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深圳邂逅体育老师[完整版](68)

2019-03-23 13:43:10 作者: 阅读:

不是结局的结局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

毛主席说弹指一挥间,大半年的时间转瞬即逝了。《深圳,邂逅体育老师》从2017年11月27开始在天涯一路同行发表,从一开始只想给自己的感情经历做一个简单的回顾和总结,也许是一时兴起,也许是触景生情,也许是纯粹发发牢骚,当时也没想的太多,权当是写给自己的青春日记。

从来没有想到会如此洋洋洒洒,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写到结局篇竟然有十六万多字,完全是一部标准的中篇小说了。

在这里,衷心地感谢那些留言和发信息给我的同志们,是你们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信心和动力。

原本打算按照时间的顺序把这四年的经历断断续续地写完,可是年终岁末的时候,各种鬼使神差的原因让我去见了一次陈国志,了却了一段纠缠十几年的孽缘。

因为有了结果,那些往日的记忆也不大重要了。况且,我和陈国志的交往中最重要的事情也大部分集中在第一年的初遇。

对于很多关注小说的同志们,我在这里简单交待一下往后的一些故事情节吧。

当年暑假期间,我和陈国志一起外出旅游。刚刚陷入热恋的我们,不能在一起却又想在一起,只好偷偷地抓住一切机会暗地里幽会,哪怕是在夜深人静的火车洗手间里也有过火一般的激情。陈国志花样百出的招数让我再次刷新了世界观。

我们在福建武夷山看朝贡的大红袍,坐着小船在河上漂流冲浪,牵手走在鼓浪屿上,一起在海滩迎接日出……

第二年,我们一起坐飞机去了北京,看了故宫和天安门,爬了长城,吃了烤鸭,在恭亲王府听戏。

第三年,我们在暴风雪中同游华东五市,堆雪人,打雪仗,因为在高速路上堵车,我们在雪夜狂奔,结果我不小心崴了脚,陈国志背着我走了好远。

………

四年里,我们磕磕碰碰,走得并不顺利。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障碍就是,他有了家庭。这就像是横插在我们中间的一条芒刺,隔了一段时间就会发脓,溃烂。

为了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想了很多办法,当然也曾经逼他离婚。他说他可以不在乎他老婆,但是不能不在乎他唯一的女儿,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尤其是女儿还小的时候,他无法做出这样的抉择,只能让我等。要等他女儿上了大学以后才可以,可是当时他女儿才上小学二年级。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婚姻没有任何感情都可以维持到最后,关键的原因就是大部分人都潜意识地认为,再没有感情的家庭,只要父母都没有离婚,那家也是完整的。哪怕父母一直在吵架打架,冷战分居,甚至直到临死的那一刻都在吵闹,他们都不愿意离婚。

理由很简单很伟大:为了孩子。

实际呢,是为了自己虚荣的面子。毕竟离婚对于很多心理处于蒙昧状态的中国人心中依然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可是,在这种家庭父母感情长期不和甚至冷暴力中长大的孩子能有健全独立的人格吗?他们能拥有完整的家庭观念和婚姻观念么,他们将来会好好爱自己的恋人和配偶吗?

这就是一地鸡毛的中国式婚姻。

三十出头的陈国志,既有着年轻人的青春活力,可以像个热恋中的小伙子一样,给了我很多美好浪漫的恋爱体验,同时也有着中年男人的沉稳和包容,可以像个兄长甚至父亲一样,满足了我种种任性和倔强的虚荣。就是在这种甜蜜的煎熬中,我飞蛾扑火一般,饮鸩止渴,心甘情愿地在他刻意编织的爱情世界里患得患失中度过了四年。

很多人会问到了我们分开的原因。

说到底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俩对待这份感情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我把陈国志当作人生的伴侣,终生的爱人,希望可以和他一起经营一个平常的家庭,相伴到老。

他爱我是毋庸置疑的,但仅仅是把我当做他婚姻生活的一种补充,我只能是他的好兄弟,好朋友,甚至是地下情人,但不能是伴侣。对于我,他说可以给我情感上最大的满足,把他心中所有的爱情都给我,但他更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结构(哪怕,他从来没有爱过他老婆,可是他需要这样的一个道具来演戏)来维系他在人群中的社会生活。

那,我在他心中不就是典型的“小三”吗?这不是明摆着是他自私吗?

不是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

所以,分开是必然的了。

其一,是我不能再忍受这种偷偷摸摸的偷情生活。尤其是从二十六熬到三十岁,我已经越来越讨厌陈国志两面人的态度。一个星期中他顶多有一晚可以留在我身边,有时就算我彻夜发高烧需要他照顾,等到凌晨时分他也要回他自己的家。他居然说这是已婚男人的责任。(够虚伪吧!既然那么有责任心,就应该一心一意守着你老婆啊,来招惹我干屌啊?)尽管每次吵架,都是他向我低头认错,哪怕是我无理取闹,他都不会生气,因为他知道我的无理取闹实际是有原因的。尽管在生活中他一再忍让,但我已经没有耐心再忍受他这种和稀泥的处理方式了。

其二,我发现他还瞒着我和女人上床。有一次我想在学校附近一个新建的小区里承包一间会所搞学生培训班。陈国志也有这种想法,我们想到一块去了。说到底,我和他都缺钱。他负责体育和艺术方面,我负责语数英方面的。生源都是现成的,我们各自的业务能力也没得说,到时还可以在外面招聘一些老师过来帮忙。这样既可以多赚点钱,为自己开拓另一个事业平台,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创造出更多的理由和时间在一起。

以他的人脉资源和社会活动能力,拿到这个会所经营权是完全没有问题,他在我面前也是信誓旦旦,踌躇满志的样子。那年国庆第一次有七天长假,放假前的那个晚上,我们特意到那个小区转了好久,在黑暗的花园里我们还鬼鬼祟祟地偷偷接吻拥抱,尤其是我一直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中。

哪知道,就在我回老家的第六天晚上十点左右,我给他打电话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把答应去找村委书记谈经营权这件事的承诺竟然忘得一干二净,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了。当场把我气得七窍生烟,更让我吐血的是他听电话的时候还是一副没睡醒的状态,电话是响了很久才接的。(陈国志和我在一起以后,他怕我有事找他二十四小时开机)凭我的敏感,他身边一定睡着有别人。我问他是不是不方便说话,他沉默了。几乎爆血管的我只好愤怒又无奈地把电话挂了。

回学校以后,我一直拒绝和他说话。电话不接,直接拉黑了他,甚至连眼神都不愿意碰到他,第二天我就把宿舍门锁换了。

整整两个星期,我都没搭理他。

他也知道自己理亏,不敢招惹我。

三个星期以后的一个周末晚上,我正在宿舍里看书。他来敲门,我不知道是他,刚打开一点点门,他就野蛮地撞门冲进来了。不管我怎么拳打脚踢,他就是死死地抱住我,手脚不能动弹的我只好用全世界最恶毒的语言问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直到我声嘶力竭,筋疲力尽累倒在他怀里。

他一开始也不吭声,任由我发泄,到了最后只是反复说:“少爷对不起,是我做错了,下不为例。”

尽管如此,我也是足足冷落了他一个月,不让他碰我。只要他稍有一点没做好,我就拳打脚踢,以此来发泄被人背叛的愤怒。

后来,他解释当晚是陪领导出去玩,一时冲动才做错事的。

我可不管任何理由,严厉地警告他:陈国志,你如果想和我在一起,你就一心一意对我好。如果你觉得厌倦了说一声,我一分钟都不会停留。

妈的,老子为了你付出了多少,你不知道啊!

从那以后,他也知道我不好惹的,循规蹈矩轻易不敢再出错。

如果说这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致命的原因,那就是我们的关系被人撞破了。

那一年,我们那个区,好像是深圳市有史以来第一次公开招调考试。几乎所有合乎条件的代课老师都参加了,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要知道,当时有很多外地的老师代课二十年都无法调进深圳来啊!记得全区好像有1200人参加初试,然后成绩合格的300人进入复试,再挑出200人面试,最后只能有80人成为幸运儿。很多有深圳户口的本地人也想分一杯羹,这就让原本就竞争激烈的情况更加惨烈,很多人不惜削尖脑袋千方百计走后门,花重金来牵线搭桥,以求得一个指标。传说从市教育局到镇委书记手头上都有配额的指标。在陈国志的指点和帮助下,我也是花了五万元提心吊胆地送给了镇上的一位领导,其中三万是他借给我的。

当时他和我一起分析,以我的成绩和能力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只要能进入前一百名就可以顺利出线了。面试是现场上课,这也是我的强项。在区镇的比赛中,我都算小有名气,曾经获过不少奖项,进入一百名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就在我踌躇满志,志在必得的考试前夕,手机里突然收到一条匿名信息:寇海洋你是个同性恋者,你和陈国志之间的秘密已经被人发现了,你必须尽快离开学校,要不然你们俩都会身败名裂。

看到这条信息让我顿时如五雷轰顶,魂飞魄散。

脑子一片空白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谁发现了我们的秘密?

我一向行事都很小心谨慎,尽量和身边的同事保持距离,自从王德成走了以后,我从来不邀请任何同事到我的宿舍,包括和我关系非常好的冯丽丽,哪怕是她多次开口要来参观我都以各种借口拒绝她。至于几个平时和我有来往的同事,包括欧阳燕、刘雅菲和三个男同事,我们的聚会从来都是安排在外面的。

在学校,我和陈国志的交往是比一般同事稍显亲密,两个男人之间关系好是理所当然的,不能完全不交往,要不会适得其反更容易惹人注意。

有时就算两个人外出遇到熟人也可以坦然面对。为了多在一起,我特意去学打羽毛球,为的就是可以找机会和他在一起。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关系不错,但我们私底下都有共识,公众场合绝不能有任何暧昧的眼神和动作。

不过,有时情到浓时或许我们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但是除非是同道中人才会敏感地捕捉到这些蛛丝马迹啊。

他这是谁?

难道,是我们学校潜伏着另外一个同志吗?

我想方设法去查了这个号码的所在地,结果查到户主是在珠海的。我马上想到这个人肯定是处心积虑要对付我的了。

但是如果他要揭发我们,为什么要等到在我面试前夕的节骨眼上呢?

难道他和我是这次招调考试的竞争对手?我们学校一共有四个语文老师进入面试,但那三个都是女老师啊!

这三个女老师都是外地人,素质和人品也不错,不像是那么龌龊的人啊?

更何况,我和她们一向无冤无仇,关系还挺好的。

等等,数学老师有一个,体育老师有一个。

难道……是他?

就是……那次我去体育办公室找陈国志,那个对我挤眉弄眼酸溜溜地说:“你的男朋友刚走”的体育老师。

没错,他有重大嫌疑。

听说他也是本地一个领导介绍进来的,有背景的关系户。

可是,我和他没有利益冲突啊!

毕竟,我们是不同专业啊,但是所有老师的名额加起来就是一百名左右。他会不会嫉妒我啊?是不是他也喜欢陈国志呢?我看他平时挺崇拜陈国志的,对他鞍前马后地伺候着,一副谄媚的模样。但陈国志手下的那帮体育老师个个对他好像都是这个鸟样。

会不会我多心了呢?

但是,不管是谁,信息已经赫然在目了。

我的同志身份被人发现了,我和陈国志的秘密被发现了。

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早已六神无主的我几乎要崩溃了,第一个下意识反应就是找陈国志,想把事情告诉他。

但是,事情摆在面前,很明显发信息的人要针对的是我,不是陈国志。陈国志是公办老师,不需要参加考试。而且就算有人揭发他是同志,顶多是生活作风出问题,他也不至于被学校开除,很明显对方是来找我的茬的。目的就是逼我离开陈国志,离开学校。

这样细细一想,我心里反而慢慢就镇定下来了。

只要,我离开学校,离开陈国志,对方就不再追究了。对方信息的意图非常明显,嗯,没错!

当晚,我几乎彻夜未眠。思前想后,反复考量。权衡得失,反复掂量着哪头轻重。

把自己短短三十年的经历都咂摸了一遍,一个体制内的同志,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同志伴侣吗?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能和一个男人相伴到老吗?陈国志是得过且过的人,他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日子过得很潇洒。老婆只是他家庭里的一件必备的装饰品,但是他不能离开她。因为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和社会关系来维持他个人的形象。

就算他再喜欢我,甚至爱我,他也不会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宁愿抛弃妻女,离开学校和我一起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他需要的那一切表面的东西,我都无法满足,当然他也不能给我想要的一切。

四年过去了,我们之间依然还停留在过去的那个阶段。只要我不提出,陈国志是想永远保持这种关系的,有家庭,有孩子,有爱情,有老婆也有情人。他拥有了一个男人该有的一切了,所以他是不会轻易做出改变的。

唯一会发生变化的是我们的感情由浓转淡,然后互相厌倦乃至分开。

再拖下去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如今,是我该作出改变的时候了……

辗转反侧中,泪水一遍又一遍湿透了枕巾。

就在黎明初晓的时候,我终于决定放弃这次招调考试,然后离开学校,离开陈国志……

我是个心里藏不住心事的人,从那以后整天阴沉着脸,忧心忡忡。

陈国志以为我是因为即将到来的面试而忐忑不安,经常反反复复开导我,叫我放轻松,说哪怕这次不成功以后还有很多机会的,不用担心。

有几天晚上,我很感性地抱着陈国志,哭得不能自已,很想很想把这一切都告诉他。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搞到最后陈国志也被我惹哭了:“少爷,没事啊!就算考不过,不是还有我吗?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想到很快就要和陈国志分开了,心如刀绞般难受,而他却毫不知情地抚慰我。这让我更加难过。

一个月后,我理所当然考试失败。在放暑假前,我安排好所有一切,然后和陈国志缠绵了最后一个晚上,第二天凌晨趁他还没睡醒的时候,给他留了一封简短的信,拖着仅有的一个行李箱就走了……

离开陈国志的十几年里,我辗转于深圳、广州、佛山、顺德、东莞、惠州,摆过地摊,开过餐馆,做过广告,练过销售。兜兜转转,一晃就是十几年了,尽管自己不想认老,但是容颜的改变,岁月的沧桑让人无处可逃。

虎子,我当年的好哥们,在2013年的年底因为糖尿病综合征去世了,享年42岁,留下了三个孩子,老婆没多久改嫁了。每年我都会抽空去看望他妈妈和孩子,多少给一点钱,略表心意。

王德成,2012年我去东北看他,和他一起上了长白山,游了天池。身体好了很多,他媳妇把他照顾得很好。女儿出嫁了,前年他就荣升为姥爷了,退休以后含饴弄孙,共享天伦,过得非常幸福。

顺便说一句,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他依然喜欢抱着我,啃来啃去的,还狡黠地问我:舒服吧?

我翻了一个白眼,学着他的东北话回了一声:“嗯呐!”

今年过年前,他发信息过来问候我,我开玩笑说自己失业很久了,生活都成问题。过了两分钟,他转来两千元说:“给你暂时先用,以后每个月给你打一千元。”

我不禁哈哈大笑:“老头儿,当初那五百元借得实在太划算了!”

冯丽丽终于打拼成一个女土豪,经常在微信骚扰我,听说还是和前夫复婚了。

欧阳燕做了四年压寨夫人,在校长东窗事发前,收拾细软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刘雅菲,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在2010年通过了深圳的招调考试,正式成为一名有深圳户口,有编制的英语老师,随后嫁给了一个离异的公务员,转年就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婚姻美满,生活幸福。

……

朱自清的《匆匆》里写道: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

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

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

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那里呢?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

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2017年走完,全新的2018年来了。

……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同志们,加油吧!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