上,用力抓着。王洪军把我的手握住,轻轻拍打,像是在安慰受伤的孩子。

我知道,他心里也难受的要命,只是在努力忍耐。

所以,这是一个关于坚强的比赛吗?我们站在往事的起跑点上,看谁跑得更快,看谁跑到最后,看谁能一直面带微笑!

首演成功,全场热烈鼓掌。

跟身边的王洪军和宋凯说,坐一会儿再走,现在人多。

说到底,是为了避开张先生和鸡米。倒不是觉得没勇气面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在这样的场合,要说些什么,说什么不都是多余?

张先生起身,没有要立刻离开的意思,而是环顾剧场,似在寻找什么。低下头,不让他看见,过了很久,才又抬起来,对着几近空旷的剧场,松了口气。

就这样吧,就当作没有看见,不是很好?

拎包,正要跟宋凯和王洪军说一句走吧,手机震动,江超电话,声音急促,张哲,你在哪儿,快来,春子跟鸡米打起来了!

几乎是踉跄着冲出剧场,跑下台阶,借着昏暗灯光,看到杨春子,正抡起手里的celine,用力砸在鸡米身上,鸡米快要缩成一团,一直后退。

杨春子一边砸,嘴里一边骂着,烂货,婊子,抢别人男人的贱逼!

想要冲过去,阻止杨春子,却被张先生拦住,一字一句质问我,语气严厉,张哲,你看你交的什么朋友,根本就是泼妇!

无名火气,一把推开张先生,大吼着,我他妈就爱交这种朋友!他是泼妇,我也是泼妇!你有能耐告我去,没能耐就带着你老婆滚!

吼完,走到杨春子身后,紧紧抱住,由着鸡米像一只惊慌的鸡,缩到张先生身边。

你们走吧,拜托了,快走吧……

是宋凯,不知什么时候又哭了起来,几乎用乞求的语气对张先生和鸡米说。

没有回头,继续用力抱着杨春子,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一片安静。

杨春子先是挣扎,后来平静,再后来整个身子瘫软,几乎要倒下。嘴里突然冷冷的蹦出一句,都是贱货,都他妈该死……

查看更多张先生和张先生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