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深圳邂逅体育老师[完整版](6)

2019-03-23 13:43:10 作者: 阅读:

她,要结婚了

父亲的手术很成功,在老同学李栋的帮助下,各种费用也尽量节俭,但还是用了一万多。幸亏我有所准备,才不至于那么狼狈。

伤筋动骨一百天,父亲手术虽然成功,但最少要休养半年。

还好,有惊无险。眼前的难关终于度过了。

安排好家里的一切,我定了回深圳的车票。

还有半天空闲时间,我很想去看看往日的中学母校。

还没出门,电话响了,是高中时候的女同学宋淑娴打来的。

她说,今年的元旦她要结婚了,希望我可以参加她的婚礼。

当她知道我回来了以后,一定要过来见见面。我们就约好一起回学校走走。

曾淑娴,某种意义上算是我当年的恋人吧。尽管我心里没有这样想过。

初中我们同校不同班,高中三年,她一直坐在我的后面。

和我穷得叮当响的家境不同,宋淑娴的爸爸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在一个政府部门的领导,妈妈也在单位上班。上有个姐姐,下有个弟弟,算是个小康之家。

中学时代的宋淑娴,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比我还高,常常梳着两根麻花辫,和六七十年代的女生打扮差不多,傻傻笨笨的,完全是一副书呆子的模样。

和她走在一起,旁人总觉得她是我姐姐,不仅因为她比我高,实际年龄也比我大两岁。

和一般家境不错的同学不同,她不刁蛮不任性,性情温顺,淳朴善良,读书成绩都很不错,从来没有因为我的家境寒酸而歧视我,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给了我最及时的帮助。

记得那时,在我没钱吃饭的日子,常常是她把自己的零用钱全都拿出来给我买一份菜,让我可以吃上一顿像样的午饭。

为了改善我的伙食,她有时也会把我带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饭。对于我们之间关系,她的父母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也从来没有说过半句。我就像他们家的孩子一样,很随意地吃饭、读书、写作业,甚至甚至和她弟弟睡一床。

晚上,我们俩在同一间房写作业,把门关上以后,她的父母也从来也没有找什么借口推门进来,试探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出来工作以后,我几乎每年过年都会去探望她的父母,在我想来或许他们曾经有过希望我能成为他们的女婿,但是最终也还是没能达成他们的愿望。这让我一直心存愧疚。

患难见真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他们一家的善良,我始终心存感激,多年来一直铭记于心。

正因为我心中对宋淑娴没有任何想法,她也从来没有向我说过任何有关于喜欢和爱的话题,所以一直都很坦然和她交往。

高二那年的暑假,我正带着弟弟和父母一起在高温下抢收稻子,没想到宋淑娴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找到了我家。

当时全村都轰动了,老老少少都在议论我城里的“小媳妇”。本来我就没有想过这一回事,更没有想过以后会和宋淑娴在一起。当我试图向周围人解释什么,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笑笑走开了。

相比起我的冷淡,我父母的态度热情多了。从他们的笑容中,我能感受到他们心中那种自豪。在农村的儿子能谈上城里的对象,那是多有面子的事。看着他们热情地招呼她吃饭,夹菜,教她干这个,做那个。自小就没有做过什么家务活的宋淑娴,笨手笨脚的样子让我哭笑不得。

夏天的收割稻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盛夏时节,烈日当空,在猛烈的阳光下,收割稻谷,然后踩着打禾机把谷粒一颗颗脱下来,不到十分钟就汗如雨下了。等稻谷把大禾机的箱子装满了,还要刨除来装到箩筐里。

这样的工作要连续三个多小时,等到每个人有一担稻谷,才能挑着一担谷子回家。

自从大哥分家,姐姐们出嫁以后,妈妈因为操劳过度,曾经有轻度中风迹象,所以家里的重活一直都是父亲承担。年过六十的他也开始渐渐力不从心了。

所以,高一那年我刚满16岁,就正式成为家里干农活的主力了。

每天拼命地踩着打禾机,收工了还要挑着一担近百斤的稻谷回家。不到九十斤的我往往累得筋疲力尽,也许是生活的艰难吧,我自小就知道独立自强,因为我明白很多事情是没有人可以帮你的。

在那些艰难的日子,累得像散架一样的我在日记里写下: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孟子》

高二的时候我们已经文理分科了。对于未来,我不敢想的太多。我们学校的虽然说是县重点,但是那时考大学非常不容易,升学率大概也就是百分之三十左右。

我的成绩在文科班里是25到30名左右。能考上的几率并不大,但在农村里做一辈子的农民更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我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留在农村生活的情景。

对于宋淑娴到来,我心里是很纠结的。

我完全能理解,一个自小生活在城里的女孩到一个男同学家里帮忙干农活的需要多大的勇气,也逐渐意识到她对我的感情不再是普通好朋友那么简单。

但是,说实话我对她根本没有一丝那种男女之情。况且我心中还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收藏着一个让我倍感煎熬的名字,还有一份无法言说的情感……

眼看着宋淑娴和父母的感情越来越融洽,我心里越发着急了。我不想伤害她对我的感情,但是我更不想欺骗她。那时的我就像一个关在一间黑屋子的人,盼望着能有一丝亮光照亮饭前方,可惜我的心事无人可说。

终于有一天,宋淑娴在家把饭煮糊,我趁机借题发挥骂了她一顿,说她怎么那么笨,连那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叫她回家去算了,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看着她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我心里直骂自己混蛋,想想两年来她和家人对我那么好,给了我那么多帮助和家庭温暖,我怎么忍心这么做呢?可是17岁的我,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么复杂的关系呢?

宋淑娴强忍着眼泪,收拾了自己东西,推着自行车走出了村口。我妈想去追,被我劝住了,我目送着她远去的身影,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后来,她托人送来几本日记,里面写的全都是对我的感情。

原来从高一开始,她就对我有好感了。经过接触以后,逐渐了解了我的为人和家庭情况,尤其是觉得我独立自强,不屈命运的安排,能努力上进,刻苦读书,对我产生更深一层的感情。我在想,或许这就叫做初恋吧!

我既感动于她的一片真情,又苦于不能接受,更怕她深陷其中会影响大家的学习。尤其是她的成绩很优秀,在女生当中数一数二的,考个好大学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后来我还是找个机会,当面和她说了,说什么事业无成我是不会谈个人问题的。(够可笑的吧)她说她可以等,我说那就以后再说吧!

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心无芥蒂地和她相处了,更不敢上她家吃饭了。

一年以后的高考,她果然受影响,考差了,没发挥出应有的水平。只是上了个普通的法律专业的大专。大学期间,她也曾多次写信给我,希望我可以给机会她。我只好说,我有女朋友了……

毕业后,她分配在老家法院上班,成了一名公务员。过上了三餐无忧的日子,不久她就和公安系统的一名警察恋爱了。

工作的第四个年头,她结婚了。

……

她,要结婚了(二)

母校的运动场。

三百米的环形跑道,周围种上各种高大的乔木,夏天绿树林荫,蓊蓊郁郁,左边还有一个很大的鱼塘,种满了荷花。

荷花盛开的时候,荷香扑鼻,虫鸣蛙唱,晚自习下课后,这里是很多人恋爱,谈心,散步的好地方。

不过因为是周日没什么人,正好给了我独处的好机会。

当年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我流汗,流泪,甚至流血的地方。

树木亭亭如盖,满目青翠。池塘里的荷花,就如朱自清笔下的荷塘一样: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

我不由得轻声背起《荷塘月色》里的句子来。

“寇海洋——,寇海洋——”

宋淑娴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我向她招了招手。

“我一猜就知道你会来这里!”今天的她一袭粉红色的连衣裙,三寸高跟鞋,披肩的秀发烫成小卷发,眼镜的款式也洋气多了,走起来袅袅娜娜,风情十足,完全不是当年那个傻傻的书呆子了。

“好漂亮的准新娘,哈哈。”我忍不住打趣她。

“寇海洋,工作以后你到底有没有正眼瞧过我啊,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书呆子了!”她娇嗔地翻了我一个白眼。

“当然,你的确是越来越漂亮了。”

“那,你为什么不选我?我还没结婚,后悔还来得及!”她用眼直瞪着我。

“嗯,我……”我一时无言以对,支支吾吾。

“看你,说瞎话了吧。放心吧,我开玩笑呢!咯咯咯咯”宋淑娴掩着嘴巴笑起来。

“想不到你变化这么大,不仅样子变了,连嘴巴也越来越来厉害,和高中时代真是判若两人了。”

“嘿嘿,打住打住,高中是什么年代啊,别忘了我是专门替人打官司的啊!再不厉害点,哪里还有饭吃啊?”

“对啊,我差点忘了你是律师啊!”我一拍脑袋。

“你爸爸怎么样,没什么大问题吧?”

“谢谢你关心,做了手术好很多了。”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放弃公务员不做,好端端的铁饭碗不端,一声不吭跑到深圳去做临时的代课老师。这牺牲也太大了吧,你是想逃避什么吗?”她一脸正色,声音突然沉下来。

面对她的提问,我不敢正面回答:“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主要是老家地方太小了,做什么都要靠关系,世界那么大,我想趁年轻出去见识见识。”

“也是,老家是个小县城,留不住人才。或许你的选择才是正确的,可惜,我就没有勇气这样做了……”她抬起头,眼睛望着远方,声音有些伤感。

“你不是挺好,快结婚了,恭喜你啊,新娘子!”我赶紧调整气氛。

“好日子定在1月2日,你能回来吧,其实我父母挺想见你的,也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毕竟那时……”她顿了一会,哽咽了。

“没事,我争取回来。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代我向老人家问好。”

……

运动场的跑道已经铺上了塑胶,周围种上了米兰、桂花、茉莉,各种香味在空气里浸漾着。

深秋的阳光不再灼热,照在身上有一种微醺的暖意。

眼前的景色一如多年前高中时代,可惜我们俩各怀心事,默默地走着。

望着熟悉又陌生的校园秋景,我思绪纷纭。

临别前,我给了她一个红包。

里面是666元,相当我在老家一个月的工资。当时的惯例,喝喜酒的礼金是100元。这666元是我向同学借的。

电视剧《大宅门》里的白景琦教训他不成器的大儿子,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有些债不是欠的,尤其是女人的情债。

坐上通往深圳的大巴车,望着窗外依然熟悉的景色,心情依然沉重。

秦晓军快做爸爸,宋淑娴也快结婚了。这两个曾在我生命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人都进入人生的另一阶段了。

而我呢,孑然一身,背井离乡,却要到深圳寻找一个看不到希望的未来。

汽车的轻轻摇晃中,我闭上眼睛,千般愁绪涌上心头……

恍惚中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

陈国志。

新形象

黄昏时分,我走出汽车站,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陈国志。

头发剪短了,寸把长的小平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铁青的下巴让人很有一种想摸一摸的冲动。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好几岁,显得干练又精神。

更让我惊讶的是,他穿了一件军绿色带着肩章的衬衣,深绿色的卡其布修身长裤,一双帆布鞋。乍眼看上去,健壮的身型很像一个刚退伍的军人。

见到我的瞬间,他的眼神灼热而激动。

短短几天没见,却像分开了好久。我心里不由得一阵心跳加剧。

他一把接过我的背包,然后用他健硕有力的右手臂环抱着我的肩膀,完全把我的身体裹在怀里,然后神情暧昧地低下头,贼兮兮地在我的耳边轻轻地,低低地,很骚情地说:“少爷,你终于回来了。”

很明显感到,他湿润的嘴唇已经碰到我的耳垂了。

随着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霸道地,掠夺着我全身的神经末梢,一种盼望已久的幸福感喷薄而出,瞬间淹没了我……

公交车上

把行李放回宿舍,陈国志说要带我到市里玩玩,让我放松放松。

说实话,到深圳那么久,一直焦头烂额地找工作,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玩。到了学校以后,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还不敢懈怠,刚安稳下来家里又突然出了那么档子事。早就想好好逛逛了,一直还没有机会。心想这个体育老师也不是那么粗糙嘛,难道他也看出我的心思了。

学校到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的,要坐四十分钟的公交车。

傍晚时分,车上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体育老师挤开人群,和我面对面站在车厢的后面。

公交车虽然人多,但还不算热。车上灯光昏黄,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

他高大的身躯挡在我面前,好像为我们隔开了一个世界。

上车以后,我能感到他灼热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他差不多比我高一个头,下巴正对着我的眼睛。

刚刮过胡子的下巴泛着淡淡青光,高高鼓起的喉结周围还冒出几根胡子,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一阵乱跳。

他左手拉着上面的铁环,右手很自然地放在我的腰上。

汽车轻轻地摇晃的时候,我总会习惯性地往他怀里倒,每逢这个时候他就会趁机抱住我,我按捺着砰砰的心跳,把发烫的脸贴在他鼓鼓的胸前。

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可能因为刚洗过澡,若有若无地钻进我鼻子,只感到口干舌燥,身体一阵僵硬,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抱住他结实的腰板。

车子起步,请大家坐稳扶好。

仰起头想偷偷望他一眼,没想到正好碰到他灼灼的目光。小眼睛微微泛着笑意,那种满满的欣喜,带着疼爱,带着期待,还有一种像挑逗似的魅惑……

轻轻地闭上眼,奔波劳累了这么多天,思想神经一直没有放松过,我多么需要一个安全温馨的港湾啊,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哪怕是片刻。

脸贴着是他紧致的皮肤,鼓鼓的肌肉暗示着他的健硕强壮,有力的心跳让他身上那股味道越发浓烈。

特别迷恋他身上这种味道。

有时淡淡的像松树砍下来的松脂发出来的香味,喝过酒以后就会带着一股浓浓的甜醺,大汗淋漓则混杂着一种肉肉的性感,抽烟时还夹杂着皮革和草木的气息……

我的情绪起起落落,喜怒无常,完全源于眼前这个男人啊。

这和当年我与秦晓军相处的情形不是一样么?

难道,这是我要恋爱的前兆么?

我,和他?体育老师,他有家庭,有老婆孩子。

……

啊——

随着全车的一声尖叫,公共汽车突然一个来了一个急刹车,车上的灯全黑了,车上的人乱作一团。

黑暗中,那两只结实的手臂一下子箍实了我的身体,我本能地抱紧了他厚实的后背。

接着,有两只大手在我的后背一直摸索往下,最后在我的屁股上面使劲地揉搓着。

一条擀面杖似的硬物,隔着薄薄的T恤衫,硬邦邦地顶在我的小腹上。在我还没有意识那是什么的瞬间,两片灼热滚烫的嘴唇瞬间堵住了我的嘴唇……

意识突然完全消失,身体像漂浮在空中。

身边一切的声音都远离了,像走进了时光隧道,电光火石中,我眼前出现了无数道绚丽夺目的彩虹。

……

十指紧扣

深圳的东门步行街是深圳历史最为悠久的商业区。俗话说:“没到东门老街,就不算来过深圳。”

以前的东门商业街主要是一些小摊小贩,经营低档商品为主。后来建成步行街以后,集中了茂业百货、旺角购物中心、天龙商业城、太阳百货、大世界商场等众多大型商厦,构成了深圳规模最大、商铺最集中、商品经营种类最齐全的商业街区。

因为这里不仅有高档的超级大商场,也有经济实惠的小商铺,还有各种见缝插针,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风味小吃店,现做现卖,各种香味刺激着人的神经味蕾,让人垂涎欲滴。所以东门的日均人流量可以高达50至80万,如果是节假日甚至可以突破百万,一年的营业额接近46亿。

夜幕低垂,灯火璀璨,车水马龙的街道,繁华热闹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群让第一次逛东门的我目不暇接,就像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那样,样样都觉新奇。走在人群中,总是不知不觉就放慢了脚步。

走在前面的陈国志看到我懵懵好奇的样子,不时回头招呼我。后来看我依然迈不动脚,他干脆用左手牵着我的右手往前走。不对,不是简单的拉着。

十指紧扣,是十指紧扣。

他的手掌光滑而圆实,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时,我的心跳又开始加剧了。

两个男人,在大街上,十指紧扣意味着什么?

体育老师,你知道吗?

我的心情就像被轻轻放飞的氢气球一样,忽忽悠悠地在天空上飘着。

一闭上眼就想起他在车上亲我的情形,脸上就发烫,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在我毫无意识,毫无思想准备的时候被人夺走了。

正当我眼前出现无数彩虹的时候,灯光很快就亮了,他也自然就松开了我,神态自若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我却依然沉醉在那一片彩虹中,急于看清楚他的眼神,可他却把眼神投向窗外了。

体育老师,你清楚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你知道十指紧扣是情侣才会做的事情么?

……

念头转了无数回,我用力把在前面走着的他拉了一把。

“怎么啦?肚子饿了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他一脸的关切,嘴角始终带着笑意,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算了,管他怎么想呢,只要现在我们都高兴就足够了。

我不由地用炽热的眼神望着他,在一个完全没有熟人的地方,他一改往日的严肃和拘谨,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生动,连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都柔和起来。

他用力地握握我的手,堆起一脸的笑意:“走咯,我们的少爷要吃东西了咯——”

我们的少爷,多贴心的称呼。

我们的少爷,我这等出身,还是少爷?还有,我还能是谁的少爷?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少爷呢。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他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那么幼稚,那么可爱。

眼睛开始潮湿起来,我也紧紧握住他的手,旁若无人大声地吆喝:“走咯,少爷要吃东西咯!”

公元2002年,12月的某一天晚上。

深圳东门的步行街,两个十指紧扣的男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面带笑容,甜蜜地走着。

嗯,十里春风不如你……

情侣装

东门之行,虽然短短三个小时,但是却收获了很多。

我不仅仅尝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风味小吃,还买了几件衣服。体育老师说平时我穿得太寒酸了,又老土,根本不像个年轻人。

他说要送给我,我坚决不接受,心想我们是什么关系吗嘛,他以什么身份送给我呢?普通同事,当然不会接受别人这样的礼物,真可谓是无功不受禄。至于男朋友,他根本没对我说过什么,我也不可能自作多情。所以我推辞说,如果他答应借钱给我就买,要不就算了。

元旦很快就要到了,除了发工资还有一笔奖金,买几件衣服应该没有问题的。何况这里不是老家,是深圳,一个人的精气神和穿着打扮是很有关系的。

一件米黄色的带肩章的长袖衬衫,两条卡其布直筒的休闲长裤,一条黑色的,还有一条是深绿色的。在试衣服的时候,站在我旁边的陈国志眯缝着他的小眼睛,意味深长地打量着镜子中的我,然后故意站在我旁边喃喃自语:嗯,很好看。很精神,和我这一套很配。

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身上穿的衣服和他的衣服不论是颜色还是款式都很接近,完全就是两套情侣装嘛。这么一想,我的脸就红了。

一旁卖衣服的小伙子挤满了谄媚笑容:“帅哥,现在流行韩版的军装。没有正式的军装那么呆板,又保留了军装的棱角和挺拔。穿起来人特别显身材,你穿得特别修身,显高。”

妈的,这些做销售的不仅眼神锐利,嘴巴也真会说。一眼就看出我在意自己身材不高。没法子,一个男人身材不高大是硬伤。

“你看,你朋友就穿出了另一种风格。他魁梧健壮,像特种兵。你呢,斯文俊秀,就像文艺兵,站在一起特别和谐。”

“很像情侣装!”体育老师和我一起站在镜子面前,挤眉弄眼地接着小伙子话大声说。

这个混蛋,公众场合啊!什么人嘛!我的脸顿时火烧火燎的。

销售小哥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笑眯眯地对体育老师说:“老板,多拿两套吧,可以换着穿。”深圳的同志文化在全国都是有名的,夫夫情侣出来买衣服或许在他眼里早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看他的神情,倒不是因为看到我和体育老师的关系暧昧,更恐怖的是他完全认为是体育老师包养了我吧。

唉,这就是深圳!

回去的路上,因为车上人多,我把座位让给了一个老太太。坐在后面的体育老师招呼我过去。

他拍拍他的膝盖,小声说:“坐这里。”

我有点迟疑,车上人那么多,我实在不好意思。

他站起来,一把把我拉过去,按到他的膝盖上。我惶恐地看着身边的人,发现根本没人注意我们。昏暗的灯光下,人人都是一副漠然的神色。

这就是深圳,这座城市之所以有诱惑力,大概就是因为她的博大,她的包容。

百分之九十五的外地人口,人人都是来自异乡的寻梦人。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怀揣梦想,谁有闲功夫去管陌生人的闲事呢?

坐在体育老师的膝盖上,我的心里又忽忽悠悠了。

他比我大一码的身材,足够的强壮。要是,他想把我抱在怀里,我是不会拒绝的。但是,就算是深圳,就算是在无人认识的公交车上,我也不敢安然地接受他的拥抱。我相信他也不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来拥抱着我。

我只是半蹲着浅浅地坐在他的膝盖上,他可能也意识到我的尴尬了,没敢把身体往我身上靠。我们俩就这样隔着一尺多宽的距离坐了两个站。等有位子了,我才坐在他的旁边。

晚上已经十点多了,车上的人越来越少。我们俩就坐到了最后一排,再也没有人打搅这个属于我们的世界。

昏黄的灯光,不断掠过的树影,他温热的大手紧紧地扣着我的手上,我想起了电影《春光乍泄》的片段:被人打伤的何宝荣和黎耀辉坐在的士的后排座上,嘴角还留着血污的何宝荣一脸满足地靠在黎耀辉的肩膀上,两人互相依偎着,默默地感受着久别重逢的温存。

车厢里静静地,没有什么声响。

我似乎能感觉到空气中带着南方深秋的那种干爽,空调也关了。

凉爽的夜风从窗外吹来,带着一丝丝凉意。

他用手臂很亲热地揽着我的肩膀,我的头斜斜的靠着他的肩膀上,从他的腋窝下隐隐传过来的那种成熟男人身上的气息依然让我难以平静。

侧着头偷偷地看着他铁青的下巴时,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在看他,脸上很平静,然后轻轻把我的手拉到下巴上,用力地来回蹭了好几下。

短短的胡茬刺在手背上痒痒的,我下意识地把手抽回。他却紧紧地抓着不放,接着张开嘴把我的两只手指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那种轻微的疼痛像闪电般传遍我的全身,身体顿时被石化了。

他把我的手掌,慢慢地按在他的脸上。

手指划过他的额头、眉毛、眼睛、还有高高的鼻梁、宽宽的嘴巴,布满了胡茬的下巴,最后落到他粗大的喉结上。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感觉到就要蹦出胸膛了……

正当他拉着我的手要往下按的时候,汽车的喇叭突然响了起来。

声音特别刺耳,他好像猛然醒悟过来,恍惚中听着他喉咙里咕囔一句,像似呻吟,又像似叹息的声音,然后握住我的那只手就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膝盖上……

车子停好了一会,接着又驶入茫茫的夜色中了……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