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深圳邂逅体育老师[完整版](5)

2019-03-23 13:43:10 作者: 阅读:

父与子

我刚下车就急匆匆赶到医院的骨伤科。

在三楼的一间病房里,我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老父亲,胡子拉碴,脸色蜡黄,神情痛苦,三个姐姐和妈妈都在,二姐夫也来了。

我刚走进病房叫了一声“爸”,三个姐姐和妈妈就哭起来了。

顿时心如猫抓一般难受,我哽咽了一会,咬咬牙说:“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先和主治医生了解情况,看看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这事不能拖,越快越好。”

我拿出五千块给二姐,叫她和姐夫先把医药费预交上去,准备随时手术用。再给了妈妈五百元,交待大姐三姐陪她去外面买一点住院的生活必需品。

这么一安排,一家人马上就擦干眼泪,收拾难过的心情,知道该干什么去了。

我坐到父亲的跟前,轻声问:“疼吗?”

“海洋,你回来就好了。”病床上的父亲流着眼泪说。

“没事,手术费我已经带回来了,马上就可以动手术了,你安心养病!”我强忍着眼泪,伸手擦去他脸上的泪水。

才两天时间,眼前的父亲似乎老了十岁,六十多的人看上去像七十岁一样苍老,两边脸颊深深陷下去了,浑浊的两只眼睛布满血丝,身体的痛苦让他不时低声呻吟,嘴角不受控制地流出口水。

我对父亲的感情是复杂微妙的。

因为父亲多年来对大哥一味的纵容,所以他才会越来越蛮横,嫂子才敢这么自私,成家以后对我们不闻不问,所以我一直都对父亲心怀怨恨。只是碍于他的父亲尊严,不便发作而已。如果不是他光顾着大哥,三个姐姐不至于早早辍学,早早嫁人,也将在黄土地上操劳一辈子,重复一代又一代人的命运。

尤其是我的二姐,读书成绩一直很优秀,人也长得很漂亮。初三毕业她考上一所市属中专学校,当时学费也不贵,是要家里咬咬牙完全可以供二姐读书,三年之后就可以出来工作了。但是为了给大哥建结婚的新房,父亲和哥哥硬叫妈妈劝姐姐放弃读书。二姐知道继续读书意味着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将来也可以帮助家里改善生活。但是愚昧无知的父母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说大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象,如果没有新房子,婚事就要吹了。就这样硬生生葬送了姐姐一生的幸福。得知不能读书以后,我可怜的二姐在家里哭了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像死人一样躺着。

当时我还小,还不能完全理解这意味着什么。直到我上了大学,出来工作以后才知道二姐为我们家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甚至赔上了她一生的幸福。(我读大学,那些必要的费用也是三个姐姐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而我的大哥也就是象征性给了一点。)

所以,我对父亲是不大恭敬的。平时也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有一年过中秋节,他喝得有点高,借着几分酒意在我和几个姐姐面前发牢骚,意思就是我对他不够尊重,不是一个儿子对父亲应该有的态度。

当时就把我多年积攒起来的火药桶点着了,我青筋暴起,声嘶力竭地把积压已久的陈年往事,一件件,一桩桩数落出来,痛斥他不知道如何为人父母,过分宠溺大哥,结果害了二姐,也毁了一个家。

说到最后,我声泪俱下,姐姐们哭成一团,他则面如死灰,一声不吭。

从那以后,每次我们见面都不大说话,有什么事也就是靠我妈来传达。

可是,眼前看到他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呻吟的样子,心中的怨恨早已烟消云散了,只祈求上天保佑他可以早日康复。

……

命运啊,为什么你不愿意眷顾那些辗转挣扎在红尘中的芸芸草芥呢?

每逢遇到不如意的事,我总会想起《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

路遥的《平凡世界》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当代长篇小说。自从1994年第一次接触到如今,我读了不下二十次,每一次都被命运多舛的主人公孙少平所震撼和感动。

从一个蒙昧羸弱的农村少年成长为一个有思想有抱负有担当有胆识的男子汉,在苦难中独立自强,面对命运的不公,没有放弃,没有麻木,相反激发了他锲而不舍的斗志,一次次遭受打击,一次次从零开始,在平凡的世界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书写了一段不平凡的人生。他的坚忍不拔,他的永不言败一直激励着我。

是啊,苦难让人崇高。

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人的生命力,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强大起来的。——路遥《平凡的世界》

偶遇巧遇

三楼的病房走廊。

我平静了心情,正准备去找主诊医生。

一个高瘦的,年轻的男医生迎面走来:

“寇,海洋——,是你吗?”

“你是——李栋!”

“你怎么会在这?”我们几乎同时叫出来了。

李栋,是我高三的同班同学,成绩一向很好,毕业于著名的医科大学,父母都是医生。他为人朴实,性格温和,是我平时接触得比较多的同学之一。不过我记得他当时毕业好像留在广州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老家了。

当我把父亲的入院的事情告诉他以后,他笑着说恰巧他就是当天接诊的医生。

“腰椎骨折是比较严重的,因为牵扯到很多神经,搞不好就会下肢瘫痪。但是通过手术是可以复原的,你放心。而且,这次从广州来了一位专家,在省医都非常有名,是带过我的老师。这次手术就由他主刀,我刚好就是他挑选的助手之一。”

“真的?太好了!李栋,谢谢你!”我激动摇着他的肩膀。

“谢什么,这不是我们医生该做的吗?叫你爸爸放松心情,下午就可以动手术了。”他微笑着说,白皙的脸上露出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谢谢你,李栋!

等妈妈和姐姐姐夫都回到病房,我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时我才意识到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原来早已经过了饭点了,我坐了近四个小时的车,回来又忙了好久,都不记得自己没吃午饭呢。

刚走出医院门口,准备吃点东西,手机响了。

是体育老师,陈国志。

“喂——”我语气有点不耐烦。

“嗯,是我,家里有急事吗,怎么走得那么匆忙?今天我上你们班体育课才知道你请假了。”

“是,家里有点急事,正在处理中。”

“需要帮忙吗?嗯,我指的是钱方面。”语气很关切。可是他怎么知道我急需用钱。我谁也没说提到啊!

“谢谢,暂时不用。有时间再说吧,我在忙。”还没等他回话,我一下就把电话挂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冲他发火,明知道他打电话是出于关心。自己也完全没有理由向他发火,凭什么呢?但是一股无名之火就是按耐不住,蠢蠢地往上拱。唉,就是不想和他说太多,尤其不想让他知道我正缺钱。

无精打采地在一个小饭馆随便凑合了一顿饭就出来。

正往医院赶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好像有喊我。

“海洋——扣子,是你吗?”

曾经,非常熟悉的声音,非常熟悉的称呼。

扣子,我的小名,很少人知道的。

迟疑中转过头,一个身材挺拔,面容英俊的青年警官正笑意盈盈地向我走来。仿佛电影的特写镜头一样,我霎时呆住了。

天哪,怎么那么巧,就,碰到他了。

而且,在这种情形碰到他了。

他,秦晓军,不仅是我高中时代的好朋友,还是宿舍上下床的室友。在情窦初开的懵懂岁月里,我们之间还发生过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纠葛。

他高考成绩不大好,在一个三流大专随便混了一个文凭,然后就由在派出所做所长的爸爸安排在派出所工作了。记得大学时还有书信往来,毕业以后也有过几次见面,后来也许是彼此的际遇不同也就慢慢疏于联系了。

但是,一句“扣子”喊得我心潮腾涌,多久没有人这么亲热地喊我的小名了。

高中三年,在那些看不到未来和光明的岁月里,在迷惘和莽撞交织的日子里,是他用真诚和淳朴的友情温暖了我苦涩黯淡的青春。

也就是眼前的这个人,让我人生第一次品尝到喜欢一个人的甜蜜,同时也咽下了失意的苦果。

几年没见,他稚气已褪的脸上棱角分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男人的从容练达,一身凸显身型的警服穿得英姿飒爽,完全是一副事业有成,意气风发的模样了。

这样的男人站在阳光底下,真的很有吸引力。

依稀往梦似曾见,心里波澜现……

社会真是一所好学校,短短几年就把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打磨成如今的精英干警。

更为难得的是多年未见,他对我依然保持着高中时代的那种亲切。

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温暖而有力,眼神依然清澈,一如当初高中的模样。尤其是眼里那种久别重逢的惊喜,我看得出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那么真实,那么自然。

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恍惚了,对面这个英俊男子突然变成了往日菁菁校园里的那个阳光少年……

“扣子,扣子——”秦晓军把身后一个个头不高,模样端庄,大着肚子的女人拉过来,“扣子,来认识一下,这是我老婆。这,是我高中时代的好哥们,寇海洋。”身穿孕妇装的女人,一脸幸福的骄傲,肚子高高隆起,看样子怕有六七个月了。

看到秦晓军介绍他老婆样子,我不禁笑了。

“你好,恭喜你们啊!荣升为父母了!”

“哈哈,预产期在下个月,到时候要来喝满月酒啊!”初为人父的秦晓军同样是满满的自豪。

“看情况吧。”我不置可否。

正当秦晓军还要继续说点什么,我瞥见他老婆眼神闪过一丝不耐烦,赶忙打断他:“你们有事先去忙吧,咱们有空再联系!”

他一脸歉意地看着我:“那行,要带她做产前检查,我们先走了,改天再聊。记得联系啊!”

望着秦晓军殷勤地扶着老婆,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心头闪过一阵酸涩:一切都过去了,这样不是最好的安排么?

尽管我对他,还是他对我,似有还无地发生过一段青春期朦胧的感情碰撞,那也仅仅是懵懂少年自我认识自我探索的一个过程而已,并不代表什么。

何况,我早就明白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上了大学就很清楚彼此之间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了。

然而,望着他挺拔的身影越走越远,眼里却依然一片潮湿……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要来临。

——普希金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