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深圳邂逅体育老师[完整版](3)

2019-03-23 13:43:10 作者: 阅读:

公开课

周一,升国旗。

一大早就看到陈老大带着体育科组的几个体育老师在操场上忙碌。

年龄不大的他看上去总有点过分老成的感觉,三十出头却有着四十岁男人的沉稳老练。

难怪体育科组的人在他面前一副屁颠颠的模样。

我带着学生经过他面前的时候,特意瞄了他一眼,心里有点怨气,谁叫他吃饭的时候匆匆就跑了。

看到我脸色不大好看,他有点讪讪的望着我,好像不明白我为何生气了。

看到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我心里骂自己:别人和你什么关系啊,你凭什么生气啊!这种想法会很危险的。

中午在学校饭堂吃饭。

我和欧阳燕坐一起。

“小寇,我听说学校领导要听新老师的课,你准备上哪课啊?”

“没呢,我还想先听听你的课,你比我有经验。”

和我不一样,欧阳燕有四年的教书经验。

“我也有点紧张,听别的老师说第一次听课通过了就意味着能在学校里继续留下来。”欧阳燕压低嗓子,故作神秘。

“是吗?就凭一节课就决定啦。”

正说着,欧阳燕一眼瞥见端着盘子的陈老大到处找位子,就大声招呼他:“老大,这里——”很多老师闻声都朝我们这边看过来。

“小声点,我的姑奶奶。”

“至于吗,光明正大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说实话,我真的有点怕。

怕什么,我心里也不大清楚。

刚进入新世纪的深圳,各种法律法规,条例秩序还没健全,利用各种渠道挣钱的人如同八仙过海。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有钱有势,有能力的男人尽管结了婚,除了漂赌饮吹之外,在外面有几个相好的女人再正常不过了,公众场合被撞破了大家也心照不宣。男的炫耀自己的财富和本事,甚至被包养的女人也沾沾自喜,引以为荣。

听欧阳燕八卦在学校就有两个年轻的女老师是当地两个村官的情妇。

“老大,这么迟才来啊,忙什么?”欧阳燕满脸堆笑。

我没抬头,听见他说:“元旦前有两个比赛,还有小学运动会,正做方案呢。新老师要上公开课,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啊!”

“听你的语气,好像挺重要的。”

“当然,这是领导对你们的考察,如果能力过关,素质又好就可以连签三年的合同。”

“好,谢谢老大,我们会好好准备的。”

我没答话,心里哼一句: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想在这里待很久。

回宿舍的路上,欧阳燕先走了。

见周围都没人,他小声问我:“干嘛了,有事啊?”

“没事啊,有什么事。”语气有点冲。

“没事就好,我看你一脸的不高兴,谁招你大少爷了?”他舔着脸。

见他这么在意我的感受,心里很是受用,脸也绷不住了,对他笑了笑:“没有啊,周一上班那么多事情,烦得很。”

“小学老师的工作就是这样啊,工作琐碎,语言啰嗦,要有十分的耐心。习惯就好!”

“恩。”

“公开课要认真准备,有困难我可以找人帮你,好好上,给领导一个好印象,争取留下来!”

……

争取留下来,什么意思?

他很想我留下来么?当然,要不他怎么会单独告诫我,还要找人帮我。

留下来,他想我留下来。

原来他想我留下来……

庆功宴

经过精心的准备,我和欧阳燕的公开课都得到了好评。

下午放学以后,欧阳燕提议晚上出去吃饭庆祝一下,我同意了。

“叫上陈老大吧,好歹他也帮我们说过两句好话。也该谢谢他了!”

“好啊,我没意见。”

“要不,也叫上刘雅菲吧!我们两个女孩子一起说话方便点。”

刘雅菲也是我们同一拨进来的新老师,教英语,湖南人,和欧阳燕是舍友。

“没问题!”

欧阳燕性格开朗,做事有股飒爽劲,不矫情不造作,和我比较聊得来,她(中师毕业,比我早出来四年)虽然和我同年,但是为人处世却比我老练多了。所以常常“小寇小寇”地喊我,我也不介意。

因为受到异性的欢迎,自然就遭到同性的嫉妒了。欧阳燕曾经在我面前抱怨过,有些中年妇女对她充满敌意。我就叫她平时低调些,没有必要到处树敌。年轻还漂亮,还热情开朗,还要到处招摇,那些中年失意,面容浮肿,身材走形妇女不恨你才怪呢!

不过,奇怪的是刘雅菲和欧阳燕成了好朋友。

刘雅菲比欧阳燕矮了五厘米,但身材苗条,五官柔顺,性格温柔,也是一位很不错的女孩子。

我们和陈老大约好到小肥羊吃肥羊火锅,因为他有训练任务,所以我们三个先打车去了。

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走在一起,总是很养眼的。欧阳燕热情似火,刘雅菲柔情似水,一朵是带刺的红玫瑰,一朵是清雅的野百合。尽管我的心思不在她们身上,但是身边伴着两个美丽的姑娘,那也是很赏心悦目的。

小肥羊在深圳名气挺大的,冬天喜欢吃羊肉的人还真不少。等到七点半了,陈老大才匆匆赶来。

“老大,你没事吧,这么晚才下班?”欧阳燕娇嗔一句。

“没办法,工作的事情就是那么琐碎!让你们久等了,抱歉。”

“没关系啊,能者多劳,老大是我们教师队伍的领头羊嘛!”刘雅菲也跟着吹捧。

只有我一句话也没说。

看他被两个女人说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心里直发笑。一个成熟稳重,一贯都是不动声色的中年男人突然腼腆起来,是很有诱惑力的。

他下意识地摸摸后脑勺说:“别的不说了,你们三个的课,我没听。但是听领导们说都上得不错,今年进来的十个老师素质都挺好的。真为你们高兴啊,以后学校的发展就靠你们年轻人了。这么高兴的日子,大家要喝两杯啊!为了表示祝贺,这顿饭我请客啊,谁也别争!”

“欧耶,老大万岁!”

欧阳燕和刘雅菲不由得互相击掌欢呼起来。

呵呵,我心里想,男人没有点气度和胸襟还真不行,老大可不是随便叫的。

在体育老师的感染下,气氛一下子就不同了。两个女老师频频举杯,喝得眼波流转,脸颊含春。

他就坐在我的旁边,面对着敬酒,几乎是来者不拒,喝得豪情飞扬。一双小眼睛不时地向我探寻着,看得我心里怦怦直跳。

我酒量本来就很浅,一大瓶啤酒下去,头就有点晕了。

酒真是个好东西,有时往往能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欧阳燕说起她跟着办公室同事学讲粤语的糗事,笑得大家几乎喷饭。不怎么爱说话刘雅菲也说了不少段子,不苟言笑的体育老师完全换了一副面孔,小眼睛流露出来的全是温柔的善意。

正当我们四个喝得醉眼朦胧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有一只手轻轻落在我的大腿上。

那只手,先是抚摸了一会,然后不时用手指捏几下。像是在试探,又像在挑逗……

是幻觉吗,我一时还没有清醒过来。

只感觉到这是一只很厚实,很有力,很温暖的手。

被这样的一只手抚摸着,感觉真好!

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

我不由得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庆功宴(二)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连串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微醺的人。

那只落在大腿上的,结实的,圆滑的手,不见了,那种温热的炽烈也随之消失。

瞥见他站起来,然后边听电话,边走出去了。

怅然若失。

“肯定是老婆打电话来追踪了,已婚的男人真没劲啊。”欧阳燕翻着白眼对刘雅菲说。

“打住,打住。你——怎么就知道是老婆打来的呢?”

“一看就知道啊,不敢当面接电话,还跑到外面去。有那么神秘么,不就是和同事出去吃个饭啊,怎么啦?犯法啦?这样的老婆真可怕!这样的婚姻生活更可怕!”欧阳燕喝高了吧,反应这么激烈,人家有自己的生活,跟任何人都无关。人尽皆知的道理谁不明白,但是心里也是老大不舒服。

“哎,燕子,你可别乱说,没有根据的话可不要随便瞎扯啊!人家怎么过日子是人家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啊。”

“好啦好啦,我的刘大法官。你等着瞧,待会陈老大肯定说要马上回去了,不信,咱们就打个赌!”

“赌就赌,寇老师来做个公证人,看谁赢——”刘雅菲毫不示弱。这俩愣头青,肯定是趁酒作乱了。

看到体育老师听完电话,匆匆往这边走,我赶紧制止她们俩:“嘘——,别说了,他回来了!”

“不好意思啊,我得马上回趟家里了,你们还有什么安排?”

话音刚落,欧阳燕和刘雅菲马上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一同看着我:“我们俩早就决定了,吃完饭继续逛街购物!”

这两个女人,关键时刻把我给甩了。

“那,我送寇老师回去,你们俩继续玩啊!不要太晚,到时回去叫个车吧,安全些!”

“遵命!”欧阳燕对着刘雅菲抛了个诡异的眼神,我算看出来了:哼,你输了!

深秋季节的深圳,开始有点凉意了。

走出小肥羊,只穿着一件衬衣的我打了个寒颤。

“冷吗?我的车厢里有件风衣,你穿上吧。”关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嘴里没说什么,心里暖暖的。

他175,比我整整高了十多公分,衣服足足大了两个码,穿上去空荡荡,挺滑稽的。

他开的是男装的摩托车125C的铃木王,戴上头盔的他,黑色的夹克背心,牛仔裤,高帮黑色皮鞋,跨上车子的瞬间显得酷劲十足。

“上车!”他招呼我。

摩托车跑起来速度也真快,我不由得向后倒。他转过头来,低声说了一句话,不是很清楚,加上风大,好像是“坐稳点,你可以抱着我啊!”

我下意识地向前倾,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他的腰。

风呼呼地刮得人的脸生疼,我只好把脸贴在他厚实的背后。

从他身上隐隐又传来了那股不再陌生的,夹杂着汗味和烟酒味的气息,看着两边流萤般的灯火,一时间恍若在梦中。闭上眼睛,不由得更加紧紧地抱住眼前的男人……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摩托车的风驰电掣中转眼就到了学校的大门口。下了车,他摘下头盔面带着微笑:“时间也不早了,累了一个礼拜,回去好好休息吧!”

我不敢看他,只好低着头呆呆地站着,心里盼着他会对我说点别的,更希望他可以送我回宿舍。

“恩?怎么啦?”他见我没有动,就闷声问了一句。

突然觉得心里一股莫名的委屈涌上喉头,不由得哽咽了,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低着头傻傻地望着自己的脚尖。

“哦,对了。差点忘记了,这个给你的!”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递过来,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来了。

“回去吧,我走了。”看着他戴上头盔,跨上车,点火,发动,然后头也不回地开车走了。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依然没有动。一直盯着他远去的方向,快到街道的尽头,他突然回头了。瞥见我还在原地傻乎乎地站着,就停下车来,转过身,向我挥挥手……

憋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很不争气地流下来了。

回到宿舍。

在幽幽的灯光下,我拆开他给我的小盒子,原来是一支精致的派克钢笔,旁边还有一张小纸条。像小学生般幼稚可笑的笔迹:以后要教我练字。下面还画了一只可爱小猴子。

忍不住笑了,眼里却再次涌出了泪花……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