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完结篇)

2014-03-25 01:43:33 作者: 阅读: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一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二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三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四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五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六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完结篇)

+++++++++++++++++++++++++++++++++++++++++++++++++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完结篇)

7月23日(星期三)

(上)

小妹下夜班,继续在病房守着。雨桐中午就走,哎,我又不爱看那生离死别的情景,只好让小妹在那里应酬着。按说好的时间,我11点钟把车开到住院部楼下,打电话告诉小妹我到了。

一会儿功夫,小妹陪雨桐拖着箱子下楼来。

我偷眼一看,王雨桐泪痕未干,在楼门口和小妹抱在了一起。

“雨桐姐,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把张辰照顾好。有进展让小方哥给你发邮件。”

王雨桐哽咽着,已经说不出话来。我帮她把箱子放车上,拉开车门等她上车。

“等张辰好了我来接他……”

“看现在进展,辰哥会很快恢复的。等他好利索,你们就可以团圆了。”小妹安慰她。

“张辰现在是铁了心不出国了,才不会跟你走呢。”我心里说。

上了路,雨桐平静了些,说:“小方,张辰交给你了。他要太苦了,你就把那东西给他吧。”

“给也白搭,张辰才不会接受呢。”

“你说张辰不会跟我离婚?”

“不会。”我看了王雨桐一眼,接着说:“你觉得会呀?”

“他要不同意出国呢?”

“要么你回来,要么你跟他吹。”

“方,我怎么才能让张辰理解和接受我的想法和安排呀,我真是为他才这样苦自己的。”

“雨桐,你在张辰和事业间选择吧。觉得张辰重要,就回来,张辰一定会好好疼你,如果觉得事业重要,那就奔事业去吧。脚踩两只船,迟早要掉水里的。都重新开始吧,我真为你们俩难受。原谅我这样说,这是我的心里话。”

“小方,我真的不能放弃,真的不能!”王雨桐捂住脸,痛苦地抽泣着。

到了机场,办完手续,我目送雨桐通过安检。王雨桐拖着箱子,回头冲我招招手,脚步沉重地一个人走了。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我才返身回家。

进门见小妹在书房看书,我走过去,把下巴颏搁她头顶上:“看什么呢?噢,药典。”

“我真弄不明白张辰的变化是哪些因素在起主要作用。”

“我觉得应该是综合作用。”

“你说是综合作用,可老中医的预言为什么那么准呢?而且恢复速度也比一般情况下快得多,这又怎么解释?”

“帅帅又有进展啦?”

“现在脚腕已经能轻微活动了。”

“这可太好了。不过,我马上要出差,张辰的事就全靠你了。”

“嗯,我知道。不过你走了,以后请大夫,谁去接呀?”

“每人每次给他们一百元打车补贴,麻烦他们自己来吧。”

“这钱都咱们出哇?”

“先咱们垫上,等张辰好了再说。”

“张辰昨天还问我这次事故花了多少钱,被我搪塞过去了。不过这两个星期,可真花了不少了。”

“不要紧,张辰出院后,把治疗开支情况做个明细账,全传真给王雨桐,让她支付。”

“雨桐姐这次回来特失望。她觉得张辰离她越来越远了,在今后的打算上,两人有了隔膜,张辰固执极了,说什么也不能同意出国。”

“你怎么知道?”

“都是雨桐姐跟我念叨的呗。张辰要是固执起来,谁也说不动他。”丫头看我盯着她看,好像要说什么,赶紧改口说:“你除外。”

“你别拉扯我啊,我可不愿意掺合王雨桐和张辰的烂事儿。”

“不是我拉扯你,是你牵挂张辰。这样持久不了,他们俩迟早要分开的。”

“你说张辰会跟雨桐离婚?”

“张辰决不会说这个。他是在磨雨桐姐,等王雨桐受不了了,主动提出和张辰离婚,张辰做个顺水人情,金蝉脱壳。”

“瞧你把张辰说的,他黏黏糊糊的,哪儿那么多心眼儿呀。就是有,也是有那贼心,没那贼胆儿。”

“得了吧你,张辰这样的人,要是泡起蘑菇来,让你急不得、恼不得的,直到把你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他才罢休。你看着吧,早晚张辰让王雨桐自己说出离婚的打算。”

“王雨桐走时,张辰哭了没有?”

“没有。张辰不住地安慰着王雨桐。”

“这小子还真行啊,挺会控制感情的。”

“那是张辰的态度,让王雨桐选择。”

“雨桐呢?”

“打他呗。”

“王雨桐打张辰?”

“哎!爱恨交加呀。张辰犯起拧来,谁说也不行。雨桐那脾气,还不得急死、气死。”

“活该!逮这这么好的男生,好好在国内工作、生活多好,非往国外跑,你看吧,最后鸡飞蛋打。”

“人各有志。对雨桐来说,国外有她的事业和前途,她当然舍不得放手。”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说什么呢?”

“忽然想起这么一句,形象地表现了张辰和王雨桐的微妙关系。”

妹妹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

“丫头,我出差给我照顾好张辰啊,回来希望能看见他站起来。”

“说多少遍了,心里就有你哥们儿吧?”

“谁说?这辈子都给你了。”

“跟辰哥做做工作,后期有好多护理要做,让他想开点儿,别难为情。”

“摸他鸡鸡呀?”

“怎么那么讨厌呀。”小妹一甩膀子,站起来就走。

我追过去,“只要能好,该摸就摸呗。”

“不管,找别人吧。”丫头赌气往卧室里走,我追进去,她又要往外走,我拦住她,把她按倒在床上,“我先摸摸你吧。”

“坏蛋!你放开……”

小妹被我强暴了。

(中)

下午我去医院。张辰见我来,可高兴了,拉我坐他床前。我让老尚休息半天,实际是把他支走。

“雨桐走哭了没?”

“哭什么?”

“嘿!怎么问我。爱人远行,依依惜别呀。”

“那也不用哭呀。”

“哦,敬一杯酒。”

“什么呀?干嘛敬一杯酒呀?”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呀。”

“小妹在旁边,又该奚落你了。”

“奚落我?为什么?”

“卖弄呗。”

“别说这没用的。说实话,是不是想和雨桐吹?”

“谁说?我可没那想法。”

“雨桐怎么打算?”

“等我好了给我办理出国手续。”帅帅说完,察言观色,看我反应。

“是那么个理儿。不能老这么两地分居,时间长了,感情就该淡漠了。”

“可我不想出国呀?”张辰沉不住气了,说。

“那就叫雨桐回来。”

“她才不会回来呢?”

“不回来怎么办?老这么拖着呀。张辰,你听雨桐的,好了赶紧出国吧,早去早适应。”

“你真主张我出国呀?”

“那总不能老这么吊着呀。”

“我出国,我爸妈怎么办?”

“大姐在呀?”

张辰抿嘴斜眼看着我,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瞧你那样。你出国,在国外安顿好,接爸妈去英国也是条出路。”

“这全是王雨桐跟你说的吧?”

“不是,是我自己那么想。”

“得了吧你,别自作聪明了。这全是王雨桐的话。”

“是又怎么样,还不是替你着想。”

“我早想好了,出国工作可以,出国定居不行。否则,就这么两地分居地过吧。”

“嘿!你这宁种,王雨桐准是被你气走的。”

“谁说?她就十天假。”

帅帅太可爱了,我一把搂住他脖子,使劲亲了他一口。

帅帅脸都红了,歉疚地说:“憋得够呛吧?”

“什么憋得够呛?”我明知故问。

“没有啊,没有就好。”

“我可告诉你,你再跟我不明不白地说话,我可把你身上的被单拿走,看护士来了怎么办。”

帅帅知道自己现在的尴尬处境,难过起来:“哎,也不知道还得熬多少日子才能好。”

“急什么?你这是恢复最快的啦,我看再有两三个星期就全好了。”

“方,看病是不是花了很多钱?”

“钱跟生命和健康比,哪个重要。”

“你告诉我,别什么都往你身上揽。”

“我知道,等好了再说这个。”

“小方……”说话间,外面一阵脚步声,院里的领导来看张辰了。这可遭了,我把老尚打发走了,现在帅帅身边就剩下我了,我还没法走开,只好硬着头皮在旁边站着。幸亏江筱枫也来了,主动过来跟我说话。

“你怎么没上班?”

“马上出差,来看看。”

“呃,护工呢?”

“去给张辰买卫生用品去了。”

“那人行吗?”

“得问他呀,我哪儿知道。”

江筱枫一想也是,过去问张辰:“护工怎么样?”

“挺好的,

查看更多室友帅哥张辰直男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