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深圳邂逅体育老师[完整版](7)

2019-03-23 13:43:10 作者: 阅读:

分歧

学校下半年的工作是特别密集的,因为节假日多,所以时间也格外紧凑。

眼看元旦就要到了。

各项活动也多了起来。教职工趣味运动会、班容班貌评比、全校性的秋游等等,不仅仅让学生心情激动,就连很多年轻的老师也渐渐喜欢上了老师这个行业。

我们的校长是个年近五十的本地人,感觉没什么文化,据说是初中毕业,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说得我们一愣一愣的。

虽然他不懂得如何抓管理和教学,但是却懂得如何为老师谋求福利。像法定的教师节、国庆节、元旦有规定的奖金之外,还有民间传统的中秋节、冬至,他都会利用各种方法为老师发钱发物。

因为他是本地人,和各个村委会的领导都有不浅的交情,村里大大小小的企业也非常多,他们的子弟也在学校读书,所以只要开口一般都会有不少的收获。

记得学校的趣味运动会,我就参加了六项,拿了100、200、400的冠军,光是十斤装的金龙鱼花生油就奖了六罐。其他的跳高、跳远、接力等项目只要参加了就有奖品,什么王老吉发了三箱,沙田柚发了二十斤,连哇哈哈都有一大箱。

或许这不算什么大笔奖金,但是学校这样的举动特别让老师暖心。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有什么能比得上得到别人的肯定和尊重更有价值呢?

尽管我们的校长接过两次婚,听说在外面还有情人和女朋友,但是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们老师很清楚这是在深圳,但能够为老师着想,为老师谋求福利,这就是一个好领导,这条标准足够了。

想想不是吗?后来我换了好多单位,都还真没有碰上这样的领导。那些所谓的领导只知道利用手中的权力来控制下属,打压下属,妄图树立自己的权威,生怕人家不服他。

本身业务水平不过硬,还妒贤忌才,既没有能力,又缺乏胸怀。

正可谓是“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一个光想着自己的人,还有人愿意为他做事么?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就有人看不懂。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是千古以来的名言。

校长在老师们心中可是有分量的,有些女老师还特别愿意在校长面前撒个娇,卖个嗲的。虽然他长得不高大,也不帅气,但是很懂得怜香惜玉,尤其喜欢在女老师面前显示他的男人气概,从来不愿意为难她们,也乐意为她们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小困难,像解决小孩入学,家里装修,医院看病,摩托车被扣了等等,让她们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像欧阳燕、刘雨菲,冯丽丽等长得有点水色的女老师更是视他为偶像,觉得这样的男人确实有魅力。

在男老师面前,他却换上另一副面孔。尤其以体育科组的那一帮身强力壮的男人,他带着他们和别的学校打篮球,踢足球,到处切磋交流,结束以后就是胡吃海喝,唱歌跳舞,有的吃有的玩,谁不乐意呢!那一帮体育老师对他当然是顶礼膜拜,就差点高喊万岁岁了。

因为经常混在一起,作为体育科科长的陈国志和校长的关系也堂而皇之地微妙起来,很多同事背地里都叫陈国志是“副校长”,意思是他是学校的红人,说话有分量。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套生存的法则。有些人羡慕陈国志可以和校长混得那么熟,也有些同事冷眼旁观的,这些多数是业务水平过硬的老师,他们觉得自己靠出卖自己的能力吃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谁也不欠谁的,犯不上要舔着脸往上凑。

当时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年轻人往往过于天真。认为能力大于一切,真善美和假丑恶都是泾渭分明的,因为涉世未深,还没有真正领略江湖的险恶,人性的复杂。

后来的事情就给我了一个沉重的教训,让我终生难忘。当然,这是后话了。

混江湖,陈国志是有一套属于他自己的套路的。

祖籍湖南,18岁中师毕业的他,从一个外乡人,刚来深圳同样是一个临时的代课老师,混到现在就已经有房有车。不仅成为正式的公办老师(2005年之前,深圳没有开放调动政策,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调进来。能调进来都是非常不简单的。所以当时公办老师很看不起代课老师,工资相差一大截。),还是学校的红人,地位举足轻重。

他在很多人眼里,算是成功的。所以当然有资格教育我怎样做人,可是年轻气盛的我却没怎么放在心上。

有时,陈国志有意识的带我出去应酬一下,学习怎样和别人打交道,偏偏我就不大买账,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和这些人混在一起。

有一次,学校和其他单位组织篮球赛,一帮年轻的女老师跟着去摇旗呐喊(其实就是想通过活动,认识一些有背景的人物),也有一帮常常跟着校长混的喽啰凑热闹。陈国志特意找上我,要我跟着去,希望和校长多接触。我心里不乐意,说晚上有家教。

“偶尔一天不去也没关系的。这个世界很大,我的少爷,你要学会适应这个社会!”他劝我。

“世界再大,人再多,也是靠能力吃饭的,我又不求他干什么事!”

“你怎么那么顽固呢,去吃吃饭,敬敬酒而已,有那么难么?”他有点不耐烦了。

“是,吃饭喝酒完全没有负担当然很轻松,可是饭桌上那么多领导,光是敬酒就是一大堆规矩,我学不来。更何况我又不会喝白酒……”

“没关系,多喝几次就好了。再说……,我不是在你旁边吗?”

“不去!”

“真不去?”

“真不去!”

“不去拉倒!”他气鼓鼓走了。

第二天在饭堂他见到我也黑着一张脸,毫无表情。

当时我心里就嘀咕了,人各有志,你至于吗?我的人生我做主,你管得着吗?

哼,你不理我,我还不想理你呢。

陈国志,算你狠,看谁耗得过谁!

曙光

工资加上奖金还有家教的酬劳,我很快就把欠下的债还清了。

如果是老家,按我的600多一点的工资,不吃不喝一年半时间都还不清这笔债啊!

公务员又怎样,公务员不吃饭,不拉屎啊!

这可是深圳啊,多少人在这里捡垃圾都发财了。那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深圳,一座见证奇迹诞生的城市!

邓小平南巡,香港回归,澳门回归,这些大事件的发生都影响着深圳的发展,深圳趁着这样的东风,经济建设又上了新台阶。在2000年,深圳的国民生产总值第一次超过了天津。

整体的经济发展良好,必然提高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很多以前逃亡香港的本地人都纷纷迁回深圳来,企图分上一杯羹。

离开老家也许是冥冥中最好的安排。

人逢喜事精神爽,无债一身轻的我,感到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整个人都能感到身躯里有股压制不住的勃勃生气。

家里的父亲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钱也还清了,通过三个多月的努力,我的业务水平渐渐提高了。不管是上课教学还是班级管理都有了很大的长进,开始赢得了学生的欢迎和家长的认可。

一个人的价值首先体现在他的经济收入上,如果连生活都成问题,谈何价值实现。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其次,他的劳动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肯定也是非常重要的。当这两条都得到满足,一个人生活状态无疑是充实而愉快的。

我就逐渐找到了这种价值的存在感。

经过几个月的规律生活和作息,我原本干瘦的身体渐渐丰腴起来,黑瘦的脸颊圆润了不少,皮肤也恢复了年轻人该有的紧致和光泽。

手头上有了余钱,我又添置几套比较时尚的衣服。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佛靠金镶。身上的行头变了,环境也熟悉了,和同事的相处也越来越和谐,人也不再那么傻不愣登,我乐观开朗的天性渐渐露出来了。

在办公室,男老师本来就不多,幽默健谈善于表达的就更少了。所以,我有时也会耍耍嘴皮子,连说带演几个无伤大雅的笑话,逗得身边一群闺房寂寞的中年妇女乐不可支的,个个都说我有表演天赋,可以上舞台演小品了。我当时也只当笑话,从来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瞎猫有时真的就能碰到死老鼠。

因为学校和村委一起联办今年的元旦联欢晚会,正少了个男主持。身边几个事儿妈听了,义不容辞地找到教导主任,极力推荐我。

教导主任是校长的远房亲戚,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颇有几分姿色,也有几分能力,算是学校的门面。用现在时髦的话就是颜值和演技担当。

她说:“上次公开课,我听了寇老师的课就觉得他素质不错,如果是单纯我们学校内部自娱自乐,我早就选他了。只不过这次晚会规格比较高,不仅村里的领导,还有当地企业一些负责人都会出席。所以我还是有点犹豫。这样吧,叫寇老师下午放学后找冯丽丽老师去试试,看看情况如何?”

我心想,反正就试试吗,选不上我也没什么损失啊,再说了我也不过是刚到学校的一名新老师,无名小卒而已。

下午放学,我到音乐厅找到了冯丽丽。

毋庸置疑,冯丽丽确实是一个很有风情的女人。

个子不高的她是浙江余姚人,一口像撒过糖带着江浙尾音的普通话,从她嘴里吐出来就是有股妖娆的味道。

一头丰茂的大波浪卷发配上小巧的五官,尽管涂脂抹粉但仍然看得出岁数写在脸上,一套旗袍式的连衣裙穿得玲珑浮凸,三寸高跟鞋走起来更是摇曳生姿。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个尤物,只是眼前的黄花是有点憔悴了。

听说她很早就离了婚,带着女儿从老家过来,至今也还是个代课老师,一心想加入豪门,平时总想和有背景的男人扯上点关系。很多人就议论她和我们的校长关系有点暧昧。

或许,同志天生就自带女人缘。

我一见到冯丽丽,马上就热情洋溢地恭维她:“冯老师,你真的是太漂亮了!尤其是这套旗袍穿得格外有女人味!”

“真的么?寇老师,没想到你这么好眼力,一眼就看到我的裙子与众不同。我这套裙子可是在杭州专门订做的,一千多呢!”

冯丽丽对我娇嗔了一句,还故作羞涩的样子。我不禁哑然失笑,心想这也是个没什么脑子的货色吧。

她叫我先读一篇文章给她听听。

自以为有些功底的我也不怯场(我的普通话水平测试虽然是二甲,但是分数是91,差一分就是一乙,一乙就是省级电视台的播音员水平了。),凭着感觉读了一篇《桂林山水》。

冯丽丽笑眯眯地对我说:“小寇,你的普通话不错,语感也挺好,表达也还行,稍有不足是你没有练过声,声音不够浑厚,气息控制也不稳。”

我心里一动,没想到这个冯丽丽倒不是花架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呢。看人有时真的不能光看表面。

“嗯,谢谢冯老师的指导。你好专业啊,一听就知道我的问题所在了。那,既然这样,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先回去啦。”

“哎呦,你着什么急嘛?我话都还没说完呢?”冯丽丽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

“虽然你水平不够专业,但是在我们这个地方已经找不出比你更好的男主持啦!虽然有些地方不够完美,但你放心等我帮你强化训练一个礼拜,应该完全可以胜任的。”

“真的?这么快,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有点难以相信。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有饭吃啊!”

“不是,我本来就不是专业的,还是算了吧,万一上台以后才出丑那不是打领导的脸吗?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我们整个学校啊!”

“你傻呀,我说你行,你就行。人家多少人想做还没机会呢,现在机会就摆在你面前,你还不好好把握,小赤佬,你晓不晓得啦!”冯丽丽一着急,瞪着我把家乡骂人的话都说出来了。

“我告诉你啊,参加活动除了露脸之外,还有好多好处你知道吗?到时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你能认识一个就可以帮你不少忙。别犯傻,嗯,除了加班费还可以收到红包——”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姐姐我看你是个聪明人,好好把握机会啊,说不准以后我们俩还要合作做大项目呢!”

看到冯丽丽眼神神秘的样子,我把心一横,出来打工不就为了多挣钱嘛:“好,那我就干了,不过你得好好培训我啊!”

“没问题,合作愉快!”

不是好东西

短短的几天培训真的让我开了眼。

冯丽丽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科班毕业,但有过两个月在北京学习专业表演培训的经历。

她教我:“小寇,说普通话,我们南方人是没法和北方人比的。因为我们南方方言多数都发舌尖前音,所以几乎没有共鸣,大声说话纯粹是扯着嗓子来喊,你看不懂得科学发声用声的老师,时间长了嗓子都是又干又涩的。很多老师有职业病,不是声带小结就是声带长息肉。你再看我,今年我快四十了,每周十六节课,周三,周四下午还有兴趣班,周六日还有家教班。虽然工作量很大,但是我的嗓子还可以唱民族。这就是科学发声的效果,你看,我试试给你听一下。”

她危襟正坐在钢琴前,屏息凝神了一会,然后双手轻快地落在琴键上,一连串悦耳的音符如清清的溪流婉转流出。

“洪湖水啊,浪呀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

和着琴声,冯丽丽轻启朱唇,一开口就吸引了我,音色清脆透亮,典型的民族女高音,还有股少女般的娇媚,和冯丽丽的外在形象迥然不同,虽然有模仿宋祖英的痕迹,却唱出了自己的风格,我不由得拍掌叫好。

琴声伴着歌声在音乐厅袅绕升腾,空气里荡漾起美丽的波纹,心中的烦杂仿佛被水洗过一样,我被一种美好的情感深深打动了。

一曲已了,冯丽丽依然沉浸在歌曲的氛围中,一脸的虔诚,眼里溢满了激动的泪花。

她可能想起了往事吧,我静静地站着,默默地望着她像被时间定格了的身影。

过了好久,冯丽丽才回过神来。

“小寇,你知道吗?这是我中专艺校毕业汇报演出时演唱的歌曲,一晃就已经二十年了,真他妈的王八蛋!”

我不禁笑了,冯丽丽这个粗口说得可真是够味!

青春是美好而短暂,当然也是无价的。对于女人来说尤其如此,对于那些长相漂亮的女人来说更是如此。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冯老师,你现在也还青春啊,革命的人永远年轻,你看你的气质多好!”我见她情绪有点低落,便出言安抚。

“是啊,只要心态年轻,我们的身体就永远年轻!来,我教你如何发声!一个礼拜以后让你脱胎换骨,在舞台上一鸣惊人!”

“好,承你贵言,我会好好努力的!”

冯丽丽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难得是个性情中人,撇开以前那些八卦传闻,我对她的率真倒多了两分欣赏,一分敬重。

朗诵主持和唱歌一样,必须要有足够的气息作为基础。然后,发声的时候一定要做到三腔共鸣。以口腔共鸣为主,以腹腔共鸣为基础,再辅以鼻腔共鸣。这样发出来的声音才通透厚实,不挤压,不干涩。

至于表达就要做到以情动人,把握轻重音的节奏感,虚实声相结合,出现画面感。

我虚心地按照冯丽丽的方法,一丝不苟的练习。

不过冯丽丽坦白告诉我,任何一门艺术都没有速成的,要达到一定高度必须要有三五的苦功夫。因为我有一定的基础,所以掌握了科学的练习方法,效果会事半功倍。

几节培训课下来,让我对冯丽丽刮目相看。

大家眼里的她总是有股风尘味,老是一副矫揉造作的样子,不过相处下来,发现她实际是个很简单的女人。

快四十了,还依然一副琼瑶剧的女主角样子,爱哭,爱笑,爱说,爱闹。我说她是永远十八岁。

“小寇,别看姐姐我老了,当年的我可是校花啊,多少男人排着队追求我,开玩笑!”

“那,现在呢,那些男人都跑哪去了?”我见她洋洋得意的样子,忍不住讽刺她。

她脸色突然一变,狠狠地从牙缝里挤一句话:“小寇,有句话你别不爱听,我眼里的男人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她咬牙切齿的模样,肯定是深受男人之苦了。

是啊,谁说不是呢?

对于宋淑娴来说,我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于我来说,秦晓峰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陈国志呢?

是啊,想想好多天没见这个鸟人了,我忙,他更忙。

自从那次吵架以后,我们都没有说过话,甚至连短信都没发过。

陈国志,这个挨千刀的,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